快递小哥送上门——孟安离

2015-04-15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肖聪是个送快递的,他的坐骑是一个美丽的小三轮儿。

他给天河小区13栋13楼1313室送了一年多的快递。

别人的他都停在楼下等着客户自己来拿,就这个13他每天都给送上楼。

因为他在心里偷偷觉着这个男的有点帅。

——先生,有你的快递请签收。

——哦,好。

——先生,有你的快递请签收。

——嗯,谢谢。

——先生,你的快递……

——嗯?哪里?

——咳……这儿呐,我、我就是……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聪,方承天

第1章

“聪聪你的爱车,你看我给它弄的霸气不霸气!”

肖聪正蹲屋里地下整理他手里那些快递单子,听见声音连头都没带,“真霸。

“……操,你什么态度!你赶紧抬头瞅瞅,我特意买的漆!还特么毁我件毛衣,你倒是出来瞅一眼啊!快点儿!”

肖聪继续翻着地上那些快递,这些都是一会儿要送出去的,以他为圆心画出了一个圈,给他围里边了,“你要说一会儿你出去送件我就看,半屋子货没录呢。

“你这人真没劲,娘腿儿的。

”外边那人跟门口喊了半天肖聪都没搭理他,没趣儿了,耷拉着眼皮蔫吧唧唧儿地进屋了,蹲地下有一件没一件地帮着理货。

这人叫孙健,是肖聪的合伙人。

当时俩人抢着租这间屋子了,其实他当时租了也没大用,也没想好能用它干点什么,就是觉得这房子租金低挺合适,俩人争了挺久,谁也不让谁的,房东也没办法了,让他们俩自己商量。

后来孙健一听肖聪要用这屋代理快递,心有点儿活了,再看这人跟他抢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张罗着讲价,估摸着是资金有限,于是找了机会跟肖聪谈了谈,干脆咱俩也别抢了,合伙干得了!我给你搭把手,你自己一个人也费劲,钱不够我给你填!

肖聪也是真没钱,代理费交完了他手里就空了,房租只能先交半年的,这还没跟房东讲,孙健这么一说正说到他心里了,所以当时俩人多一天都没耽误的,房子直接交房租,接着联系市里总代理,需要的手续赶紧办,不够的东西就填,不到三天小店就支起来了。

他们区原本就有个缺口,之前干快递的那两口子是外省人,上个月回老家不干了,这个月申通和韵达他们小区正空着呢!俩人算是捡了个漏,平白得了个好机会。

“我操今儿怎么这么多件儿啊!什么日子啊?”孙健蹲地下蹲了会儿腿都麻了,看了眼墙上挂着的电子钟,“我说的么!特么的前天是3月8号,哎我去吧,是个节都得疯狂一回啊?”

肖聪乐了一下,站起来跺了跺腿,把地下这些快递抱着往外边车上装,出去看见他三轮车的时候一愣,缓了半天才回神儿。

“牛不牛逼?”孙健也捧了一大堆东西出来装车里,“差点没特么给我累毙了,我折腾好几个小时才弄完!”

“真行,小学美术没白学啊?这模仿能力!”肖聪把东西扔车里绕着走了一圈儿,他们这车是孙健从他卖菜朋友那折腾来的二手车,原来喷的是申通的漆,现在韵达也要求了,孙健昨天开走说要回去想想办法,于是他们车现在就跟让人从中间劈开了似的,一半儿黄韵达一半儿黑申通,看着还挺霹雳。

“那是啊!我谁啊我不宇宙无敌最霸气小健哥么!”孙健站车旁边摆了个自认为挺帅的姿势,但是他昨天喷的漆今天没怎么干透,胳膊往上面一搭又蹭了一胳膊漆,顿时就嚎叫了,“我操,我操,我操!我特么昨天就这么毁一件儿!今天又毁一件儿!”

肖聪没忍住乐了,进屋折腾了好几次货了孙健还在那嚎呢,上去踹了一脚,“一会儿你用烟灰试试,没准儿粘的浅还能洗掉,我送件儿去了啊,你把刚才那些录上去吧。

“我昨天都试了!根本没用!”

“那没招儿了,我走了啊。

”肖聪摆了下手,开着他那霹雳的小三轮儿送货去了。

三月份在北方算是刚打春,没比冬天暖和哪去,三月中旬的天还得穿着棉袄。

肖聪给他那工装外边套了件羽绒服,脑袋上带着个小耳包,但是一路上风打在脸上还是挺疼的。

平时他不管骑在路上还是停楼下等着取件儿的时候都没人多看他,今天他明显感到他这回头率飙升了,谁路过都多瞅他两眼。

有这么高的回头率还得多谢孙健给他小三轮儿穿了一套美丽的小衣裳。

“孙女士吗?有您快递,下来取一下吧。

”肖聪打这个电话的时候是有点儿急切的,他把羽绒服拉链往上拉了拉,带着手套的手按键的时候按错了好几次。

不光是因为天冷,主要是这是他送的倒数第二件货,这是天河小区17栋的,送完这个他就能去13栋了。

这女人他有印象,算是个极品,每次打过电话之后得二十分钟能下来不错了,今天件太多没注意,不然平时看见她的件肖聪都是提前两条街就给她打电话的,等他把车开过来她正好能下楼。

今天这人把件取走的时候肖聪觉得他都要僵了,现在这种冷跟冬天时候不一样,不是特别强烈的刺骨寒,反倒是一开始没觉得怎么样,但是过会儿就浑身都冻透了,哆哆嗦嗦缓不过来劲儿。

他掏出手机,没去单子上找货主电话,直接摘了手套按了一串数字,响了三声不到那边接了起来。

“你好,方承天。

肖聪舔了下嘴唇,“方先生,有您快递,您在家么?”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肖聪挂了电话把手套戴上了,小三轮拧开火奔着13栋就去了。

他要去的是13栋13楼最里边的1313室,把车停在楼下拔了钥匙,今天这人的东西有点儿多,他得用手抱着。

别人的快递他是不给送的,因为车里还有别的货,上楼下楼还得上锁,太麻烦。

但是这个13他是每天都给送的,为了能把东西给他送上楼他都绕一圈儿把别的都送完,最后回到13栋。

这算是少男心中一个羞涩的情怀吧,反正他看见13这个数字都觉得激动,进电梯按着13楼的时候手指尖甚至都是欢快的。

13栋算是大户型,这条走廊有点长。

每天他从电梯间走到走廊最里头的时候都习惯查查究竟走了多少步,但是每天的数字都不一样,最多和最少的时候竟然能差出三十多步来。

据他分析可能是因为他每天心情不太一样,有时候是太急切了三步并两步的,也有时候心情十分欢快迈着小碎步的。

今天他两只手抱着箱子没法按门铃,于是在门口喊了几声,那人开门很快,肖聪好奇他今天穿着什么。

方承天开门的时候看见这个熟悉的快递小哥笑了笑,“今天这么多?辛苦你了。

“没事儿,”肖聪把东西都递给他,他今天穿得挺家居,估计回来好半天了,把几张单子递给他,“麻烦签下字。

“嗯,好的。

肖聪低头看着他签字,这人签名字很顺,估计是经常签,字体有些狂。

他的手总是很干净,手指很长。

下楼的时候肖聪是一路颠儿下去的,没乘电梯。

他很享受从楼梯上边飞奔而下的过程,很爽。

坦白说他对那双好看的手想过很多不该有的想法,尤其在某些激动并且羞涩的时刻,嗯,比如撸管儿的时候。

是的,他是个天弯。

他把这个帅男人作为他撸管时候耍流氓的对象很久了,他喜欢他的声音,他的样子,以及他的手。

方承天把那几个箱子袋子随手扔客厅沙发上,还挺沉,估摸是有个电器。

无语地看着那堆东西以及沙发上堆的昨天前天大前天的袋子,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永远都是欢快愉悦兴致高昂的,“哟,小天子啊!”

方承天笑了笑,“给太后请安,今天心情不错?”

“必须的,我哪天心情不好啊?你找我什么事儿啊我正做饭呢!你爸还半个小时回来!”

“做什么好吃的啊?”方承天点了颗烟,放松地坐在沙发上。

“吃鱼啊,还有小排骨,你回来么?”

“没诚意,”他随手拽过一个袋子拆开了,里边装着的东西挺粉嫩,“明知道这时候我都吃完了。

那边哈哈笑了两声,“那算了,本来我也没真想让你回来。

“我知道。

”手里撕开里边那层包装塑料袋,方承天抖开那粉色的布,挑了挑眉,竟然是个围裙。

“你还有什么事儿啊没事儿我挂了,我锅里还炖着鱼呢!”

方承天吐了口烟,“太后你怎么想的?这都是第四个围裙了吧?蓝的绿的紫的,这又来个粉的?”

“围裙?我没记着我给你买围裙了啊!”电话那头想了一会儿,接着才恍然,“啊!你别用那个!那是我给我自己买的,没准我填成你地址了你这周末给我拿回来!我前天给你买的豆浆机到了么?”

伸手扒拉了一下茶几上的箱子,“应该是到了吧,我说您能不往我这儿邮东西了么?”

那边回答得很果断,“不能。

“原因?”

“因为那些东西我用不上啊!”

这边哽了一下,“你都用不上我就能用上了?”

“反正搞活动的,你放那存着,早晚能用上!你是不没别的事儿了我挂了啊!你爸刚才打电话说他都饿了!再见!”

没等他再说点什么那边电话已经切了,方承天看着那堆快递笑了笑,他妈从去年开始迷上了淘宝购物,从此他们家这快递就没断过。

他爸对他妈永远是无条件纵容的,他们家太后买了一堆便宜货堆着他爸一声都没有,全当给她消遣了。

这边电话刚挂了就又响了,拿起来一看,上边显示是王川。

“喂?”

“出来玩儿不啊?老地方等你。

”那边声音特别吵,说的这句话都是吼着说出来的。

抬头看了眼时间,“怎么个意思?”

“没怎么意思,哥们儿今天气儿不顺!闹心!我这儿有几个纯的,年轻着呢,你出不出来啊?”

方承天把烟掐了,“我换个衣服。

“好嘞等你!别开车啊!”

方承天扯嘴角邪邪笑了下,“好说。

第2章:不是好人

“哟,方总来了!”王川见方承天过来了,屁股挪了挪给他挪了个地方,“今儿你得陪我,谁也不带走的!”

“你又抽什么风?”方承天脱了外套随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坐下看了一眼,笑了笑,“人挺齐啊,给他们俩都抓出来了?”

“擦,你们明天休周末,我特么还得上班儿呢!明天我们公司有审查,我早说我今天不出来了,这傻逼电话给我溜了一天!”说话的是杜轩,也是个能玩儿的,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公司忙,挺久没出来了。

王川给方承天倒了杯酒,拿杯子跟他碰了一下,自己先喝了,“操,我不这么溜着电话你们能出来?一个个的都装得那么回事儿的,忙他妈个蛋!我特么一说我这儿有人你们咋都出来了?怎么着啊?不忙了啊?!”

王川就给他倒了小半杯,方承天拿起来一口就喝下去了,喝完杯子随手往桌上一放,在别人眼里看来这个动作说不出来的有味道,对面坐着几个小年轻的,白白净净的打扮得很潮,看着也就二十左右岁吧。

有两个盯着他看的眼神儿直勾勾的,嘴角轻轻抿着,意味很明显。

方承天放下杯子的时候看了他们两眼,眼尾轻挑,嘴角弯了个勾人的弧度。

那俩小男孩让他这么看着都有点慌,其中有一个赶紧把眼神错开了,不敢跟他对视。

方承天在心里笑了笑,还真是纯啊。

“川子,”方承天背向后靠在沙发上,两只胳膊随意搭在靠背上,坐的很放松,“你怎么的了?”

“我他妈还能怎么啊?”王川又喝了一杯,给自己点了根烟,“老爷子逼着我结婚呢!我他妈早都摊牌了,我一个GAY我跟谁结婚?!我找个小零儿给我生儿子?!”

“来真的?”方承天眯了眯眼,“以后就这么着了?”

“我不这么着我能怎么着?”王川给自己倒了一满杯,方承天按着他手没让他喝,王川声音挺无奈的,“我真找个姑娘结婚?我这辈子看着她我特么都硬不起来!我就那么毁人家?”

几个人没再说话,这种事儿别人劝不了,谁说什么都没用,自家事儿自家愁。

那边杜轩和刘飞都开始自己找乐子了,一人拽了个小男孩下去跳舞了。

方承天陪着王川喝酒,不需要他说什么,他就听听王川倒倒垃圾就行。

方承天往嘴里送了颗烟叼着,刚要拿出火机点火,没等他摸着打火机已经有双手按开了火机送到他嘴边。

方承天挑眉,是刚才错开眼神儿那小孩儿,冲他笑了笑,就着他手把烟点了,小孩儿收了火机没走,把他搭在扶手上边的外套拿起来抱着,自己坐他旁边扶手上了,头低着,看着挺乖。

“哟,这什么意思啊?”王川笑得挺贱,冲对面坐着的另外一个小孩儿使了个眼神,那小孩儿也是个会看眼色的,赶紧笑着凑过来,王川给他们俩一人倒了杯酒,“我给你们找过来的,最后让我自己落单儿啊?怎么着我长的难看啊?”

他们俩把酒拿起来喝了,方承天又给他旁边这小孩儿倒了一杯,那男生继续端起来一口喝了。

小孩儿老老实实一直抱着方承天的外套,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哥,我今晚跟你走行么?”

方承天看他一眼,眼神挺深,没说话,伸手在他腰上不轻不重摸了一把。

那小孩儿贴得更近了。

那天晚上方承天没喝太多,倒是王川没少喝,方承天领走了那小男生,小男生特别媚,一看就知道压根儿没像表现出来的那么纯。

方承天冷笑,老手了。

二十来岁就这么熟练,不知道从多大开始就下海了,心思够重的。

之后甩给他一沓子钱,小孩儿不要,红着脸,“哥我不要钱。

方承天笑了笑,把钱塞在他外套口袋里了,小孩儿小声说着,“哥我跟你不是为了钱。

方承天没再说话,自己进浴室洗澡了,再出来的时候直接穿了衣服要走,那小孩儿竟然没拦着,还过来帮他把外套穿上了,“哥我挺喜欢你的,我真不是为了钱。

“别喜欢我,我不是什么好人。

”方承天摸了摸他的脸,皮肤保养得挺好,笑意很淡,“好好睡一觉吧。

方承天倒是没说错,他真不是什么好人。

他这人对谁都没留过心,更别提这些自己凑上来的小鸭子。

他不是天弯,不像王川,他一直觉得自己只不过还没玩到时候,以后总会找个合适的有眼色的姑娘结婚。

当时跟他们这些小男孩儿上床,也无非就是为了新鲜。

他真不是好人,只不过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凑上来。

方承天对他们向来是不拒绝的,送到嘴边的肉,为什么不吃?

肖聪和孙健俩人向来分工明确,孙健负责取件,有要送快递的给他打电话,他骑着他那个电瓶车上门取件。

肖聪通常只管送件,开着他的霹雳小三轮满区晃悠。

“聪聪,我今儿取件的时候一小姑娘看见我那眼神儿凶的!”孙健窝在转椅上斗着地主,嘴里叼根烟有一口没一口地抽:“我以为怎的了,难道我接电话态度不好了?”

肖聪整理着今天的快递单子:“你怎么她了?你咬人啦?”

“滚蛋!”孙健鼠标动了动,极豪迈地扔了一个王炸出去,“她说不愿意看见我!说下次她再打电话的时候让瘦的那个快递员来!”

“瘦的?”肖聪没太反应过来,“谁啊?”

“你别装了行不行?”孙健瞪他,弹了下烟灰,“总共特么就咱们俩人,你说是谁?”

本篇《快递小哥送上门——孟安离》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blgl/1235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保持沉默(判决无效)上——金刚圈 帝国征途 下+番外——乔牧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