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心理医生?(第一部 上)+番外——龙涎

2012-11-27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各种感情与欲望也在迅速滋生,于是出现了一群群的心理医生。

这是一群特殊的医生。

他们持有着无字之书为被困扰的生物们排忧。

“请问这位先生,你有何种烦恼需要丢弃?”

“愤怒。

“好的,请这边走。

“喂,有外勤,给一位小姐去除爱。

“爱?好的,马上就到。

那么,你有需要丢弃的感情吗?预约吧!

本文妖怪多出自山海经,为现代都市玄幻类

可能比较清水,暧昧向,随波逐流腹黑主角攻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都市情缘,近水楼台

主角:夏耕

配角:杜神欢,方天,画戟等

其它:罚罪之书

第一卷:序曲,名为罚罪

第一章:开学典礼

有人说过,有光明就有黑暗。

那么如此光鲜的城市背后又有着什么?无止境的欲望与无穷的罪恶,各种负面感情的蔓延,社会,生病了……

我看着床边的行李,从衣柜中拿出那件已经放置很久的白色风衣以及黑色的长靴,从今日起我便要踏入那所被时间所隐藏下来的学校。

“夏耕!你收拾好了没有?时间要到了!”客厅里传来妈妈催促的吼声。

“好了!”我高声答应,迅速的将风衣与长靴揣入行李箱。

今日我将迎来传说中快乐的大学生活,这也将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按照当初所说,我很顺利的被宜市的心理学院录取,这也让家人高兴了好一阵子,因为这所名为华岁的心理学院虽然名气并不大但是学生们出来后大部分都是会分配工作,在这大学生都失业的年代,很是难得。

“夏耕,真的不要我将你送进学校吗?”出门前妈妈再次询问我。

我无奈的扯起笑容回答,“不用了,学校又不远,宜市我都去过多少次了,不会走失的,放心吧,到了学校后我会打电话回来。

”迅速的摆摆手,转身就想跑。

“哎……真是上大学的儿子就像泼出去的水。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没有回答,“妈妈,我走了,放假了就会回来!”拎着行李我朝身后高声喊道。

在学生返校的大军中,我终于挤上这短途汽车之上,安静下来之后我便想起了自己被选中的那一天。

那一天也和今日差不多,升上高中二年级的我与全校的学生们正在烈日之下聆听着校长的新学期开学典礼的开幕致辞。

“你听见了吗……”突然在院长致词时我听见了很不和谐的声音。

“你听见了吗……”当这声音再次响起时,我才确认自己并没有幻听,而是这声音真实的在我的耳边回响。

我抬起头向四周望去,奇怪的是似乎并没人露出疑惑的神情。

“你听见了吧!”

我浑身一阵战栗。

难道这个声音是在与我对话?顺应自己的感觉我抬头向主席台上看去,那里除了校长正在与身边的人说话,其他的领导们都安静的坐着,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李跃,你刚刚有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我小声问站在我身边的同宿舍的朋友。

“奇怪的声音?”李跃略微思索了一下,“你是说院长那浓重的鼻音吗?听见了,挺搞笑。

不对,他并没有听见那个声音!只是,算了吧,就当做没有听见。

我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撇撇嘴,继续在太阳之下挥发着体内的水分。

“夏耕同学?是吧?”一个表情严肃可能是学校某主任的人物拍拍我的肩膀,“学号4352。

“是,是的。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询问以及询问者脸上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立刻站直了身体本能的回答。

“典礼结束后,请来一趟校长室。

校长室?我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

这件事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在心里细细的回忆了一番过去一年所做的事情,我可以确定并没有做了什么值得令校长关注的事情,我一直都保持着一种默默无闻存在的态度,没有与任何人起过冲突,成绩也只是中等。

“喂,夏耕,怎么了?怎么叫你去校长室?是不是认错人了?”李跃凑过头来小声询问。

我皱起眉摇了摇头。

连学号都没有错,难道真的会是叫错人这么简单吗?

开学典礼结束之后,我一个人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校长室。

虽然我也很希望这只是一个误会,或许只是弄错了学号而导致连人也叫错,只是,我明白,这样的希望只是个希望。

笃笃笃……

“进来。

我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入,当我看见里面还有另外两名学生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不用一个人独自面对校长了。

“好了,人都到齐了,我们开始吧。

”校长室中除了校长之外,沙发上还坐着一名穿着很时尚衣服的年轻男人,看面貌也大不了我几岁,只是以他是坐着而校长站着的状况来看,身份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只是让我觉得有些不搭调的是,他的胸前挂在路边花一块钱就能买到的黑色徽章,徽章上画着的书与笔以及不知为何的编号显得那么的诡异,是的,与路边看到便宜货给我的感觉不同,诡异。

“那么。

”那名年轻的男人突然打了个响指。

顿时我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的窒息,在这短暂的窒息感过后我再次看向那名年轻的男人时,我的灵魂差点被吓的离体而出。

“你们,有没有看见什么?”

我清楚的听见了那名年轻的男人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如此问道。

自此,这一句话便将我带入了一个我曾经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光背面的世界。

“好了,那么,这两位可以离开了,今天,你们没有来到这里,这只是个错误。

”那个男人眨眨眼,除了我以外的两名学生便径自离去,而我站在原地有些发愣。

“好了,校长,你可以将这个小家伙的资料交给我了。

”男人指着我,转头对校长如此说,而校长只是陪着笑脸一个劲的说好的好的。

“你看见了吧?我的,”那名年轻的男人对着我神秘的笑笑,而后做出了一个口型。

这一个瞬间我感觉到自己背后被冷汗浸湿!因为我看见那名男人的所做出的口型,那分明就是……

“翅膀!”

没错,我看见的也正是翅膀,从那名男人身体上延伸而出的三只翅膀!

男人再次打了个响指,“长时间这样对你来说没有好处。

好了,接下来,咱们单独的谈一谈吧。

此时的我还在为再次听见了对方的响指之后就看不见的那三只翅膀而感到疑惑,直到对方突然提出谈一谈的话我才将远飘的思绪扯回。

“谈一谈?”我指了指自己。

“是的,你,我,单独。

校长很是明了的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校长室,于是我从这名男人的口中知道了华岁学校背后的真实,也知道了那些个被时间所掩埋的奇特的种族们。

我摸了摸放在腿上的书包,里面有那时那个男人给我的一本书,上面有着我将要面对的各种不同的种族的介绍。

很快宜市的汽车站就到了,我拿好行李,准备转乘公交车前往学校。

没想到车站的门口竟然会有人高举着写有我名字的纸牌子。

我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拎着行李迈开脚步向举着牌子的人走去。

第二章:被时间掩埋的校园

“证件。

”这是举着牌子的人对我所说的第一句话。

我愣了片刻,从书包里掏出了入学的通知书递了过去。

“跟我走吧。

”那人收起了牌子,径自向车站外面走去。

我赶忙将证件装入书包,跟了上去,不禁感叹着果然是一所奇特的学校!车站外停着一辆再普通不过的小面包车,我自觉的上了车,只是车上除了我以外竟然没有任何人,这让我有些起疑,难道是骗子?

“走了。

”还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车子已经发动了,我自认为对于宜市很熟悉,所以看着路线并没有错就没有做声。

直到我已经看见了学校的大门才最终松了一口气,下了车我看见了一个熟人,那个在我高二开学时就将我带入这个世界的人。

“哟!来了?”那个我至今也不知姓名的男人对我挥手。

“恩。

”我转头看向学校的大门,想了两年,今日终于可以接近并且身入其中了。

“好了,咱们走吧,都等着呢。

都等着是什么意思?这个学校似乎没有我认识的人吧?而且,我连他的名字都不清楚,“恩……”

“什么事?”见我停下脚步,那人转头问我。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完美的笑容。

“我的名字是贝叶书。

”贝叶书耸耸肩,转过身面对我,“我认为即使自我介绍了,你还是会不能理解,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就介绍一下自己吧,我是这个学校三年级的学生,也是正式的心理医生。

种族为尚付,是个魔族,也是编号4708334舒适之书的守护者。

我吃惊的望着眼前的人,虽然我在那本书中有看到过关于普通种族的介绍,也知道尚付这个种族,可是,这之后的又是什么意思?

“入学后不久你就会明白,现在向你解释实在是太麻烦了。

那么,请吧。

”贝叶书做了个下车的手势。

我点点头,朝前走了几步与他并肩。

“没想到你的心态倒是很好。

”贝叶书呵呵一笑,领着我向学校大门走去。

“所有人都说,我的性子太过懦弱,随波逐流了。

”我只能无奈的笑笑。

“哦?是这样吗?那么他们实在太没有眼光了,你只是觉得,这种事无所谓,所以才会这样随意吧,是因为还没有发生什么能够引起你兴趣的事吗?”

我的心脏瞬间收缩了一下,随之便释然了,“果然是心理学院的人,这么快就被看出来了?”

贝叶书耸耸肩,“谁知道呢。

即使如此,我还是对这个学校充满了希望,希望这个学校不要与之前的一样那么无趣。

在进入校门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一种水波般的波动。

“你发现了?这是门。

”贝叶书回头解释了一句。

“门?”我伸手去触摸,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你可以将这看做是一个红外检测系统,用来检测是否是这个学校里的人。

”贝叶书指了指自己,“比如我是妖魔界的族人,但是我有了学校的证明,便可以进入这人间与仙灵的学校。

这么说你可能不能够理解,看吧!”

说完,我发现以贝叶书为中心开始像水的波纹一样荡漾开去,而后我看见了倒影一般的另一个世界,那里有与我一样的人正在走动却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很是奇妙!

“那里就是妖魔界的所处。

”贝叶书的话刚落音,刚才的景象像是幻觉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恢复成水泥地面。

“我猜那本留给你的书也看的差不多了吧?”

我将目光转移到贝叶书的身上,点了点头。

“那就好,妖魔界的世界我们被称为影子的世界,与这里光幕世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今后你可以自己去体会,在这里人类其实是数量很少的一个群族,而我们,也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们,都是为了这两个世界中那些被各种感情所困扰的生物们解决困难而存在。

这点你很快也会知道。

好了,简单的介绍就到这里,我们快些去会场吧。

”贝叶书招招手,示意我跟上。

“你说的东西,我听的并不是很懂。

”我小跑两步追上他的脚步。

“不用担心,反正以后的日子还有很多,你慢慢理解吧。

会场就在那边了。

”贝叶书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眼前出现了一个很现代化的房子,像一个城市中的大剧院,很大,很厚重的感觉。

推开门,空旷的大厅之中画满了不知名的画以及我认不出的文字。

“喂,我带人来了,你们在哪个房间?”贝叶书在这空旷的大厅里放声大喊,回声嗡嗡的充斥着我的耳膜。

左边一个小门被打开,伸出一个脑袋,他对我们招了招手,“这边,快些,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走进屋里,发现屋中有些昏暗,没有窗户,最中间的地方站了大约只有二十几人。

“人都到齐了,先开始吧。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这里面的情况,便被人推进了屋子的中间,这里的人站位比较拥挤,而离我们这一群人有一些距离的地方有七个人围站着,似乎形成了一个圈状将我们围在圈内。

“无关人等出去。

”又是那个低沉的声音。

我看见贝叶书与几名大约也是接新生的学长离去。

“你们都是新生吗?”我满脸微笑侧身问身边的人。

那人吸了吸鼻子,有些讶异的问,“你是人类?”

我一听这便话明白了贝叶书所说,在这所学校里其实人类很少的意思。

“人类的话,这次只有你和那个人。

”那人,哦,不,那个什么朝一个方向抬抬下巴。

还没有等我看清楚那名人类的样子,室内一下子黑了下来,隐隐的只能看见不远处那七名应该是学校导师一样的人物。

他们齐声用一种很是奇异的语调说着:

“吾乃引导之人xxx,七之情!六之欲!七之罪!封印开启!”

当那七人的话刚落音时,屋中出现了漂亮的蓝色光点,我立即感觉到左手手腕上疼痛难忍,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破体而出。

直到这时我才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切并不是我在做梦,我真的是进入了一个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学校,一个已经被时间所掩埋的奇异的心理学院!

第三章: 罪之书

“唔……”我紧皱眉头用右手捂住左手手腕。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会在那七名导师一样的人物在念了那些有些怪异的话语后变成此种状况?手腕上的皮肤不停的凸起,像是有什么活物想要冲破皮肤,让我既觉得恐怖又有些恶心。

“怎么了?你怎么了?”我听见身边的人出声询问,难道就只有我的身体出现异状吗?

“好疼……”这并不是我发出的声音,也就是说还是有人也同样出现了与我现在相似的状况吧。

此时,我真的觉得不如没有骨气的昏过去会比较好!这种似乎传入骨髓般的疼痛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尝试过,痛到我有一种自己灵魂将要出窍的错觉。

手上的皮肤急剧的被撕扯,似乎是里面的东西正在进行最后一次的冲击,“啊!”随着我的大声叫喊,像是找到了出口一样,也有几人同时出声大叫。

我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上,有什么东西已经破体而出……

“结束了……”有人在不远处小声说到,而我却清楚的听见了。

我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手腕之上,让我奇怪的是,我的皮肤并没有像我所想的那样出现鲜血淋漓的样子,完好无损,似乎之前的疼痛真的只是我一个人的错觉。

“看来这次也只有几人。

”不远处有人交谈的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中。

“你们,都站起来,确认一下刚才出现的东西是都是些什么,如果是书就站在左边,笔站在右边。

”有人大声说道,大概这也是老师吧。

本篇《我是心理医生?(第一部 上)+番外——龙涎》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blgl/4084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蝴蝶爱(第一部)——夜灯 我是心理医生?(第一部 下)+番外——龙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