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影(生子 第二部)+番外——墨玉飞蝗

2011-11-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第二部:帝京倾心

一 重逢

清商推开窗子,看着窗外的杨花飞舞,春天总算是来了。

在帝京长安呆了两年,到头来还是没有适应它四季变换的气候。

冬天冷的要命,夏天则是毫不留情的燥热,仿佛要把人烤熟了一般,一点儿不似雁荡山的夏天,虽然炎热,却透着清凉。

还是春秋二季最好过,温暖柔和,让人神清气爽。

其实刚刚来到商馆的日子真的很艰难。

过去的时间里,清商几乎已经习惯了每天对着洛承影事事为他着想的生活。

来到帝

京才发现,身边没有了洛承影的存在,自己也开始惶惶不可终日,竟不知该做些什么才好。

尤其是一开始手上没什么活计

和责任,每天只是从太阳升起呆呆的等到太阳下山。

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生命早就没有了自我。

不知不觉被洛承影填满

的生活,却又突然被他抛弃,还原真实。

这让他情何以堪……还好商馆中的人似乎个个都传承了北方男人的豪爽性情,很

好相处。

众人知道他是从圣教来的,再加上清商天性爽朗,自然也都对他很好。

几个男人没事儿了喝喝小酒比划比划身手

,一段日子相处下来,清商也喜欢上了这种虽然忙碌却很潇洒的生活。

然而他也一刻都没有忘记,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洛承影。

当初在得知自己被放逐到帝京商馆的时候,他也想过一走了之,彻底离开这些让他纠缠不已的人和事;他甚至想过干脆一

死一了百了,可是每次到了最后,终于还是下不了决心,放不下洛承影。

去帝京商馆虽然是不情不愿,可是唯有这样,他

才可以跟洛承影保持着那一丝一缕的联系。

至少,自己现在是在帮洛承影赚钱,只要自己能帮到他一点点,也就足够了。

这两年下来,他也渐渐看清了洛承影有逐鹿中原的心思。

到各地打探消息的死士或多或少都会和当地的圣教商馆有联系,

各地的分管再把消息汇总给帝京商馆,清商作为副管事,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况且最近一两年,中原武林关于洛岚圣教的

说法也越来越多,传言也好、留言也好、褒贬不一也好,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洛岚圣教在中原武林的影响越来越大,

让人无法忽视,各门各派也开始关注起洛岚圣教的动向。

这么一来,洛承影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可是清商心里却多了些想

法。

毕竟,他不希望洛承影这么做,更不希望他被搅进中原武林的血雨腥风勾心斗角中。

他怕有一天洛承影也会变得像所

谓武林正道的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样争名逐利唯利是图,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洛承影不适合过这样的生活,而且,洛

岚圣教虽然有实力,但在早已习惯了机关算计你争我抢的武林中,确实还是个新手,洛承影恐怕也斗不过他们……而自己

,却不想让洛承影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清商,你在吗?”

被门外一声吆喝打断了思路,清商推开门,一个正值壮年的男子向他走过来。

“吴大哥,找我有事?”来人是帝京商馆三位副管事的其中之一,名叫吴英,年长清商三岁。

平日跟清商称兄道弟,很是

合得来。

他不计较什么哥哥弟弟的称呼,但清商却总是礼貌的称他“吴大哥”。

吴英笑笑,把手上的信函递给清商,“你看,头儿来信了。

说是我教要参加三个月后在少林寺举行的武林大会,教主一行

人要先来帝京商馆下榻,到了武林大会之期再去洛阳,要我们事先准备准备。

清商听完心中一滞,洛承影……要来这儿么……来不及细想,连忙打开信一看,确实是洛龙渊的亲笔书函,上面说的跟吴

英讲的大概一致,其他倒也没多说什么。

两个人算算时间,他们大概再有半个月就能到长安。

毕竟这是洛岚圣教创教以来

教主第一次出山,更是第一次到商馆,看来他们是要好好准备准备了。

吴英一众人等都不知道清商以前是教主近侍,而且有关教主炼吾天诀的事情,他们纵然是商馆管事,但因为从未回过圣教

,也不过是略知一二,虽然好奇,却也不敢多问。

如今教主亲临,他自然高兴,拉着清商商量怎么迎接教主才好,却不知

清商早已心不在焉。

以为这一生见他都难,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要来了……相见之时该……如何是好……

吴英满心欢喜,清商却一直不知所云的敷衍着。

浑浑噩噩的听见吴英说了句“回去仔细想想我们再讨论”就如蒙大赦般送

走了他,然后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发呆。

反反复复又把信看了一遍,他真的……要来了……再有半个月,就可以见到他了…

…去洛阳参加武林大会却先来帝京的商馆,是不是证明他对自己还有一分的留恋……

清商猛地回神,不让自己再想这些有的没的。

毕竟,洛承影究竟怎么想,他不知道。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洛承影两年前狠

心的斩断了与自己的一切联系。

清商拈起放在枕边的那个墨绿色的衣饰,细细摩挲,每当他想起洛承影的时候,这就是他

唯一能做的事。

这两年来他与洛承影没有任何交集,连一封信一句话都没有写过。

虽然每月每季都会写信给洛龙渊详细报告商馆的情况,

自己也曾试图给洛承影写封信让洛龙渊带去,但最终仍然作罢。

如果洛承影有心,就算不写信他也会想着自己。

如果他没

了那份心,自己再努力又有何用?

在信中,洛龙渊告诉自己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无双。

而且因为舍不得儿子,自那以后洛龙渊再没来过帝京商馆,什么

事都交给三个副管事全权处理。

但清商心里也明白,来了帝京,洛龙渊睹物思人,心里恐怕也会不好受。

除此之外,洛龙

渊还告诉了自己一个大秘密,那就是洛老教主和肖怡居然结了连理,而且还老当益壮的生了儿子。

清商当时真是吓得眼睛

都快掉出来了,但同时也为他们高兴。

肖怡总算是能放开一切得偿所愿,而如今也就只剩自己还在苦苦挣扎。

而这次关于洛承影要来帝京商馆的事,洛龙渊并没有私下写信给他,清商也只好按部就班,一切只能见招拆招。

不过他知

道,洛承影是来做正事的,先来长安恐怕也有他自己的道理,他不期望着这次自己能收获什么,只是还有机会见他一面,

就已经足够了。

洛岚圣教一行人行驶在官道上,众人都是骑马,只有洛承影是坐车。

马车中的他也常常耐不住性子看看窗外,毕竟,如今

已经二十八岁的他,也从没有出过门,对一切事情都很好奇。

这一次它之所以参加武林大会,就是想让中原武林看看洛岚

圣教的实力。

他从没想过要做什么武林盟主,但也绝不是软弱之辈,他要让洛岚圣教名声在外,而不是再像以前那样被视

为神出鬼没的邪教,他要让整个武林一提起洛岚圣教都肃然起敬心服口服!

此次带着青龙白虎两位长老、九大护法中武功最好的轩辕、赤霄、泰阿、鱼肠四位护法,负责帝京商馆的洛龙渊、长子洛

岩、还有精选的死士一百名,一行人浩浩荡荡上路。

原本按洛承影的意思,是直接去洛阳,但是青龙白虎两位长老却认为

应该先去长安的帝京商馆,一则教主难得下山一次,理应去巡视;再来虽说武林大会是在洛阳少林寺举行,但帝京长安及

其近郊聚集了近年来享誉武林的几大门派和英雄人物,他们必定也会参加少林寺的武林大会;再加上帝京商馆在中原举足

轻重的地位,洛岚圣教既然想要在武林大会上扩大影响,应该先去长安。

两位长老说得有理,洛承影也不得不同意。

只不过,一想到要去帝京商馆,一想到那个人……

洛承影心中亦不知该喜该悲,两年了,自己又何尝不想他?虽说当时自己狠心,可自己心里也从没有放下过他,甚至是没

办法放下他。

他知道,这一去,恐怕又是一场剪不断、理还乱……

洛承影他们早早便动了身,车马在路上行驶的也不快,但终是会到达。

一行人到达长安城外,帝京商馆的副管事清商和吴

英带了二十个侍卫前来迎接,另一位副管事刘衡在商馆里协调一切。

清商望着那远远到来的人马,禁不住浑身颤抖,手心

都冒了汗,他知道,正中的马车里的那个人,就是洛承影。

吴英也一样摩拳擦掌兴奋不已,但却是跟清商完全不同的理由

“清商,我听说教主很年轻,还不到三十岁,是不是?”

“是。

教主今年刚满二十八岁。

“是吗?果然是年轻有为啊。

哎,我还听说,教主长的比姑娘还好看,真的假的?”

清商听着吴英这不着边际的问题,有些想笑,洛承影就算再好看,却是个十足的男人,有自己的想法和志向,否则也不会

……不过听到外人对洛承影的评价这么好,清商心里还是忍不住暖暖的感觉。

“哎,我问你话呢,你以前到底有没有见过教主?”

清商一愣,何止见过……“是,你说得对,教主的容貌确实是惊为天人。

不过,教主虽然长得好看,却是浑身一股冰冷的

杀气,十步之外,都能让你感觉那股寒意,这一点,就算是再美的女子也比不上。

“这样啊……”吴英若有所思,“我也知道,教主的武功早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想来杀人于无形,正是如此。

看来这

次武林大会,教主就是想不出风头都不行啊……对了,你以前常见教主吗?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教中的事?”

清商顿了顿,还是决定说谎,“我以前只是郁松堂的死士,见教主的机会并不多。

谈话间,洛承影的车马就到了城门下,清商和吴英赶紧翻身下马。

对面开路的正是四位护法,对方停了马,清商和吴英单

膝跪下,“帝京商馆清商、吴英参见教主!”

洛承影在车内听的一清二楚,此刻,只要他掀开帘子,就可以看见他了……洛承影心里跳得厉害,连手脚都开始发麻。

辕护法回马在车前问了洛承影的意思,再次回到队伍最前方,面对清商和吴英,朗声道:“你二人请起。

教主有令,即刻

进城!”

“是。

”清商和吴英拱手应道,转回身上马带路。

吴英不禁有些失望,这次来接,居然没在第一时间看见教主长什么样子

,甚至连声音都没听见。

清商看他愁苦这一张脸,自然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其实他早就预料到了,洛承影身为一教之主,

断然不会再城外就与他相见。

其实刚才自己说话的时候,连声音都在发抖,因为洛承影在听……只要他再忍耐一下,他就

可以看见他了。

可是看到以后又能怎样……

“吴大哥,你着什么急啊,以后有的是机会见教主。

你再趁机立个什么功,以后前途无量啊。

“胡说什么呢?我除了会做生意,其他也不会什么。

武艺也是平平,能在商馆里混碗饭吃,让我老婆孩子过的吃穿不愁,

这就足够了。

只不过从没见过什么长老啊,护法啊,教主啊,有些好奇。

再说,我刚看那几个护法,都不像咱们头儿那么

随和,也不知道是不是好相与的人。

清商笑了笑,“确实,龙渊护法经常在外面跑,性格也会好一些。

不过圣教内也没什么存心不良的人,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进了城离商馆也就不远了,众人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到了商馆门口。

洛岚圣教的帝京商馆地方很大,加上他们这些人也是

绰绰有余。

商馆的一干人等听说教主到了,也纷纷在大门口守候着。

等到洛承影的马车一停,众人都从马上下来。

商馆门

口顿时喊声震天。

“属下参见教主!教主舟车劳顿,一路辛苦!”

洛承影正准备从马车里出来,听到后一句不伦不类的词,差点儿笑出来。

整了整衣服,他掀开车帘,轻巧的翻身而下。

神环视一周,最终还是停在一个人的身上,再也离不开了。

他低头跪在最前面,两年没见,竟是恍如隔世一般。

虽然看不

到脸,却也觉得他比以前更加成熟了。

“各位免礼。

众人应声起身,也都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教主究竟是什么模样。

吴英看过去,洛承影一身玄黑长衫,外套一层银色长纱,

身材颀长挺拔。

黑发轻挽,如瀑一般披在肩上。

往脸上看,确实如清商所说,惊为天人。

只不过,他原以为是像女子般的

柔媚,现在看来,眉眼间不仅精致,更是英气逼人。

但只消看你一眼,你便觉得杀气腾腾,洛承影正是浑身都撒发着一种

让人不可接近的气势。

这么一想,之前说教主比女子还好看,确实是有失偏颇,女子的美貌与眼前洛承影的气质根本就不

能相提并论。

清商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思念抬起了头,眼神尚未寻找,他便发现,对方的目光早已紧紧的锁在他身上了。

霎时

间,万千人中只剩下二人的四目相对。

二人都是愣愣的看着对方,脑中一片空白,似乎什么都已经不存在。

他记得自己走

的时候洛承影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而如今看来,恐怕早已是功力精进,如日中天了。

吴英私下碰了碰清商的胳膊,他们俩也真是,一时间竟都不说话把教主一行人晾在这儿。

清商这才回过神来,赶忙分开周

围的众人,让出一条路来。

“恭迎教主!”

众人再次行礼,洛承影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去。

经过清商身边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其实他们并没有错过……

二 赌气

帝京商馆的议事厅中,洛承影高坐于正中主位,两位长老、五位护法、洛岩分坐两侧。

刘衡先是让人带着同行的一百名死

士去到各自的住处,然后自己和吴英清商三个人站在厅中的一侧。

洛承影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定在清商他们三人身上,

道:“你们三位坐下来说话。

“多谢教主。

”三人拱手施礼后也纷纷落座,这时候侍女正好上来奉茶,洛承影远远就闻到那股茶香,心头一震,竟将一

路的疲劳一扫而光。

刘衡是三位副管事中年纪最大的,趁着洛承影品茶得空起身说话:“教主,这茶是商馆去年销量最好

的雨前龙井,不知合不合教主的口味?”

洛承影放下茶杯,淡淡笑道:“刘管事见笑了,本座对于品茶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是这茶香确实是沁人心脾,也难怪会

卖的最好。

清商看着洛承影那若有若无的笑容,竟突然升起一股咫尺天涯的感慨。

有些无奈的避过眼神,低下头轻抿了抿那杯龙井,

却不知道,洛承影的目光从未离开过他。

顿了顿,洛承影接着说:“几位为圣教在外奔波劳碌,确实辛苦,本座要好好的谢谢你们。

听了这话,刘衡他们三个人都站起来,一抱拳,“教主言重了,我们只求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为圣教出力。

其实馆中的

其他兄弟,他们常常东北西跑,甚至一去就是数月,说起辛苦,确实比我们辛苦多了。

洛承影点点头,“这个本座自然明白。

此次前来帝京商馆,也是人人都有封赏,待会儿叫龙渊护法论功行赏便是。

”洛龙

渊虽说被除了护法称号,但大家都叫惯了,也就没有改口。

“多谢教主。

”三人再次施礼,接着各自坐下。

洛龙渊轻笑两声,打趣道:“其实最应该检讨的是我,已经有两年多没有

本篇《清影(生子 第二部)+番外——墨玉飞蝗》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blgl/4753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穿越之废柴王子(穿越)下+番外——桖忆 弹指一挥间+番外——蛋蛋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