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九重昆仑(修真)下——藏弓半步

2016-10-31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第一百零二章:无量宗主

 刚刚落地,陆吾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套衣服换上,四周黑乎乎地一片,他似乎正好落在一座山上,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

 年爻抓起他的右手看了看,手指骨节分明,十分好看。

“你把龙爪也炼了?” 陆吾抬起手,心念一动,修长的手指慢慢伸长,鳞片浮上皮肤,他的手再次变成一只硕大的龙爪。

他脸色突然一变,右手不受控制地变回人手,不断在龙爪和人类的手掌之前来回转换,手臂和龙爪的交界处传来剧痛。

陆吾脸色惨白,汗如雨下,险些站不住。

 “怎么了?” 年爻环住他的腰托着他,龙爪上的龙气冒出来,变成黑色的丝线拉着他的肩膀。

 龙族生性桀骜,绝不肯屈服于人,就算死后的一截龙爪也不会轻易臣服。

年爻脸色一沉,瞳孔中的墨色逐渐向外蔓延,将整双眼睛占满,他的眼睛也发生了变化,眼睑外扩,眼球突出,眼尾微微上翘,两条黑线在眼尾交叉。

 龙吟声和风声混合在一起,龙威外露,年爻的眼睛变回龙形,手抚上陆吾右臂上的龙爪,上面的黑色龙气被他压了回去。

 陆吾手臂的痛楚慢慢褪去,龙爪消失,他喘了一口粗气,后背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龙性凶残,你小心一些。

”年爻将他扶起来说道。

 陆吾脸色苍白地笑了一下。

“你自己也是龙,哪有这么说自己的。

” 随即看着自己的右手笑起来,“我既然能活到现在,不会连一只龙爪都制服不了。

下次你不用出手,我就要看看是它气硬,还是我将它收为己用。

” 他刚说完,一阵狂风吹过,周围的树全部簌簌摇动起来。

这风来得蹊跷,紧接着一声爆喝从远及近传来。

 “大胆狂徒,我没去找你,没想到今天你倒是自己跑来了!” 陆吾抬头,远远看见一个僧袍大汉脚踩着一颗硕大的骷髅佛珠飞来。

这人他记得,是当年追杀他的无量宗戒空! “这么倒霉偏偏落到无量宗境内。

” 他与一亏一寂两位长老的恩怨还没有了结,陆吾右臂又开始隐隐作痛,他拉着年爻腾空而起。

“现在不宜相斗。

” 戒空脚踩骷髅佛珠,刚才他正打坐念经,突然感觉无量宗境内有人闯入,探出神识一看,竟然是当年从他手中逃走的陆吾小儿!那时他突破之后再回去寻,找遍了那整片区域也没有发现乾坤黑袋的踪迹。

没想到时隔一年,他竟然再次出现。

 决不能再让他从手中溜走!戒空提气急飞,现在他造诣突破了四重天修为,体内生出金核金丹,只差一步便能迈入五重天。

他飞得很快,力求要在无量宗境内将他拦下。

 “当年重回中重天,差点被宗主怪罪!今日必要将你拿回去!” 戒空抬手一抓,右手上缠绕的骷髅串珠一颗颗分离,嗖地朝陆吾后背砸去。

 一模一样的招式! 陆吾瞳孔一缩,当年他被这招打得狼狈不堪,要不是那些古树叶片,他早就折损在这佛珠下。

佛珠的威力也已经涨了数倍,以前还有些柔和,现在佛珠爆发出的凌厉气势,陆吾就算没有回头也能感觉到后背一寒。

 可他现在也不是当初的修为了,他一边往前飞,一边回身一甩,宽大的衣袖裹挟着凌厉的佛珠以柔化刚,绕了一圈,气势翻倍重新打了回去。

 戒空没想到对方还能打回来,佛珠本来就是他的法器,他抬手画圈,手臂带着手掌划出乾坤波。

佛珠嘭一声砸在上面,砸得粉碎。

 他转而接下脖子上挂着的佛珠串,往空中一抛,佛珠瞬间扩大,将方圆几里全部圈住。

陆吾楞了一下,停了下来,这个戒空怎么每次都是同样的招式,这情形和一年前简直一模一样。

 他一停下来,后面的戒空迅速跟上,几枚佛珠在他身边迅速旋转。

这时候他才正式地、好好地审视陆吾,看到他此时此刻的修为心里震惊,竟然生出一丝后悔追过来的想法! 毕竟谁会想到,当年陆吾还只是二重天不到的修为,以戒空当时的修为已经可以完全碾压,没想到一年之后他马上就要说升到五重天了,陆吾早已经到了六重天巅峰期! “见鬼!他到底是吃了什么东西!”戒空小声说了一句,他有些退逃的想法,但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现在箭在弦上,如何收得回来? 就在这时,陆吾见前路被挡已经出手了,猛虎扑过来,对着他拍出一掌,戒空身边的佛珠迅速组成一块盾牌置于身前。

 陆吾的掌风与盾牌撞在一起,最外围的佛珠瞬间粉碎,戒空被推出几丈远,体内灵气一招涣散,恐难凝聚。

 这就是差距!当年陆吾以一重天圆满对阵戒空四重天圆满修为,两者已经是巨大的实力差距,现在,陆吾已经是六重天圆满,和戒空之间的实力更是拉到一个更大的范围。

 陆吾点到即止,迅速收掌,其实不用出招,他也能知道,现在的戒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招只不过是想告诉他,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陆吾,要想抓他,还得先掂量掂量。

 戒空脸色发白,表情无比凝重,以为陆吾刚才已经下了死招,势必要夺他姓名,马上就把心里的顾虑打消。

他差点忘记了,现在他们正在无量宗的底盘上! 他悄悄掐了一个手诀往宗内求救,他记得宗主这几天就子啊中重天。

 想到这,他顿时又有了信心,右手一抬,围住他们的佛珠再次变大数倍。

吞下一把丹药,虚空抓出一把偃月刀冲了上去。

 陆吾没想到对方还不死心,他讲年爻推开,向着戒空同时飞了出去,同时大喝一声:“雪寒归来!” 雪寒剑和破碎的芥子宝袋一同被他遗漏在了小重天界,陆吾早已同剑灵心意相通,话音刚落,天边突然划过一道亮光。

偃月刀已经近在眼前砍了下来,亮光划入陆吾手心。

 锵一声!武器相撞的声音,雪寒剑散发着丝丝寒气,它身上已经结出了一层寒霜,变得更加硕大。

剑身和偃月刀撞在一起,上面的冰簌簌落下,露出白若凝脂的正真剑身。

 戒空感觉四周的温度渐渐降低,定睛一看,偃月刀上已经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霜,阵阵寒气由此传来。

他大惊,想抽刀后撤,但偃月刀就像是粘在上面一样,就连双手都拔不开。

 陆吾欺身上前,将戒空死死压住,雪寒剑轻轻一挑,他手中的偃月刀就被缴落。

 戒空惊恐地后退几步,想要逃走,陆吾身形闪动,转眼来到眼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另一只手抬了起来。

 陆吾是留了几分力的,他只是想让戒空不能再追杀他,也绝了以后这个后患。

就在这时,一道浑厚如同雷鸣的声音突然从头顶响起。

 “卑鄙小人!斗胆在我无量宗内欺辱我弟子!” 陆吾连忙仓皇后退,一枚佛珠钉在他刚才站的地方。

他们现在正飞在半空中,那枚佛珠却真的向钉在上面一样,仿佛直接在空中撕开了一个坑。

 “宗主!就是他杀了一亏一寂两位长老!还拿走了小无量山的大批妖丹!”戒空连忙退到安全距离,朝空中喊道。

 “原来如此!” 那个雷鸣般的声音再次响起,陆吾抬起头,就在他们头顶,一个身影自虚无中慢慢显现。

无量宗的宗主就坐在莲花台上,宽额大耳,看上去和一尊佛像无意。

 他猛地睁开眼睛,看向陆吾,道:“若是你能在全宗上下磕五百个响头,我佛慈悲,且给你留一个全尸!” 年爻来到陆吾身边,玩着他的手指,无比认真:“我帮你杀了他。

” 陆吾差点笑起来,自己和无量宗的恩怨总是要解决,便道:“贵宗的一亏一寂两位大师确实因我而死,但其实牵扯的因缘太多,我不想再解释,但我也不会束手就擒,若是非要一战,我随时奉陪。

” 戒空长相凶狠,膀大腰圆,脸上虽然还有些白,但自从宗主来之后气势壮了不少,他喊道:“大言不惭!当年整个小无量宗被他搅得天翻地覆,还带人把无量山上的妖丹搜罗大半,几百年的努力毁于一旦!” 说着他手一抬,围住他们的佛珠串慢慢缩小,重新挂回他脖子上,生怕到时打起来把他的宝物打坏了。

 戒空打出的求救决是人人都可以接收的,自从宗主出现后不断有人飞来,远远看到就连宗主都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纷纷留下来看戏。

 第一百零三章:三颗佛珠 无量宗宗主法号了圆,他本来刚要回大重天界,偶然接到求救决顺道来看看,此时被戒空三言两语撩拨得勃然大怒,觉得要把陆吾粉身碎骨才能解恨。

 他手心拨弄着两枚很小的佛珠,本来有三枚,但刚才一枚已经钉在空中。

了圆半闭着眼睛,手指轻点,那枚佛珠轻轻滚动,随即传来兹拉兹拉类似碎冰的声音。

 半空中,竟然敢突兀地出现了一条裂缝,裂缝蜿蜒曲折,直指陆吾。

 “待本宗主将你抓回去,以祭我无量宗两位长老在天之灵!” 陆吾猛地后退两步,裂缝已至脚下,他收起雪寒剑,右手一拳砸下,和蜿蜒的裂缝撞在一起,瞬间地动山摇。

 六重天巅峰者的全力一击,就算站在空中也能感受到晃动,戒空等人被震得东歪西倒。

裂缝在陆吾拳下阻断,又因为他的重击而碎裂出新的裂痕。

 了圆微微抬起眼皮,作为无量宗宗主,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七重天小成,修为越往上走,没一重都是一道无可跨越的鸿沟。

 他拨弄着手中的佛珠,看上去有些懒散,了圆知道他不会输,顶多只是陆吾死得惨一点,还是轻松一点。

他手指轻轻一转,下面那枚佛珠瞬间变成数百枚,成千上万枚。

 这么多的佛珠东砸一下西撞一下,陆吾感觉脚下开始不平,但又马上意识到他们现在正在空中,绝不会有脚下不平这种感觉。

 他低头一看,心中骇然,从他的视线看到地面确实发生了变化,不!不是地面,是他!是他站立的这片空间!他所在的平面和地面形成了一个角度,佛珠不断敲打着,打出沉闷的咚咚声,慢慢地,陆吾震惊地发现,他完全翻转了过来! 几步之外的一干无量宗弟子和他相反,只有这片区域内的人,他,年爻和了圆转了一个圈!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陆吾明明是倒转着,但身体似乎并不受到重力影响,一切就像正常站立一样。

若不是天空到了他的脚下,头上变成了大地,他绝不会意识到自己翻了过来。

 突刺同时,陆吾发现年爻脸色有些不正常,自从他们认识以来,他第一次看到这条大黑龙脸上出现为难的表情。

 “你怎么了?” 年爻微微皱着眉,他还没说话,了圆已经开口,他从细小的眼缝中看着他们,带着得意和自傲。

 “乾坤颠倒,日月交替,在我的领域内,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无法抵抗天道规律,灵气逆行,经脉爆裂!” “逆行?”陆吾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没错!在我的领域内,所有天道规律都会逆行,灵气也如此,如何,你可感觉到体内灵气混乱,难以运行?” 陆吾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为了圆。

 他拍了拍年爻的肩膀,语重心长:“让你偷懒不修习游魂术。

” 当初年爻因为嫌穷右游魂术修炼太麻烦,摒弃不炼,现在知道吃亏了吧? 年爻虽然感觉有些不太舒服,但其实问题不大,他自混沌中生,灵气修炼也只是辅助,真正厉害的是他强大的体魄和武力。

他靠在陆吾身上,装出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其实暗自调息几遍就恢复过来了。

 陆吾对于领域十分好奇,七重天之后就可以修习领域,在领域内几乎可以达到无敌的境界,但了圆这个领域对于他们来说显然是个意外。

 了圆看他们二人靠在一起,以为他们二人无法支撑,道:“只要你们现在就磕头认错,我便可将领域撤去。

” “别撤!”陆吾正研究着这个领域,一听他要撤去,突然开口说道。

 了圆眼睛又掀开了一丝,“看来你还存着侥幸心理,你以为凭你的修为还有活的希望?” 陆吾体内的灵气全部倒灌,游魂逆行开始加剧,运行了一会儿非但没有半点不适,反而感觉之前有些闭塞的游魂术又精进了一些。

他甚至讨教道:“不知大师的领域是如何施展的?” 了圆一听,怒气瞬间高涨。

七重天之后的修者都有来年各个秘密,一是领域,一是分身,前者是斗法时的致胜法宝,后者是自己的另一条命,无论如何也不会透露半点。

陆吾这样明目张胆地询问,直接触碰了他的禁忌。

 他抬起手,第二枚佛珠飞出,直打陆吾眉心,下手极其狠毒,竟是想将他灵台打碎! 陆吾从识海中抓出一枚古树叶片甩出,正好将佛珠包裹,将它的速度明显降下来。

佛珠摇身一变,再次变成数十枚,且裹挟的气势有增无减! 陆吾再次甩出叶片,一枚佛珠一片叶子全部挡住,佛珠再次一变,这次直接飞出几百枚。

 陆吾毫不犹豫地洒出叶片,自从古树长大后,从树上落下的叶片几乎堆成一座山,现在他身上别的不多,就是古树叶片最多。

 没想到在领域内,他的佛珠被挡住,再看陆吾,发现他似乎根本不受领域的影响,脸上并无异常,甚至出手更加流畅。

就连他身边的那个黑衣男子也只是不适了一会儿就恢复正常。

 “你怎么不受领域限制?”他厉声问。

 陆吾歪歪头,“我受到限制了,只不过这个限制似乎对我来说是好处。

” 了圆被他这个回答气得皱起眉,他才不相信什么功法,肯定是因为什么法宝暂时屏蔽了领域限制,这种东西虽然稀有,但也不算少见。

 他动了动手指,佛珠变了几次,他意识到在数量上胜不了对方,五指一抓,所有佛珠再次变作一枚,聚集了所有力量把叶片生生被打穿。

 陆吾第一次看到古树叶片被击穿,眨眼间佛珠已经正对他的眉心飞来。

他虚空一抓,雪寒剑出现在他手中,佛珠已经来到身前,他来不及掐诀,举起雪寒剑一挡,生生去抗! 哐!佛珠和剑撞在一起,陆吾听到一声细微的声音,仔细一看,雪寒剑上竟然出现一条细小的裂缝! 雪寒剑竟然被佛珠打出了裂缝!佛珠打了一下弹开,开始酝酿第二击。

陆吾连忙将剑收起来,雪寒已经生了剑灵,剑一毁,剑灵也会死去。

 佛珠再次飞来,陆吾抬起右手生生去挡,修长的手指迅速变化,眨眼间变成一只硕大的龙爪,五爪一抓,再张开时,佛珠已经变成一撮粉末。

 所有人被陆吾身上突生的变化吓了一跳,就连了圆也吓了一跳,但他在昆仑山上闯荡数百年,稍稍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竟然把龙爪炼到了自己手上!” 就算知道,了圆也震惊了一下,他的眼睛终于睁开,竟是灰白一片,世人都知道,无量宗的宗主是个瞎子。

他震惊,一是因为一只完整的龙爪极其难得,而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需要极大的魄力和决心,稍有不慎就完了。

 陆吾刚打出一招,手臂突然传来剧痛,深入骨髓的痛楚蔓延开来,果然和年爻说的一样,龙爪一直在找机会脱离。

 了圆看到龙爪上冒出黑色丝线,再仔细一看,看到龙爪一直在抗拒着陆吾的动作,心中顿时了然。

看来他炼制龙爪的时间并不长,要是现在将龙爪斩下,还能为他所用! 此时了圆已经觉得陆吾就是专门把龙爪送到他面前来的,他伸出手,就好似直接伸到了陆吾眼前,要去抓他的右爪。

 陆吾额头上满是汗珠,他能感觉到龙爪上有一股不屈的气势在与他抗衡,手臂和龙爪交接的地方传来撕裂的痛楚,龙爪在挣脱束缚! 他脸色瞬间惨白,看到年爻正要走过来,突然取出雪寒剑,猛地插进手臂中。

 剑锋穿过皮肉将手臂穿透,陆吾选得位置是两者交接的部分,若是完全变成龙爪的手掌是根本扎不进去的。

手臂被洞穿一个窟窿,却没有血流出,陆吾拔出剑,伤口迅速愈合,他再次插了进去,脸上没有表情,就像并不是他自己的手。

 躁动的龙爪终于安静下来,陆吾扎下的伤口同样让它有所损伤,残存的龙意识让它知道不能和这个人硬碰硬,选择了安静。

 此时了圆的手已经伸了过来,陆吾半蹲着,他的脸色并没有好转,顺势拍了过去。

本篇《修仙之九重昆仑(修真)下——藏弓半步》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blgl/65328.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修仙之九重昆仑(修真)中——藏弓半步 男神,滚出去——调戏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