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炽热 上——天瓶座

2015-08-27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生化病毒全球爆发五年后……

妖孽女王攻×正直冰山受

不看要长膘:末世背景,但没有任何重生,异能,随身空间等元素(也就只有丧尸了),冲着异能等要素来看的姑娘可以点叉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末世 破镜重圆

主角:苏泽,蓝傲文 ┃ 配角:雷哲,夏亚,图南,楼战,肖陌,蓝尚武,孟安儒 ┃ 其它:妖孽女王攻,冰山正直受,美强

第一章

一只由四辆车组成的车队行驶在烈日下冷清的公路上,破败的摩天大楼如巨大的鬼影屹立在两侧,道路旁的指示牌已经锈蚀得厉害,不过依旧可以辨识出70码限速的标志。

领头的黑色路虎不减速地冲上立交桥,路虎后面是两辆皮卡,跟在最后的是一辆改装后的八座敞篷吉普,上方立交桥的桥墩投下的阴影袭来,桥墩上爬满了爬山虎,而桥面破裂的缝隙处早已杂草丛生,有些地方还开出了白色的野花,敞篷吉普上的黑框镜少年望着车外的风景正有些出神,忽然看见路边冲出一道影子。

那影子虽然踉踉跄跄,但是朝吉普车扑来的势头却很猛。

“饿坏了吧,喂你吃子弹!”

少年身边的胖子起身举起M16,“砰”地一声命中那道影子。

丧尸头部中弹后原地晃悠了一阵,然后一头栽倒在路面上,正好横在了敞篷吉普行驶的路线上,车子躲避不及,前轮压在丧尸的尸体上,车身猛地一颠。

黑框镜少年“啊”了一声,手中的黑色记事本脱手飞了出去。

他忙伸长胳膊去捞,本子就快飞到桥下时,被后座的浅发少年眼明手快地捉住。

“唔,好险!”浅发少年拍拍本子交还给黑框镜少年,烈日将善意微笑的少年一头浅色的头发照得泛出了金边。

阿学接过记事本很是感激,这个本子他一直随身带着,记录了奥比斯波病毒爆发这五年来这片大陆上发生的种种大事件,对曾经立志做历史学家的他来说是很宝贵的资料。

“哟,图南,身手越来越不错了嘛!”胖子哥将M16靠在车窗旁,回头揶揄道,“抢救回了本子,丢了帽子,你这拆东墙补西墙什么时候才能玩腻啊?”

图南这才后知后觉地伸手一摸脑门,原本戴在头上遮阳的棒球帽在刚刚去捞记事本时被风刮掉了,少年连忙转身,趴在后座极目张望,马路中央那顶棒球帽早变成软趴趴的一个小点,被穿过城市的热风一吹,晃晃悠悠地飞起来,盖在刚刚被车轮碾压得没了人样的丧尸兄脸上,图南巴巴地望着那顶陪葬的帽子,有点小难过。

“别笑话人家了,就你那臭枪法,和他也是半斤八两!”副驾驶的阿K手里拿着一张油印得很粗糙的报纸,“丧尸明明站在路边,也能被你轰到马路中央来,你不开那一枪它也惹不到我们,白白浪费一颗子弹!”

胖子不服气地涨红脸,刚要反驳,就望见前方又冒出一只丧尸,正慢悠悠地沿着路边走着,胖子二话不说又举起枪,似乎是要为自己的枪技平反,阿K头也不抬地说:“行了,别浪费子弹了,你那枪法和男神没法比,这么远的距离保准射偏……”话音没落就听见“砰”的一声,阿K撩起眼皮看了一眼路边饱受惊吓正东张西望的丧尸,“我说吧~~”

胖子倒在椅子上,转头瞄一眼后座:“我怎么跟男神比……”

阿学也情不自禁转过头,图南身旁的黑发青年怀里抱着M16正垂首闭眸,这一路上的颠簸和高谈阔论插科打诨似乎都没有影响到他静如止水一般的状态。

阿学回过头,依然能从前方的后视镜上看到那张静静低垂着的冷漠英俊的脸,苏泽哥就是这样的人,平常的存在感可以如影子一样低,但是一旦你注意到他,那冰山般的气场又很难让人不始终留意,他从后视镜中瞅着苏泽稳如泰山般抱着突击步枪的手臂,黑色衬衫的袖口半挽着,皮肤虽略显苍白,小臂的线条依然流畅有力,和他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完全没法比。

像自己这样彻头彻尾的弱者,要想在末世之中存活,除了靠与生俱来的狗屎运,便只有仰仗身边的强者了。

比如这只车队就来自珊瑚镇的一个聚居地,也是他这一年多来的栖身之所。

每个月珊瑚聚居地都会派车队到别的聚居地去交换物资,顺便打一些野味,探听探听情报。

不过离得最近的鄂水聚居地离珊瑚镇也有四十多公里,他们现在刚从那边回来。

道路两侧出现茂密的树林,灌木几乎快要长到马路上来了,路边锈迹斑斑的路标显示离珊瑚聚居地还有五公里,可前方的皮卡车却渐渐停了下来。

“怎么了?”司机哥纳闷地探头出去。

阿学也跟着望去,只见领头的黑色路虎停在路边,高壮的身影提着步枪推门走下车来,是御先生,出什么事了?

“怎么?老御要小解?”胖子开玩笑地道。

“好像有辆车啊。

”阿K说,阿学也才瞧见一辆改装的敞篷越野歪斜在灌木丛中。

早上离开聚居地时明明没看见这辆车的。

大家尚还对眼前的状况没有头绪,阿学却从后视镜中注意到苏泽已经醒了过来,黑白分明的眼眸警醒地望着前方。

车上的人陆陆续续下了车到前方查看。

搁浅的是一辆改装的白色牧马人,状况看上去还好,车上还有一箱弹药,但车座上有血迹,路边的草丛中也发现了血迹。

这林子里不少丧尸出没,可这种一看就是遇险求助的场面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古怪。

见御先生打量着车辆犹豫不决,胖子在旁边吱声:“会不会是陷阱啊?”有一些在大陆游荡的车队就专门用这招伏击别的车队,杀人越货。

“可要真是有人遇险了……”图南盯着血迹皱着眉头喃道。

“我去看看。

图南循着清冷的嗓音抬头,黑衬衫的青年别过肩膀越过围观的人走上前,看向领队御先生,御先生点点头叮嘱了声“小心”。

图南目视苏泽径自跨入草丛,连忙喊:“男神我能跟你一块儿去吗?!”

“不能。

这拒绝头也不回干脆利落,大家伙都哄笑一气,胖子朝苏泽离去的方向竖起大拇指:“男神明智。

零星的笑声还未平息,苏泽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在灌木丛后。

图南望着那道黑色的背影隐没的方向,发亮的眼眸里毫不掩饰崇拜之情。

******

林子很深,虽然阳光很盛大,依然照不透浓密的林荫,苏泽循着血迹走了一段还没发现人影便不打算再深入,转身预备折返时忽然听见翅膀扑扇的声音,循声回头望去,只见一只只秃鹫盘旋着降落在不远处的树丛中。

三只丧尸在树下围啃着一具尸体,黑色的秃鹫像是等不及了,纷纷从树枝上降落,却并不敢贸然靠近极具攻击性的丧尸。

尸体可以被啃食的部分都已经被啃得差不多,其中一只丧尸在这时抬起头来,鼻翼翕动,转动起僵硬的脖子,细小的眼珠在某一秒往某个方向定住,视野尽头停在枝头的黑色大鸟飞起两只,丧尸歪着头,浑浊的瞳孔中映出了蹲在枝头树冠阴影下如影子般纹丝不动的身影,和黑影手中举起的枪口。

砰。

爆开的血喷溅在它的两个丧尸同伴身上,被惊动的两只丧尸咆哮着跃起,子弹在它们身体站起的一瞬噗噗连续洞穿了两颗头颅。

所有子弹都是露出铅芯的达姆弹,炸开的头颅如爆开的西瓜瓢,两只无头丧尸刚摇摇晃晃地坠地,黑色的秃鹫们就蜂拥而上。

苏泽跳下树来,踏着绵软无声的步伐从饱餐的秃鹫群中走过去,用步枪的枪口拨开一地尸体,低头审视那具人类的尸骸,虽然已经残缺不堪,但尸体身边躺着一只步枪,他用脚尖挑起步枪拿在手里端详,看口径,和路边搁浅的那辆车上的弹药型号能对得上号。

几只秃鹫从尸体的胸口上跳下,苏泽忽然皱眉定睛,尸体胸口的肉已经被啄食殆尽,但是肋骨上一道痕迹却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道新鲜的刀痕。

他难以置信地挥开秃鹫蹲下查看,这痕迹不可能是丧尸啃咬造成的,而且伤在胸口的位置,毫无疑问这个人并非被丧尸袭击才毙命,这才是他的致命伤。

可是究竟得有多大的力道才能一刀在肋骨上造成这么深的伤痕?

带着满腹疑问起身,耳后忽然一道劲风刮过,苏泽本能转身抬手一挡,步枪的枪管“锵”的一声将闪着寒光的匕首拍出去,夺地插进一旁的树干里,刀身携着巨大的动能,尤还颤动着。

下一秒苏泽已经朝暗器飞来的方向追了过去。

嚓嚓嚓一路狂奔着挥开茂密的灌木,竖起耳朵聆听对方的去向,草丛中的脚步声似乎深一脚浅一脚,而后突然就消失了。

苏泽同时停下脚步,他此刻站在林子的一处空旷带,四下环视一圈后朝着北面的一棵树举枪瞄准,冷声道:“别躲了,出来。

林子里陡然安静下来,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树后传来一声艰难的喘息,像是压抑许久终于松开了牙关。

苏泽举着枪耐心等待,不多时,一名浑身是血的年轻人扶着树干从树后蹒跚而出,苏泽皱起眉头缓缓放下了枪,没有必要举枪了,以这个人的状态已经再走不动三步。

年轻人捂着胸口看着他,满脸血垢,只有一双眼睛亮得惊人,他以这样倔强不服输的姿势站立了一会儿,身体最终捱不住,摇晃了两下栽倒在地。

第二章

车队驶进聚居地大门,车子还没停稳,图南便提枪纵身跃下敞篷吉普,一路朝小路尽头奔去,身后是御先生从路虎车里探出头来的喊声:“去广播室通知潘察快点过来!”

珊瑚聚居地后山的了望台上,三十多岁身材高挑颀长的男子正和守卫们一道用望远镜观察山林里的动静,珊瑚镇背后就是珊瑚山,后山不大,在生化病毒爆发以前也没什么人烟,算是聚居地一道天然的屏障,不过最近有人目睹后山有丧尸出没,这才搭了临时的了望塔日夜监控。

珊瑚聚居地是在原先珊瑚镇的基础上建起来的,不过聚居地没有当时镇子的规模大,外围也用围墙与外界隔开,聚居地建立至今两年,人口不足五百,但现状可喜,他们开垦了小片的耕地,组织了自己的武装小队,还设了医疗室和广播站。

后山看起来一切安好,广播却响了起来,潘察闻声掉头转向大门的方向,望见车队回来了。

******

聚居地的创始人赶来大门前时,车上的物资还没搬运完毕,众人都不由停下来跟着潘察一起听御先生说明了路上遇到的情况。

“……就是这样,苏泽还在林子里看着那人,我们因为要护送物资就先回来了,问问你的意见。

潘察听完蹙着眉头半晌没有说话,起先还忙得热火朝天的卸货现场气氛也跟着凝重起来,大家都莫衷一是地沉默着。

“潘察先生,我们要不要救他?”图南郑重的询问声打破安静。

“我觉得还是不要贸然带那人回来,”不等潘察开口,身边便有人道,“既然那人浑身是伤,很有可能已经被感染,如果是被丧尸袭击过那还好,怕就怕他是被自己的同伴或者敌人感染,那带回来根本就是颗定时炸弹。

这话一出许多人都颇以为然地点着头,阿学也觉得这话有道理,奥比斯波病毒在人人感染阶段能通过飞沫和空气传播,且潜伏期可长达一周,反倒是变异成丧尸后病毒传播性会下降,只有当人类被丧尸啃咬或抓挠导致皮肤破裂的情况下才会被感染,而且潜伏期短,通常不会超过二十四小时。

虽然聚居地有储备一定数量的血清以备不时之需,但这种抗体血清并不成熟,需要在被怀疑感染的二十四小时内及时注射,否则也是回天乏术。

血清宝贵,现在他们大家却并不知道那个受伤的人是哪种情况。

“不仅那人不能带回来,苏泽回来后也必须立刻注射血清进隔离区观察一个礼拜。

”又有人强调道。

图南皱眉正欲开口,一道女声插进来:“为什么不救那个人回来?”

说话的是穿着格子衬衫,一头利落短发的女孩,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语调里大有反问的味道,胖子朝女孩挥挥手:“你一个小姑娘家跑来瞎凑活什么?”

“十八岁都有选举权了,凭什么说我是小姑娘啊?”爱琳挤进平均海拔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一众大老爷们中,“潘察先生,我觉得应该救那人回来。

你们大家忘了当初自己都是怎么来到聚居地的吗?人不能忘本。

女孩一番话说得诚恳而真挚,疑似说动了不少人,但仍是有人反驳:“那不一样,现在聚居地这么多人,承受不起一点风险!”

“究竟哪里不一样了,那这样好了,让聚居地的大伙儿自己投票,”爱琳第一个转向身边的黑框镜少年,“阿学你先说,救还是不救?”

阿学没想到自己被首当其冲,一下张口结舌。

“好了大家不用说了,”潘察开口打断,“救人要紧,我开车过去带那人回来,”说着看向图南,一口将少年没出口的话堵住,“别的人就不用跟去了,回来以后我和苏泽都会进隔离区,爱琳。

“是!头儿有什么吩咐?”女孩立刻立正待命道。

潘察哭笑不得:“你去组织人手在隔离区做好准备。

“没问题,包我身上!”

******

时间紧迫,潘察不多时就驱车离开了,阿学看着黑色的路虎消失在大门后,心里也松了口气,这才回头去帮忙卸货。

抱着一筐橙子走进阴凉的仓库,一眼就瞧见人群中抱着箱子一瘸一拐的背影,四周忙进忙出的人们却似乎都自动无视了,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将手里那框橙子放下,上前接过吴明手中的纸箱:“你脚不方便,这还是我来吧。

吴明没有推辞,看着身材干瘦的黑框镜少年搬着那箱颇沉重的装腌肉的箱子,费力地码到架子上,他自己则坐在角落的货架旁休息了一下,抬头问:“刚刚你们在外面说什么?”

阿学听见吴明问起,便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末了欣慰地道:“还好潘察先生决定去救人了。

吴明听完神色却很冷淡:“这值得高兴吗?”

阿学见吴明是这个态度,也不由思忖道:“……也是,刚刚也有人反对救人的,万一这人真的已经被感染……”

“重要的不是有没有被感染,而是他是如何受的伤。

”吴明撂下一句话不再多说,起身离开了。

阿学杵在原地,十分不解。

******

苏泽揽着M16坐在树荫下,看着躺在不远处草丛中受伤的黑发青年,对方现在因为高烧陷入昏迷,但不能确定是因为受伤发的烧还是因为感染了病毒而发热。

林子里窸窣声不断,可能是小动物也可能是丧尸,苏泽静坐了一会儿,忽然蹙起眉头,窸窣声中夹进了不和谐的音符,他回头背贴树干侧耳聆听。

十一点钟方向,不是从聚居地来的人。

起身将突击步枪挎在背后,身体轻轻一跃抓着树枝一个借力攀上枝头,转眼的功夫已攀爬至树冠高处,和一只黑色的大乌鸦并肩蹲踞在不宽的枝桠上。

高度大约十米,苏泽拨开树叶,望见了脚步声的来源。

两名男子提着枪正在林子里转悠,距离约五十米,他狐疑地皱眉,他们在说什么?身边的乌鸦君噶了一声,似乎是在抗议这个人类鸠占鹊巢的行径,苏泽凝视着五十米开外形迹可疑的两名男子,比了个嘘的动作,朝身旁摊开手,肥胖的乌鸦低头啄着他手心的种子,不再发出一点声音。

苏泽听见其中一人的高声抱怨:

“那小子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跑这么远?!”

另一个男人抹了一把血流不止的鼻子,朝草地上唾出口腔里的血:“看老子逮到他不活剥了他!”

“这小子也真忒能打了,明明看起来就一小白脸,受了伤还能以一敌多。

哎咱们现在怎么办啊?他说不定已经不在这儿……”

“什么声音?!”男人忽然警惕地转身。

本篇《绝对炽热 上——天瓶座》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blgl/709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大明星爱幻想 下——贝尔月亮 穿越之谁才是召唤宠(包子)——报社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