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硕襄亲王(穿越)——摇曳菡萏

2011-09-04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活到四十多岁,该看的全看了,该做的也全做了。

生前为黑道教父的董玮原本以为自己会死在黑道之中的枪林弹雨、尔虞我诈之中,没想到却是脑癌结束了他的生命。

重生在三百五十年前的大清朝,成为了那个早夭的和硕襄亲王,博木博果儿。

顺治是他九哥,却是间接逼死他的人。

董鄂氏乌云珠是他一生的挚爱,却给他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历史上的博木博果儿会用自己的死亡成全这一段皇帝出家的千古佳话,董玮却不会。

董鄂氏别想进宫,因为他最不喜欢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碰。

顺治是一个性格暴躁的小屁孩儿,放心,他会好好的教一教他什么叫做“兄友弟恭”……

PS:主角性格邪恶向,三观不正。

配对为博木博果儿X顺治,兄弟一对一,雷者误入。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天之骄子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爱新觉罗*博穆博果儿 ┃ 配角:爱新觉罗*福临乌云珠 ┃ 其它:清穿BL

第一章:重生

出生在巨富家族之中,作为嫡子,从小被娇惯溺爱,养成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

前半生生活优渥,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後半生遭逢家族巨变,费尽心机为家人报仇之後,靠自己的打拼坐上黑道教父

的位置,威慑港岛黑道二十余年。

死亡,在四十多岁的时候降临。

脑癌。

虽然得的是不治之症,我对此却没有多少遗憾扼腕的感觉。

从医生的口中知道自己患了脑癌的时候,我表现的依然很

平静。

死亡,对我来说只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而已,并没有多麽可怕。

我对自己这辈子的生活十分满意,活了四十多年,该看的我都看过了,该尝试的东西我也都尝试过了。

很难说,现在

世上还有什麽特别稀罕的物事是我从未见识到的。

而且,除了年轻时候因为少年气盛吃过一些苦头之外,我这一生过

的都是极其奢华靡费的。

而且,我已经对争霸天下感觉到厌烦了。

人老了之後,越发的感觉到守成的可贵,争风头这种事,只适合年轻人去做

了。

与其在教父的位子上活到六七十岁被下面的人背叛拉下马,还不如在壮年的时候死在病魔的困扰之下。

更何况,我对

这辈子的生活一直很满意,也没有什麽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感叹。

所以,当我坐在庭院的摇椅上,感觉到死亡在向我招手的时候,我只是很平静的闭上了眼睛,然後在下一瞬间坠入了

黑暗之中。

我不是完全的无神论者,但是也不会特别的敬仰鬼神。

我一直以为,在我死後灵魂不是就此消逝在空气之中,就是下

地狱去找我那死鬼老爹。

但是没想到的是,我一觉醒来,却重生在另一具身体里面。

身体从完全没有知觉到有了一点点触觉的时候,我的思路有了一瞬间的怔愣。

这怔愣,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又恢复了

知觉,而是因为,光裸的身体感触到的绵滑的触感,很不一般。

身子底下铺的那层被褥绵软舒适,接触到身体的触感是一片丝滑。

浑身上下也没有什麽不适的感觉,伴随著自己度过

半年多的神经性头痛,也似乎没有复发的迹象。

很正常,正常的就好像,这具身体不是我的一样。

不,这具身体,真的不是我的。

我的身体早已经因为病魔的侵袭变的瘦骨嶙峋,睡在绵软的被褥上也会咯的全身疼痛。

我的全身都有著以前在底层打

拼的时候留下的刀疤枪疤,阴雨天的时候常常会感觉到阵阵的疼痛,而且,我头顶上的头发也掉的差不多了,根本不

会有脖颈间发丝缠绕的触感。

我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但是这具身体,就是不用手去抚摸,我也感觉得到它散发出来的青春的气息。

看来,我是不知怎麽的,在死去後灵魂栖身在了这具身体上面。

借尸还魂这种事虽然稀奇,但是也不会让我大惊失色。

所以我并没有妄动,而是静静的躺在床铺之上吸收这具身体脑

子里留下的信息。

我渐渐的对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段历史产生了主观上的见解。

因为已经醒过来一阵子的缘故,身体的五官触觉渐渐恢复到了之前的灵敏状态。

这具身体里面或许是有著一种不知名

的能量的,闭著眼睛,我可以感觉到在我卧榻五步之内站著两名侍女,她们浅浅的呼吸在我耳中听来越来越清晰。

远一点的地方,站著几名小厮或者是侍卫,他们的呼吸略微粗重一点。

花了大约半个小时在吸收脑中残留的记忆,我在心中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原来,这次借尸竟然借到了清朝顺治年间,一个在史书上有著寥寥几笔描画的真实人物身上。

爱新觉罗*博木博果儿。

清太宗皇太极第十一子,顺治的弟弟,董鄂氏乌云珠的丈夫。

未来的,和硕襄亲王。

我在心中玩味的挑起一抹轻笑,这位未来襄亲王的一生,确实是够得上悲惨二字啊。

“我”从小受到皇太极的疼爱,但是在皇太极死後却因为多尔衮和孝庄的算计,差顺治一步失去了皇帝之位。

母妃阿

巴亥博尔济吉特*娜木锺与孝庄不合,在顺治登基之後就一直郁郁寡欢,进而把全副身心都投注到了自己身上。

现在是清顺治十一年四月,半年前“我”迎娶了这位外界传说美貌温柔,随分从时的董鄂氏乌云珠为嫡福晋。

但是新

婚不到三个月,“我”就发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乌云珠借著命妇进宫伺候皇太後的宫规,与顺治帝福临,“我”的九

哥产生了感情。

性格天真单纯的“我”一开始并不相信自己的嫡福晋会跟当今的皇帝,自己一直敬重的九哥顺治产生感情。

但是,流

言越来越多,传的越来越真实也越来越难听,并不容“我”不信。

嫡福晋乌云珠在“我”的面前也越来越冷淡,性子

一根筋的“我”怒极,跑到宫中与顺治帝理论,并且怒斥他抢夺人妻。

结果,恼羞成怒的顺治帝箍了“我”一个巴掌,命“我”回府闭门思过。

回到府中後,心中又是怒又是气,但是无法

对著当今皇上,也无法对著自己心爱女人撒气的“我”,吐血晕倒了。

再然後,就是我不知为何上了他的身。

博木博果儿的身体里面,被塞进了一个名为董玮的灵魂。

爱新觉罗*博木博果儿的记忆碎片全部都留在了脑海里,所以对於我阅读他的记忆,记熟他的生平并不费事。

只是,他

感情似乎没有一并的留给我。

看“我”以前的记忆的时候,有一种在看电影的感觉。

看著“我”对董鄂氏小心翼翼守护珍宝一样的情意,对顺治半是敬重半是爱戴的兄弟之情,知道他们二人有染之後痛

心疾首的表现──虽然能够理解“我”的想法,但是,我却一点也没有代入感。

博木博果儿的感情,只是他的。

虽然现在活在他身体里面的是我,但是,这并不代表我需要连他的感情一起接收。

顺治和董鄂氏在我眼中,目前只是比史书中描写的具现化了那麽一点点而已。

他们爱偷情也好,要殉情也罢,从现在

开始都不再跟我有关了。

只要他们的事情波及不到我,我是懒得去管他们的未来的。

这具身体的身份,我很喜欢。

虽然现在还没有被封亲王,只是顶著一个多罗郡王的名号。

但是,我是皇太极的十一子,顺治的亲弟弟,母妃又是在

前朝地位比孝庄当时还高的阿巴亥大妃。

我迟早会是大清王朝的和硕襄亲王,在多尔衮、多铎已经死去,济尔哈朗重

病在床的现在,只要再等一年,我就是大清朝一人以下万人之上的和硕襄亲王。

男人都是喜欢建功立业的,我也不例外。

以前杀人总是要尽快的毁尸灭迹,甚至还要提防著条子找麻烦。

而在这里,

皇族杀人,就是合法的。

我不嗜杀,但是也喜欢这种转手间翻云覆雨的感觉。

微微咳嗽了两声引起身边侍女的注意,我面上略带虚弱的睁开了眼睛。

从这一刻起,我就是大清王朝的多罗郡王,爱新觉罗*博木博果儿了。

PS:“我”──加引号的“我”表示真实的博木博果儿的思想与行为。

不加引号的我表示穿越过去的主角的思想与行

为。

这个坑有尝试用第一人称写作──因为这样很节省空间。

萧颜欢那篇文太长了,长的我从此都不再想写那麽长的文了

……玩笑啦玩笑。

写这篇文的动力是我对顺治帝跟董鄂妃的怨念──总觉的他们两个人的爱情很自私,自己痛苦不说,还连累了很多很

多人。

为了防止有些亲不看我想对你说,所以一些废话在这里再唠叨一下。

首先,这篇文有牵扯到历史,所有的资料我都有

详细查看了一下再根据历史去编写 当然一些细微的改动是少不了的啦,所以亲们当这是戏说看就好,不用太较真。

还有,这篇文不长,预计十万字以内。

但是因为是一时兴起去写的,还有萧颜欢要更的缘故,所以这篇文不会日更,

看我打字的速度吧,差不多两三天更一次,但是这文不会V,就是我写个高兴,大家看个高兴而已。

最後,这文是兄弟文,主角攻,顺治帝受,一对一。

但是会有很多女人出现,包括炮灰的不炮灰的……大家不要针对

这一点提意见,因为在历史上,一个皇帝和一个亲王哪怕再暧昧都没有关系,但是是不可以没有子嗣传下来滴……

还有,这里面对历史人物的看法都是作者的个人意见,以上。

第二章:娜木锺

由侍女们伺候著穿上一件石青色的长袍,我斜斜的倚在长塌至上,伸出手腕让太医把脉。

论起实际年龄,我现在还不满十四周岁,品级也只是多罗郡王而已。

但是按照我刚刚醒来时的一番观测,这座郡王府

地的用品规格却远远不是一个郡王能够享受到的,侍女太监小厮们也多训练有素,不多看也不多听,十十乖觉听话。

看来,不是我本人很受帝後宠爱,就是我很受他们猜疑。

这才把好好一座郡王府地布置的好像鸟笼一般,里面的人飞

不出去,外面的人也飞不进来。

想想母妃娜木锺跟孝庄的恶劣关系,以及“我”跟顺治的情敌关系,想也知道不应该是第一种。

漫不经心的将目光从屋内围了一圈的人脸上扫视而过,我扯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身边埋伏著内鬼,是我的大忌。

心中划过了两个人的名字,是我出宫建府时从母妃宫中带来的两个可靠人。

目光从他们脸上划过,留下一个颇具暗示

的回应,我满意的微点下头。

既然已经有了可靠的心腹,那麽,这府中为数众多的内鬼,该是时候慢慢的,不引人注

意的逐个清理了。

花白胡子的太医轻抚了下下巴,颤颤巍巍的起身,向我行了个大礼。

我虚抬起左手,免了他的礼:“本王的身体可是又恶化了?”

“回多罗郡王的话,王爷的身体已经大好了,微臣再开几幅药剂调养几天就彻底没事了。

我点点头,“太医费心了。

“郡王言重了,皇太後和皇上对郡王的病情关心的很,时常嘱咐微臣要调理好郡王的身体,微臣不敢不尽心。

送走了太医,我端起沏好的茶水,浅浅的饮了一口之後,放才让屋中大部分的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几个管事的在。

阿克敦,多罗郡王府的侍卫总管,也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哈哈珠子,性格老实本分,对我忠心可靠的紧。

只是有一个

缺点,心思不够活络,花花肠子不多。

这样的人放在身边保卫安全自然是很放心,只不过,一些特别的事情就不能交

给他去做了。

何德安,我王府上的管家,也是我出宫建府的时候额娘给我准备的心腹人选之一。

他是一个太监,从我还没出生的时

候就一直在额娘身边伺候,从盛京到北京城,现在又到了我身边打理事情。

对我也是很忠心,而且难得的是他性格活

络,办事精明可靠,最适合办些不能明说的事情。

跟阿克敦的性子也正好互补。

至於屋中站著的其他几个人,就是比较低级一点的管家了,底子我也不太清楚,所以现在还没有关注的必要。

因为这阵子的卧病,所以我已经很久没有处理府中的事情了。

花了两盏茶的时间对府中的事情做了一下交代,我想了

想,让出了何德安之外的人都退了出去。

不是我不信任阿克敦,而是阿克敦的性格单纯,我接下来要跟何德安谈论的

事情,他根本插不了多大的口。

等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後,我将身子往卧榻之上靠了靠,微眯著眼睛淡淡道:“福晋呢。

从我醒来到太医过来诊治,再到现在,怎麽说也有了两个时辰的时间了,而我的这位嫡福晋却一直没有出现,那麽,

她是去宫中了呢,还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恶化到夫君大病都不来探望的程度了?

“这……”何德安的眼珠子转了转。

“说。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要让爷重复第二次。

“回主子的话,福晋她,入宫伺候太後娘娘去了。

“入宫了?”我眯了眯眼,语气忒的一沈。

在夫君重病的时候还往宫中上赶著巴结,“我”以前,是不是真的太软弱

了,居然连一个女人都管不住。

“爷,是不是,让下人去宫中传个话,说主子已经醒了,让福晋赶回来?”何德全的语气有点小心翼翼,但是却没有

多大的惧意。

看来在我之前,这种事情可是经常发生。

“不用了。

”我微微扯开了一个冷笑。

“等福晋回来,告诉她,我今天晚上歇在她房里。

何德全一愣,似乎有点惊讶我的话,不过只是瞬间,他就将这种情绪压了下去,态度恭谨的说:“是。

正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侍女,低著头通报道:“懿太妃来了。

“我”的额娘?我挥挥手,让何德安推出去。

他低著头,弓著腰出去了。

没多久,一个梳著高髻,穿著宫装花盆底的妇人就急急的掀开门帘进来了,进门後她就拿著手帕拭著眼泪,先是端看

了我好久,然後才坐在我身边,一边擦泪一边恨恨道:“刚刚在太後面前请辞出宫的时候,额娘又看见你的福晋进宫

去了,正在太後面前献媚呢。

额娘刚才在太後面前拼死一求,太後已经答应额娘从此以後取消了命妇更番入侍後妃的

旧例,从此以後,那狐媚子再也找不到理由进宫去见福临了!”

“我苦命的博果儿,你就真的不听额娘的劝麽?你对那个狐媚子一心一意,可是她可有正眼看过你一次?她从选秀失

败後心思就一直粘在福临身上,步步都在逼你忍让,带给你的祸事可少了?再这样下去,额娘怕,怕白发人送黑发人

啊!”

我一直半倚在卧榻之上,懒懒的听她说话,从懿太妃娜木锺的话语中,我大概可以猜测到事情是怎样发展到这样的一

步田地的。

“我”看上董鄂氏乌云珠应该是在半年前她入宫选秀的时候。

当时大概她也看上了皇帝福临,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落

选了,才被指给了我做福晋。

“我”对乌云珠一心一意,但是她却好像一直对皇帝念念不忘,就是嫁给了我也常常找

借口进宫,并且成功的吸引到了顺治帝的目光。

为此我与她生了不少的气,也累坏了身体,让娜木锺对这个儿媳不满

本篇《和硕襄亲王(穿越)——摇曳菡萏》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chuanyue/1294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任步逍遥(穿越)上——陆海王 任步逍遥(穿越)中——陆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