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依然有我的传说》全本完结—— by:李思危

2018-01-23
关灯
护眼
字体:[ ]
万年前景元道人被雷劫劈死,万年后死而复生,却发现星移斗转、沧海桑田

坊市:草药十文一株,清热解毒、消肿止痛

景岳:这不是炼制筑基丹的珍贵主药吗? 拍卖行:玄阶心法起拍价30000灵石! 景岳:这不是最烂大街的地摊心法吗? 画楼:《修界100风云人物》 景岳:这不是我的好友abcd和宿敌甲乙丙丁吗? 书阁:《景元传》、《景元回忆录》、《走进景元道祖的传奇人生》、《景元尊者教你引气入体》、《景元祖师的七个习惯》 景岳:??这不是我吗?等等,我啥时候有的七个习惯? 曾经同行的道友早已故去,曾经辉煌的修真文明十不存一

然而没有了他的修真界,却依然有他的传说,这种感觉,有点羞耻…… 本文1V1、金手指、主剧情、男频升级流

标签:仙侠修真 重生 爽文 升级流 主角:景岳 ┃ 配角:秦燕支 万年前景元道人被雷劫劈死,万年后死而复生,却发现星移斗转、沧海桑田

曾经同行的道友早已故去,曾经辉煌的修真文明十不存一,然而没有了他的修真界,却依然有他的传说,这种感觉,有点羞耻……本文作为一篇修真文,讲述了一位大能重生后再度踏上大道之路的故事

作者文笔流畅、叙事精简、节奏明快、风格轻松有趣,主角塑造生动立体,值得阅读

寒风卷着纷纷白雪,天地间一片苍茫

忽然,一道古朴苍凉的钟声响起,那声音仿佛自云端而来,亘古厚重,响彻极北

同一时间,十万寒岭深处有数道身影御剑冲天,而在亿万里之外的沙漠中,一位少年缓缓睁开了眼…… 小西陆洲位于七方界的西南方,大陆几乎被戈壁黄沙所覆盖

陆洲以北有一座大日城,城中每日里有十个时辰都能看见太阳,因此取名大日

这座城虽地处边陲,城里却商铺林立,修者众多,一派繁华景象

离城四十里外有一座小日镇,此时城门外围着不少十里八乡的村民,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好似炸了的鸡窝

“听说了吗?寒云宗那口仙钟响了!” “你是说碧云钟?传说中景元道祖修复的仙器?” “对!就是那碧云钟,听闻钟身有九头巨鲸的重量,不但能卜凶吉,还能预测天机

可惜一万年前景元道祖陨落,碧云钟也跟着沉寂了,但一个月前它又响了!现在城里头的修士都在谈论这件事

” 有人惊悚道:“难道……是景元道祖复活了?” 空气陡然安静

“怎么可能?”见一群大老爷们真的在绞尽脑汁思索这个问题,大嘴村妇白眼朝天:“你们说的景元道祖我也知道,他一万年前就被九天雷劫劈得嘎嘣脆,早都尸骨无存了,复活?嘁!” 村妇扔了颗蚕豆进嘴里,那脆脆的炒蚕豆被她嚼得嘎吱作响,配合她说的话,让一众汉子莫名有点冷

先头那人不服气道:“神仙手段,你我凡人又不懂,我猜就是他复生了!” 这位大叔,你真相了

不远处的少年默默为对方竖起大拇指

少年约莫十岁上下,生得眉清目秀,肤白如玉,一双眼睛尤为灵动,瞳仁又黑又大,看上去天真无邪,像是长于富贵人家的公子

可他偏偏打扮落魄,造型清奇——一头黑发草草束着,浑身上下衣不蔽体,只有腰间裹了张狼皮

他单手拎了头沙漠狼的尸体,惹来众人好奇地打量,只见狼尸毫无尊严地被拖行在地,让人很难想象它原本是头一阶凶兽

此时的少年看似平静,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他不懂,怎么一觉醒来雪原变作了沙漠,而时光也远去万年?他还成了“传说中”的存在? 对,少年正是八卦的核心人物景元道祖——他真的复活了! 当年,他在九断雪山的秘密洞府补全功法时,意外引来了雷劫,毫无准备之下被天雷劈作飞灰

他本该魂飞魄散,可神魂却被一枚蓝玉吸收,那玉外形似凤,是他从中古秘境里找到的,玉中保存了天地初开时的一缕清气

有清气滋养,他千疮百孔的神魂得以修复,忽然有一天,他重新有了意识

他想起自己叫景岳,原本是个再平常不过的牧童,十岁那年偶然得到一套修仙功法,从此踏上了追寻大道的路

千年后,景岳成了闻名修真界的景元道人,建立了寒云宗,门下徒子徒孙无数

就在他回忆往昔时,蓝玉竟化作了一具十岁少年的肉身,景岳就是从那一刻起重生了

他一步步走出沙漠,来到了小日镇,听到了让他瑟瑟发抖的八卦,内心已糊满了沧桑

景岳迫切地想要进城打听这一万年发生了什么?他越过人群,来到城门口问道:“守卫大哥,进城要缴纳多少银钱?” “一两银子

”那守卫见少年生得玉雪可爱,态度不自觉亲切许多,回话时面上微微带笑

又看他的装扮像是从沙漠里来的,可沙漠上的罡风就连锻体八九重的成人都难以承受,他年纪小小如何挺得过来?那头沙漠狼又是怎么回事? “我没钱,得先卖了狼

”景岳答得理直气壮,显然并不觉得窘迫

守卫眼中凶悍的沙漠狼不过是他路途中的口粮,饿了食狼肉,渴了饮狼血,以至于后来沙漠狼一见他就夹着尾巴逃

景岳好不容易才抓了这一头脑子不太灵光的准备卖钱

而他之所以不惧沙漠罡风和一阶凶兽,是因为这具蓝玉化成的肉身竟是世间罕见的全灵体,意味着他全身窍穴已被打通,直接迈过了锻体期

景岳拖着狼尸转过身,又朝刚才经过的集市走去

说是集市,不过只有十来个地摊子,摊主大多是附近的村民,没钱入城,又想淘换点银子,就来这人流较多的小日镇门外摆摊

景岳不急着叫卖,他先随意逛了逛,见地摊上卖得大多是些草药,还有些村民自己处理的皮子

忽然,景岳停下脚步,他注意到一位特别的摊主,那是位头发花白的老汉,衣着虽朴实但很干净,与周围村民格格不入

景岳一眼就看出对方有练气二重修为,通常而言,低修为者无法判断高修为者的等阶,但景岳重生以来,竟还保留着前世渡劫期的神识,只是他肉身境界跟不上,暂且不能全力运用

他心中不禁疑惑,老汉这样的人想要赚钱,怎么也该上小日镇里头,为什么要和普通村民挤在这里? 老汉的摊子收拾得很整洁,上面分门别类摆放着各类草药

咦?那不是炼制筑基丹的主药吗?就这样可怜兮兮地摆在地摊上卖?还这么多?这是要让他捡漏的节奏? 老汉察觉到景岳的视线,道:“这是水香花,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的功效

” 景岳故作镇定:“多少钱?” “十文一株

” 景岳:“……” 好便宜!他当年还是散修时,迫于生计也卖过草药,记忆中水香花卖价是一百灵石一株,这么一对比,景岳忽然感觉良心有点痛

要知道,凡间的黄金万两,也不过就值灵石几颗罢了

“小兄弟,你要买吗?”老汉见他走神,又问了一句,语气有些急切

“要买啊

”可他身无分文

“我能用这头狼来换吗?” 老汉刚要说话,就见一位胖大婶气喘吁吁地跑来,扯着嗓子嚷道:“不好了!刘老汉,你家小石头和村长孙子打起来了!” “什么?!” 老汉扔下摊子一瞬间跑没了影,只留下一缕带着草药味的微风,景岳在原地站了会儿,心想,这摊子还要不要了啊? 等到日头西斜,景岳终于又看见了老汉的身影

小日镇外摆摊的人早已散了,刘老汉原本一脸苦相,可当他见到自家小摊换了个方位铺在地上,旁边还守着今日见过的少年时,苦相变成了不可置信,随即又被惊喜取代

显然,他对找回摊子本没什么信心,不过就是来碰碰运气

而他运气还不错

夕阳下的少年被金光笼罩,此刻十分自来熟地招呼:“回来啦?” “嗯……”刘老汉下意识地看了下摊子,眼中顿时浮上一抹错愕,麻布上空空如也,草药呢?难不成被少年拿了? 这个念头一生出来,刘老汉顿觉惭愧,有些不敢面对少年

神识逆天的景岳当然有所感应,他直接拎起地上的竹篓,小竹篓里堆满了铜钱,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你的钱,不用疑神疑鬼,草药我都替你卖了,一共是两千六百二十文

” 刘老汉:“……” 他更惭愧了

刘老汉看看摊子,又看看景岳,再看看竹篓,完全想不明白少年是怎么做到的?摊子上的东西总共就值几百文,他拼死拼活卖了好几天都没卖完,然而少年只用了一天就解决了? 他很想向少年讨教,但当他对上少年星亮清澈的眼眸,最终什么都没问

多半是看脸吧?他想

谁知少年竟猜中他所想,道:“我掐指一算,今日利主东方,所以把摊子挪了位置

”他叹了口气:“可惜我不太适合做买卖,占尽风水宝地也只卖了这么点儿

” 景岳语气遗憾,当他发现水香花已经烂大街时,不得不放弃了捡漏的念头

没想到一万年过去,当年昂贵的草药价格竟然跌穿地心,不但数量繁多,更关键的是,人们好像并不知道它的作用? 修真文明莫不是出现了断层? 刘老汉复杂地看了少年一眼,这还不适合…… 他心中满是钦佩,迟疑道:“真的非常感谢你了小兄弟,我今日听见你想入城,要不这样,你拿一千文?刚好能兑一两银

” 为人老实的刘老汉还是很羞耻的,总感觉占了小朋友的便宜,人家帮他守摊子卖草药,他还好意思拿大头?但没办法,他五行缺钱

景岳想了想,一两银子入城,那他还是没钱住客栈,于是道:“不用钱

” 刘老汉:“别客气,我……” 景岳:“我想借个地方睡觉

” 刘老汉一愣

景岳:“不想再睡外头了

” 他想要修炼,想找个安静又安全的地方引气入体

景岳是个随性的人,上一世他修炼有成后,向来想做什么做什么,说话也挺直接

如今面对个练气二重的老汉,他不认为有绕弯子的必要

“这……”还真是不客气啊,刘老汉心里犯嘀咕,面上有几分犹豫

“你放心,我保证不给你添麻烦,否则,”景岳眉心一蹙,想到了他认为世间最毒的誓言:“否则就让天雷来劈我

” “轰隆——” 话音一落,天空中忽然响起闷雷声,两人齐齐望天,又默默对视一眼

场面顿时安静,只余下远走的雷音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的等级设定: 锻体-练气-筑基-金丹-紫府-洞天-返虚-渡劫 直接让我们景跳过了锻体期,real亲妈!

后来,景岳还是随刘老汉回了家

一路上刘老汉都很困惑,为什么在有天雷示警的情况下,他还会带少年走?想来想去,也只能解释为看脸

景岳跟着刘老汉爬坡上坎走了好几里路,终于见到一排排石头盖的房子

但刘老汉的家并不在其中——绕过这排石屋,还有一间茅草屋孤零零矗立在风中

风一来,几根茅草打着旋儿飘落在景岳头顶

刘老汉伸手摘下景岳头上的草屑,清清喉咙,一本正经道:“顽皮

” 景岳:“……” 这时,屋子里蹬蹬跑来个四五岁左右的男童,对方生得瘦弱,面色白中泛青,脸上还有些青紫淤痕

刘老汉:“这就是我孙子小石头

小石头,叫哥哥

” 小石头有些害羞,他抱着刘老汉的大腿躲起来,偷偷打量景岳,还有对方手中的狼尸

见景岳冲他招手,小石头立刻扔了大腿扑向对方,双手搂住景岳的腰

“大哥哥!” 刘老汉很吃惊,他家小石头从来怕生,见了陌生人甚至会哇哇大哭,居然会对景岳这么亲近? 看着两人抱在一起的画面,他又摸摸自己沧桑的脸,心里酸酸的…… 随后,刘老汉为景岳拾掇了一间稍微不那么漏风的屋子,便上灶房做饭去了

乡间的傍晚炊烟袅袅,空气中弥漫着柴火清香

前生景岳避世已久,如今闻见凡尘的烟火气,心境一点点平和,今日听来的消息也都如过眼云烟,不再记挂

既来之,则安之

景岳让小石头在堂屋里坐着,拎着狼尸进了灶房

“把狼宰了煮吧

”他对刘老汉说

刘老汉正色道:“阿景,你替我卖了草药,我提供你住的地方,不能再占你的便宜

” 路上刘老汉已经知道了景岳的名字,尽管对方年纪尚小,但刘老汉已察觉景岳绝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孩子,对他的态度也趋于成人之间的交流方式

景岳仿佛没听见,找了把锋利的刀几下就处理了狼尸,那利索的手法就像个积年老猎户,搭配他稚气未退的外貌,格外让人毛骨悚然

刘老汉吞了口唾沫,不知为什么,一时不敢说话

景岳将带着血丝的狼皮裹起来,又抽出狼筋、狼骨、狼牙和狼爪,只剩下内脏和狼肉

“都煮了,小石头体有寒症,沙漠狼肉和内脏都可以排寒

” 刘老汉一惊:“你怎么知道?莫非你还会医术?” 景岳忽然神秘一笑,像要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天这么热,小石头还穿着薄袄子,我不傻

” 刘老汉:“……” 景岳的理由让刘老汉无法拒绝,他之所以想赚钱,可不就是为了调养小石头的身体?于是当天,沙漠狼肉成了桌上的主菜

小石头很高兴,一边吃,一边偷瞄景岳,只要景岳回他个笑,他就能捧着碗傻乐半天

忽然,他身子一抖

“砰砰砰!” 房门被拍得震天响,屋外传来尖利的喊声:“刘老汉,给我出来!天杀的小畜生,打了人就想跑?没那么容易!” 刘老汉脸色一变,猛地站起来,又克制地深呼吸,让景岳带小石头去里屋,独自出门应战

此时,一名村妇正扯着个大胖小子,凶悍道:“那小畜生还把我家大牛推下土坡,他是想杀人吗?果真是没爹没娘没人教的,小小年纪心狠手辣,将来指不定多坏!” 村妇的手指几乎要戳在刘老汉头上,刘老汉极力忍住怒气,以他的实力,原本轻易就能让眼前凶神恶煞的女人再也发不出声

但他顾虑重重,不敢这么做,只能解释:“是大牛欺负小石头在先,我亲眼看见他将小石头推下土坡,小石头情急抓了他一把,两人才一块儿摔下去,这完全就是意外

再说,我也跟村长道过歉了

” “我呸!”村妇一口浓痰吐在地上:“口头上道歉算个屁,你让小畜生出来,我抽他一顿,也跟他道歉可好?” 她插着腰破口大骂:“咱好心让你在村里盖房子,你反倒恩将仇报!今天你要么让小畜生给我儿磕头赔罪,要么就拿银子来!否则,我就让人拆了你这屋子!” 话一说完,不知什么东西“啪”地扔在了村妇脸上,她只觉得眼前一黑,鼻尖充斥着血腥味

村妇惨叫一声,忙扒拉下盖在脸上的东西,那毛茸茸的手感让人遍体生寒

“沙漠狼的狼皮,至少能卖十两

” 村妇正想甩开皮子的动作立刻顿住,她抬头一看,说话的竟是个生得玉人般的少年

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村妇莫名有些气短,但她随即注意到对方落魄的打扮,便壮起胆子问:“你是谁?” 景岳不理她,反道:“十两,足够请大夫给你儿子从头看到脚了,每个部位还能请不重样的大夫

” 村妇眼睛一瞪,本欲发怒,但又想到少年出手就是张沙漠狼皮,看起来很大方,于是话锋一转:“那也不够,十两银子你当打发叫花子呢?至少、至少再多十两

” 她之所以狮子大开口,一是想试探,二是碰碰运气,哪怕对方拿不出十两,多一两、二两不也是她赚吗? 村妇将狼皮紧紧抱在怀中,一错不错地盯着少年

哪知对方一下子笑了,笑得她心底莫名一软

景岳:“好啊

” 说罢,景岳抓起全身上下不见半点儿伤的小胖子就往土坡边上走

村妇试图抢下大牛,却怎么也追不上景岳,她急道:“你干嘛?快把大牛放下!” “不是要再赔十两,那就再摔一次

” 听了少年这话,原本还在懵逼的大牛猛地挣扎起来

可锻体有成的景岳力大无穷,大牛又被他擒住背心,根本挣扎不开,反倒累得喘不过气,还呛了好几口沙土,只能高声呼救

“娘!救命!救我!!” “小兔崽子,你住手!” 眼看景岳已到了土坡边缘,村妇终于慌道:“不要了!不要了!我就拿一张狼皮,你快把大牛放下来!” 景岳停下脚步,回头

“真的?” 村妇连连点头

“那好吧

”景岳单手一提,大牛已稳稳站好

村妇猛地冲过来抱住大牛,哭天抹泪了好一会儿,又一手狼皮、一手儿子地跑走了,走前不忘摞下狠话:“你们给我等着!” 景岳一回头,就见刘老汉表情复杂,像是在高兴,又像是很忧虑,他想了想道:“我给你惹麻烦了?” 说罢,下意识抬头看天

刘老汉本可以阻止景岳,但他那一刻情感战胜了理智,只觉得无比痛快,此时又怎么好怪景岳?他见景岳茫然看天,心里有些好笑,也稍微放松了些

“不,是我该谢谢你,那十两银子我一定会还,还有狼肉的钱……” 一提到钱,心情又沉重了…… 景岳看了他一眼,没作声

本篇《《修真界依然有我的传说》全本完结—— by:李思危》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chuanyue/7355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末世游戏:哥哥已上线》全本完结—— by:生在虎年 《老干部与虫首长[星际]》全本完结—— by:初夏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