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一颗蛋》全本完结—— by:燕若兮

2018-02-22
关灯
护眼
字体:[ ]
反社会高冷魔尊攻x腹黑护短仙尊受,张少陵x凤荀 玄霄派掌门凤荀本已修成仙尊,不料惨遭暗算,在一颗凤凰蛋里重生

醒来后发现成了颗蛋不说,居然还被原本的死对头魔尊张少陵捡走了,就此成了他的宠物凤凰蛋

前世让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那个相看两厌的张少陵却意外宠爱他的凤凰蛋

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洗澡…… 万万没想到,修仙界第一大佬就这样被迫开始了被死对头养尊处优的生活

入坑须知: 1.重生是回到了过去

凤荀会化形,而且美得人神共愤

魔尊出场时是少年,还未入魔 2.无论阴谋诡计勾心斗角挖宝刷本还是开地图升级,均以谈恋爱虐狗为最终目的

金手指有,主角光环有

3.魔尊非重生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荀,张少陵 ┃ 配角:修仙界一堆人 ┃ 其它:

大殿内燃着几盏跳跃的烛火,中央的蒲团上盘膝坐着一名剑眉薄唇的俊美男子

他身穿一袭洁净的白衣,衣袂铺开,似枝头安静的新雪,纯净淡然,超尘脱俗

身后的门咔哒一声轻响,有人推门悄然进来

男子并没有回头,只是噙起一丝微笑:“师弟?” 无人应答

他微微睁开双眼,仍然带着那抹温润如玉的笑容:“今天怎么想起——” 话音未落,一道极细的光芒闪电般击穿了他的身体

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大殿中顷刻间弥漫出一股血腥气

身后那人慢慢走了过来,低头凝视着他的尸体,一双黑眸如深沉的夜,没有半点光亮

“再见,凤荀师兄

” 凤荀冷静观察着自己目前的处境

他被困在一个蛋形的狭小空间里,四周的“墙壁”流淌着赤红色的光芒,充斥着汹涌的火系灵力

而他自己的双手则变成了一对无毛鸡翅,双脚变成了两根鸡爪

他亲爱的师弟,还真是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

趁着他闭关在背后下手暗算不说,居然还把他送进了一颗蛋里,导致他堂堂玄霄派掌门变成了某种尚未出壳的禽类

凤荀伸出“鸡翅”默念了一句法诀

果然不出他所料,什么动静都没有,他体内的灵力左冲右突,半点不听使唤

他停顿了一下感受体内的灵力,换了一句火系法术的口诀

“嗤”地一声轻响,一小簇火苗腾跃而出,颤颤巍巍地飘在他面前

凤荀给自己目前的处境做了个总结:除去火系灵力空前增强,其它派系灵力乱成一团,无法调动;除去火系法诀可用,其它派系法诀一律无法使用

他被困在一颗蛋里,变成一只种类不明的雏鸟……缺乏自保能力

凤荀伸出光秃秃的“鸡翅”轻轻摩挲了一下流淌着赤红光芒的蛋壳,在内心更正:并非种类不明……这种颜色的壳,火系灵力如此充沛,十有八九是一只凤凰

凤荀的眼底流转过一抹似笑非笑的光:他亲爱的师弟还真是把他送到了一个好地方

没想到他凤荀竟然也有这么一天,会脱去人的皮囊,披上禽类的羽毛——还是一种几乎绝迹的稀有禽类

或许……还会认个主什么的? ……可怕的猜想

凤荀一面摩挲着蛋壳寻找缝隙,一面在心里默默盘算着:他现在身在何处?要如何从这个蛋壳里出去?如果有人经过就好了……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他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草叶倒伏的沙沙声,似乎有一个极轻的足音在逐渐接近

不多时,就停在了他的面前

凤荀的动作顿住——这也未免太巧合了

他微微眯起眼,警惕地燃起一小簇火苗,静静等待着

那人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把他拿了起来

这颗蛋在月光下非常漂亮,通体赤红,宛若血玉精雕细琢而成的艺术品

一头略尖,一头浑圆,形如鸡蛋,长约四寸,剔透如同一块宝石,煞是好看

凤荀心念电转:前世他身为玄霄派掌门,自然清楚凤凰蛋必须要用灵力供养才能孵化

他看不到外面,却能从草叶拂动的声音中判断出这是一处野外,如果运气不好一些,还有可能是深山老林

他需要利用眼前这个人,至少把他带离荒郊野岭

于是他调动自己过于充沛的火系灵力,翅尖那簇细小幼弱的火苗在他的催动下逐渐扩散,化作一个漂亮的火环,在蛋壳内环绕飞舞

从外面看来,这颗蛋刹那间流光溢彩,散发出温暖如太阳的光

那人捕捉到了蛋内强大纯净的灵力波动,开口是一个低沉清冷的少年音:“你想与我交谈?” 仿佛在回答他的话,蛋身上赤红的光芒闪烁了一下,犹如一个面带微笑的人在眨眼

少年低笑一声:“有趣……你很与众不同

” 光芒闪烁了两下,似乎在说:“多谢夸奖

” “这里可是危机四伏的赤安林,你不过一只未出壳的兽类……竟然也能活到现在

”少年仔细打量着它,“想必是有几分本事的

” 凤荀终于得到一个有用的信息:这里是常有凶兽出没的赤安林,距离十二修仙派之一的青云派非常近,那么这个少年,十有八九就是青云派此次外放修行的弟子

不过,这个少年似乎也不简单

传闻中赤安林深处沉睡着一只上古魔兽,因此这片林地罕有人迹,荒芜可怕

前世中,凤荀门下弟子就有几人折在赤安林里,这少年……竟能在此外放修行,还安然无恙? 这种实力应该是青云派掌门座下弟子中的佼佼者,他到底是谁? 沉吟间,那少年又开口了,声音有些淡漠:“既然有几分本事……那么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东西

” 他停了一停:“听说灵兽认主需要交换名字?” 凤荀静默:灵兽认主需要交换名字是一个误解,不过现在他不介意少年这样认为,因为他同样对少年的身份很感兴趣

“你叫‘小蛋’吧

”少年思索片刻,淡声说道,“我的名字,张少陵

” ……小蛋这个名字未免也太挫了,这货品味太差了点…… 凤荀向下撇了撇嘴角,听到“张少陵”三字时不由得微微一怔,表情诡异起来:张少陵,青云派门下弟子,因偷盗秘宝九转回天丹被逐出青云派,后堕入魔道,成为魔尊

也是他斗了一辈子、相看两厌、不死不休的死!对!头! 天渐渐亮了

晨光熹微,几丝浮云悬挂在泛起微光的天边,迎面拂来林间草叶清香的气味

张少陵从浅眠中醒来,怀里的长剑传来一丝冰凉的温度

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没有察觉到异样

他的衣袋里装着昨晚捡到的那颗蛋,它安安静静的,除去里面时不时传来的灵力波动,几乎没有半点存在感

张少陵熄了火堆,把长剑缚在腰间,准备返回青云派

青云派位于青云山上,有法术结界加持,将整座青云山与山脚下凡人的城镇隔离开来

青云峰上有融化的雪水淙淙而下,环绕着青云山宛若一条冰凉透明的玉带,因此得名玉盘溪

渡过玉盘溪,往来俱是青衣飘飘的青云派弟子,他们衣冠楚楚,张少陵破烂不堪的衣着便有些显眼了

虽然一路上张少陵连脚步都没停一下,蛋壳里的凤荀还是听到几句窃窃私语

“那便是张师弟了……听说很不知好歹

他前几日无故打坏了兰师姐最心爱的花瓶……” “兰师姐居然没罚他?” “罚了,有什么用呢?师父可宠着他,说他是青云派百年不出的奇才呢……” “就他?我听说他是师父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大凶之命呢!” “可不是,师父再宠他,不也没亲自教导他吗?” “离远点吧……他克死了他全家呢……” 张少陵对那些窃窃私语充耳不闻,依旧脚步沉稳,没有半分窘迫和不堪

凤荀不动声色地安坐在蛋壳里,内心微感疑惑——前世的张少陵性情狠戾,冷酷无情,没想到少年时期却如此沉得住气

明明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他受了什么刺激变成前世那种性子的? 更令他微感诧异的,是青云派弟子对张少陵普遍的敌意

张少陵明明天资甚高,处境却似乎并不好,这又是何缘故? 凤荀用翅尖抵住下巴,神情严肃了起来: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张少陵这小子该不会真的打算把他当宠物养吧!一想到自己以后要站在张少陵手上卖萌讨食吃,他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正沉思间,张少陵已经迈进青云正殿,躬身向上首二人行礼:“弟子张少陵外放修行归来,拜见叶师兄,兰师姐

青云派现任掌门柳云鹤共亲自教导六名弟子,新晋弟子是没有资格被他亲自教导的

也正因为如此,大师兄叶灼光作为柳云鹤的开山门大弟子,在青云派内有着无可匹敌的威望,新晋弟子外放修行这类小事,通常由他和二师姐兰馥负责

叶灼光的声音异常温和:“师弟辛苦了

怎么如此狼狈?可是遇上了强敌?” 张少陵薄唇一勾,貌似恭敬地垂下头:“多谢师兄关心

弟子以为……不会有人比师兄更清楚赤安林是什么样的了,毕竟师兄前些日子刚刚去过

” 叶灼光淡淡一笑:“我去的时候并未遇到什么危险,看来对张师弟有些勉强了

”他的目光在张少陵鼓起的衣袋上微微一扫,话里多了些意味深长:“张师弟此次外放,似乎颇有收获?” 张少陵目光低垂:“弟子无能,毫无收获

” “张师弟这是骗谁呢,师姐我可都看到了

”一个略带尖锐的女音响起,想必是那个名叫兰馥的女子在说话,“这么掖着藏着,不知道是什么稀奇的宝贝呢?” “兰师妹

”叶灼光的口气里带了几分轻微的斥责之意,“虽说弟子外放修行,带回的来历不明之物要交由我们过目才可留下

但师父格外厚待张师弟,事事予以优容,这点小事,你就不要揪住不放了

” 兰馥闻言柳眉倒竖,冷笑一声:“大师兄好气度,能容得下他,我眼里可容不得沙子!”她向张少陵厉声喝道:“把你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两人这一来一往,蛋壳内的凤荀已经心中雪亮

他不动声色地笑笑:看眼前的情形,张少陵在青云派并不好过,也不是第一次被刁难针对

这位貌似温文尔雅的大师兄,内里似乎与外表也有些差距

不过这和凤荀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因此他也只是安静微笑,冷眼旁观

他不相信张少陵会老老实实交出自己,毕竟在这位魔尊的观念中,他的“东西”容不得任何人染指

张少陵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动作缓慢地从衣袋里掏出那颗流光溢彩的蛋

它静静躺在他的手心里,鹅蛋大小,就像一块浑然天成的玉

兰馥一把将蛋从他手里夺过,来回检视之后挑起眉,递给了叶灼光

甫一入手,叶灼光就察觉到一股纯净强大的灵力波动

他心下微微一震:这股灵力波动比他见过的任何灵兽都要强,看来这次张少陵的确是找到个宝贝,这定然是一颗稀有的灵兽蛋,只是不知道孵化出来会是什么灵兽? 叶灼光唇边绽开一抹微笑:“看来的确没什么问题

不过它的灵力波动真是强……我竟然闻所未闻,想必很稀有

” 他把蛋交给兰馥,示意她拿给张少陵

兰馥闻言停住脚步——她自然也察觉到了这股灵力波动,没想到居然如此强大,如果孵化出来定是一只厉害的灵兽,只可惜被张少陵那个小杂种率先发现了

她眼珠转了转,已经挑起一抹冷笑:“大师兄也太好说话了

既然连大师兄都没见过,那就是无法确定它是否安全

我看还是先放在我这儿,免得它伤人

” 张少陵好看的眉头微微一蹙:“师姐,它是我的东西,你……” “张师弟,你怎么这么小气?”兰馥露出讽刺的笑容,“该不会以为你师姐我贪图你的东西,不肯还你了?我也是为了整个青云派的安全,谁知道你从外面带了什么杂碎回来?” “不劳师姐费心

”张少陵的语气几乎结成了冰,“弟子会管好它,若出了什么事,弟子自会负责

” “你负责?”兰馥轻笑一声,“你负责得起吗?” 张少陵忍不住攥起拳,脸上已经带了掩饰不住的怒气和冷然:“它是我的东西,师姐没资格动它!” “没资格!?”兰馥的音调一下拔高,尖锐得可怕,“你居然说我没资格!?你不过就是个孤儿,克死你全家,被抛弃在马厩里,若是没有我青云派,你早就不知死在哪里了!仗着师父对你高看一眼,你竟敢说起我来了!我这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资格!” 她举起那枚赤红色的蛋,狠狠向地上摔去!这一下变故突然,叶灼光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师妹!”张少陵更是猝不及防,眼睁睁看着它与地面相撞,发出一声脆响! ……它一定碎了

张少陵脸色顷刻间惨白,连嘴唇都褪去了血色

他出身低贱,无父无母,如浮萍般在凡间飘荡过整个童年

虽天资聪颖,柳云鹤也格外厚待他,但终究他只是个没有根基的新晋弟子

本以为即将拥有自己的第一只灵兽,它不会为难他,可以代替朋友陪伴他,会对他忠诚永不背叛,没想到—— 他咬着牙,牙齿格格作响,口腔中弥漫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他拥有的东西不多,却还要有人来争、有人来抢……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握上剑柄,眼神狠戾地盯着兰馥

兰馥得意洋洋,对他露出嘲讽的笑容:“师姐手滑,这下……你的灵兽可没有了

” 张少陵一言不发,用力握紧剑柄,胸膛急剧起伏着

兰馥撩一撩长发,轻笑道:“师弟你这幅样子是想打架?可你就算再聪明,修为距离师姐,似乎还差着那么一截……”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打断了,众人的目光不由得一齐投向那颗安安静静的、流淌着赤红色光芒的蛋

它安静地躺在原地,蛋身上的赤红逐渐转为妖冶的朱红,张少陵死灰一片的眼底燃起几分希望——它似乎并没有碎裂,只是被兰馥的举动……激怒了? 凤荀正在蛋壳内轻柔端庄地微笑

若放在前世,他这种表情足以让人退避三舍——这意味着玄霄仙尊被惹!怒!了! 凤荀两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被魔尊视为所有物也就罢了,谁让他不凑巧活成了一颗蛋……可这个名叫兰馥的女子竟然敢把他拿起来摔了个七荤八素,如果不是凤凰蛋格外坚硬些,现在他就要去见太上道祖了! 玄霄仙尊,前世三界六道中最不能惹的人物

虽然总是笑眯眯的一副好脾气模样,一旦被惹怒—— 兰馥发出一声尖叫!她的衣袍、头发、眉毛……一切能烧起来的东西突然通通燃烧起来,火苗窜起一尺多高,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

凤荀唇边噙着一丝轻柔的笑意,半阖着双眼默念法诀

虽然他现在大部分灵力都不听使唤,不过火系灵力却凭空暴涨数倍

他做不到高难度的法术,点个火还是很容易的! “快停下,快停下!”兰馥尖叫着扑打身上的火焰,然而毫无用处,火势反而愈加猛烈

叶灼光神色巨变,抄起长剑便向地上流淌着妖冶红光的蛋砍去,蛋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张少陵一把抓起

“张师弟,把这个妖孽放下!”叶灼光厉声喝道

张少陵冷冷一笑,毫不退缩:“我说过,它是我的东西,谁也别想动它!” 兰馥的尖叫声越来越凄厉,叶灼光不由得高声怒喝:“你想害死你师姐吗!把它放下!” 说完,他长剑一挺,向张少陵径直刺去!

“住手!” 门外骤然飚进一缕金光,当地一声击飞了叶灼光的长剑

与此同时,兰馥身上的火焰毫无征兆地熄灭了

兰馥站在原地抽泣着,紧紧拢着身上的衣衫——大火并未伤到她,反而有预谋般烧光了她的眉毛,将她一头及腰长发烧成了坑坑洼洼的狗啃头,身上的衣服也被烧得破破烂烂,东一个洞西一个洞,山风一吹破布条似的飘荡,肌肤若隐若现,狼狈不堪

青云派现任掌门柳云鹤从殿外缓缓走了进来

他的目光自三人身上一一扫过,随后淡淡道:“不必多礼

” 三人站起身,柳云鹤率先停在张少陵面前,笑道:“蛋壳内的这位小友太调皮了些

” 张少陵皱眉道:“是师姐她……” 柳云鹤摆摆手:“为师在殿外观察多时,可否把它借为师一观?” 张少陵犹豫了一下,最终把手里的蛋递了过去

柳云鹤检视一番,捻须笑道:“少陵,这次你可交了好运

” 张少陵眼里透出一丝疑惑

“这是一颗凤凰蛋

”柳云鹤笑道,“凤凰本就是极其稀有的神兽,最后一次有人见过凤凰,是在数百年前的蓬莱岛上……没想到,为师有生之年居然还能亲眼见到一颗凤凰蛋

” 叶灼光低着头,眼里划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兰馥低低啜泣着,用狠厉痛恨的眼神瞥了一眼张少陵

张少陵没有说话,但眼睛亮了几分,透出一抹淡淡的欣喜

“你既然捡到了它,便是你们有缘

”柳云鹤把蛋放回到张少陵手里,“一会儿事情处理完了,你留下,为师有事交代给你

” 张少陵接过凤凰蛋,轻声应下

“灼光

”柳云鹤的目光转向叶灼光,带了几分严厉,“本派门规第一条是什么?” 叶灼光迅速低头:“忌同门相残

本篇《《重生成一颗蛋》全本完结—— by:燕若兮》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chuanyue/7426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真是的,该怎么保护你》全本完结—— by:鹿野修哉 《异种》全本完结—— by:时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