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有鬼,我害怕》全本完结—— by:噩霸

2018-03-05
关灯
护眼
字体:[ ]
修真正道林怀君,为人正直孤冷,享有高岭之花的美称

偏偏有个皮天皮地的妖孽教主要主动招惹他,不仅如此那人还一言不合就动手

就比如此时,某人的两只手覆在他的胸上

“……”林怀君低头看看那双手,沉默一会转过头去看躲在他身后的某人:“小兄弟有话好说,先把手放下来

” 他身后的谢黎昕违心道:“不,前方有鬼,我害怕

” 林怀君再次沉默一阵:“抓我可以,能不能换个地方?” 谢黎昕说话铿将有力,不容反驳:“我不要!这个地方比较有安全感

” 妖孽宠溺攻(谢黎昕)vs正义冷淡受(林怀君) 1、此文为爆笑修真文 2、宠宠宠文! 4、此书原名教主不好惹,还请大家注意!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黎昕,林怀君 ┃ 配角:江殊殷,谢黎莺,沈清书,沈子珺,其余五恶,林家众人 ┃ 其它: ☆、注孤身(一) 修真正道中,曾有一个举足轻重的林家

此家族深根蒂固,不论是修真界中的谁碰到了,都要礼让三分

可惜,这样一个强大且受人尊敬的家族,最终还是被仇人所灭——全家上下除了一个年纪轻轻的林怀君外,再无所剩

说来果然是世态炎凉,林家兴旺之时依附他们的家族门派多如牛毛

可一旦家族败落,当年依附巴结林家的人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叫大难不死的林怀君别无去处,最终竟落得悬崖一纵的结果

昔日万人追捧的名门嫡子落得如此下场,不禁叫人唏嘘一片:昨日天之骄子已去,留下的也只剩世人的茶后闲谈

可惜此事并不在此处结束,反而是故事的开始

仙门正道中,有一处门派,此门派名为怡源宗,怡源宗宗主的儿子方寒,正是林怀君昔日的同窗,且两人关系不错

得知好友的处境后,不顾家人反对方寒毅然收留无家可归的林怀君,并倾尽所有将跳崖后的他救回来

可将他救回来的方寒突然发现,醒来后的林怀君变了

曾经的记忆清除删空变得一片空白也就算了,毕竟不记得未必不是件好事

可看着他,方寒额头间不由滑下一滴冷汗,心中也是百味杂成——如果说当年的林怀君是冷傲淡漠,那么现在的他就是一块硬梆梆、冷呼呼的石头

可谓是除了僵硬,就剩成日一声不吭,一吭就冻一下你

比如,方寒不忍寂寞,与他说些自己觉得好笑的笑话,没想到到了最后,是方寒自己笑得在地上打滚蹬脚,林怀君却端端正正坐在一旁幽幽地望着他,一语不发,一笑不露

直到方寒自己笑够了,从地上爬起来擦着眼泪道:“唉,不管有没有失忆,你都还是老样子

不过我猜……若真有一天,你能被谁牵动情绪,恐怕那个人就是你此生的命定之人了吧

” 林怀君终于眨了下眼,语气却还是一丝波澜都没有:“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 方寒拭擦眼泪的动作一顿,纳闷道:“为什么?” 林怀君轻轻垂下自己的眼帘:“因为像我这样的性格,哪里会有人主动接近

” “呃——”方寒尴尬了,他说的的确是实话……可纵然如此,他还是温声劝解:“不一定啊!但你既然知道自己性格不好,可以多笑一笑,这样自然会有人靠近

” 林怀君似乎真的想了一下他给出的建议,然后转面认真道:“不行

” 方寒道:“为何不行?” 林怀君将头转回去,模样看起来竟有些伤感:“我笑不出来

” “……” 方寒唇角一抽,随后给出馊主意:“那你逼着自己试一试!” 林怀君点点头,果然坐正身体,恍如兵临大敌般逼起自己

方寒不敢打扰他发挥,盘了腿静静在一旁等候,然而……从坐着等到躺着,躺着等到趴着,趴着等到进入梦乡,林怀君屹然不动

终于待他睡醒了不知多少次,端坐的某人突然又面向方寒,神态认真:“方宗主

” 方寒大喜!忙一抹嘴边的哈喇子,手忙脚乱的坐起来,答复道:“我在!” 林怀君又道:“方宗主

” 方寒答复他的声音又大了些:“我在!” 林怀君沉默一阵:“我笑了

” “……” 方寒眨眨眼睛,脸上的笑仍然挂在脸上,显得有些僵硬:“什么?” 林怀君道:“我笑了

” 方寒眼睛眨了又眨,对他着看了又看,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

最后仔仔细细看了他一阵,揉揉眼睛诚恳道:“怀君……怎么说,你的笑吧,它似乎不太明显……” 此事告一段落,总之很长一段时间,林怀君都没能从自己低落的情绪中走出来

再后来怡源宗老宗主坐化,方寒继承父位成了新一任的宗主

而他收留林怀君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在附近的家族门派中悄悄传开

对此,大家一致的评价是——他在玩火

放眼整个修真界,谁人不知林怀君的敌人是谁

那一位虽说叫仙门正道恨之入骨,可恨归恨,终究是不敢轻易招惹

有与怡源宗交好的世家门派特意上门劝解方寒,他们这样说:“你怡源宗虽也是根深蒂固的大门派,可你也不该救下林怀君与他作对

” 方寒不以为然:“我救他,只因他是我多年的同窗好友,别无其他

再者林怀君他是真君子,不该就此消亡,至于林家灭门之事,我始终相信其中一定还有误解

最后关于我是不是与他公然作对,答案是并没有

他当初既能在那样的恨意中还肯让怀君走,这就说明他不想杀他

” 上门劝解的人很不满他这样不以为然的态度,奈何方寒再不是从前的世家子弟,而是怡源宗的宗主

如此一来今时不同往日,劝解者再不满意也不敢多说重话,只得拂袖道:“罢了,你若真如此想,我们这些外人也是不可强求

只是我们走前还是不得不提醒一点,你帮林怀君可以,但你救了他的事最好莫要外传,否则那人若知,指不定会干些什么

” 方寒颔首:“自然

只是还要劳烦诸位,我救怀君一事,大家千万守口如瓶才是

” 来此劝解他的人都知其中的厉害,得知此事之时都恨不得自己瞎了哑了,如今劝解不成,众人都恨不得把林怀君吞到自己肚子里藏起来,又哪还敢乱说

且双方都有利益往来,假若怡源宗出事,他们恐怕也会受到牵连

于是在大家的纵容下,林怀君被方寒一藏就是百年光阴

方寒顽皮贪闲,林怀君冷漠木讷,对女人一个是没兴趣,一个是没反应

时间长了叫怡源宗上下担心他们婚事的同时,两人也多了一个外号——单身狗

这个外号伴随两人多年后,作天作地的方寒因醉酒误事,与仙门万家长女万秋漓成婚

于是这时,林怀君的外号变了

从单身狗变成了 ——注孤身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本新书:《千岁金安》 文案:岐山有狐,人称九千岁

此狐贵为狐神,身份尊贵法力无边

然而——“男人,哦不,小巴蛇本千岁看上你了

” 将卿冷漠脸:“……” 漫天仙魔汗颜:“千岁,您把眼睛睁大点,这哪是什么小巴蛇?这是黑水玄蛇啊!” 撩蛇成功后,洞房花烛夜当晚

九千岁狐尾一晃,狐耳一动,往床上闭目一倒:“天天你来吧,我准备好了!” 将卿覆身上去:“好的~” 第一章(试读) 现今世界,共有五界

分别为仙、魔、人、妖、鬼五界

凌驾此五界之上的,便是神明

何为神明?无情无欲,不知喜怒悲苦,且生来便具有无穷法力的,即是神明

神明受万众仰慕,法力来源山水草木,山水不息,天地不倒,他们就不会消亡

诸天世界里,有这样一只大名鼎鼎的狐狸

此狐贵为神明,身份尊贵,法力无边

故而不论哪位仙魔见到,都不得不礼让七分

又因他被唤作九千岁,大家见了他,都会道一句:“千岁金安!” 且说狐儿周身雪白,生性顽劣,又喜沾花惹草且男女不忌,着实叫诸天仙魔叫苦连天

你问为何叫苦? 简单

因为此狐毫无身为神明的意识,不仅不是无情无欲,不知喜怒悲苦

反而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斗殴抢劫无所不做

你若说狐狸嘛,正常

那么跟你说几个狐族感人肺腑的故事,比如昔有赤狐,为爱人抛去千年修为,只为能与爱人相守一世

比如曾有白狐,为救人一命跌入阿鼻地狱,受百年苦楚

其实九千岁身为狐神,也很喜欢到处翻这些小册子卷着尾巴窝在他的洞府看,并能被许多狐族的故事感动的痛哭流涕,鼻子眼泪糊了一尾巴

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我一定要做只好狐狸,造福万民,叫我的事迹也被记入小册子叫别人哭的眼泪横流!” 事实上,他的确被记入了小册子

只不过当诸天仙魔翻看他的小册子时,里面的内容都是这样的:九千岁,位列五界祸害之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公认的无人可超

是的,对九千岁说“我要做只好狐狸”的这句话

大家都表示:好狐狸? 不存在的

说来今日凡间中秋,仙界也举行了盛大的蟠桃会

蟠桃会上宴请各路仙尊,故而能来的皆是法力无边的尊者仙首

自然如此盛会,少了谁,都万万不会不请九千岁

“都小心点,今年的蟠桃会热闹啊,不仅往昔的诸位众仙会来,就连时常有事在身,无法到达的几位都会来,就比如将卿

” 一众小仙吓了一跳:“什么!今晚将卿也会到?” 发话的仙官面色严谨:“正是

所以陛下的意思是一定要大操大办

对了千岁喜欢樱桃,就依照惯例在他那桌多放樱桃

” 傍晚,凡间众人都卸下一天的忙碌,纷纷回家与家人团聚

天上仙界邀请的各路仙者,脚踏祥云身骑坐骑,袖拂清风,应邀而来

仙界早已派仙使接应,恭恭敬敬将诸位引到各自的位置

盛宴上,仙帝高坐正位,背后宝座金碧辉煌,巍峨高贵

他一袭白金华衣,面相俊逸无比令人不敢逼视

正正坐在宝座上恰似俯看众生,甚是威严

在他左右手边各放置两张同样精致的宝座,左边座上刻着栩栩如生的狐狸繁纹,所刻狐狸无一不是惟妙惟肖,灵动活泼

右边宝座,刻有霸气威武的黑水玄蛇,让见者心生畏惧

来到此处的众仙与仙帝行了礼,坐到自己位上便相互供着手与左邻右舍问好说话

眼见今年大家的位置都有变化,又督见仙帝右手边的位置,不少刚到的仙人暗暗吃了一惊:“将卿也来了?” 比他们先到的仙人道:“正是,此次将卿平了鬼界的动乱,刚回仙界府邸,就又被陛下一封书信请来了

” 一仙道:“是么?只是将卿向来不喜热闹,先前陛下几次招他参加宴会,他都以身体不适推脱了,怎么这次竟然来了?” 一仙回他:“谁知道呢

不过千岁今日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来?以往他可都是最早的一个……” 正私下切切私语,外面一个仙官突然道:“将卿来了

” 话毕,方才低语的众仙全全闭嘴,立即坐正了身子

他们刚威严坐好,就见一个黑衣男子凭空出现在大殿门前

此人面容白皙,相貌极俊

可惜极黑的双眼内沉寂一片,仿佛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到了他的眼中,都深深沉没,掀不起丁点波澜

又似一块寒冰墨玉,不小心触及到时,唯有冰冷和淡泊

他来了一直不曾说话的仙帝终于颔首唤道:“将卿

” 将卿原地不亢不卑的向他微一欠身:“陛下

” 此语末了,有仙使将将卿引到仙帝右手的座位

将卿坐下,黑眸扫向自己对面的宝座

见到他的目光,仙帝微微一笑:“此位坐的乃狐神九千岁

现在他从天外天梧桐山移居仙界岐山,不知你与千岁可曾在仙界碰到过?” 将卿收回目光:“我离岐山甚远,又常日不再府中之内,故而不曾见过

” 将卿与仙帝坐在一起,两人相貌相当可谓平分秋色、旗鼓相当,引得不少众仙悄悄朝他们看去

仙帝轻笑,一手悠悠叩着桌面,摇头道:“既然你不曾与他有过交集,那趁着千岁没来,我就背着他提醒你一句

” 将卿看过来,极黑的眸内沉静极了:“陛下请说

” 仙帝视线看着自己左手边的宝座:“千岁贵为神明,法力高是必然

但除去这件事不说,他有个很不好的嗜好

” 将卿道:“什么嗜好?” 仙帝道:“沾花惹草,并且男女不忌

” 将卿沉默

其实关于这个说法,是有根有据,还有真实事件的

并且……这件事的受害者,就是面前的这位尊贵无比的,仙帝陛下

仙帝相貌极佳,身材极佳,曾经就流传出九千岁极其恶劣的偷看仙帝沐浴,并且还被仙帝亲自抓包

据传闻所说,那只狐狸被抓后,是这样解释的:“我好奇

” 满天仙魔无一不是沉默沉默再沉默

沉默到最后,愣是被他逼的一个二个成了吐槽大仙:“你好奇!这有什么可好奇的?难道是仙帝有的你没有?还是你们狐狸跟人不一样?看就看吧!关键是你看了,居然还不老实,这到底有啥可好奇的?!” 当然这种话大伙都没敢说出来,只是憋在心里自己吼吼就算了

但自从这件事发生、并被传开后,仙帝但凡沐浴都会叫不少人严加看守,至于众多有些相貌的男仙们沐浴更衣时,更是提了十二分的警惕,生怕角落里又躲着某只白毛狐狸

提及此事,仙帝满腔感叹:“千岁他……的确是个特殊的

” 众仙:“……” 特殊?可不是么

诸天世界中,神明虽不多

可他们都是无欲无求,哪里会像九千岁——真是……一言难尽! 将卿看看大家的脸色,明白了

随即缓声道:“多谢陛下提醒,将卿必定铭记在心

” 仙帝有些欣慰,略一点头

转首问侍从:“千岁为何还不来?” 侍从拱手:“小仙也不知

别有洞天的众狐都说,千岁今日很早就出门了,至于他为何还不到,这就不知是为何了

” 仙帝思虑一阵:“宴请的宾客还有多少未到?” 远处传来迎宾仙使的声音:“回陛下,除了千岁外,各位仙首都到了

” 仙帝有些惊讶,抬头看了眼宝殿外,沉思道:“宴会即将开始了

” 此语说完,他耳边传来将卿的声音

将卿的声线沉稳动听,带着淡淡的疑惑:“别有洞天?” 仙帝回神,和他解释:“这是千岁洞府的名字,是他昔年去到岐山时想了大半年才想出的

只可惜这处‘别有洞天’却是从未有谁去过

” 将卿道:“为何?他不是广交好友,朋友遍布五界么

” 仙帝莞尔一笑:“话是如此

可难道将卿你,从未听他说过的一段话?” 将卿不解:“什么话

” 仙帝轻笑,复述道:“进了别有洞天,你就是我的人了,生是我的,死也是我的

啊,当然我会罩着你,这五界中谁若是敢动你分毫,本千岁必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当然了,我待你那么好,不仅罩着你,还会掏心掏肺的对你,那么你也是要付出一点点的,我的要求不高,只有三点!第一点,真心待我

第二呢,包容我

第三……也是最后的一点

这一点是最重要的,至于怎么重要呢?就是重要到,前两点你都可以做不到,但这一点是必须做到的,那就是——诸天世界里你可以对谁都好,但对我一定是要最最最特殊的!” 闻言,将卿摇摇头

这只狐狸——难怪没人去过,大家本就怕他,如今他再这样一说,还有谁敢进去? 仙帝见他摇头,也道:“是吧?我觉得千岁若能把这段话去掉,他的别有洞天一定门庭若市,不会像现在一样只有他和他的那窝狐狸

” 将卿道垂眸:“或许吧

” 最后一个字刚刚落音,宝殿中突然响起一阵丝竹清乐! 众仙一愣,齐齐看向高处的仙帝

仙帝也是怔住的,皱眉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 一群华衣貌美的仙娥轻舞入内,她们挥动着翩跹的衣袖,围着宴席绕着圈

人在前,衣袖在后

长长的袖子在每一个宾客面前掠过,香气阵阵

这是一支轻柔婉转的舞蹈,配乐凄美悱恻

像是冬日缓缓而下的白雪,又似漆黑夜色中那突然绽放的昙花

静美,惊艳

一众仙人从未见过这样的舞蹈,也从未听过如此凄美缠绵的曲子

心中虽不知怎么回事,但见仙帝和将卿都毫无表示,便又放心的去看仙娥们的舞姿

仙娥舞姿绝美,大家看的惊叹连连

高坐上的仙帝和将卿也被夺了目光,轻声赞叹

曲子奏到高|潮,仙娥们突地围在一起,华丽的长袖凑在中间,恰似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仙帝饶有兴致,端起桌上的美酒,小酌一口

然而不等这口酒完全咽下,他就立即呛到,猛地咳出几声! 不止他呛到了,席上的众人都是面色复杂,咳嗽声一声接着一声

原来,仙娥们长袖搭在一起,转着绕了三圈,突然将长袖往空中一挥,万千灵蝶振翅飞出,如幻如梦! 灵蝶中,出现一人

本篇《《前方有鬼,我害怕》全本完结—— by:噩霸》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chuanyue/7453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先生,您有一只花精到账》全本完结—— by:青已 《望蜃仙-我的仙岛沉了怎么办!》全本完结—— by:六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