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他貌美如花》全本完结—— by:末予

2018-03-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仙界风华无双的勾沉帝君一时心软收留了一个小乞丐当徒弟

未料这小徒弟是个狼崽子,长大了颠覆了六界自己称王,将自家师父叼回窝吃干抹净

小崽子跟着师父的第1天:师父长得真好看! 第n天:师父哭起来……更好看…… 楚靳:师父,你大概不知道,就是你这副冷清样子,才最让人肖想

师父,你知道吗?我肖想你,很久了…… 就算你是天上的星辰,我也要——摘星入怀! 师徒年下,主攻,1V1,SC,苏爽甜向,过程小虐,结局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靳(昊天),勾沉(鸿钧) ┃ 配角: ┃ 其它:

洪荒上古时,祖神开天创六界,其徒女娲补天、鸿钧老祖以身合道,上古神祇为后世创下不可泯灭之功绩

老祖以身合道后,三十六天至此尘封,其徒元始天尊、道德天尊、灵宝天尊共同扶植新任天帝上位,统御六界,至此开启仙历新纪元

如今距老祖以身合道已六万八千年,四海承平已久,日巡星官一边赶车一边打哈欠,南天门守门的两小将鼾声正响,整个仙界呈现着一派懒洋洋的气息

孰料这日,人界忽然狂风大作,整个天空阴云密布、昏暗无光,司职的雷公电母握着手里的雷神锤和乾元镜也万分不解,他们还什么都没干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忽然,自云层中射上来一道金光,劈掉了二人手上的雷神锤和乾元镜,咣当一声,千钧重的大锤落地,震得整个仙界颤了三颤

安逸许久的仙界众人见此情景,纷纷奔走逃窜,仙界陷入一片慌乱之中

这时,仙界三十五重天玉清境中一处紫气缭绕的府邸中,正在打坐的中年仙人忽然睁开眼,皱眉掐指一算,目光陡然一沉,是他! 片刻后,中年仙人手中布下一道白光,白光自上而下,丝毫无阻,穿越仙界洒向人界,瞬间,乌云散去,天空变成一片蔚蓝

九重天凌霄殿内,天帝坐在龙椅上,皱眉望向众仙,缓缓开口道:“想必,方才的情形,众卿已经看到了,朕接到天尊的传信,天尊说,此异象昭示着人界有乱六界之人出现

” 乱六界之人!众仙听此,容色皆是一肃

天帝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继续道:“护六界安定,是吾辈之责,乱六界者,吾必诛之

天尊建议趁着这乱六界之人还未拥有毁天灭地之力,应派人尽早将其除去,众卿以为,派谁去合适?” 说着,天帝的目光一一落在他这些站得整整齐齐的臣子当中

谁去?众仙面面相觑,突然要他们这些安逸久了的神仙去杀人,任谁心里也有些抵触,文臣自是不合适,而武将中的李天王因夫人刚怀了孕,早已带着夫人去了南海求菩萨保佑胎儿安宁,二郎神又去了人界捉自家跑丢的哮天犬也不在仙界,而剩下的八大元帅,五极战神等武将皆为那位统御,而那位又向来不理红尘之事…… 那乱六界之人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实力,到哪里去找,万一还未找到就叫那人有了毁天灭地之力,岂不是天大的罪过?众仙个个缩着头,生怕天帝点到自己

天帝冷眼旁观,瞧瞧他这些个臣子,杀个人而已,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怕成什么样?啧啧……仙界啊…… 天帝凌厉的目光在这些个畏畏缩缩的脑袋中转了一圈,最终落在角落里那个清冷高绝的身影上,眉眼转为温和,轻轻唤了一声:“勾沉帝君

” 乍一听此名讳,众仙略一惊诧,随声望去,那人身影未动,长身玉立,恍若一尊亘古不变的雕像

众仙不由抹了把汗,天帝陛下还真把主意打在了帝君头上,不过帝君这谁的账也不买的性子真是万年不变啊! 勾沉帝君,斗姆元君长子,众星之首,仙界第一战神,杀伐果决,堪称仙界最高冷最无情之人

这仙界之中,能对天帝的话无动于衷,除三尊外,也就只有这勾沉帝君了

天帝并未生气,继续看着那人道:“按理说,此事本不应劳帝君大驾,可我仙界武将皆不在此,此事又影响甚广,朕思前想后,也就只有帝君能胜此重任

帝君掌管人间兵革之事,统御八大元帅、五极战神,为我仙界第一战神,定能助朕顺利诛杀这乱六界之人,帝君以为如何?”说到这里,天帝的目光直直地盯着那人,似在期盼什么

人人都说你无情,可如今仙界有难,你……会拒绝朕吗? 众仙的心也被提了起来,勾沉帝君是现在最合适的人选,可这勾沉帝君自登帝君之位后便不理红尘之事,天帝陛下能请得动这尊大佛吗? 那人似对这一切毫无所觉,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微一俯身,额前坠着的蓝宝石轻轻晃动,浓密的长睫垂下,声音如破冰碎玉,清冷之极,“臣,谨遵陛下旨意

” 天帝心中一喜,正要说些什么,那道白影已经翩然离去,不给人留下半点机会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勾沉自离开仙界起,便踏入寻找那乱六界之人的征程

那异象出现仅有一瞬,很难确定具体方位,三千世界,茫茫人海,只凭当日异象,饶是作为仙界战神的勾沉帝君,要在这么多人中寻找出那乱六界之人,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勾沉凭其强大的地位与能力,在龙王、土地的多方帮助下,终于有了那么一丝线索

十年后,人界皇宫

白衣人悄然落在一处荒凉的宫殿外

里面传来男童的哭声:“母妃,我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紧接着,又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阿靳,不要哭,那些人是嫉妒你,嫉妒你出生时带来异象才把我们关在这里

阿靳,你要相信,你是天生的皇者,终有一日,你会将那些人全部踏在脚下!” 闻言,男童抹掉眼泪,重重点头,眼神凌厉似剑,如寒芒乍起,竟有一丝可怖,恍若蕴藏极大的力量

白衣人的视线穿透房屋落在那男童身上,见其身上萦绕着一丝似魔非魔,似仙非仙的气息,这气息隐蔽得极好,若不是情绪波动,恐怕极难感知到,这毁灭之力,已有雏形

天降异象,身负毁灭之力,乱六界之人,当诛

他手掌一翻,如玉的指尖泛起一点火星,正欲动作,却见不知从何处窜来几个小太监,他们在宫殿外堆起柴火,浇了火油,点燃之后迅速逃走

眼前的宫殿立时燃起大火,里面的宫人相继逃窜,哭嚎声不绝于耳

白衣人负手立在宫殿外,静静地望着这肆虐的火光,表情无悲无喜

殿内,一中年女子紧紧抱着怀中的男童,“阿靳,你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为娘报仇!”说罢,将男童推入床下的密道

女子的身影瞬间被大火吞没,男童歇斯底里地大喊了一声:“母妃——!” 男童手脚并用爬出密道,不顾身上诸多烧伤擦伤,飞奔回宫殿,直挺挺地跪下去,直直地望着宫殿口,眼底一片死寂,仿佛所有的情感,都随着母妃的离开而一并消散了

料理后事的人来来往往,那跪着的小小身影却一动不动

白衣人察觉到那气息似是弱了一些,这该是诛杀这人的最好时机,可望着那坚毅的背影,抬起的手却不自觉放下去

这时,一个小太监注意到男童,认出他来,拿着刀向他砍来,“你这小杂种竟然没死!” 男童依旧保持着跪着的姿势,无视那刀,像是准备英勇赴死一般

白衣人见此,向来冷硬的心肠竟是软了一分,再看不下去,顷刻出手将那人击毙

男童仍跪着,未受任何影响

身后传来脚步声,声音如冰玉般清冷:“你还打算在这里跪多久?” 男童冷冷回答:“不关你事

” “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 叹息一般的声音,仿佛从天外传来,清冷又缥缈,男童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宫殿,原本便待在一座腐朽的牢笼里,现在就连这牢笼也塌了,人死如灯灭,他又何尝不知?可没了母妃,他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似是看出他的迷茫,那声音又化作实质:“你可想报仇?” 报仇!男童心头一震,母妃死时的景象还历历在目:阿靳,你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为娘报仇! 死寂的心湖猛地翻起巨大的浪花,男童忍不住回头,想看看这个救了他的人长什么样,却望入一双清冷的眼眸,不禁怔住

眼前的男子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头顶一盏白玉冠,披散下来的墨发长及腰臀,额间坠了一颗蓝宝石,熠熠光辉如穹苍星辰,眉眼疏冷清绝,一双上挑的凤目,却未含情,犹如万年的霜雪,仿佛万事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

冰肌雪肤,风仪高华,像是吸风饮露的姑射仙人,不容任何人亵渎

如一道温暖的光,心湖泛起片片涟漪,男童的心砰砰直跳,这人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好看

恍惚间,他听见白衣人说:“我能帮你

” 说罢,自然地牵起他的手来到皇宫大殿,宽大的袖袍拂过他的脸颊,男童忍不住深吸了一口,那人袖间的冷香在鼻间萦绕不散,指尖的温凉滑腻让人沉迷

白衣人手中升起一团火焰,整个皇宫瞬间燃起大火

看着烈焰中狼狈逃窜的那些人,男童心里升起一股快意,不禁又看向身旁的白衣人,这个让他死寂的心又活过来的人,大概是个神仙吧,只有神仙,才有这样大的本事,这样的风华,他竟如此幸运,遇到了这样好心的神仙…… 纵使在火光的映照下,那人依旧高不可攀,如冰雪,似星辰,那么高,那么远,永远也够不到,这样脏兮兮的自己,却被这样干净的人牵着,只要这人一放手,他就会堕回污泥里……不!像是喝了一口酒,就再也不舍得放手的瘾君子,男童的心底忽然升起一个念头

火已烧得差不多了,白衣人转身欲走,衣角却被人紧紧攥住,他低头,男童的眼睛盯着他,似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你是谁?” 白衣人望着男童的眼睛,道:“吾名勾沉

” 平静清冷的声音,不含任何感情

男童跪了下去,望着他,定定道:“求你,收我为徒

勾沉看着面前小小的男童,眼神偏执,身上的气息起起灭灭,摇摇欲坠犹如风中残烛,显然已经把他当做最后的希望,一旦拒绝便会撞死在这里一般,像是宿命,寻了十年,如今……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罢了,他日你若为祸六界,我必亲手清理门户

男童觉得晕晕乎乎的,他提出那个要求之后,只见白衣人一点头,为他母妃立了碑,待他磕过头之后,便将他带到一柄剑上,而后飞上天际,一路上白云就在脚下漂浮,面前是那人修长的背影,这九天上的神明,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到,这一切,像是在做梦一样,直到被一个声音惊醒

“帝君,帝君您终于回来了!自从您走了,天帝陛下那边每天传信来这里询问您的情况,元君娘娘隔三差五就跑到这里跟我哭诉说您要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活了,您不知道我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呜呜呜……” 白衣人甫一进入三十三重天太虚宫大殿,一清秀小仙就冲上来哭诉

那小仙哭着哭着,忽然看见自家高冷无双的帝君竟牵着一小小男童,顿时瞪大了眼睛,“咦,帝君,这是……” 勾沉对这小仙的哭诉视若无睹,只回了一句:“这是本君在人界收的徒弟

” “徒弟!!”小仙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大事一样,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帝君您竟然收了徒弟!!” 三秒后,拔腿就往外冲,像是要把这个消息昭告世界一般,“啊啊啊,天塌了!地陷了!帝君竟然收徒了!!” 那小仙一只脚刚踏出殿门,忽听勾沉唤道:“阿寻

” 这一声清清冷冷,似警告,又带着些无可奈何

知道自家帝君的脾气,名唤阿寻的小仙忙收回脚,吐了吐舌头,转过身,恭敬道:“帝君,阿寻错了,阿寻刚才太激动了,请帝君不要怪罪阿寻,帝君您有什么吩咐,阿寻立马为您去办!” 勾沉低头看了身旁的小小男童一眼,抬眼对阿寻道:“去收拾出一间屋子来

” “得令!” 阿寻是勾沉帝君的母亲斗姆元君挑出来给这“冰窖”太虚宫添人气儿的,自是万中选一的机灵,跟了帝君这么些年,帝君眨眨眼,他就知道帝君想干什么,如今又暗示得这么明显,傻子也知道帝君要他收拾屋子是要给这小徒弟住的,是以,他欢快地应了一句,转身就往外跑,却忍不住一步三回头,探究地目光看向自家帝君身旁的男童,他左看右看,明明就是个普通凡人,万分好奇这小小男童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能被自家从不过问红尘事的高冷帝君收为徒弟

待阿寻走远之后,勾沉将男童领到一处偏殿内,上面摆着众多灵位,一派庄严肃穆之色

他放开男童的手,命令道:“跪下

” 男童正因离开那温凉滑腻的手指而失落,陡然听见勾沉的吩咐,虽不知勾沉要他做什么,却本能地跪了下去

勾沉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男童回答:“楚靳

” “楚靳

”勾沉念了一遍,望着楚靳的目光有些晦暗不明,转身跪下,望着面前的众多灵位,神色肃然,“诸神在上,今三十三天紫微垣太虚宫勾沉,欲收凡人楚靳为弟子,请诸神见证,不求他荣冠六界,只望他一心向善,一生顺遂无忧,若他将来为祸六界,亦是我管教不严之过,我必亲手清理门户

” 勾沉说罢,转身看向身旁的小小男童,楚靳领会,望着众多灵位,一张小脸上满是严肃:“诸神在上,凡人楚靳,资质愚钝,有幸拜勾沉帝君为师,弟子一定谨遵师父教导,不让师父失望,请诸神见证!” ②②勾沉起身,自手中发出一道白光,罩在楚靳的身上,男童身上萦绕的怪异气息一点一点被导入那双莹透如玉的手中,再无一丝痕迹

白光散去,楚靳觉得五脏六腑被涤荡了一遍,筋骨仿佛被重造,丹田处有一团真气在运转,整个人轻飘飘的,耳清目明,满身通畅

恍惚间,他听见男子清冷的声音,“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勾沉的弟子

” 楚靳不禁抬头看向面前的男子,男子清冷的凤目望着他,鼻间尚能嗅到男子身上的冷香,内心还有一丝不真实感,这样风华无双的人,竟真的收他为徒了? 还未等他思虑更多,一本书便浮现在他面前,他听见勾沉道:“为师刚刚帮你重塑了一下筋骨,助你进入了修仙的第一境界——炼气,但要真正踏入修仙之路还需你自行参悟,这本书适合初学者,你可按照书上的方法修炼,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为师

” 楚靳好奇地接过书册,又听勾沉道:“为师平日若无事便会待在太虚宫内,偶尔会外出,若找不到为师,你可用此物联系为师

” 说着,楚靳面前又多了一片手掌大小的绿叶,他接过来,见这叶子虽是普通叶子的形状,却较一般叶子厚了些,表面光滑平整,无一丝纹路,在手里颠了颠,竟有一些分量

勾沉将楚靳的动作看在眼里,不禁心中一叹,小小年纪,观察力如此惊人,倒是个可造之材,可惜…… 勾沉叹毕,出言解释道:“此物名唤相思,你想见谁,便在心底默念那人的名字三遍,那人便会出现在叶子上

” 想见之人,那他是不是可以……楚靳眼睛一亮,在心里默念三遍母妃的名字,叶子上出现了一名美丽的中年女子,乍一见到母妃,楚靳的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

似是未见惯此场景,勾沉咳了一声,道:“此物的威力因功力而异,你尚未修炼,所以此刻见到的只是旧时的影像,倘若你勤奋修炼,假以时日,便可见到你母妃的转世

为师已向叶子中注入法力,能对叶子进行感应,你如若想用此物联系为师,直接对着叶子说话便可

” 听到可以见母妃,楚靳又有了动力,心中感动万分,抹掉眼泪,将书和叶子塞进胸口的衣服里装好,郑重地向勾沉磕了个头,望着他,诚挚道:“多谢师父的教诲,弟子一定勤奋修炼,不负师父的期望

” “无需如此客气

为师既是你师父,教你便是为师的责任

为师第一次收徒,许多事情,为师也没有经验,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你也可以提出来,为师会认真考虑

” 勾沉虚一抬手,示意他起身,“太虚宫没那么多规矩,你也不必每天向为师请安,自行修炼便可

为师不喜人多,所以太虚宫平素没什么人,你方才见过阿寻,为师不在时,他可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 楚靳站起来,望着面前的白衣帝君,已经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师父不但救了他,还肯收他为徒,又对他这么好……这时,门外传来一个略微耳熟的声音,更加欢快了几分:“帝君帝君,屋子已经收拾好了,您的小徒弟可以住进来了!” “阿寻,莫要没大没小!这是……” 勾沉听此,轻斥了一声,望向楚靳的目光一凝,眉心轻蹙,长睫颤了几颤,似要说些什么

楚靳因出生带来异象,自小在皇宫受尽冷眼,心思玲珑之极,对待对他如此好的师父,自是上了心的,见勾沉的样子,一下子便猜出师父的为难之处,连忙道:“师父唤我阿靳便好

” “阿……靳

” 除了母亲硬塞给他的阿寻之外,勾沉还是第一次这般唤一个人的名字,有些不习惯,咳了一声,道:“你这便随阿寻去罢,也好好……洗一洗,为师会叫阿寻给你准备几件新衣裳

” 楚靳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满是脏污,不由有些羞愧,转身推门而出,“师父我这便去!” 望着小小的身影离开,这冰冷的神明似乎弯了一下唇角,可惜无人观赏这如繁花盛放的美景

本篇《《师父他貌美如花》全本完结—— by:末予》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chuanyue/7469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一不小心成为妖界大嫂》全本完结—— by:一把杀猪刀 《见鬼的人生》全本完结—— by:虞姬奈若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