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的人生》全本完结—— by:虞姬奈若何

2018-03-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陆非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四好青年,某天半夜醒来,突然发现床头多了一只小鬼,从此以后便过上了心惊胆战的生活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这小鬼时不时抽风的,拆头、挖眼、爬电视机,人干事吗!(╯‵□′)╯︵┻━┻ 柳怀春对陆非一见钟情,但奈何人鬼殊途,再加上倒贴之路诸多绊脚石,愁得脑袋都大了,容人家把头拆下来冷静冷静…… 清新可爱小鬼受*逗逼卖萌大叔攻 以上大雾,正解应该是重口诡异凶残受*霸道冷酷妖媚攻 说明:本人2015年开坑,后因一些缘故停更弃文;今日开始着手写后续,有少许修改,希望宝宝们谅解,多提宝贵意见

谢谢

——美人留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乔装改扮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非 ┃ 配角:柳怀春 ┃ 其它:

第1章 真见鬼了 察觉到床头有些细碎的声音传进耳朵里,陆非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却瞧见床头坐了一个人

陆非被他吓了一大跳,恐怕任何人在深夜醒过来时发现床头坐了一个人,脸色都不会太好

因为没有开夜灯的习惯,此时房间里是黑漆漆的,陆非努力地眯起眼睛也只能勉强分辨出坐在他床头的是一个稍显瘦弱的少年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在微弱的光线衬托下显得有些诡异恐怖

如果是个正常人,恐怕会当场被这“人”吓得大声尖叫出来,可专业素养让陆非显得十分镇定

就在陆非在心底揣测着那“人影”的身份和目的的时候,那个人影忽然动了一下

他站起身,在黑暗中的动作毫无停顿,游刃有余地穿行在沙发和桌椅之间的间隙内

他看起来并不高大,大约只有一米七左右,身材也不健硕,甚至是有些瘦弱

陆非稍稍动了动身,侧躺在床上,一边观察着那人的一举一动,左手已经伸进枕头底下,摸出一把□□

陆非又想了一下,将□□放回原处,从床板底下随便抽出一根长棍,从床上坐起身,趁着那人依旧背对着他的时候,迅速地冲过去在他脑后敲了一闷棍

“呜……” 出乎意料的,那人一点儿也没注意到陆非在他身后的动作,结结实实地被揍了一棍,顿时捂着脑袋蹲到地上去,发出可怜地呜咽声,“呜呜……疼!” “见鬼!”陆非骂了一声,从对方的声音里可以分辨出他是一个不到十六七岁的男孩子,“真见鬼!” 陆非连忙打开客厅的吊灯,明亮的光先是让人恍了恍神,一瞬间的刺眼过后才慢慢恢复视力

陆非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蹲坐在地上捂着脑袋的男孩,他穿着白色的破碎衬衫,裤子上粘了一些红色的东西,依旧可以辨认出是少许血迹

“真见鬼!”陆非大概可以预知到发生了什么,最近这种类似新闻已经传得满大街都是,那些罪犯们将邪恶的双手伸向无知年幼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恶了!这孩子看起来才不到二十岁

“好了,没事了

你别怕,你记得家里的电话是多少吗?我帮你联系家人

”陆非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些,顺手将沙发上的外套取下来,披到他的身上,遮住他瘦弱的身体

这孩子显然是吓坏了,抱着脑袋蹲在地上,除了间歇发出几缕细碎的呜咽声外,一句话也不肯说

“你叫什么名字?”陆非问

“呜……你打我……”男孩还是蜷缩着身体,将脸埋在自己的膝盖中,闷闷地说道

陆非摸了摸鼻子,道,“是我的错,我以为你是贼

那现在误会解开了,你告诉我你家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 “我没家……”男孩抽了抽鼻子说道

那事情可难办了,显然,这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并险些遭受人渣侵犯的可怜的孩子

陆非不经意地将视线挪到他白皙修长的双腿上,连忙咳了一声,拉回了自己的注意力,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柳怀春

” 柳怀春?陆非挑了挑眉毛,心想这年头谁还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又问,“谁帮你取的名字?你有没有身份证,拿给我看看

” “哦……”柳怀春应了一声,伸手在自己怀里摸了一会儿,掏出来一叠经过焚烧已经辨认不出原来面貌的纸张,递到陆非面前

陆非将那堆东西接到手里,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来,至少这一叠鬼东西绝对不是他想要的身份证

他打了个哈欠,将那堆没用的东西丢到茶几上,道,“这么说吧,你从哪儿来的,怎么进的屋?” 柳怀春呜呜地哭了两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一直住在这里的

” “哈?”陆非挑了挑眉毛,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从中抽出一支点燃,这才笑道,“小孩,叔叔今天才搬过来,可没看到你

” 柳怀春从膝盖里发出沉闷的声音,听起来有股子软糯可爱的味道,“我朝你打招呼,你不理我

” 这么一说,陆非倒是想起来他早晨在搬沙发的时候的确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只是他四处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还以为是幻觉,估计这小孩是怕生,一直躲在什么角落?那售房中介公司事先怎么也没告诉他,这儿还有个流浪的小孩! 陆非叼着烟,想了一会儿,颇有些无奈地放弃了询问,说道,“坐在地上不冷吗,起来坐这儿

”说着还拍了拍自己身旁沙发的空处,示意他做过来

这时候,一股子阴冷的风不知从何处吹了过来,吹掀开桌上的那叠黑乎乎的残纸

陆非虽然没在意这些古怪的玩意儿,余光却恰好瞥到那一角,看到纸灰间露出几个残破不全的数字和彩色图案

他看着觉得眼熟,便伸长了脖子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天地通什么……通用纸币?天地通用纸币?” 而柳怀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他的面前,素白,甚至是惨白的手指按在那堆冥币上,指尖黑色的纸灰中泛着莹莹的青光

陆非愣了一下,便见到有几滴猩红色的泛黑的血珠缓缓滴落在他面前的透明玻璃茶几上,溅开几朵类似梅花的涂鸦

“这是我爷爷烧给我的

”柳怀春说

他的声音依旧是软糯的,带着些厚重的鼻音

可事实上,他却并不像他的声音那样可爱

陆非顺着他的手指慢慢看向他的脸,他的脸色惨白,泛着青色,眼里充满了可怖的红血丝,额前的碎发被血黏在一起,额头有一块新鲜的伤口皮肉外翻,血从骨缝中缓缓流下来,顺着尖削的下巴滴落在茶几上

“见鬼……”陆非说了许久的口头禅,今天终于算是成真了

柳怀春动了动脖子,关节处发出啪嗒的声音,在这恐怖的氛围下显得更加怪异起来,他努力地转动着自己的脖子,语气中充满了埋怨的意思,“你打得我脖子好痛

” 陆非连忙往后退了退,身体陷进沙发,嗓子异常干涩,“抱歉

” “没事,好久没有人理我了,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 他的动作很快,陆非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坐到陆非身侧,冰冷的气息一下子窜进了陆非的鼻息

陆非也是才察觉到他的身体寒冷得像一块冰,寒气刺激得他打了个寒战,鸡皮疙瘩纷纷竖了起来

“好,没问题,你想说什么?”陆非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诚实可信,实际上是在心里盘算起了对策

他想起之前被锁在柜子下面的抽屉里的观音样的玉坠,那还是很久以前一个身穿道袍的尼姑上门送给他的,听说已经被菩萨开过光,只要两百块的香火钱,可以免费送一个这样的观音玉坠,保全家平安

“对了,叔叔你从哪儿拿到这个?” 陆非问,“什么?” “这个观音像,我在你的抽屉里看到的,好漂亮,送给我好不好?”他的手里拿的不正是那个观音玉坠么…… (╯‵□′)╯︵┻━┻ 陆非点点头,“拿去

” 柳怀春开心极了,连忙将那翠色的玉坠套在脖子上,“谢谢叔叔

” 陆非仔细想了一下,除了这个观音玉坠,幸好他还有一块护身符,是在庙里求来的,平时他都是贴身带着,只是今天晚上冲了个澡,现在大概正放在浴室的盥洗台上

“你坐一会儿,我去上个厕所

” “哦,好的

” 见他一点儿也没怀疑,陆非松了口气,连忙起身就冲进浴室,抓起那护身符塞到了裤兜里

他站在镜子前,用冷水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就在他打算缓口气的时候,浴室的玻璃门被敲了几下,陆非心中一跳,背后一阵阵发寒

“叩叩叩” “叩叩叩” 对方接连敲了几次,见始终没有回应才停了下来,空旷偌大的房间内又陷于沉寂

忽然,头顶的灯闪了几下,发出滋滋的声音,幽暗晃动的灯光在这封闭的浴室内显得十分诡异,陆非来不及夺门而出,一张满布血迹的脸已经放大了无数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近得几乎可以嗅到一股浓厚的腐朽的铁锈味

“操……” 柳怀春眨了几下眼睛,幽黑空洞的眼里随着眼皮的眨动缓缓渗出血丝来,猩红的液体从眼角流了出来,“呜,叔叔,我一个人在外面好害怕!” 这他妈是在逗我?你根本不是一个“人”好吗?而且你特么是个鬼,到底在怕什么啊!陆非嘴角抽了抽,往后退了几步,不动声色地离这只蛇精病远一些,右手顺势插/进裤兜中,紧紧地捏着护身符,“我说,你待在这儿多久了?为什么留在这儿?” 陆非问完便瞪大了眼睛,这该不会是一间凶宅吧?看柳怀春额头上的伤口不足以致命,应该身上还有其他的伤,而且这种死法绝对不是自然死亡或是自杀,唯一可以解释的通的就是他杀!那么他的鬼魂留在这儿的原因,该不会是尸体还在这个房间内? 陆非想了一下,问道,“我看这样,明天我就帮你查案,一定帮你找到凶手!” “哎?什么凶手?” “杀害你的凶手!” “呜……我死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美人终于码了第一章

现在还在努力地完结白铁,等白铁完结开始正式码见鬼哦,么么哒 0v0

“呜……” “我说,你快哭够了吧?”陆非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他一整夜都没睡,耳朵被这只爱哭的小鬼蹂/躏了一晚上,头皮到现在还在仍在发麻,连接着大脑的那根神经被拉扯地一阵阵抽痛

现在是凌晨六点,再过一会儿,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就要透过窗柩,拯救被小鬼缠身的某人

“我爷爷说世界上没鬼的,呜呜,我是不是真的变成鬼了?难怪爷爷还烧钱给我……”柳怀春依旧哽咽不止,好像对于他是一只鬼这样的认知完全无法接受

陆非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没脑子的鬼,而且看这小鬼的状况分明是还未成人形

他将脸埋在双臂中,整个人趴在沙发上,身体跟着哽咽的声音微微颤抖

没一会儿,窗外泛起了鱼肚白,柔和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慢慢推移扩大到整个房间

陆非坐在沙发上,一手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阳光穿透少年的身体

他的身体在阳光的透射下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在空气中

而刚才萦绕在空气中微弱地哭泣声也随着他的消失戛然而止,茶几上显眼得血渍和一堆残破的冥币也不知所踪,一切安静自然的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陆非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丢在茶几上的白瓷烟灰缸内,轻轻按灭,这才起身去浴室洗了把脸,匆匆地刷了牙,换好衣服,顺手捡起地上的外套便出了门

—————————— 陆非赶到办公室的时候,张克明和刘洋正在和一个中年男人对话,这人的半边胳膊上还打着石膏

见陆非进来,张克明转过头朝他打了声招呼,又回头朝被吊着半只胳膊的中年那人说道,“好的,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两天之内我们一定会把调查结果交到你的手上

” “好的,那就拜托你们了

”那人道了声谢后,匆匆地离开了

张克明这才正眼看向陆非,问道,“飞飞,你昨晚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 陆非看了他一眼,将嘴里叼着半袋豆奶一口气喝了干净,忽然问道,“小明,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对不对?” 张克明愣了一下,问,“为什么这么问?你说的是什么鬼?” “脸上都是血,眼珠子里冒青光的那种!” “……睡醒了吗你?” “压根没睡!”陆非吸了吸鼻子,委屈地说道,“我要告诉头儿,最近压力太大了,我迟早要得精神病了!” 刘洋在旁边听了半天,也顺势插了一句,“陆非,头儿让我带个消息给你

” 陆非扭头问,“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刘洋答,“好消息

” “带薪休假?” “差不多

”刘洋点点头,将手里的文件夹递给他,“朝阳大学知道吧,就在s市

一周前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大四的女生跳楼死了

” “嗯……然后呢?” “我们前天收到一个匿名委托,对方怀疑张莉莉的死并不是跳楼自杀,而是有预谋的他杀

学校方面把消息压得很紧,头儿让你收拾收拾东西,去学校收集情报

” 陆非挑了挑眉,“这种事情需要派卧底进去?” “潜入对方内部才能得到更准确的消息

这个案子有个可疑的地方,张莉莉本身是同性恋,而她跳楼的时候已经有三个月身孕

” 陆非翻了翻手里的文件,受害人张莉莉今年21岁,念工商管理专业,正打算读研,有一个同校的女朋友,交往两年,感情很稳定

“怎么断定不是自杀?怀孕这一点你们有没有查过,对方是谁?” “男的是同班一个叫做张扬的,三个月前出车祸死了

” 死了?陆非摸摸下巴,“哦?有点儿意思

告诉头儿,这案子交给我

” “喏,这是你的学生证还有校园卡,校园卡里有两百块,应该够你吃饭

” 陆非一愣,将一堆卡接到手里,“学生证?不是老师吗?我这样子说是学生谁信啊!” “呵呵,就说你长得老呗

” “见鬼……”陆非说了一半,脸色忽然变了,“我昨晚真见鬼了!你帮我在户口档案里查查有没有一个叫做柳怀春的小孩,死的时候大概十六岁

” “没问题

” “等等!你说的带薪休假的带薪,就是这个两百块的校园卡?” “不然呢?” —————————— 看了一天的案子,加上昨晚被那只小鬼折腾了一夜,陆非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尽,一进门便将鞋子踢到一边,大咧咧地扯着外套,一股脑儿走进卧室爬到床上躺下了

只躺了一会儿,睡意便上来了,迷糊中感觉耳边有些烧热,陆非没太注意,翻了个身继续睡

“啪嗒” 有点像是液体滴落在地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陆非被吵得心烦,他记得家里的水龙头应该是关掉了…… 等下……陆非忽然意识到那个声音就是在他耳边不到半米的地方传来的

有什么东西在他旁边!他咽了口唾沫,在心里想着,他什么东西没见过,怎么会被这玩意儿吓到……况且昨晚已经见过了,心里也算有准备…… 事实却是,虽然已经有了被吓到的心理准备,当陆非睁开眼睛,看清楚自己身边的东西时,他还是在心里大骂了一声,腾的一声从床上爬了起来

柳怀春,确切的说,是柳怀春的脑袋就待在他床头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悬在了半空中,只留下一双空洞漆黑的双眸紧紧地盯着他

他的脸颊上多了一道划痕,已经开始发紫变青,有些许腐烂的迹象,血水顺着他的脖子低落到地上,发出“啪嗒”的水声

任何一个人在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耳朵旁边悬着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恐怕都不会好了!陆非被这副诡异的场景吓了一大跳,就在这时候,那只头朝他飘了过来,嘴中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最后在他的鼻尖处停了下来

“叔叔,你回来啦!”他的声音有些嘶哑黏腻,像浸在汩汩的血浆中发出的声音

陆非忍不住嘴角一抽,手指摸到裤兜里的那块护身符,问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的身体呢?” 柳怀春回答:“在床底下

” “见鬼!”陆非想到自己的床底下还躺着一具无头尸体,身体就一阵发麻,要不是那个诡异惊恐的脑袋就悬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慌不择路地跳下床去

柳怀春见他脸色不太好,连忙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个样子?那我把头装回去

”说完就飘了下去,钻到床底下

陆非这才大喘了几口气,连说了三遍,“卧槽!” 没一会儿,柳怀春便从床底爬了出来

这次不止一个血淋淋的脑袋,而是整个人都爬了出来,从床底下钻了出来,坐到了陆非身边

陆非在心中安慰自己道,没事的,这小鬼好歹没什么坏心,就是恶心了一点…… 就在他在心底进行自我安慰的时候,忽然一颗粘糊糊的眼珠子被甩到了他的手心里,那颗眼球在他手心里打了个滚,黑洞的瞳孔死寂地注视着他

“真他妈的……”手心里传来一阵瘙痒,热乎黏腻的触感让陆非差点被刺激得哭了出来

他连忙甩手,将那恶心的眼珠丢了出去

它被甩飞出去,在地上滚了一会儿滚到茶几底下去了

柳怀春“哎呀”地大叫了一声,连忙跳下床去捡起他的眼睛,委屈地哭道,“呜,眼睛好疼!”大约是头颅又回到脖子上的原因,这次他的声音正常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粘腻恶心

本篇《《见鬼的人生》全本完结—— by:虞姬奈若何》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chuanyue/7471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师父他貌美如花》全本完结—— by:末予 《从恐怖世界出来之后》全本完结—— by:暮阁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