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嫁到+番外 作者:叶默凉

2016-07-08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玄冽从没想过,当年欺负的穆静尘,竟有一日会成为他的心上人。多年以后,玄冽登基为帝,心思深沉,令朝中所有大臣难以捉摸,而当年的太傅,也成了玄朝唯一的男皇后。穆静尘:天下与我,孰轻孰重?玄冽:你重于天下。穆静尘:为何?玄冽:若无你,又焉能有今日的玄朝? 食用指南:1、1V1,HE,攻受双洁,无虐,年下,攻宠受,忠犬皇帝攻+温润太傅受。2、全文架空,考据党与找茬的也速速退散~3、谢绝扒榜,谢绝改编转载。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搜索关键字:主角:玄冽,穆静尘 ┃ 配角:各种杂七杂八人等 ┃ 其它:叶默凉,太傅嫁到    ☆、第一章.再遇   第一章.再遇  国历第三十五年春,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这一日正是初春,皇宫的某个角落里,从暗处窜出来一名锦衣孩童,孩童看起来并不大,身量只比成年男子的腰腹处稍稍高一些,然而从还未长开的五官中,仍可窥见将来的俊逸不凡。  孩童从暗处走出来,左右张望了一番,见并没有人追上来,嘟着红润的小嘴皱眉道:“真是好生无聊。”他正在和他的贴身宫人们做游戏,然而那些个宫人们许是敬畏他太子的身份,不敢放开胆子陪他玩耍,甚是无趣。  没错,这名孩童便是当今玄朝的太子玄冽,众人皆知太子玄冽从小聪慧异常,三岁可读诗书,厚厚的经史子集倒背如流,五岁写得一手好字,长到如今十二岁,天资非凡,如有神助。  小小的孩童走在花园小径中,很快便有宫人追上来,玄冽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小太监,又回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心思忽的飞到了宫外,想去见见宫外是个什么样子,于是他认真道:“备车,本宫要出宫。”  太子的命令谁敢不遵,小太监很是识趣地下去准备马车,又让十几个身强力壮的侍卫跟在马车的后头,生怕这位金贵的小主子有个什么闪失,那他可真是几个头都不够砍得。  太子出宫的消息不多时便传到了奉先帝玄锋的耳中,正值中年的皇帝朗声一笑,挥挥手不在意地道:“随他去吧,跟紧些便好,长大了,也该出去见见世面。”  与此同时,马车不疾不徐地朝宫外驶去,众多侍卫竟无人发现车里的孩子安静得有些奇怪,到了集市外头,侍卫们请马车里的人出来,这才发现,车里的人竟不是太子殿下!  那么真正的太子殿下,去了哪里呢?  玄冽难得出宫一趟,完全不想被那些侍卫跟着,于是他在出宫前掉包了坐在马车里的人,自己偷溜出来,到了集市上,人来人往的声音和皇宫中很是不同,让他不禁竖起了耳朵,好奇地左右张望着。  映入眼帘的是络绎不绝的百姓,玄冽好奇地睁大了眼睛,看见周围铺子上摆着的小饰品,忍不住伸手去摸上一摸。  “啊!”玄冽正玩的开心,忽然人群朝他涌来,倏地把他挤到了墙角,问了周边的百姓,这才得知今日竟是集市,过往的百姓比平日里多了几倍不止。  被拥挤的人群挤到一个角落里,玄冽身上的衣裳被墙上的灰弄脏了一些,他不在意地拍拍,正想往前走,去找侍卫们,却没想侧面伸出来一只手臂,将他挡在了路上。  玄冽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只见几名穿着邋遢的少年将他拦住,肮脏的脸上尽是打量的笑容,玄冽不适地皱了皱眉,推开他的手臂,想要往前走去。  “哎,这位小兄弟别走啊。”被推开的少年笑嘻嘻地向前一步,再次挡住玄冽的去路,他对上玄冽的眼睛,又看了看他身上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衣裳,搓着手笑道:“小兄弟,哥哥们最近手头紧,从你这借点银子花花可以不?”  玄冽闻言猛地皱眉,毫不犹豫地回答:“不可以。”  此言一出,挡在他面前的少年倏地变了脸色,他动了动难看的嘴角,再次说:“小兄弟可别不识趣,要是乖乖给钱,那哥哥们立刻放你离开,要是不给……”欲言又止,隐藏的意思已然足够明显。  然而玄冽还是严词拒绝。  “敬酒不吃吃罚酒。”少年不再和颜悦色,他向身后的几人眨了眨眼,几人倏地将玄冽围在中间,狠狠地对他拳打脚踢。  玄冽倒在地上,激烈地反抗着,但是十二岁小孩的力气自然比不上他们,他护住头部不让他们碰到,死死地咬紧牙关,倔强地不肯发出求饶的声音,身上的衣裳很快便脏的不成样子,身体也痛得让他眼角冒泪。  不能求饶!  正在这时,一个微微清冷的声音□□来,带着些许呵斥,“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话音刚落,玄冽听到有很多人来到了他的身边,将那几名少年打跑,他挣扎着睁开眼睛,只见几名侍卫打扮的人站在他的面前,自动地分开一条道路,一个锦衣少年从不远处走过来,在他的面前蹲下。  “你没事吧?”穆静尘正巧路过此地,听到有异常的声音,下意识地走过来看看,没想到目睹了一场群殴事件,他当即让身边的几名侍卫过去制止。  见玄冽不说话,穆静尘以为他是疼极了,索性将他一把抱起,快步往前走去。  被迫躺在这人的怀中,玄冽只觉得他的怀抱甚是温暖,身上的衣物也有熏过的淡淡清香,再抬头,这人精致的眉眼映入眼眶,虽然还未完全长开,但可以预见,今后定是个不俗的男子。  神思恍惚间,玄冽被带到了一间屋子之中,他被抱着他的少年小心地放在了柔软的床铺上,又请来了大夫给他看诊,但是玄冽一想,身后某处也受了伤,便怎么也不愿意让大夫诊治。  无奈之下,穆静尘让大夫退下去,自己坐在床边,看着小脸脏兮兮的孩子,认真地说道:“你身上受伤了,要上药,听话。”说着便要去拖他的裤子。  谁知玄冽像是踩着了尾巴的猫一般,从床上跳了起来,揪着被子躲在床脚,怎么也不肯配合,笑话,他可是堂堂太子,怎么能在做如此有失风范的事?所以即使疼也忍着,等他回了皇宫再说。  穆静尘见他如此执拗不肯配合,心底的怒气也上来了,他一把抓过玄冽,牢牢地按在自己的怀里,二话不说扒下他的裤子,让他在自己腿上趴好。  裤子被褪下,玄冽猛地瞪大眼睛,脸色通红,撑着床几乎要跳起来,却被床边的少年按着不让动,没想到少年看起来如书生般文弱,手劲却不小。  “别动!”穆静尘蹙眉喝道,一只手按着他不让他乱动,另一只手轻轻地拉低他的裤子,拿过一旁的药膏,沾了一点在手指上。  清凉的药膏沾在手指上,抚过身上所有疼痛的地方,竟然奇迹般地不疼了,玄冽难堪地将脸埋在手臂间,不愿抬起头来。  待到所有的伤处都上了药后,穆静尘松开手,看着腿上如同鸵鸟一样躲藏着的小孩,忽的坏心一起,手掌不轻不重地在他臀上的伤处拍了一下,果然看到小孩如同惊弓之鸟般跳起,脸色红彤彤的,他禁不住笑起来。  玄冽手脚并用,快速地穿好身上的衣裳,瞪着面前不停笑他的少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人笑起来是真好看。  不过,他也还是讨厌他!非常讨厌!  “你叫什么名字,和家人走丢了吗?我送你回去吧。”笑完了,穆静尘敛起表情,认真地问道。  回答他的,是床上小孩冷冷的一记瞪眼,穆静尘无辜地眨了眨眼,不就打了他屁股一下嘛,至于这么记仇?  两人沉默之际,府上的侍卫走进来,道外头有皇宫的人找,穆静尘愣了愣,起身往外走去,却听身后传来蹦起的声音,只见床上小孩冲了出去,穆静尘眨眨眼,抬步跟上。  “多谢穆公子照料主子。”十几名侍卫抱拳朝穆静尘拱手,接着恭敬地带着锦衣孩童,让他坐上几步外的一辆马车,那马车穆静尘看一眼便知道,虽然外表不张扬,但是内里定然是十分华贵。  目送孩童上了马车,进去前还不忘瞪他一眼,穆静尘失笑,收回目光,在心底猜测起那孩童的身份。  “穆公子保重。”待孩童钻入车内,皇宫来的侍卫再次朝他抱拳,随即转身离开。  马车缓缓离开,消失在视线中,半晌后,穆静尘身旁的侍女才大着胆子问道:“公子,那孩子是什么人啊?怎么宫里的侍卫都来了?”  而穆静尘却只是摇摇头,并未回答她的问题,他的直觉觉得,那个孩子的身份一定不低,否则那些侍卫不会如此紧张。  轻叹一声,穆静尘转身往房中走去,脑中回想起方才孩童如同猫炸毛一般的神情,他忍不住轻笑出声,眸中漾起浅浅笑意。  但是自那以后,穆静尘再也没有见过那名孩童。  且说玄冽回到皇宫后,他偷跑的事情还是被奉先帝知道了,于是那些侍卫统统被狠狠地罚了一通,看得玄冽抿紧嘴唇,小小的拳头紧握着。  如果他没有乱跑,这些侍卫也不会挨打了,他真的是太任性了,愧疚感在玄冽心底滋生,使他今后的三年,都没有再任性地偷跑出宫。  三年后,穆静尘参加科举,一举拿下了状元之名,放榜之后,穆静尘这个名字,便如同洪水一般,席卷了整座京城,众人皆知,穆将军的公子拿到了今年科举的状元,这位穆公子不仅外表看起来一表人才,斯文俊秀,内里也是满腹诗书,气质高雅,真真是应了那句“腹有诗书气自华”。  与此同时,皇宫之中,奉先帝玄锋在殿中缓缓踱步,如今的太子已经十五岁,比起三年前,更是长进了不少,光光太傅,便换了好几个,年龄太大的他不要,学识不够的他又看不上,纵使玄锋想给他选个年轻些的太傅,也没有合适的人选。  正巧三年一度的科举落下帷幕,得状元者,是安定将军穆杨的爱子穆静尘,听闻穆家公子前年加冠,今年年岁正好双十,不大不小,学识又足够,玄锋想了想,若是穆静尘能来当太傅,那是再好不过,既塞住了玄冽的口,让他无可挑剔,又可以牵制穆杨,让他为自己尽职尽守。  仔细思虑一番,玄锋觉得穆静尘再合适不过,便下了圣旨,封他为太子太傅,即日起教导太子功课。  翌日,穆静尘入宫,玄锋让人去叫了玄冽过来,准备让两人见上一面。  穆静尘安静地站在原地,比之三年前,他的身量也高了一些,眉目已经长开,精致如画,浑身散发着书卷气息,白衣黑发,飘飘若仙。  一盏茶后,一名玄衣少年从殿外走进来,穆静尘听到声音转头看去,倏地睁大眼愣在原处,那不凡的眉眼,带着冷意的脸色,可不就是三年前他救下的孩童吗?  没想到,他竟是当朝太子!  而玄冽却没有任何吃惊之意,他早就知道穆静尘是穆将军家的公子,是今年科举的状元,当然,也是他将来的太傅,想到三年前的难堪之事,玄冽默默地握紧拳头,在心里冷哼一声。  终于又见面了,这一次,他定要让他为他三年前的轻率举动感到后悔!作者有话要说:  【此章已修】开新坑哦,撒花~\(≧▽≦)/~有存稿的日子每晚20点更新,没存稿了会提前通知,更新时间就不稳定了,反正老规矩,肯定在零点之前更新就对了。工作不忙,偶尔加班,尽力日更~架空文,勿考据,勿带入任何一个朝代,找茬党考据党我们不约不约,看文图个开心,不吵不闹专心看搞基么么哒!最后,本章留评送红包,谢谢支持,再次么么哒!(づ ̄3 ̄)づ╭


   ☆、第二章.入宫   第二章.入宫  明光殿中,四周安静的落针可闻。  “臣穆静尘参见太子殿下。”愣了数会儿,穆静尘反应过来,撩开袍子跪下丨身,低着头恭敬道。  “冽儿,快来见过穆太傅。”奉先帝玄锋抬抬手,招玄冽过来。“太傅请起。”虽然心底无比厌恶,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否则便失了一朝太子的体面,玄冽大步走到奉先帝面前,弯下腰双手虚扶,扶着穆静尘起身。  “冽儿,今后便由穆太傅指导你的功课,切不可因为穆太傅年纪尚轻,便不听他的教导,知道了吗?”穆静尘成为太子太傅一事,朝中不是没有大臣反对,理由都是觉得穆静尘太过年轻,没有资格教导太子玄冽,但是奉先帝便是觉得他适合,从先前的殿试上便能看出此人的才华横溢、谦卑有礼,又能让穆杨对他更为忠心,一举两得,因此他便挡了所有的反对,下旨封穆静尘为太傅。  “儿臣明白。”玄冽轻轻点头,又和奉先帝说了几句,便转身回崇华殿去了。  离开皇宫,穆静尘坐上将军府的马车,车子缓缓行进着,他靠在车壁上,闭上双眼,脑中回想起三年前的那一幕幕,心中直叹缘分果然妙不可言。  到了将军府外,穆静尘下了马车,远远瞧见父亲穆杨站在门槛处等着自己,他快步走上前去,温声唤道:“父亲。”  穆杨点点头,转身和他一起往府内走去,一边走一边问:“今日进宫,一切如何?”  “挺好的。”穆静尘轻声回答,三年前他带回玄冽的时候,父亲并不在府上,因此不知道他和玄冽早已见过面,况且,当时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孽缘”,想到那个脸涨得通红的小鬼,穆静尘轻笑出声,眸中止不住笑意。  “想什么这么开心?”穆杨听见身边的动静,忍不住疑惑道。  穆静尘闻言敛起笑容,他并不打算将三年前的事情告诉父亲,他曾经打了太子殿下的屁股这件事,还是少些人知道为好。  “静尘,今后你身为太子太傅,言行举止都要更为注意,教导太子要尽心尽力,不要藏着掖着。若是太子有任何为难你的地方,切记不能失了礼数,太子是未来的储君,要好好辅佐他,明白了吗?”到了分叉口,穆杨停住脚步,语重心长道。他倒是不担心这个孩子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没有人比父亲更了解自己的孩子,他相信静尘。  “父亲教导的是。”穆静尘低着头,虚心应下,接着父子二人互相告别,转身回了自己房间,穆静尘躺在床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眼休息。  翌日清晨,他早早地便起了身,洗漱完毕后,到前厅用了早膳,便坐上马车往宫中而去,到了宫里头,马车不允许再进入,穆静尘从马车上下来,徒步往崇华殿走去。  到了殿外,穆静尘止住脚步,让外头的宫人替自己进去通报,他耐心地等待着,一盏茶过去了,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穆静尘蹙起眉头,几乎要怀疑玄冽是否还未起身。  就在他怀疑的刹那,方才进去通报的宫人小跑着出来,对穆静尘深深一辑,在前面领头带他进去,穆静尘跟在他的身后,走入殿中。  映入眼帘的是一面精致的屏风,上面画着山川秀水,工笔巧妙令他忍不住在心底赞赏,又绕过数不胜数的回廊和屏风,终于来到了太子读书的书房,里头玄冽正捧着书籍坐在椅子上,见他走进来,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臣穆静尘见过太子殿下。”穆静尘撩袍行礼。  “行了,过来吧。”玄冽瞟了他一眼,心中冷哼一声,这个虚伪的人,他倒要看看,他是有真才实学,还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是。”穆静尘起身走到桌子旁,寻了个恰好的位置坐下,他看着玄冽手中的书籍,讲的是儒家与法家思想的对比,心中思忖着索性从这里开始,便开口问道:“殿下觉得,治国是哪方面更为重要呢?”  玄冽抬起眼皮瞟了穆静尘一眼,他猜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但是他不想理他,于是他低下头继续看书,假装没听到他说话。  被无视了的穆静尘尴尬地坐在原处,以为他是太过专注所以没听到自己的问题,便又重复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被理会,他微微蹙眉,道:“殿下是觉得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吗?没关系,殿下但说无妨。”  不,我只是不想理你,玄冽心说,如方才一般无视了他,他倒要看看,他这么明显地排斥他,他会怎么办。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等到玄冽的回答,穆静尘就算再迟钝,也明白过来是玄冽故意不理他,只好哀哀叹道:“殿下若是不喜臣做太傅,臣这就和皇上禀告,请皇上撤了臣的职位,好不再碍了殿下的眼。”说着,他起身要走。  “站住!谁允许你走的?”此言一出,玄冽立刻瞪起眼睛,放下手中书籍,冷声喝道。真没想到这人居然搬父皇出来压他,真是胆大,若是他走了,他还有何乐趣可言?三年前的耻辱,还没来得及报复呢,他怎能轻易放他离开?  即使心底心不甘情不愿,但玄冽还是招手让穆静尘回来,收起心中的小心思认真回答他的问题,今日本想给他个下马威,没想反被压了一头,明日起他定要好好地整他一整。  虽说心底十分厌恶这样的二人相处,但是两人交谈久了,玄冽不得不开始承认,穆静尘的状元的确不是浪得虚名,而是名副其实,若他没有这般讨厌他的话,他确实是个不错的夫子。  两个时辰后,到了午膳的时候,午后玄冽要跟着武师练习武艺,自然便没了他这太傅什么事,穆静尘收好书本,整齐地摆在桌子上,起身恭声道:“今日先到这里,臣明日再来。”  好走不送!望着穆静尘离开的背影,玄冽撇了撇嘴角,心说。  午后,玄冽在练武场,一边练武一边在心底思忖着如何整穆静尘,心中有了心事,连下手也不知轻重许多。  好不容易盼到了第二天早晨,玄冽早早地备好了需要的物品,接着若无其事地坐下,如同昨日一般开始看书,两刻钟后,穆静尘来了。  今早太子宫中的宫人临时来通知要早些入宫,穆静尘便赶紧往宫里赶,进了书房中,穆静尘还在喘气,胸口快速地起伏着。  “太傅这是怎么了?”玄冽抬眸,假装关心地走过去,引着穆静尘到桌边坐下,将事先备好的杯子递到他的手边,故作关切道:“太傅赶得也忒急了些,时候尚早呢,快喝口水早些开始吧。”  “多谢殿下。”穆静尘赶得急,早已口渴得想要喝水,正巧玄冽递了杯水给他,因此也不疑有他,仰头大口地喝了下去,谁知入口竟不是澄澈的水,而是烈酒!  一时之间,穆静尘猛烈地咳嗽起来,辛辣的酒液呛入喉咙,引发阵阵呛咳,脸色涨得通红,喉咙和腹中如同有一把火在烧般,烫的惊人。他并非不能喝酒,只是这酒液太过辛辣,他喝得又急,没发现是酒,因此呛入喉中,难受得胸口几乎要炸开。  “啊,竟然倒错了,这些该死的宫人!”玄冽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眼中却没有任何波澜,他上前一步,用力地拍了拍穆静尘的后背,他是习武之人,手劲也比三年前大了不少,非但没有减轻穆静尘的难受,反而令他咳得更加厉害了。  “臣无事,殿下不必担心。”抚着胸口让自己慢慢顺过气来,穆静尘眨眨眼,将呛出的眼泪逼回眼中,接着拿起书籍翻开,忍住胸口的难受,开始讲解起来。  谁担心你了?玄冽在心底冷哼一声,坐在椅上开始学习。  过了两个时辰,到了午膳时分,玄冽留穆静尘在偏殿吃饭,又故意让人上了极辣的菜肴,果然让他辣得满脸通红,玄冽淡定地看着他吃完,在心底偷笑。  今日不用去练武场,因此下午的时间也分给了穆静尘,午膳后有一段午休的时间,待玄冽从殿外回来,看到的便是穆静尘靠在椅子上,闭着双眼小憩的模样。  莫非昨晚做贼去了?今日这么困。玄冽悄声走过去,看到穆静尘散在椅子上的头发,黑亮如绸,心底忽的起了恶作剧的心思,他小心地蹲在椅子旁,将穆静尘的头发绑在椅子上,待会儿他醒来时扯痛了头发,表情一定十分精彩。  想到这,玄冽加快动作,弄完后,他拍了拍穆静尘的手臂,接着快速地躲到暗处,探出头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反应。  只见穆静尘睁开眼,反应过来自己竟是睡着了,下意识地坐直身子,没想到头发被绑在了椅子上,顿时扯痛了自己,他嘶得一声皱起眉头,回身看被绑在椅子上的头发。  玄冽躲在暗处,瞧见他这副狼狈的模样,忍不住捂着嘴笑出声来,眼看着穆静尘一点一点地解开头发,期间不断地再次扯痛头发,引得他不住地皱眉。  半晌后,穆静尘终于解开了头发,同时也看到了玄冽露在外头的一片衣角,心中猜到是他在捉弄自己,但是又不能对着他发火,只能默默地忍下来,若无其事地继续讲解。  日暮时分,待穆静尘离开后,全程没有听到一句责骂的玄冽疑惑地蹙眉,看穆静尘的表情,分明是猜到了是他做的,但他居然没生气,莫非他是看不起自己,认为自己还是三年前那个小孩,所以不和他计较?  想到这,玄冽满脸的不高兴,他装没事,他便偏要逼的他藏不住,现出原形来!作者有话要说:  玄冽小攻一开始还是个孩子,心性偶尔幼稚,这点勿喷,他会长大的,看我认真脸~

本篇《太傅嫁到+番外 作者:叶默凉》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gcls/58646.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逆灵 作者:透明体验 太子总想掰弯我 作者:此别后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