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总是要掉不掉-每天都要去吓人》全本完结—— by:芦苇木

2018-01-27
关灯
护眼
字体:[ ]
“林嘉旭,在这一行,你别太天真了

” 淅淅沥沥的雨中,林嘉旭带着愤怒从事务所离开

刚刚前台的同事还喊了他一声,但是林嘉旭没有回答,径直推门离去

进入这家律所一年了,他第一次出离愤怒,不给同事面子,半分也不想掩盖自己的情绪

斑马线前,林嘉旭本能地停住步子,等红灯熄灭,绿灯亮起,才迈开步来

身为律师,林嘉旭和许多同行一样,对规则有着猎犬般敏锐的反应

毕业于知名政法院校,接受了本硕七年的正统学习,他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个行业如鱼得水

在今天之前,所里的前辈对他都十分看好,但……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林嘉旭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辆超速的轿车正朝他冲来

“小心!” 林嘉旭被狠狠撞开

白光闪过,刺耳的刹车声,惊呼声,杂乱的脚步声随着黑暗下来的意识渐渐远去

在这生死一刻,林嘉旭原先满怀的不甘与怒火突然云淡风轻消散开来,他发出一声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叹息,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大脑淤血压迫视觉神经……短暂性失明……不定……需要照顾……” 林嘉旭从黑暗中醒来,却发现自己仍然身处黑暗

“医生?”林嘉旭哑着嗓子叫了一声

黑暗中,他听到一阵椅子移动的声音,继而是稳重的脚步声靠近自己

“小林啊

” 是主任的声音

“你先别急,我让医生过来

” 记忆里最后一面对自己摇头失望的主任此时倒是难得的温声细语

“主任?我这是怎么了?” 林嘉旭微微偏头,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身体下意识地侧身将耳朵靠近声音来源,以便感知外界的信息

“你出了车祸,不过别担心,肇事司机全责,你的医药费和之后的护理费他和保险公司一起承担

这方面事务所会保障你的权益,你不用担心

你的眼睛也只是暂时看不到而已,过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恢复,具体的待会儿医生过来跟你说

工作方面我给你留着职位,五险一金继续给你交着,等你好了能上班了就回来

” 失明了? 林嘉旭默默听着主任的话,内心却反常的平静镇定

好歹还留了一条命

“我记得有一个人救了我?”林嘉旭问

主任:“哎,那个学生真的是勇敢啊

” “他现在怎么样?” 主任:“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来的时候听说人已经被转到别的医院了

那个学生家里挺有钱的,这两天我打听了一下,听说后来是送国外去了

” 林嘉旭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成息觉得自己很倒霉,他只是跟往常一样和朋友聚餐完走路回家,没想到居然把命走没了?! 跟着鬼差飘荡在阴气逼人的黄泉路上,成息悲从中来,他才20岁,还没来得及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怎么能这么早死?! 除了成息,跟在鬼差身后的还有十几只游魂,整整齐齐排着队,走在这通往阴曹地府的羊肠小道上

路才走到一半,前方的队伍突然停了下来

成息探出头一看,发现前边路中间摆了张桌子,一个面色和蔼的老妇人坐在桌后,给过往的鬼魂发放饮料

“公家福利,一人一瓶,开盖有奖

一等奖可以获得还阳机会,二等奖可以获得留在地府工作的机会,三等奖可以免入畜生道

” 许多人活着的时候都听过关于孟婆汤的故事,一看到这个老太太,众人心里都有一丝戒备和警惕

但是奖品的诱惑力太大,大部分人都存了点小心机,我就打开看看,不喝,这总行吧

少部分人则观察着别人的举动,看到大家打开了便从众打开了瓶盖

偏偏成息是极少部分的那种人,他连开都没开,直接把瓶子往路边一扔了事

带着前世的记忆,下辈子就算他是一头猪,那也是一头非比寻常的猪

判官来到孟婆这里检收工作成果的时候,孟婆正对着一张白纸勾勾画画

“这批质量怎么样?” 孟婆:“嗯,有一个把试剂丢了,一个中了一等奖

” 判官转了转手中的笔:“千年难得一见啊

” 孟婆嘎嘎笑了两声:“巧的是,那中了一等奖的正巧是捡了被丢的那瓶试剂才中奖的

” “哦?”判官仿佛冰冻过的神情千年难得一见消融了,“这等优魂,很适合在地府工作

” 孟婆舒展了一下腰身,叹道:“总算有新同事咯——” 照理说,打开瓶盖之后,不管是中奖的还是没中奖的,都应该嚷嚷两声,但预料中的热闹并没有发生

众鬼魂继续安静排队往前赶路

成息察觉到异常,看了眼排在自己身后的那只鬼,发现一路上哭哭啼啼的他此时却双眼茫然,神情呆滞

成息撇了撇嘴,哼,就知道有问题

鬼差晃头晃脑地在前边领路,偶尔才停下来看看后面的有没有掉队,对鬼魂打开瓶盖后一个个神情呆滞的结果十分淡定

其实只要打开瓶盖了,不管是几等奖,都会立马忘却前世,记忆一片空白,神智陷入混沌

至于大奖得主,则是在经过阎王审判之后根据审判结果决定是否予以兑现

这世间讲究的是因果循环,轮回报应

不知飘荡了多久,成息一众鬼魂终于到了阎王殿,排队等候审判

轮到成息的时候,阎王念了判词

“为救人而入死道,不受孟婆蛊惑,此子品德高洁,心性坚定,聪颖天才,可为寻衡司

” 说话间,成息只见判官墨笔一点,白光闪过,便失了知觉

寻衡司是地府新设立的一个工作岗位

随着人类对鬼魂信仰的减少,神鬼两界力量不断衰弱,为了维持天地人三界的平衡,地府安排寻衡司不定时出现在人界,用各种方法提醒人类神鬼的存在

成息很幸运地被选中了,成功成为地府在编公务员,有靠山有权利有饭碗

成息:“……靠!谁要永远当鬼啊!” 作者有话要说: <

)#)))≦

正式上岗前,成息被要求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培训导师是判官

培训的地点在忘川河畔,大片火红火红的彼岸花丛中

上课第一天,成息来到忘川河畔的时候,看到彼岸花丛中除了判官还坐着另一只鬼

那只鬼半张脸被火烧毁,但从完好的部分依稀可辨出他过往的模样应该还算清秀

成息走近的时候正好听到判官跟他说道:“林久,我不知道你怎么让阎王同意的,但既然来了就要遵守我课上的规矩

” 林久看了一眼成息,而后移开目光冲判官眯眼笑道:“那是当然

” 成息站在一旁一脸茫然,什么情况? 见他过来,判官冰冷的神色缓和了几分,他指着林久对成息说道:“这个是林久,你们两个都是寻衡司的候选人,从现在开始到培训结束,我会根据你们的具体表现给你们打分,成绩优异者成为寻衡司正首,次者为副首

” 成息闻言心思就活泛起来了,他当个副首,正首让那个什么林久去当,能者多劳,然后他就可以想干嘛干嘛了…… 成息越想越觉得这样还蛮不错的,于是他看向林久的目光多了两分友善

“呵呵,多多指教

”成息冲林久点了点头

林久冲他友好一笑

出乎成息意料,除了第一节 课讲了一下寻衡司的设立目的、工作职责、对三界的意义之外,接下去的时间判官只让成息和林久自己寻个地方看鬼片,当是业务技能培训

成息和林久手里各举着判官给自己的一本书,书叫见闻录,外表虽是书籍模样,但其实里面是一个小视频库,他们两人这半个月看的鬼片都不带重样的

这天,成息一脸麻木地从见闻录中抬起脸来,看向林久:“你说判官让我们看这么多鬼片做什么?真的有用吗?” 林久不知道是真近视还是假近视,这两天都一本正经地戴着一副无框眼镜

听到成息的话,他扶了扶眼镜说道:“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从人类的鬼片中解读他们对鬼神的认识,从而发掘他们心底最深处的恐惧,这对我们之后开展相关工作很有借鉴意义

” 成息点了点头,很好,这家伙这么认真,肯定能当寻衡司正首

于是两人继续各看各的视频

不久之后的一天,两人从奈何桥边路过,正好看到对岸孟婆在摆摊,她旁边站着黑白无常

白无常:“孟婆,听说最近判官在给其他小鬼当先生,真的吗?” 孟婆瞪了他一眼:“就你八卦

” 白无常嘿嘿一笑:“我这是在关心同事!” 孟婆没有理他,倒是看了一眼一旁沉默的黑无常:“小黑啊,今天活多吗?累不累?” 黑无常和白无常这对搭档也是有趣,两人性子完全相反,一个活泼冲动,一个沉默冷静

孟婆嘴上虽然嫌弃着白无常,但是心里还是喜欢白无常胜过黑无常的,毕竟嘴甜又会来事的孩子谁都会更疼一些的

黑无常依旧寡着一张脸,语气倒是柔和:“今天的活不多,不累

” 一旁的白无常不乐意了:“孟婆你偏心,怎么不问我,我可累了,今天跑了好远去勾魂,结果那人被电回魂了,害我们两个白跑了一趟

” “我可不心疼你

”孟婆嘴上嫌弃着,手却从兜里拿出两枚果子,“前两天有一株彼岸花结果了,我接了几颗,你们两个拿去尝尝吧

” “啧

”白无常十分开心,“这果子一成熟就会落地成泥,我还没成功接到过它

” 黑无常也说了一句:“谢谢孟婆

” 成息看着对岸几人有说有笑的样子,突然想到林久好像也在地府待了不短的时间,于是问道:“诶,你变成鬼多久了?” 不知道这个问题触了林久哪根神经,一向清清淡淡的人突然就变了脸,林久阴翳地看了一眼成息,什么都没说便转身离开

成息愣在原地,这是怎么了? 对岸孟婆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她看林久冲成息冷脸,眉头微皱,抬手招成息:“成息小鬼,过来

” 听到孟婆叫自己,成息走了过去:“孟婆,什么事?” 孟婆看成息白白净净的样子,心想这孩子可比林久讨人喜欢多了

她好心提醒成息:“你可别跟林久走得太近,他是怨鬼

” “怨鬼?”成息不明白怨鬼有什么厉害

白无常在一旁解释道:“怨鬼是带着极大怨气离开人世的鬼魂,这样的鬼魂一般力量很强,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自己认定的仇人

现在的怨鬼大概分三类,一类是执念永远都得不到解决,渐渐的丧失本性,四处作恶的怨鬼,这类怨鬼极容易引起地府的注意,很快就会被我们收服

一类是最终消除了自己的执念,同时失去力量,成为普通的鬼魂的怨鬼,他们会走正常程序进入轮回

最最稀罕的一类是明明消除了执念,却会马上陷入另一个执念之中,永生无法得到解脱的怨鬼

林久就是

” 虽然还是没太明白,但成息问了自己比较关心的问题:“那林久的执念是什么?” 这边白无常没有接下去说,倒是孟婆接茬道:“他的第一个执念是当年火灾中为什么父亲不救自己

为了得到答案,他生生吓死了自己的父母

而他的第二个执念……” 说到这里孟婆一顿,目光落在了对岸,她看到判官叫住了往远处走的林久

“他的第二个执念是判官

”孟婆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但还是说了出来,“好了,你该去培训了小伙子,记住,别跟林久走太近

” 成息点了点头,他也看到判官过来了:“那我先走了

” 等成息离开,白无常眼眶周遭的红印此时看起来比往常深了几分,他叹了口气:“其实林久也不容易

” 孟婆语气冰凉:“怎么?你也觉得我老婆子故意为难林久那个小鬼?” 白无常苦笑一声,待再说些什么,却被一旁一直沉默的黑无常戳了戳后腰

知道自己多嘴了,白无常伸了下懒腰,打了个哈欠:“哎,累死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 说着白无常便拖着勾魂链走上奈何桥,在锁链坠地的哗啦啦声中淡了身影

却说成息跑过奈何桥,跟上判官和林久的脚步,复又坐到了火红的彼岸花丛中,继续听判官枯燥无味的培训课程

待判官开始说废话,成息侧头看了一眼林久,生生吓死自己的父母?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执念是判官又是什么意思? 成息看看林久,又看看判官

良久,成息回过味来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林久的眼神自始至终都落在判官身上,但判官却全程目不斜视,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林久专注得仿佛要烧起来的目光

林久当然注意到了成息的打量,他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他知道孟婆肯定对成息说了什么,但是他并不在意

因为不管其他鬼神如何看待,他都不会放弃判官的

判官讲完课又匆匆离开了,留下成息和林久相对无言

成息觉得有点尴尬,毕竟他刚刚看穿了林久的心思

而且从孟婆和判官的态度不难看出,林久这种感情在地府是不被允许不被纵容的存在

林久倒是一脸平静,他仰躺在地上,使了些术法让见闻录飘在半空,继续研究鬼片,右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把果子,当零食一口一个

成息抓了抓脑袋,见林久无所谓,他也放松了下来,说到底,不管是林久的身份还是过往,他有什么立场去干涉或者评判? 想通了,成息便学着林久躺在花丛中

彼岸花被压弯了枝,软软地铺在地上,花瓣偶尔拂过成息的脸庞,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温柔

只是成息还不会术法,只能一手举着见闻录,一手往林久那边拍了拍:“什么东西?分我一点

” 林久歪头看他,见成息目光澄澈,不禁笑了一下:“彼岸花的果子,有点干,嚼着口感还行

” 这样说着,林久给了他一把

彼岸花的果子?彼岸花还会结果的吗? 成息啧了一声,接过嚼了两颗,评价道:“Q Q的,挺好吃

” “噗

”林久觉得成息的形容很有趣,“嗯,是Q Q的

” 几天后,判官又出现了

这次他直接宣布,成息和林久是时候要去人间实践了

“可以去人间了?”成息有点兴奋

判官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你们两个要谨记,在人间行事必须严格遵循地府的规定,违反规定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 成息:“有多严重?” 见成息跃跃欲试的模样,判官心中不详的预感一闪而过,他沉着声音说道:“违反规定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 十八层地狱成息当然听过,不管是电影还是现实生活中,这个词代表的都是威胁和恐怖,但事实上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十八层地狱里有什么?”成息一脸求知若渴的表情

判官睨了他一眼,嘴角微扯:“改天你可以去参观一下

” 判官似笑非笑的模样实在太过可怕,成息想了想,诚实地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 “呵

”见他注意变得这么快,判官嗤笑了一声

成息抓了抓脑袋,假装四处张望,忽略判官的鄙视

他又不傻,谁还把自己往虎口里送啊

两人这一来一回的互动被林久看在眼里,林久的目光描勒着判官嘴角勾勒的弧度,眼神微黯

曾经只对自己展露的欢颜现在却因为别人而绽放,林久心里会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林久移开目光的同时,判官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见他失落的样子皱了皱眉头,但也只是一瞬,林久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冷淡的表情

人界对于林久来说是陌生又亲切的所在,陌生是因为他已经在地府待了许久许久,久到他都模糊了时间,又因为他还有自己是人类时的记忆,他对人类的感情自然比那些生来就是鬼神的存在更加亲切

林久的这些感觉成息都有,成息的感情相比林久来说可能会更加复杂一些,毕竟不久前他还是人界其中的一份子,现在却仿佛前世今生一般

两人这次任务的地点正好在成息老家,北城

这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城市,也是一座矛盾的城市,这里充斥着落后和先进的碰撞,封闭和开放交叉错落

成息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长期居住在国外,成息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

上高中时父母提出要带他出国的时候成息拒绝了,因为他不想离开爷爷奶奶

特别是爷爷奶奶年龄越来越大,生活中很多事情都需要他搭把手

虽然两个老人家嘴上都说着让自己跟着父母出国,但是成息怎会不知道他们心中的不舍,所以成息拒绝了父母,留在了北城

高二爷爷奶奶相继离世之后,成息父母再次提出接成息出国,成息还是拒绝了

那时候他已经跟爷爷有了一个约定,考到江城这座南方城市

江城是爷爷的故乡,40年前战乱逃离之后,爷爷就再没回去过,让成息代替自己回到那座城市,是他的一个心愿

成息答应了自己的爷爷,会考到江城,考到爷爷当年读过的那所大学

去年他完成了约定,考上了江城的大学,可惜的是爷爷奶奶没有等到那个时候

“前面是我高中上学的时候每天买早点的地方,老板娘人特别好,包子包的陷儿特别足,豆浆也特别好喝

本篇《《马甲总是要掉不掉-每天都要去吓人》全本完结—— by:芦苇木》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khly/7365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黑子说》全本完结—— by:马烟花儿 《重叠的月光》全本完结—— by:鸣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