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全本完结—— by:东师

2018-03-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李弘济从一个氏族豪门家圈养的娈/童成为一朝宰相,冯思远一个世家公子获罪发配边关,最后又以军功返回朝堂

十年生死——丹书铁卷——官仓老鼠——平沙万里 ………………………… 故事背景定在宋朝神宗时的王安石变法,人物事件都是虚构的,当然,主角都是大时代里的小人物

看客也千万不要对文太过深究,文里很多制度是不对的,别跟我较真! 看客你要是历史专业毕业的,就直接别看了,你能气死,你要气不死,就会把我骂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布衣生活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思远,李弘济 ┃ 配角:其他 ┃ 其它:其他

第1章 情豆未开 昨天冯思远从别院的门缝里,看见了一位漂亮的小姐姐,那道倩影便紧紧勾着他小小的魂,连肉都吃着不香了

八岁的男孩子,正是猫嫌狗弃,惹是生非的年纪,哪里经受的住这种抓心挠肺的好奇,第二天便下定决心,要偷跑到别院去见一见那个漂亮小姐姐

其实别院和他们住的地方只隔了一道小木门,但却是他这个大少爷的禁地,全府上下都拦着他,不让他靠近那道木门

作为冯家现如今唯一的少爷,县丞家唯一的公子,他很不服气

他问过母亲原因,母亲咬着满口银牙,从快要碎裂的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是狐狸窝,住着一窝狐媚子!” 便又去问奶娘,奶娘却是满脸惊慌,急忙摇手说道:“少爷,那都是些下贱腌臜的玩意,小孩子不能问的!” 冯思远既不能理解什么是‘下贱腌臜’,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连问都不能问

于是,他便偷偷的问府里的下人

丫鬟们总是红着脸跑了,有些小厮就会悄悄跟他说:“别院里可是男人的天堂呀,在那里面的人比神仙都快活!” “天堂是什么样子的?神仙又是怎么快活的?” 那些小厮捂着嘴巴贼笑,朝冯思远挑着眉毛说道:“少爷你去了就知道了,听说昨个知县大人来了就没舍得走,今个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偷着走了……” 对于一墙之隔的那个院子,冯思远一直带着无数的好奇和憧憬,越是不知道就越是好奇,就像是有十几只猫爪子抓挠着他的小心脏

午饭的时候,他偷跑到下人的饭堂里,在米饭里洒了一包巴豆粉,王峥说巴豆会让人拉肚子,果然没有骗他,饭后,所有的下人都去抢茅房了

于是冯思远便大摇大摆的推开那道小木门,进了别院

没进来之前,冯思远总是在想,这里得多漂亮呀! 可进来之后,也没看出和自己住的地方有什么不同,假山还是那样的假山,湖水还是那样的湖水

站在院子里,原地跳了两下,不是都说神仙会飞吗?可经过数次尝试,他觉得大概自己一时半会是学不会飞了,还是先去找那个小姐姐要紧! 可是该去哪里找呢?正苦思冥想间,看见两个丫鬟从荷塘旁边一座楼阁里走了出来,冯思远担心被她们抓住告到娘亲那去,便躲在了假山后面

两个丫鬟边走边议论“狗屁的父母官,就是的畜生,对十岁的孩子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行了,你少说两句话,小心祸从口出!” 两个丫鬟走远了,冯思远从假山后面探出脑袋来,刚刚听她们说十岁的孩子,莫非说的就是昨天那个漂亮小姐姐,想到此处,冯思远便抑制不住满脑子的兴奋,迈开小短腿朝那座楼阁跑了过去

素白的帷幔被风高高扬起,薄纱如雪,映着窗外大片大片如火如荼的碧叶红莲,时光安静的仿佛停了下来,冯思远也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屏住呼吸,在屋子里四处打量,转过一道屏风,便看见那个令他茶饭不思的小姐姐就坐在凳子上,正抬起眼睛看向自己

那一瞬间,小小的冯思远觉得自己怀里大概是揣了一只兔子,要不然为什么会扑通扑通的跳呢?他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怎么形容呢,大概是和观音娘娘身边的善财童女一样漂亮吧! 她也穿着白素白的衣服,光着两只白玉雕刻的小脚丫,脚下是柔软的白狐皮

冷冷清清的脸颊映着窗外大片大片的红荷碧叶,漂亮的不食人间烟火

八岁的男孩子,看的呆住了! 冯思远刚刚露出一个圆圆的脑袋,那人就注意到了他,问道:“你是何人?” 冯思远红了脸颊,小心翼翼的走到小姐姐身旁,洁白的小牙咬着自己红彤彤的下嘴唇,眨也不敢眨的盯着小姐姐看,偷偷握着小姐姐的手指头,柔柔软软的

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小姐姐呢?此时的冯思远,腹内辞藻匮乏,不知道该用什么华美的词汇来形容这个小姐姐,只是看着都觉得满心欢喜

用软软糯糯的娃娃声对小姐姐的说道:“小姐姐你可以和我玩吗?我们一起玩蹴鞠吧,我还有风筝,有陀螺,我把我的大将军也借给你玩,大将军是一只蝈蝈,可厉害了……” 冯思远怀着忐忑的心望着小姐姐,愿意毫无保留的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却发现小姐姐一言不发,一双雨水洗过的墨色眸子看着自己,眼角微红,像是哭过一样

“小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呀?” “你是什么人?” 刚刚光顾着讨好小姐姐,都忘记自我介绍了

“我叫冯思远,就住在隔壁的院子里,我爹娘叫我远儿,府上的下人都叫我少爷,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冯思远期待着漂亮小姐姐告诉自己芳名,却没想到她忽然勾起嘴角阴恻恻的笑了,说道:“原来你就是冯家的少爷!” “小姐姐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心思单纯的冯思远小心翼翼握着小姐姐的手,撒娇似的左右摇晃,幸福的好像吃了蜜糖一样! “墨梅!” “小姐姐你姓墨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墨这个姓呢!” “我不姓墨,那只不过是个花名罢了!” “什么是花名?是用花做名字吗?梅花好看,小姐姐也好看,这个名字很适合小姐姐呢!” 小姐姐脸色变了,这个年纪的冯思远还单纯的不能分辨小姐姐此时此刻脸上的愤怒和仇恨,只是看到小姐姐不高兴了,他一颗欢喜的心也跟着担忧起来

“小姐姐,你怎么不高兴了?要不我带你出去玩吧!”说着,冯思远拽起小姐姐手,要将他拖走

小姐姐轻轻哼了一声,神色痛苦,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他这才看到小姐姐手腕上盘桓着一条深红色的勒痕,看得冯思远心口哆嗦,自己平常磕破点皮,都会疼的大哭,小姐姐受了这么重的伤,这得多疼呀? 小心翼翼的捧着小姐姐的胳膊,鼓着腮帮子在小姐姐的伤口上吹了吹“小姐姐,这样是不是好点,每次我爬树受了伤,奶娘都会给我这样吹一吹就不疼了,小姐姐也是爬树摔伤的吗?” 小姐姐依旧冷着面孔说道:“我可不配做县丞公子的姐姐!” 冯思远舒展眉眼笑了,露出嘴角两窝浅浅的酒窝“那小姐姐你许了人家了没有?要是没有的话,就当我的娘子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小姐姐冷笑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断袖这种事情还真是一脉相承!” “断袖?”冯思远歪了歪小脑袋,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问道:“为什么好好的衣服要把袖子截去一半呢?” “梅儿,我的好梅儿……”这时候父亲的声音从门外传过来,冯思远吓得一个激灵,他爹三令五申不让他到别院里来,这要是被逮个正着,少不得屁股挨一顿板子

第2章 小哥哥 推门声响起,冯思远一缩身子钻进了桌子低下,桌布很长正好遮住冯思远小小的身子,冯思远探出半个圆乎乎的小脑袋,朝小姐姐央求道:“小姐姐,你可千万别告诉父亲我在这里!” 小姐姐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说话

冯存义便绕过屏风进了屋子,冯思远急忙放下桌布,藏在桌子低下提着一颗扑通乱跳的心

听父亲的声音视乎很开心,一直在笑

“哈哈,梅儿呀,你果然是我的福星,城东那块地知县大人已经答应睁只眼闭只眼了,古话说得好,英雄难过美人关!真是一点都没错……” 然后屋子里一阵悉悉索索,冯思远不能分辨他们在做什么,他听见小姐姐声音忽然慌乱起来,啜泣着哀求道:“老爷,求您放过我吧!” 很快小姐姐挣扎哭闹的声越来越大,听的冯思远一阵心惊,想要掀起桌布看看发生了什么,却听到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吓得他立马收回了手

父亲突然怒了,骂道:“知县大人能碰你,偏我碰不得……” 小姐姐哭的越来越凄惨,时断时续,中间还夹杂着父亲浓重的喘息

“呃……果然是人间极品,这五百两银子不白花,老爷我的前途就靠你了,过两天转运使大人过来,把这些祖宗伺候好了,老爷我亏待不了你……” 躲在桌子下面的冯思远不明白父亲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姐姐哭的如此凄惨?他紧紧咬着自己的小拳头,浑身发抖,这样的父亲,他从来没见过,好像会吃人一样

小姐姐哭了好久,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能听见他微弱的喘息

父亲忽然低吼了一声,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然后就是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我的梅儿,你好好休息,我已经吩咐厨房做些好东西送过来了!” 说完父亲便走了,直到听见关门声,藏在桌子下面的冯思远才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来,确定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了,从桌子下钻了出来

当他看到被绑在床头的人时,便楞住了!原来那不是小姐姐,他的下面和自己一样,此时浑身遍布着红紫的勒痕和齿印,触目惊心

这个时候,思远本应该因为上当受骗而愤怒的,可看到小哥哥那满身伤痕却只有心疼

这么多伤一定很疼吧,要是自己的话,一定会大哭大闹,奶娘一定会很着急,找好多大夫来看

可小哥哥却只是闭着眼睛,满脸交错的泪痕,湿了床上的被褥

冯思远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想要替小哥哥解开手上的绳子,那绳子已经在他的手腕上勒出了血,可冯思远的手指刚刚碰到他的皮肤,他便忽然大喊大叫“别碰我——” 吓得冯思远急忙抽回手,一脸惊慌失措

“小哥哥,我不打你,我只是要松开你手上的绳子,都已经磨出血了!” 小哥哥侧过头去,眼泪顺着白玉般的脸颊流到枕头上,冯思远再一次小心翼翼的探过手去,轻手轻脚的解开绑着小哥哥手腕的绳子

小哥哥收回遍布伤口的手腕,轻轻隆在自己胸前,背对着冯思远蜷缩着身子,屋子里很静,静的可以听见小哥哥流眼泪的声音

冯思远百无聊赖的看了一会,觉得这时候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安慰一下他,便问道:“小哥哥你做了什么错事惹父亲生气了?” 小哥哥依旧背对着他没有出声

冯思远接着说:“我教给你一个办法,只要你好好背书,父亲就不会再生气了,真的,很管用的,每次我闯了祸都是给父亲背书,父亲就不会罚我了!” 听到这话,一直安静的小哥哥忽然笑了起来,不知为什么,这笑听着比哭还难受

冯思远以为小哥哥是不相信自己,更加坚定的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要笑!” 小哥哥回过身来看着冯思远,脸色扭曲,说道:“我是在笑你傻呀,你知道你爹和我刚才在干什么吗?” 冯思远摇了摇头,他不知道,刚才的爹爹十分陌生,即使自己犯了错,爹爹也不会对自己发那么大的火

小哥哥缓慢的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满脸天真的冯思远,说道:“刚才我在和你爹玩一个很好玩的游戏,要不然你也来玩玩?” 冯思远不自觉的朝后退去,摇了摇头“不要,我不会欺负你的!”他虽然不知道刚才自己的爹爹和这个小哥哥干了什么,但总感觉是爹爹欺负了小哥哥

“换我欺负你也可以,很快活的,你没看见你爹刚才比神仙都快活吗?”小哥哥一点点逼近,吓得冯思远一点点后退

又听到这个说法,难道神仙都是那么快活的吗?可为什么小哥哥会受伤,会哭? 小哥哥突然扑过来,将冯思远扑倒在地上

他感觉小哥哥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冰凉的手指朝自己身后摸去,冯思远吓坏了,惊恐的大喊大叫,手脚并用的拼命挣扎

正巧这时候两个丫鬟推门而入,见到此情此景,急忙上前分开两人,看见其中一人竟然是冯思远,两个丫鬟大惊失色

“少爷,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小梅公子,你不要这样,这是少爷,要是让夫人知道了,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冯思远被丫鬟扶起来还满脸惊慌,指着小哥哥嚷道:“他要欺负我,他刚才要欺负我,我要告诉我娘亲去……” 两个丫鬟吓哭了“少爷,你这是要我们的命呀!” 只有那小哥哥阴恻恻的笑,此后好多年,冯思远都无法忘记墨梅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对人世的绝望和报复!

很快,母亲便得到了消息,带着很多家丁气势汹汹的冲到别院里来了

刚才的两个丫鬟跪在院子里吓得浑身哆嗦,小哥哥这时候穿了件白色衣服,也同两个丫鬟一样跪在院子里,脸上表情淡漠,仿佛是一樽精致雕像,无喜无悲

冯思远躲进奶娘怀里抹眼泪,还时不时偷偷看那个小哥哥,其实他没有怨小哥哥的意思,只是刚刚被吓坏了! 母亲气的发抖,喝问道:“说,为什么少爷会在这里,我三番两次的警告过你们,不能让少爷到这里来,你们听不进去是吧?还是打算迷惑了老爷,再来迷惑少爷?一帮臭不要脸的东西!” 两个小丫鬟急忙磕头求饶“夫人饶命,我们真的不知道少爷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老爷刚刚从小梅公子房里出去,让我们进去收拾一下,就看到少爷和小梅公子滚在了地上,其他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呀……” “呸!什么公子,这个东西也配叫公子,一个腌臜下贱的东西,来人,给我打,打死了算!”一向慈祥可亲的母亲,此时气的脸都变了形

两个家丁上前,拖着小哥哥的身子,按在一条长凳子上,大板子带着呼呼的风声,朝他背上打了下去,很快他背上便猩红一片,冯思远看的心惊肉跳,一颗小心脏也随着板子起起伏伏,颤颤发抖,忽然哇哇大哭起来,奶娘将他护在怀里,柔声安慰“少爷别怕,少爷别怕!” 冯思远以为小哥哥会疼的哭爹喊娘,没想到小哥哥却只是哼了一声,便再也不出声了

仿佛那些板子不是打在小哥哥身上,而是打在了冯思远身上,冯思远哭着说道:“娘亲,别打了,娘亲,疼!” 夫人无视了冯思远的苦求,依然脸色扭曲,凶狠的说道:“打,给我狠狠的打!” 奶娘嘴里不住的絮絮叨叨“作孽呀,早就该劝劝老爷,别把这种腌臜下贱的玩意弄进家里,他们安分点还好,这样不安分的,非得败坏了家风!” 冯思远耳朵里是呼呼的风声和板子敲击皮肉的闷响,撇眼去看,见小哥哥背上已经是血淋林一大片了,整个人一动不动,他们不会要把小哥哥打死吧? 冯思远知道是自己害的小哥哥挨打了,可是他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以前自己和知县家的公子打架,母亲也不过是罚自己抄书而已

这时候管家急匆匆的赶过来,看见这种情景,忙喊停那两个家丁,上前对母亲说道:“夫人,可不能再打了,这孩子是老爷花五百两银子买回来的,你给打死了,这银子就打了水漂了,再说,知县大人已经看上这孩子了,怎么着也得新鲜一阵子,你现在打死了不好交代呀!” 母亲虽然脸色不甘,但还是强咽下一口气,说道:“既然买回来了,就得好好教教他府里的规矩,别让他得四处作妖!” “哎,夫人说的对,这不是刚买回来,没顾得着呢吗?夫人您消消气,我一定会好好管教他的!” 终于不打小哥哥了,冯思远抹了抹眼泪,松了一口气

只见趴在长凳子上的小哥哥忽然动了动身子,缓缓抬起头来,鲜淋淋的血液嘴角淌在地上,笑得像个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视线看向母亲说道:“夫人还是少生些气吧,老的快,本来就是半老徐娘了,再过两年,就得变成黄脸婆,老爷都说看着你这张脸难以下饭,恶心作呕呢!” “你说什么?”听到这话,母亲刚缓和下来的脸色骤变,指着小哥哥骂道:“听听,这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和我这么说话,给我打,打死算了!” 管家这下也拦不住娘亲了,眼看院子里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这时候父亲走了进来,大喝一声道:“都给我住手,这么多人干什么?” 母亲吓得一个哆嗦,依然强装着镇定“我干什么了?都是你干的好事,养了一帮狐媚子,现在反倒怪起我来了!” 父亲脸色黑的吓人,瞪着铜铃大的眼睛恶狠狠盯着母亲,道:“这是男人的事情,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母亲虽然惧怕父亲,但依旧不示弱:“我妇道人家怎么了?妇道人家就得由着这些狐媚子骂我黄脸婆呀!” “亏你还是什么大家闺秀呢,你的三从四德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你就是这么持家的,传出去我们虐待下人,你让我的面子往哪放?” “你的面子?你养这些狐媚子传出去就有面子了!”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干好你该干的事情就够了!” 母亲被父亲一顿呵斥,大哭着跑回了后院,奶娘抱着冯思远小心翼翼的跟在母亲身后

冯思远回头看了那个小哥哥一眼,只见父亲抱着他回了屋子

这件事情过了大概有半个多月了,冯思远总是想着那个小哥哥,满肚子的悔恨自责,不知道小哥哥现在怎么样了,他的伤有没有好

本篇《《把酒祝东风》全本完结—— by:东师》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khly/7468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五个案子-Five Cases》全本完结—— by:桑天良 《不完美作品》全本完结—— by:半亩秋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