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撩后爱 上全本完结—— by:蒲公英铺子

2018-03-07
关灯
护眼
字体:[ ]
  还有半年就要和世界说拜拜了,杜钬淼神色复杂的看着偶然得到的那本财经杂志,对着封面上男人的棱角生硬的脸翻来覆去测算百遍,终于脸色苍白,手脚哆嗦!   易郴,飓风集团首席boss,五行全满,命格逆天,还是天煞孤星!可他妈的跟他百分之百夫妻相是什么鬼!!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天作之合 都市情缘   主角:杜钬淼,易郴 ┃ 配角:暂无 ┃ 其它:娱乐圈,天作之合   第1章:命运解码者   杜钬淼从小的愿望就是成为大明星,在父母的影响下他也一直觉得自己一定会成为大明星

  这个执念从有记忆开始就深植在他的脑海中,帮他度过了汗水淋漓的舞蹈课、日复一日的乐器课、各种枯燥的理论课

五岁的时候就能顺畅的弹奏出小步舞曲、六岁就能和老妈一起合奏舒伯特的小夜曲、七岁就和老爸待在书房里讨论剧本里的人物设定了,杜钬淼拥有太多辉煌的过去   但现在,热的满头汗水的他在西街区北巷203号的小胡同的麻辣香锅店里面一手端着盘剁椒鸡爪,一手托着放了三个茶杯的托盘,对着窗边那对带着儿子出来搓一顿的夫妻高声应和: 来嘞!您点的菜上齐了!   上完这桌菜,杜钬淼用围裙擦了擦汗,背靠着仿造烧转风格的休息室的墙壁憩息着,裤袋突然传来一阵震动

他抬起因疲惫而低垂着的头,手摸索到牛仔裤的兜里,摸出几百块钱的国产智能机,看着来电显示,杜钬淼眉头皱了一下,手指头在屏幕上一划,里面传出一个娇气又蛮横的女生声音: 杜钬淼!你现在在哪儿?!   杜钬淼抬头看了看四周,下意识低下声音,他没有说出实话: 我?我在学校呢,今天是李教授的表演课,这会儿很忙,先挂了哈

  杜钬淼! 女人的语气变得又气又急, 你睁着眼睛说瞎话,你看看你窗户外面!   杜钬淼透过店前一排采光良好的玻璃门,看到了那个在马路对面穿着蓬蓬裙一脸气恼的女生正把手机放在耳朵上面

脱下店里的围裙,杜钬淼小跑着到了马路对面

  何珊珊挑着眉毛,带着质问的语气戳着杜钬淼的胸膛: 这就是你的学校?这就是李教授的表演课?杜钬淼!你别他妈的牛鼻子上天乱吹一气了,还说什么自己是富家小开,家里面有别墅有跑车,哪个富家小开会到一个犄角旮旯的小巷子里的小吃铺子端盘子!   杜钬淼有些委屈: 我家真的很有钱,珊珊你和我在一起一定可以继承很多财富的,我说的全都是实话!   何珊珊高跟鞋猛的剁地,圆溜溜的眼睛狠狠地瞪了杜钬淼一眼,噘着嘴说: 满嘴跑火车,没一句实话!你要是真有钱,我上次看中的那款包包怎么不买给我?还有!我都查过了,你根本就没住在什么别墅区,东八街6号的出租房东那里我都打听过了,你就在她那租了个一室一厅,居然还两个月没交房租了!   何珊珊说的过分,杜钬淼也有些不悦: 你跟踪我?   何珊珊傲气的抬头: 是啊!跟踪你怎么了?我不得查查我男朋友到底是龙是熊啊!哼!当初算我看走了眼,看你长得还不错就中了圈套,这年头没钱就算你长成了朵花,也别想追到女人!   杜钬淼看着眼前眉飞色舞的女人,不耐的问: 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的意思当然是要分手!杜钬淼,我不要你了,我把你给甩了,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何珊珊故作愤怒的说,眼中还闪现了些得意,似乎还在等眼前的男生抱头痛哭,竭尽一切的挽留

  而杜钬淼似乎也有些疲惫,只轻声说了: 好

就转身离开了

  何珊珊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她结结巴巴的叫到: 喂 这么 这么就结束啦,杜钬淼!你给我站住!   但杜钬淼只是冷淡的推了推眼镜,留下的只是毫不留情的背影

  杜钬淼重新回到店里面,突然觉得有些累,想要找个什么人来倾诉一下

拿起手机,熟练的翻出了 杨厝凡 的号码,拨了过去

  那边几乎算是秒接,一股不正经的味儿透着屏幕都能闻的出来: 阿水,怎么?被打工店欺负残了,想找哥哭鼻子啊!   杜钬淼嗤笑一声: 是啊!被狠狠欺负了,找你一边喝酒一边哭鼻子啊!   晚上七点,北水大桥两岸已经灯火通明

杜钬淼和杨厝凡坐在廉价的烧烤摊前一边吹着江风一边吃烧烤喝啤酒,杜钬淼穿着随便在商业街地摊上买来的几十块钱的白色t恤,对面坐着身着价值数万的dunhillbelgravia三件套的杨厝凡,场面看上去有些诡异,又莫名的和谐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老板拖欠你工资啦? 杨厝凡猛喝了一口纯生啤酒,红着脸问杜钬淼

  杜钬淼也跟着饮了一口那冒着气泡的冰镇啤酒,让火辣辣的酒液烧透自己的肺腑,吐出一口酒气后开口道: 我和何珊珊分手了

  何珊珊? 杨厝凡咬了冒着油花的鸡腿一口,囫囵着说: 那个女人?我早就知道你们俩长不了,和个拜金女分手而已,也值得你对酒浇愁,愁上心头?   杜钬淼没了吃东西的兴致,他叹了口气: 你知道我的意思,我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就找个拜金女生个娃完成任务然后毫无牵挂和这个世界dbye? 杨厝凡一脸不赞同的看着杜钬淼

  杜钬淼诚实的说道: 何珊珊不会因为我的死受到心灵伤害,而且会得到一大笔钱,她会很开心,这件事对谁都没有坏处

  那你的孩子呢?早婚爸爸, 杨厝凡调侃道, 你死了,何珊珊肯定不会要他,你知道没父没母的孩子有多可怜

  不知道 杜钬淼叹口气, 不想了,反正这件事现在也黄了

  看着老朋友失落的样子,杨厝凡安慰道: 好啦!你那缺德的想法最好别去做,不是还有半年时间吗?那个命运解码者总会出现的

  杜钬淼像看白痴般看着他: 我已经找了十几年 找到那个人的概率如同6500万年前的小行星撞击地球!   你知道,每一次性爱男人会产生多少精子吗?你知道做爱多少次才能让女人成功的怀孕吗?你是在无数次性爱中拼杀,在几亿个精子中脱颖而出的那个几亿分之一的概率,就算是小行星撞击地球,又有什么大不了

杨厝凡举起杯子,说了一声, 干杯!   干杯

杜钬淼也拿起啤酒杯和老友碰了一下,喝下那冰凉而又略微有些苦涩的液体,头渐渐变的昏昏沉沉,意识有些不清

  到后来自己是怎么被杨厝凡拉走的,又是怎么被他拐到自己屋子里的,他一点都记不清了

当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撒到他脸上的时候,他猛的惊醒,突然坐起,面露惊恐的看着这一屋子的制作精良的雕花木质家具,墙上价值不菲的油画以及摆在酒架上的古董花瓶

  杨厝凡!!!   杜钬淼的吼叫震的屋子抖了三抖,杨厝凡顶着一窝如同杂草的乱发从主卧里走了出来,迷迷糊糊的问着杜钬淼: 怎么了?   杜钬淼眼睛瞪得像铜铃,如同见了鬼一般在简易搭成的木板床上不知所措: 你怎么能把我带到这里来!你知道这屋子的东西加起来能有多少吗?至少价值几百万!简直是疯了!   杨厝凡也有些慌了,他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情况已经那么严重了吗?昨天晚上我背你回来的,没让你睡这里的卧室,而且整个过程这里的东西一个都没碰

这个木板床价值一百二,加上被子垫子一共不超过四百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听到这里,杜钬淼终于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立刻对杨厝凡说道: 快快快!赶紧的把我背出去!   杨厝凡也不打趣了,他一句话不说的蹲在杜钬淼面前,杜钬淼也不扭捏,直接爬到了他的背上

  杜钬淼身高一米七八左右,虽然不胖,但好歹也是那么大个男人,压在杨厝凡身上分量十足,他用力抬了抬杜钬淼,背着他穿过小平台,下来三步阶梯,走到了茶几的位置

  在那个位置,放置着杨厝凡经常使用的一些资料,而当下,那张黑色的茶几上面只放着一本杂志,在空无他物的台面上显得十分的显眼

  杜钬淼很轻易的就扫到了那本杂志的封面

封面上的男人不苟言笑,棱角分明,似乎天生带着一股子严肃的味道,浑身上下透着股职务名称为xx长的领导干部的气场,让人根本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五官上

  只远远的瞄了一眼,杜钬淼却突然激动起来,一下子从杨厝凡身上跳了下来,也不管地板上铺着的价值不菲的地毯了,直接哆嗦的将那本杂志捧了起来,眼神在上面来回巡视,一只手在男人的照片上比来划去,慢慢的,脸色渐渐的由激动变得苍白   怎么了? 杜钬淼怪异的表现让杨厝凡有些担忧

  杜钬淼指着杂志上的男人,颤抖的张嘴: 他 命运解码者

  真的?! 杨厝凡也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本杂志,眼中的高兴谁都看得出来

  如果生辰八字对的上,就没错了

杜钬淼脸色依旧苍白

  杨厝凡有些疑惑: 怎么感觉你不太高兴?   杜钬淼看着杨厝凡,语气几乎是绝望的: 这个男人,和我是夫妻相   第2章:奢侈品过敏症   房间里的气氛出现了三秒钟的静止,杜钬淼与杨厝凡双双对视,杨厝凡眼中不可置信的见鬼以及同情满满的表情简直呼之欲出

  怎么了? 杜钬淼不爽的皱眉,和一个男人夫妻相的确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但杨厝凡是弯的啊,而且是弯的三百六十度旋转外加华丽上挑的基因弯!在幼儿园里就只对同班小男生献殷勤了

这样弯的无法自拔的家伙凭什么在这件事上有看法?   杨厝凡回坐到沙发上,按着额头仔细思考了一下措辞,然后抬起头盯着杜钬淼一脸担忧地说道: 如果你的couple真的是这个人的话,希望来年我还有机会在你坟前点柱香

  杜钬淼不耐的拿杂志敲了下杨厝凡的脑袋: 戳重点!   这个人是有名的男女通杀的感情黑洞,情场上绝对的要绕道而行的危险分子,一路上尸骨无数的冷血杀手! 杨厝凡一脸正色,双眼直视杜钬淼, 他叫易郴,一手创建了飓风集团的多金男人,长相正点,行事果断,最可怕的的是他的身材!这杂志上没拍,但他的绝对是男人顶配!知道米国那个吸睛天王模特艾特维斯吧?跟他比就是个渣!管你是男是女,是直是gay,保证鼻血流的停不下来

  你见过? 杜钬淼挑眉

  这个 其实没有, 杨厝凡悻悻的干笑两声,随即又说道, 我不在江湖,但江湖上却全是他的传说

  哦

杜钬淼冷淡的回应,接着说道: 貌似你说的这些都是优点吧

  杨厝凡冷笑两声,语气阴森地开口: 其实他还有一个外号:没有感情的 零度男人

三年前曝光在娱乐头条的一线女星谢芝媛街头全裸狂奔的新闻你还记得吧!有内幕消息说其实是谢芝媛脱光了衣服勾引易郴,结果被易郴直接派人开车拉到了市中心就那么光着扔了出去!   这事还只是他残杀爱慕者的其中一件,这些年凡是向这位大佬出手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艺人直接打入冷宫,员工直接开除,就连生意上的伙伴也都遭到了他的商业打击

因为这狠辣的作风,这两年在他身边转悠的家伙少了很多,但总有那么几个不长脑子的人去碰壁,结果都被收拾的一干二净

总之,这个人千万不能碰!会死的很惨

  杜钬淼沉思了一会儿,想到要和个男人你侬我侬,就止不住背脊哆嗦,他说: 嗯,我不会碰的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杨厝凡突然表情怪异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惊惶地看着坐在他客厅沙发上的杜钬淼,小心翼翼地说道: 阿水 你现在坐的这张皮沙发价值17万,刚刚用手碰过的茶几价值4万,脚踩过的手工地毯一万七 阿水,你还好吧?     突然察觉了什么的杜钬淼表情呆滞的起身,走到门口,回头朝杨厝凡竖起中指:   好个毛线!   这个世界上有奇奇怪怪的病:有人得了异食癖,开始喜欢吃橡胶玻璃;有人患上了恋物癖,爱上桌椅板凳还要和它们结婚;而杜钬淼患上了 奢侈品过敏症 ,日渐严重,无药可救!   杜钬淼之所以叫杜钬淼并不是因为他爸爸姓杜,而是因为他命中缺水、缺金、缺火、缺木、缺土!是的,他的命理是五行全缺

出生于农历大年三十晚十二点和大年初一凌晨零点的他,十分凑巧的遇到了百年难遇的五行虚空,从此以后他金木水火土五行全缺!而这个名字正好五行全有

  奢侈品过敏症 是五行全缺症候群的并发症之一,这个并发症随着他年龄的增长逐渐猖狂起来

杨厝凡家昂贵的家具意料之中的催发了病症,现在的他正躺在三十四平米一室一厅的狭小卧室的淘宝出品木板床上发着高烧,两眼外翻,一副要吐不吐的作死样!   水来了! 大嗓子吆喝声伴随着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正朝着他接近,杨厝凡一扭开杜钬淼的卧室门,就听到一声有气无力的 滚

  阿水,我知道错了 喝点水还不成? 杨厝凡挂起一脸讨好的笑,杜钬淼犯病普通的药物根本没有半点用处,但喝点水却能让他舒服一点

  把你那身名牌皮给我扒了!老子难受! 杜钬淼咬牙切齿

  得咧!少爷您说啥是啥

杨厝凡搞怪的笑了笑,又退了出去,换上了杜钬淼的廉价衬衫之后才又进入房间,给浑身发热的杜钬淼喝了水睡着之后,才关上门离开

  脑子昏沉沉的杜钬淼进入了梦乡,梦里的场景很真实,连空气中的温度都感觉的到

他好奇的看着自己一身的古装,又看了看眼前宏伟壮丽的大殿,便朝着巍峨建筑的深处走去

  深宫藏娇,在桃花枝的掩映当中,几声语文课本中描述的标准银铃般的笑声透着枝丫传了出来,杜钬淼寻着那声音向前走去

枝杈之中,粉衫鬓黛,倾国倾城,娇俏可人,一堆漂亮的男男女女正围着正中那个身着明黄色龙袍之人

杜钬淼没注意中间那人的长相,便被旁边的俊男靓女给吸引了过去

  本以为自己是个透明人,谁曾想,刚一靠近,就听见其中一个女子朝自己招呼: 哟!这不是大内总管杜公公吗?来的正好,给姐妹弟兄们叫几盘桂花糕来

  杜钬淼一脸懵逼,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一个低沉威严的男声传了过来: 小杜子不必去了,留下来一起玩耍!   那人声音自带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压迫感,杜钬淼连头都不敢抬,就听话的走进了那一群俊男靓女之中

娇俏的容颜,脂粉的香气,让杜钬淼整个人都轻飘飘的,粉色的泡泡飘的到处都是

  过来! 低沉的男声打断了他的痴笑,他身子不受控制的一抖,下意识的朝着那声音来源的方向瞄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立刻吓的他三魂掉了六魄,穿着龙袍这家伙他妈的不是杂志封面上那个变态同性恋吗?!!!   杜钬淼双腿一紧,转身就跑

这时候所有的宫殿突然都如同烟雾一般化成灰烬消散了,化作了阴森的树林,乌云把阳光全部挡住,黑暗中的藤蔓四处缠绕,而身后传来了那男人恐怖的狞笑声: 杜钬淼 你还想往哪儿逃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哈哈哈   杜钬淼赶紧加速,却被一根会动的藤蔓缠住了手脚,往黑暗的林子深处拖去

  四肢都被藤蔓紧紧的缠绕,杜钬淼整个人动弹不得,这时候,冰凉的触感突然从脖子处传来,好像是某个人的手指

  杜公公为什么要逃呢? 暧昧的男音几乎是贴着杜钬淼的耳朵说出的,一种极不适应的酥痒让杜钬淼浑身一颤, 明明都逃不出我的掌控的   男人一边说话,一边将手指从杜钬淼背后绕道前方,一路划过他的胸膛向下,最终挑开的那个最为隐秘的地方

  你 你干什么? 杜钬淼慌张地问道

  干什么?呵,当然是干你, 男人说的一本正经, 你们太监的本职不就是侍奉君王吗?   男人的手极不安分,突然碰到了某个极其敏感的东西,杜钬淼随即浑身一颤,男人低低的笑出了声: 呵,原来我的杜公公这么不老实呢,连这小家伙都没有切掉   杜钬淼脸一红: 你的才是小家伙!!   男人从背后把脑袋靠在杜钬淼的肩膀上,视线下移,盯住他正在把玩的那个东西,声音沙哑着开口: 真可爱   杜钬淼忍住骂娘的冲动拼命的挣扎,试图逃离一阵阵汹涌而至的快感,却在即将到达顶峰的时候察觉到了身后一丝冰凉的触感,所碰到的正是他身后的那片秘地!   变态!死变态!你放开我! 杜钬淼高声的大叫起来,同时拼了命的挣扎

与此同时,他的脑袋也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意识逐渐混沌不清,然后在一阵惊叫声中   他醒了过来

本篇《先撩后爱 上全本完结—— by:蒲公英铺子》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60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快穿之总有人想搞办公室恋情 上全本完结—— by:岛肆 快穿之总有人想搞办公室恋情 下全本完结—— by:岛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