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撩后爱 下全本完结—— by:蒲公英铺子

2018-03-07
关灯
护眼
字体:[ ]
  杜钬淼蜷缩在被窝里,按着快要崩溃地脑袋,一幅幅从未见过的画面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他好像做什么梦了, 梦中的场景陌生而可怕,有燃烧的火焰,有刺骨的寒风, 还有流淌的鲜血

  在那个可怕的场景中,他并不是一个参与其中的人, 而是以上帝视角扮演着一个旁观者

经历那所有残酷和痛苦的主角是另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的模样似乎还很是弱小,只有九岁十岁的样子, 却仿佛承受了难以忍受的痛苦

  杜钬淼不知道那个小男孩是谁, 甚至回想不起在梦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那熊熊燃烧的火焰, 以及漫天飘飞的白雪

  仅仅这样, 已经让杜钬淼头痛欲裂, 甚至体会到了一种绝望崩溃的感觉,让他忍不住为梦中的那个小男孩牵动心神

  直到醒来之后,杜钬淼才恍然那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罢了, 梦中的无望与悲恸只不过是他不良的精神状态导致的思想脱线, 而所谓的悲伤也只是他无端地想象罢了

  真是个不太好的梦境啊!   杜钬淼一股脑儿从床上坐了起来, 摇了摇脑袋,让自己忘记那些不太好的东西

他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脱了束缚,身上也被人很仔细地盖上了一层薄被

他记得睡着之前自己被绑的动弹不得, 也完全没有办法盖上被子,看来是有人关照了 而昨晚在这屋子中的仅易郴一个而已

  杜钬淼莫名感觉到有些温暖,易郴也不是真的那么无情冷漠嘛!他从这张床上爬了起来,四处张望,却不知道易郴此时去了哪里,于是他就随意地打量起这间屋子来

  这间屋子的主人品味很好,简单的黑白底风格的壁灯配上天花板上边角圆润的类正方形顶灯,简洁而不失品味,一整套的红木系列家具精雕细琢,落落大方,最最吸引人的是摆放在屋子一脚的直角书橱,上面放满了品类丰富的藏书

  从经济观察的杂志着作到人文地理的经典藏书,从历史品鉴的铮铮之言到艺术欣赏的学海拾珠,所包含的种类之丰富,内容之广泛让杜钬淼瞠目结舌也佩服不已

  他随手拿起一本书籍,随便一翻,便看到了里面到处可见的批注和勾画,而这本书看上去也不是全新的那种,可见它的主人并不只是一个藏书者,更是一个读书者!   杜钬淼着迷的看着这本书籍,在翻动的时候,从里面突然滑落出一张薄薄的纸叶,飘在了地板上

杜钬淼把书往旁边的桌上一放,便弯腰去捡那张飘落的薄纸,却不期然被上面手画的内容吸引了 是一份手写的曲谱

  泛黄的纸张似乎已经有了不短的年头,上面的字迹刚劲有力,看上去应该是一位男子的笔迹

如果不是因为这页纸是曲谱的话,杜钬淼几乎会怀疑它是出自易郴之手了

可仔细对比了一下这张纸的字迹和书中做批注的字迹,杜钬淼又觉得它们极其相似

  可易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玩音乐的人啊

  杜钬淼打有了记忆开始,就被音乐修养极高的母亲带着练习各种曲谱,对这类东西有着不同常人的敏感

他虽然自己没有写曲子的天赋,但鉴赏和记忆的能力却是极佳,眼前这篇曲谱很快吸引了他的思绪

  只看了一遍,杜钬淼眼睛就不自觉的睁大了,妙妙妙!原来音乐的节奏还可以这么玩!原来乐曲的演奏还能够这样变幻!杜钬淼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首难得的好曲子

  这样的曲子很难不成为绝妙之作,但为什么至今为止的音乐榜上、各大音乐电台和流行歌曲中都没有出现这首曲目呢?按理说这种水准的创作怎么着也不会被埋没啊!   唯一的可能,那就是创作者根本就没有将它发布出去!   杜钬淼有些遗憾的将曲谱重新夹进了那本厚厚的书页之中,虽然他觉得很可惜,但他毕竟不是这首曲子的缔造者,根本没有决定它命运的权力,即使有再多的不舍,也只能够物归原位

  窗外的阳光已经相当的耀眼,肚子里面也空荡荡地不满的叫嚣,看来天儿已经很晚了,杜钬淼出门之前先给他师父打了一个电话,汇报汇报昨夜的战果

  师父,怎么办?昨天晚上我根本没有亲够十分钟

杜钬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昨天晚上计划之所以能够实施,精髓完全在于出其不意,是绝对不可能有第二次成功的可能的

  啊?你没成功啊!为什么为师算出来的是你已经做到了呢, 周统笃定地说道, 没错的,绝对十分钟足足的!徒儿啊,你要相信为师的测算能力,那是绝对不可能会出现任何差错的,你一定   杜钬淼习惯性打断: 哦,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说完之后,他急急的将电话挂了

真要等周统说下去,估计没有一两个小时是绝对完不了了

不过,真的是自己记错了吗?他明明记得当时看计时器的时候还差上整整一分钟呢,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就完成了足足十分钟呢?   可能真的是记错了吧!早知道如此,他怎么可能丢尽脸面的向易索吻还生生的抗住了那家伙的一皮带?真是造化弄人

  但既然已经确定了现在可以去看望爸爸了,杜钬淼就一分钟都不想耽搁了,他夹着拖鞋,朝着门口就去了

  在开门的前一秒,杜钬淼就像这一生中曾经发生过的成千上万次开门一样,只发动了最简单的神经思考模式,甚至是只凭着自己的本能来完成这个机械的动作

这个动作实在是太普通太常见了,他完全不会意料到推开这扇门后,等待他的是什么!   但这次他完成了和从前成千上万次的开门没什么不同的动作后,却意外的开出了两个身高体壮的黑衣男子!工整严谨的端正的站在他的门外!   杜少好,杜少您要出门吗? 一见他出来,两男子立刻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的叫到

  什么?什么情况! 杜钬淼赶紧后退一步,做出十足的防卫姿态,大脑也立刻的当机了

  杜钬淼的反应似乎在两个黑衣人的预料之内,其中一个黑衣人不急不缓地站了出来,朝着杜钬淼又鞠了一躬,然后说道: 杜少,是易总吩咐我们过来的,从此以后负责二十四小时守护你的安全,寸步不离,以后您叫我老三就可以了

  易郴? 杜钬淼更加惊讶了,难道是昨晚自己终于惹怒了他,现在要软禁自己, 他在哪儿?   老三开口回答道: 易总有事暂时不会过来这个地方了,请杜少安心住着,等易总那边一有消息,我会立刻通报您的

  别再您您您的了,听上去别扭! 杜钬淼觉得自己猜对了,易郴那家伙绝对是报复啊报复!派了两个牛高马大的人来禁锢自己的行动,监视自己的异常,这是关押啊!这是小黑屋啊!   杜钬淼浑身寒气直冒,森森地说道: 那我可以出门吗?   老三又是恭敬的一点头: 可以

  杜钬淼: 哈?   明明派人禁锢自己却又给了行动的自由,易郴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不会真是要保护自己吧?可是他一个小小的演员能有什么好值得保护的?又不是什么要员

  更让他惊讶的是他下楼时看到的场景,只见他和易郴曾经居住的两人世界已经完全被一帮陌生人占领了

这些人有的穿着和老三一样的黑色保镖服,有的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有的带着厨师的高筒帽,这是 什么节奏?   易总说了,从今天开始,你这边要每天都做三次身体检查,确保健康安全,食用的饭菜也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测和精心的调配,保证没有任何伤害身体的物质掺杂在里面,出行也必须做好安全防卫

老三点着头,忠诚地履行着解说的职能

  这也太 我只是有点儿不太适应,让我缓缓

杜钬淼一下子跌坐在了沙发上,然后用一种呆滞的神情提问到, 我是不是真的得罪易郴了,你们说实话,你们来这里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然而无论杜钬淼怎么发问,他的得到的回答永远都只有一个:来这里的人都是易郴调过来的,他们的职责是保护他的安全

  呵呵,安全你妹安全!   出门的时候,杜钬淼被那个家庭医生按在一台仪器前面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半个小时,然后又被一帮人审视了半天,最后,在四个保镖的护卫下,声势浩荡的出了门

  尼玛他这是去看望父亲啊还是去砸场子啊!   而最最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四个保镖带他去看的那台车!那台看上去结实的如同护送国家总统一般的铁疙瘩,简直是用运送钞票一样的决心在运送他!   真的,他错了,他再也不敢得罪易郴了

如果这就是易郴惩罚他的手段的话,杜钬淼真的给跪了

他已经深深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和对易郴所做出的冒犯举动,决定痛定思痛,痛改前非,坚决改正自身一切落后的和不合时宜的错误思想,接受来自易中央的彻底改造!   但不管他如何拒绝,最终却仍旧没有逃脱乘坐这辆 运钞车 出门的命运

  爸爸,时隔两年,我终于来看您了,诚意十足,带着奔赴战场的装备和人员来砸场子了   第45章:回   站在树叶宽大的梧桐树下, 杜钬淼心中如同煮着一锅沸水,不停的搅动 这里是他们沈家的宅院

  其实,杜钬淼在这座房子里生活的时间并不长

五岁之前的那段记忆多半已经模糊了,后来他们一家三口又都搬进了城郊的那套小房子里, 但莫名的杜钬淼对这里就有种很熟悉的亲切感

古香古色的院子似乎与这个节奏匆忙,声色喧嚣的城市格格不入,但它静静的矗立在这条安静的街道, 又是如此的和谐 这里是他真正的家

  尽管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杜钬淼还是叩响了沈家院门上那厚重的铜环, 像是穿越回了近代那般,用古老的方式向屋内的亲人传达自己归家的讯息

  咚咚声回响, 声声悠远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从里面露出一张很是温婉的脸庞

开门的是杜钬淼的妈妈万梅梅

当门外的几人看清门内的人之后,一个两个的都露出了惊呆了表情

  四个保镖是完全没想到会见到曾经红过半边天的一代传奇, 而杜钬淼则是惊讶于他妈妈的变化

  在杜钬淼的记忆中, 他的妈妈一直是个很讲究的人

小时候杜钬淼的病症还没有那么严重, 他父母使用那些昂贵的东西只要不让他碰到就没什么影响

沈妈妈又是大红大紫的明星,她一直都走在整个娱乐圈时尚的前沿,那些妆容打扮往往会掀起一股子模仿跟风的潮流, 很多扮相都是一代人心中的经典

  有时尚界的人士曾经做过她穿衣风格的统计, 并且制作了一期汇总型的期刊, 这让时尚界和影迷们趋之若鹜,这本期刊很快就被抢购一空

沈妈妈对于审美有着极高的品味,无论是淑女装、民族装、田园风、中性风甚至欧式风、波西米亚风等等通通都有尝试, 且都能随心所欲的驾驭,她总有办法让各种各样的衣服在自己身上穿出独特的感觉

这一点,杜钬淼是极其佩服的

  虽然,同样是沈妈妈,从前给他穿衣服的时候却总是怎么丑怎么来,将她在搭衣服上的反面技能完全发挥了出来,保证杜钬淼在读书期间丑的人神共愤,没有任何早恋的可行性!   当然,这最终都要归功于周统那个神叨叨的师父的建议,说什么杜钬淼越丑越好养活!   可就是记忆中那个对自己的妆容打扮极其上心的人,此时却仿佛洗尽了铅华,仅仅穿着一件素色的衬衫,搭着一个普通的半身裙而已

  母亲看上去依旧很美,不负上一代人无数人的记忆,但两年没见,她的样子却发生了许多变化

  怎么说呢?杜钬淼总觉得他的妈妈看上去憔悴了许多,眉眼之间也多了很多过去没有的忧伤,也不再那么的时尚

此时的她站在大门之内,仿佛怎么也不敢相信此刻所见到的

  这样的母亲让杜钬淼有些心疼

  万阿姨,我来看您了

杜钬淼率先叫了一声,而沈妈妈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样只静静地站着,直直的盯住杜钬淼

  万阿姨 我来看您了

杜钬淼又轻声唤了一句,而万梅梅的眼睛却一下子就朦胧了起来

  杜钬淼从五岁的时候起,就不再在有其他人的时候叫沈家夫妻爸爸妈妈了

沈北海和万梅梅在事业上的成功让他们在娱乐圈积累了名望和人脉,这些东西一旦为杜钬淼所用就变成了他自己的运势,而对运势过敏的杜钬淼来说,那就是毒药

  如果其他人不知道杜钬淼就是沈北海的儿子,沈家夫妻在娱乐圈打下的基础也就不能为杜钬淼所用,这样才是保障了杜钬淼的安全

  最初沈北海让杜钬淼这样叫他们叔叔阿姨的时候,杜钬淼怎么都不肯,沈北海只好拿出柳枝条儿来教训他,但一来二去好多天,杜钬淼都不肯改口

直到后来有一次,沈妈妈当着他的面落了泪,杜钬淼才听了夫妻俩的话,乖乖地改口叫他们叔叔阿姨

  但只要是三人相处的时候,杜钬淼保证一口一个爸妈叫的甜死人!   阿姨,您怎么哭了?我来看您不开心吗? 看见妈妈哭了,杜钬淼赶紧上前安慰

万梅梅却一边流泪一边开心的笑着: 小杜来了,小杜来了就好

快进来坐!   杜钬淼转头向老三露出了一个威胁的表情,示意他不要再跟过来后,才跟着他妈妈向里走去

几个保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万梅梅却没落下他们,她擦了擦眼泪,对老三他们邀请到: 你们是小杜的朋友吧,快点儿进来坐

  几个黑衣保镖都有些受宠若惊,甚至有两个人脸上还出现了可疑的红云

自从万梅梅出现后,几个糙汉子明显都收敛了些身上的戾气,除却他们身上穿着的奇怪衣服,看起来倒像真的像是杜钬淼的朋友一般

  杜钬淼不想妈妈知道这些家伙是保镖,只好也笑呵呵的让他们跟着进去了

  沈家的院子虽然不算是很大,但五脏俱全

沈妈妈领着几个保镖到茶室中坐定后,给他们泡了茶招呼着,而杜钬淼则直接去了他父母卧室所在的地方

  爸爸病了,不知道严重不严重

  转过几个门廊和景致,杜钬淼轻轻敲了敲那扇古香古色的木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的摆设和这座院子的风格保持了一致,沈北海坚持用古典的家具装饰这里,连天花板上的吊灯,都做成了古代灯笼的形状

  沈北海的病情没有杜钬淼想象中的那么严重,至少没有像之前杜钬淼所猜测的那样躺在床上卧榻不起

虽然穿多了两件衣服,脸色看起来也不怎么好,但此时的沈北海却是坐在窗口的位置,一边喝着旁边泡着的热茶,一边读着手中的书籍

  爸,我回来了

杜钬淼轻唤了一声,感觉喉咙有些微的哽咽

  沈北海今天一天的心思都有些乱

早先他就接到了周统的电话,说杜钬淼暂时解除了命格的限制,可以回家看望他们

沈北海开心的不得了,但又不得不担心当年事情是否会让他的孩子记恨起来,不愿意来看自己的父母,这种纠结的心态让他不得不拿出一本书转移一下烦乱的思绪

此时他听到杜钬淼的声音,拿着书的手一顿,接着便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了头

  爸,我回来了

杜钬淼又叫了一声,就像他刚刚唤他母亲那样

  只见沈北海的双唇抖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又卡在喉咙中一般,过了良久他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杜钬淼走到沈北海看书的窗边,拉了张木椅在他旁边坐下了,然后问道: 爸爸你身体怎么样?听说生病了

  沈北海的眼睛紧紧地黏在了杜钬淼身上,将他上下打量了个遍,似乎要将这两年的缺失搜补回来一样,贪婪的看着

上一次在华式盛泰,他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自己的儿子,就出了那样的意外,这一次他要看个够!打量了半晌,似乎是满意了杜钬淼目前的模样后,沈北海才说道: 我没什么事,你师父说你知道了当年的事情,我还在担心你生气不肯回家呢 你长高了,也比以前更帅气了,阿文,你不会怪爸爸吧?   怪!我当然要怪! 杜钬淼立刻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您和师父什么事情都瞒着我,当年的隐情半点儿也不给我说,知道我这两年有多难过有多伤心吗?以为自己是没人要的孩子,以为自己被抛弃了,您知道那种感觉吗?我好多次都无意识的走到这里来,站在门外边,却知道就算敲门也不会有人来开,知道你们都在里面,却怎么都触及不到,那种感觉,我是再也不想体会一遍了!   杜钬淼说着说着就觉得更委屈了,他拉住沈北海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 爸爸,我怪死当年的那个决定了,所以 以后都不要再随便抛弃我了,好吗?   《全盘颠倒》在国内被禁几乎已成定局,即使飓风的团队多方经过了长久的努力却依旧没有什么进展,在他们与广电的交涉中,似乎隐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压制着他们的行动

本篇《先撩后爱 下全本完结—— by:蒲公英铺子》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60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快穿之总有人想搞办公室恋情 下全本完结—— by:岛肆 分手一百天全本完结—— by:子知鱼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