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你的包子在这!(包子)上全本完结—— by:冬月青

2018-03-08
关灯
护眼
字体:[ ]
  莫名其妙重生到这个世界的张小球带了一个然并卵的系统毛鸡,坑爹的要靠收集愿力来抵抗这个世界对他的排斥,然后他成为了京城最有名的销金窟之首的天青阁的台柱青衣,遇到了母妃早死被皇后忌惮的落魄皇子玄溟

天啦噜!这皇子和他一直暗恋的男神长得一模一样,竟然还是这个世界大气运的真命天子,获得小攻喜好值竟抵得上台上十年功

  张小球:都让开!男神被我一年四季二十四节气全天候无间断承包了!   玄溟:张小球是本王独一无二的宝贝!   毛鸡:张小球就是个到处招摇撞骗、表里不一的小骗子

  包子:腻们都滚开!爹爹是我一个人的爹爹!   表里不一痴汉戏子受X不受待见将军帝王攻   PS.1.小攻是不受宠的皇子,要上战场、会登基;   2.本文如果有看起来非凡的设定纯属幻觉,实质上就是甜宠日常生包子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生子 甜文   主角:张小球(丘)、玄溟 ┃ 配角:毛鸡、球球、柳年、玄澈、天南阁主等 ┃ 其它:1vs.1,he,表里不一痴汉戏子受X不受待见将军帝王攻   第1章:张小球   晨光微熹,京城中一座不起眼的院落里

刺眼的光线透过窗子,床上一个十五六模样的少年不耐地翻过身子,在床上蠕动了几下,又将一条腿搭在被子上,准备睡死过去

  突然一只圆滚滚小皮球般大的黄色毛鸡一屁股坐在了少年脸上,少年一惊突然坐起身来,毛鸡毫无防备啪嗒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少年便是张小球,今天刚满十六

  张小球还没醒转过来,迷迷瞪瞪揉着眼睛

毛鸡一下跳到床铺上,发出四五岁清亮的童声道, 张小球你这个混蛋!又把我弄到地上去了!我这一身毛可干净着呢!   毛鸡见张小球还没反应,一爪子扇过去,哎哎叫道, 今天可是你初次登台的日子!教导师傅交待了,叫你早早过去排练呢!   张小球眼睛死命眨了几下,一下又躺倒在床榻上,眨眼又睡死过去

毛鸡一屁股坐在枕头边,自个生闷气

  这时只听到门外传来一道温柔的男声, 毛鸡,你又闹小球去啦?!小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让他多睡会吧!   圆滚滚的毛鸡无辜软嫩地 唧唧 了两声当作回应

等听见脚步声离开后,这毛鸡又瞅着张小球嫌弃道, 哼,你呀,除了这张皮相,一无是处! 嫌弃的童声听着反倒有些搞笑的感觉

  没过一会,张小球又从床上弹起来惊慌道, 啊啊啊,要迟了,又要挨师傅训了!   说着便胡乱穿了衣裳,踩了鞋就要往门外冲,身后跟着只圆滚滚的毛鸡急急地半跑半飞赶着

  张小球迷迷登登就要出了院子,一把被个三十出头模样的男人拉住了

这男人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道, 也不差这一会,快洗把脸吃了早饭再去

  张小球有些无奈地叫了声, 爹   被张小球唤作爹的男人长着副娃娃脸圆眼睛的模样,看着显小,实际上已经三十好几奔四十了

  这男人叫柳年,张小球三岁时被他捡回来养着的

  柳年自是不理会张小球,按着他洗漱吃完早饭才道, 好啦好啦,我找隔壁孙叔借了辆马车,等会我们一起去天青阁

  这马车自然不是富贵人家那种,就是一匹老马拉着的两轮木板车而已

不过好歹是四条腿拉着跑的,比两条腿强许多

  张小球家的院子在一条不起眼的巷弄里,四周都是世世代代住在京城的平头百姓

拐过几个弯,便到了大街汇入了喧哗热闹的人流中

不到片刻,沿着大街到了洛河岸,便是京城最负盛名的销金窟 天青阁

  天青阁位于京城最繁华的地带,可是离喧哗的街市乃一江之隔,闹中取静;在一片郁郁葱葱之中,飞檐林立,晚上挂着一排排的红灯笼,颇得京中那些附庸风雅的名流的喜欢

  当然,天青阁作为京城最大的销金窟,从位置、建筑、布局到格调,自无一不是好的;但最引人入胜的,自不是这些外在之物

要说这天青阁啥最出名,当然是天青阁的美人,当然若只是美人的话,这京城排的上号的青楼多了去

  苍玄王朝的都城洛城,汇聚天下权势、人物与金银,两只脚的皇帝不多,长得好的美人却是不少,就连那不入流的花街巷子里,那些打着帘子的,颜色也不差

  而这天青阁除了美人之外,却也是京城最出名的戏园子;这里的头牌花魁啥的,那说唱练打的功夫却是一举手一投足,丝丝都要慑人心魄的

不过,除了这些,天青阁还有一个十分特别之处便是,它是京城里头一份南风馆

当然,这意思不是京城只这一处南风馆,天青阁却是这独一份,其他秦楼楚馆都望尘莫及的

  这天青阁半是戏园子半是楚风馆,既然招牌是响当当的,规矩却也是多的很

这京城百姓都莫知这天青阁阁主是什么来头,但是人家就是有这份本事,甭管来的是王侯将相还是赤身白衣,进了天青阁就得守天青阁的规矩

  这天青阁虽是南风馆,但却有一条,若是看上哪个公子,却得先看看这个公子愿不愿意,甭管真心假意,为了钱财还是其他,得天青阁的公子点头了,那些达官贵人才能把人家哄上床去

  这天子脚下,卧虎藏龙,最不差的便是来头,一个比一个有来头,也自是一个比一个眼高于顶

这天青阁的公子各个都不是凡品,听得一曲,再喝个小酒啥的,不说那些本就好这一口的,就是那些本不好这一口的,也难免心神荡漾

看上个人像硬上弓的时常会有,来头不小的自也多的是,可没有天青阁阁主抹不平的

  一来二去,这世人便也知晓天青阁阁主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这背后有啥惹不得的人物他们也不清楚,时间长了,天青阁的规矩倒是都不敢不遵守了

  张小球和他爹坐的板车,和天青阁自然是格格不入

不过父子俩都是心大的,从后门进去,直接到了训练的院子,后门守门小厮鄙视的眼光也当跟没看到的似的

不过毛鸡却是个小心眼的,扑上去啄了那小厮一下,才恨恨扑棱这圆滚滚笨拙的身子飞到张小球肩头

  这啄一下自然是和给张小球的一爪子不能比的,毛鸡在张小球身边很多年,时不时来一爪子就是表达一下情绪而已,连个白印子都不会留;不过对敌人就不会这样啦,那啄一下大事没有,却是够疼的

  训练的院子里教导师傅早到了,带着十来个半大少年在那拉伸身体,瞧到张小球脸便黑了下来,张口就要教训,不想转眼又瞧到张小球身后跟着的他爹柳年,憋了又憋,不耐地摆摆手来, 还不快入队!十天里有八天你都要迟到!就没见过你这般的学生!   柳年如今也在天青阁做着活计,类似账房先生的,不过他上头还有好几个把关的帐房,手上的事也算轻松,自然银两也不是太多,混口饭吃

柳年和教导师傅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去了自己做活的地

  教导师傅瞧张小球这幅不成器的模样,无奈地摆了摆头,叹道, 瞧你这样子,白白糟蹋了你这老天爷给的底子

说着又拿藤条抽了抽张小球身板, 这里,给我拉直了!今年你第一次上台,这些基本的还做不到位!   张小球朝几个小伙伴吐了吐舌头,看到的却是一片艳羡的眼光,心中甚是无语

这些半大少年年纪都比他小些,天青阁挑选苗子从不在多,也都是从小教起,大概差五岁的年纪差会培养十来个,而每一批基本上是一起训练的

  和张小球的一批多数在十三四岁的年纪就已登台了,他这算晚的了,主要是他和他爹都不太上心,而天青阁阁主却也是瞧中了张小球的资质,好东西总要先放放的

  在天青阁中上台在众人看来自都是一件极为风光的事,想想京中那些在外面哪个不是呼风唤雨的,在这各个却要为他们痴迷,到时候要啥没啥的,有钱有名,到时看对眼的,终生也算是有了个依靠

  在天青阁训练的这些孩子,多数家境都是不好的,被挑进天青阁,这些就是他们这生最大的愿望了

张小球揉了揉面前年纪最小、眼睛黑溜溜的一个小男孩的脑袋,学着他教导师傅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让那些毛小孩一边去

  很快天色将暮,日色稀微,天青阁从门口到院内的走廊下,挂上了一长溜的红灯笼;车马踏桥过河而来,络绎不绝,转而白日的幽静迅速被夜晚的喧哗所取代

  张小球训练了一天,好不容易得了休息的片刻

在他要上台后,在后院便有了自己的房间,不用和那些半大少年挤做一堆了

当然,在张小球和他爹看来,有自己独立的房间还真不是什么好事,瞧这房间华丽奢靡的装饰,便知是用来做什么的,这些房间才不是为了他们休息方便,更多的是待客方便

  不过天青阁讲究个你情我愿,甭管人家愿不愿,得看这些阁里的公子们愿不愿意,对张小球来说,倒还好些

  早用过晚饭,张小球坐在床边趴在桌上,房里的铜镜映出他姣好的身段,那样貌也真真是在天青阁都是数一数二的,不过只要他开口说话便会显出几分天真青涩和不以为然,倒减轻了那容貌慑人心魄的压迫感

  毛鸡在张小球趴着的桌上像钟摆一样有规律地晃悠晃悠着自己圆滚滚的身体,过了一会只听它清亮的童音道, 五、四、三、二、一!小球!你心上人来了!   张小球一下弹起来,瞬间从刚刚焉嗒嗒的模样满血复活,几个轻身夺门而出,瞧不清那脚步,只觉得像一只轻盈飞过的燕子,迅速从后院的走廊到了前院,轻身飞下楼梯,眨眼间便到了天青阁门口,这时门口才堪堪停了一辆马车,车帘掀起来走下一个容貌俊美、长身玉立的男人

  第2章:三皇子   张小球扭扭捏捏上前道, 三皇子,您来啦?   这从马车上下来的身形高大、容貌俊美的男子,便是当今的三皇子玄溟,如今恰才二十及冠,也是天青阁的常客了

只见玄溟身着玄黑常服,左边腰系四爪龙佩,右边腰系五彩香囊,才见着张小球脸上便显出几分笑意来,伸出一根手指抬起张小球的下巴道, 今天是小球初次登台的日子,本王怎么能不来捧场呢!   张小球没用的一下子便飞红了脸

  毛鸡恨铁不成钢地在张小球肩上跳来跳去用只有张小球听到的声音道, 哎呀呀,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才三五下就被迷得找不着北了!   张小球眼睛也不瞅毛鸡一下,手只轻轻一挥,将毛鸡拂到了地上

他领着玄溟到了天青阁四楼的专属包间,便坐下来趁着登台前的空隙陪玄溟说话

毛鸡摇头摆脑地四处蹦跶,顺着点瓜子点心啥的就在那啄得不亦乐乎

三皇子包间的点心茶果啥的向来都是上好的,毛鸡再是喜欢不过了,看在这份上,勉强忍了张小球这见色忘义的小样

  毛鸡一直跟在张小球身边,玄溟也是见惯了的,倒也不以为忤

  这天青阁临河的主楼阁共有五层,诸楼阁之后是一个合围的后院,表演、招待客人都是在主楼阁之内

阁里大堂很是宽敞,二楼高处有伸展出来的戏台子,普通的客人都在大堂,稍有钱些的便能在二楼要个包间,三层、四层都是留给京城数得上号的人物的专有包间

  三皇子玄溟是天青阁的常客,又身份尊贵,包间临河,位置视野自都是顶好的

除了阁里有一处戏台子之外,在洛河上又建了一座水榭,沿岸都是些细竹子四周水草萦绕,在夏天或是节日里,也常在水榭里搭台子,从这包间望过去,也都瞧得十分清楚

  玄溟斜斜坐在窗边榻上,与张小球隔着一张案几,张小球正双手撑在案上正眉飞色舞地说个不停,说的也多是自己一日里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没管人家身为皇子哪稀待听他这些

毛鸡在边吃东西边竖起一只耳朵偷听,心里却是大为嫌弃;不过抬头一看,却只瞧得对面那人还真听得颇为认真,脸上都带有几分难以察觉的温柔,直想用小爪子捂住自己的小心脏,感叹这世界真凌乱!   这包间叫作云间里,平日玄溟也不喜外人侍候,都是身边的青云和如松两个小厮大殿,此时倒也没啥其他人

  玄溟伸出一只手指抵住了张小球额头,止住了他滔滔不绝的话头,低沉的声音问道, 你今日初次登台要演什么?却是谁与你搭戏?   玄溟这种时不时拿手碰他的行为实属正常,可每次张小球都会害羞扭捏脸红,小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

他转开脸,有些不好意思道, 今天兰师傅安排我演的是鄂君绣被这出,让我与青衣搭戏

  哦?!鄂君绣被这出 玄溟脸上一抹愠色转瞬即逝,张小球都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毕竟三皇子从来都是温柔笑意的样子,倒少见他有啥恼怒的时候

  小家伙初次登台,天南阁主便让青衣与你搭戏,看来对小家伙十分看重啊!   在这天青阁里,青衣是一种身份,是天青阁里的台柱和头牌,每任青衣无一不是貌美而又唱作俱佳的绝色,只是颜色再好也抵不过时间,五年六年、顶多七年八年的,青衣自是旧人换了新人

  除了青衣之外,惟二的便是红裳了,再其次便是以颜色唤名的公子,名字也不拘一格,但都是天青阁里排的上号的;再其他的名字,却是无啥特别了

  张小球有些不好意思道, 青衣哥哥自然厉害啦,人家、人家也是运气

不过要是弄砸了就丢脸了

说着还不好意思低着头对了对自己的手指

  毛鸡在一边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快掉了一地,张小球那种混不吝没长心眼的,一到心上人跟前就扭扭捏捏像个大姑娘似的,直让它看不过眼

你说他拧巴吧,有时候智商又掉线,像刚才叽里呱啦自己说一堆,那时候怎么就不顾忌自己形象啦

  张小球对毛鸡再了解不过,又知道它心里再作妖,暗地里又飞了几个眼刀过去

他也觉得自己一在这人面前,脑子就有些秀逗了,浑身就不逮劲,等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方才一举手一投足一说话啥的,哪哪都不对劲,一想就觉得恨不得当自己透明的,很是坐立难安,没过一会实在捱不住索性一把抱起毛鸡就跑了,等出了门心里又后悔起来,觉得浪费了和心上人相处的大好机会

  可是时间也不早了,还得化妆换衣准备,只得悻悻走了,没瞧到那人见他落荒而逃的好笑神情

  张小球回到自己在后院三楼的房间,对着铜镜好好描眉贴鬓化妆起来,期间兰师傅还派人看了一遭

毛鸡趴在台子上,铜镜里映出一团圆滚滚毛乎乎的身影,糯糯的童音道, 小球你说你,那三皇子有啥好的?!不就是身份矜贵了点

你和他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毛鸡的声音像个小童子,十分有迷惑性,容易让人心软,张小球上过好多次当,不过现在早有免疫力了,一把将毛鸡抱在怀里死劲地揉捏几把,不满道, 你个毛鸡懂个屁!三皇子可是人家心目中的大英雄!   等张小球收拾好没多久,兰师傅便派人叫了出去候场了

今天是张小球初次登台,还是青衣搭戏,便放在了最后作压轴曲目

兰师傅是个三十来岁相貌普通的男子,不过却是个有本事的,天青阁里经他手的节目没有不叫好的,平日里向来板着个脸,很是严厉,阁里公子没几个不怵他

  兰师傅上下打量了张小球一番,两只手扶着张小球转了几个圈,又抬着他的下巴瞧了左脸又瞧右脸,方才是点了点头

  这后台是戏台子后面的几间房间打通做成的,里面放满了寻常道具服饰之类,像青衣红裳这些辈分高的,往往一出戏都有特意做好的衣裳,也是特定的装扮,只是一些寻常些的角色才在这后台搞定

  如今张小球第一次登场,天南阁主便命人与他特意做了服饰,房间也是比着前辈们的,不知惹了多少眼,只是张小球向来不大清楚这些门门道道的,整天最关心的除了三皇子外,就是吃和睡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想他初来乍到这个世界之时,作为新世纪的宅男痴汉一枚,上辈子最关心的莫非吃睡和男神罢了,对了,他上辈子就是痴性属性小受一枚,喜欢的是男神不是女神

  谁知道宅男家里蹲,祸从天上来,他在家抱着电脑正对着男神的照片舔屏,谁知道一道惊雷,他两眼一闭,两腿一登,便来到了这个他压根就没听说过的时代

他历史学得不好,也不知道和历史上哪个朝代相似,不过在他看来总归都是差不多的

  等到他醒来时,便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个三岁小孩身上,而这三岁小孩却是埋在一堆死人堆里

话说他上辈子就是个家里蹲略带痴汉属性的宅男,哪经过这等场面,结果又两眼一闭厥过去了

本篇《将军,你的包子在这!(包子)上全本完结—— by:冬月青》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62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从良+番外全本完结—— by:苏苏珂 将军,你的包子在这!(包子)下全本完结—— by:冬月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