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糖全本完结—— by:鱼好白

2018-03-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方远是在酒吧里接到的林择的电话

酒吧里闹腾得厉害,他听了半分钟才听清对方在说什么

  是我错了, 林择的声音很平静,声调都不带点上扬, 我们还是算了吧

  方远笑了笑,抿了口手里的酒杯,答应道: 行

  说得好聚好散,对方也确实做到了,话里也听不出半点动摇

如果不是一个小时后他回到家,看见自己买的酒全砸得稀巴烂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方远可能真的就信了他那句错了

  空气里弥漫着酒味,木地板已经被泡得发胀

方远眉头拧了下,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不行了不行了,我昨天喝到四点才爬回去,这波真来不了了   电话一通,对方就连珠炮地堵他的嘴

  方远也懒得跟他客套,直接问: 你是不是又跟林择说什么了?   咳是你啊, 许立顿时松了口气, 我能说什么,你那点破事儿谁不知道,咋了,又吵架了?   方远低头看着一地的葡萄酒,鞋尖在玻璃碎片上碾了一下: 把我前两天刚买的白兰地砸了

  哟真下得去手, 许立听着就觉得肉疼, 早就说让你别招惹他,小打小闹也就算了,这回大发了吧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

  许立这时候有点反应过来,试探道: 不会是来真的吧?   方远想起他那句口气冷然的我错了,面无表情地挂断了电话

  方远和林择是大学同学

林择是班长,那时候总戴着一副冷得泛光的眼镜,也不跟人扎堆,沉默寡言得有点阴郁

他当上班长并不是因为能言善道,只是没人主动,辅导员嫌麻烦便指了他这个第一名

  林择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来的,他当上班长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一开始倒也有人想上去套近乎,毕竟能跟他走近点,抄个作业翘个课都要方便许多

结果没想到这林班长看着冷,相处起来更冷,说句话也不愿搭理人

于是没多久,林择身边就空了,吃饭上课都是独来独往得一个人

  和他相比,方远就识趣很多

他几乎是来者不拒,凭着那一副好皮相和口舌,大学篮球联赛的时候,半个球场的人都是冲着他来的

  一个三分球哐当入篮的自若神态,看得女生们小鹿乱撞

比赛结束后室友许立以二十块的价格把方远的手机号卖了出去,赚了个钵满盆满

  那场比赛林择也去了,作为班长他需要召集同学去给本班同学加油助威

但到了现场他才发现根本没这个必要,光是来看方远的女生挤挤攘攘得就把篮球场给堵了

  他站在操场的台阶上,看着篮球场的盛况

  方远一个跃起,轻轻松松地进了一个三分球

女生们呀地尖叫起来,他撩起背心擦了下汗,回头对她们笑了一下

  林择隔得远,只是模糊得看到阳光照射下方远那个嘴角勾起的笑容,刺得他眼睛疼

  他怔了半分钟,然后转身离开了操场

  大学的头两年,方远过得格外潇洒,几乎所有的课都被他翘掉,用来玩乐和周旋在各种各样的女人间

直到期末的时候,因为没有点到和交作业直接被挂科的许立愤愤不平地吵嚷起来,他才想起自己从未上课却还是顺利参加考试这事有点说不过去

  点到的人是林择,收作业的人也是林择

这么一想,好像很容易就能够想明白

  许立觉得气愤: 咱俩翘课都是一起,班长这心也太偏了,哎你能不能跟他说说,别记我名字

  林择为什么给他好处受,方远没想过

想讨好他的人很多,林择愿意给,他就好意思要

  就在方远开始考虑出去实习租房子的时候,出了点小事

  之前和他一起去酒吧的一个女生,喝得醉醺醺地回去吐了自个儿男朋友一身

那男的很早就辍学混了社会,身上有点戾气

一听说自己女朋友是跟个男的喝到不省人事回来,顿时就跟戴了绿帽子似的心里不痛快,非要给对方点颜色瞧瞧

  他想是那么想,可方远一米八几的个头,光是往那一戳就让人有些气势恹恹

  于是他招呼了几个兄弟,带着钢管铁棍,天摸黑了才让女生找个由头把方远喊到操场来

  方远晃晃悠悠地到地儿了,才发觉形势不太对劲

  打电话叫他来的那个女生,此刻畏畏缩缩地躲在领头板寸的后边,扯他的手道: 我们俩真没什么,还是回去吧

  板寸甩开她的手,钢管直指着方远的脸,气势汹汹地吼道: 你他妈就是方远吧?挺有种的啊你,老子的女人都敢动,不要命了啊!   一开口就是电视上俗掉牙的台词,方远心里刚起的那点兴致顿时就没了,双手插在宽松的运动裤裤兜里问: 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事儿,没有我就回去了

  板寸愣了一下,方远这种完全不按剧本来的主,完全打乱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

  没了? 方远挑了下眉毛,转身就要走

  对方这一走,板寸有点慌了

他一开始也没真想要做点啥,不过就是拉着几个兄弟来镇镇场子,吓唬吓唬方远给他个下马威瞧

  结果他这边气还没撒,方远那边说走就走,顿时尴尬得脸色发青,顾不得其他,拽着钢管就朝方远身上砸去

  谁料钢管挥过去,方远一个侧身就躲开了,手上一用力就顺手将板寸手里的钢管夺了过去

  板寸气得浑身发抖,暴跳如雷地冲着身边几个兄弟吼道: 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动手!   几个人这才后知后觉地拿着铁棍冲了上去,没有章理地抡起来

  虽说方远的身体素质不错,但也挨不住好几个人乱七八糟的围攻

他下意识地用钢管挡住袭击,手臂上却还是被哐哐当当砸了好几下,痛得眉头直拧

  见这么多人跟前方远也未处下风,站在边上看热闹的板寸啧了一声,随手抢过一根铁棍,掂量着绕到了他背后

  趁方远不注意,猛地举起一个狠挥,就朝他的后脑勺砸了过去

  铁棍卷着风呼呼作响,朝方远头上招呼去,却在挨近的瞬间被他反应过来,闪开身去

板寸还没来得及可惜,就被方远一钢管抡在脑门上,摔坐在地

  这一棍抡得实在是太狠,狠到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钢管撞击在骨头上发出的一声闷响

  那几个帮手怔怔地看着板寸顺着脑门直流的鲜血,和脸色阴沉捏着钢管的方远,突然有些后悔掺和进这件破事

  方远慢慢收紧攥着钢管的手指,轻松地笑道: 怎么了,还打不打?   他的目光不紧不慢地从那一圈噤声的人身上滑过,突然注意到不远处的台阶上似乎站着个人

  不知道那人站在那里究竟看了多久,路灯打在他身上,脸上的表情平静得叫人难以捉摸

  哟,班长, 方远勾起嘴唇笑了笑, 要不要下来帮把手?     林择站在台阶上沉默地和方远对视着

  他其实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对方远产生兴趣

在他看来,现在把玩着钢管戾气十足的方远和那个时候三分入篮光彩熠熠的方远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就连那个笑容都如出一辙

  林择怔了一下,退后半分转身离开

  板寸脑门上挨了一棍后,吓得不敢多说就带着兄弟夹尾巴跑了,再没找方远的麻烦

事情出乎意料很快就平息下来

  只是没想到一个星期后,林择突然找到方远的寝室里来

  他去得不赶巧,方远正忙着玩游戏,没功夫搭理他

只是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椅子: 你先坐一下吧,一局很快

  方远让他等,林择似乎也没什么怨言,站在几步之远,注视着对方在键盘上熟练操作的手指

  坐边上打辅助的许立半天没回过神来,用胳膊肘撞了下方远的肩膀,低声道: 喂不好吧,叫人班长那样等着   方远无动于衷地敲了下键盘: 我要死了,快过来奶一口

  说是很快,却没耐住对方拖延战线,四十多分钟才结束了游戏

  方远扯下耳麦甩在了桌上,起身去够旁边的矿泉水,一抬眼瞥见还站在一边的林择,拧开瓶盖往嘴边送道: 不是让你坐吗,站着干嘛?   不用, 对方还是一贯不近人情的模样, 我说完就走

  许立听得有些纳闷,也不知道这两人什么时候有的这交情

  听说你在找合租的室友, 林择问道, 我可不可以?   方远喝水的动作顿了一下,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半秒,随即笑道: 为什么不行?   虽说过程莫名其妙,连站在边上目睹全程的许立都觉得一头雾水,但合租这事儿就这么被轻易地敲定下来

  两室一厅的房子,除了最基本的家具再无其他,空得让人觉着冷清

  要说日子和以前住校有什么不同,方远还真答不出来

他实习销售,天天搁外面跑,起床的时候林择已经出门,晚上应酬回来林择早就睡了

除了搬进来的第一天见过,之后便连个面都碰不上

  如果不是刷牙的时候看到挨着放的水杯里有一把蓝色牙刷,他几乎都要以为自己是在独居

  直到一个多月后,方远喝到凌晨一点被同事送回来,撞见了在超市买完东西回家的林择,两个人才确确实实地碰了回面

  他们就是欺负人, 冯旭真扶着方远,颇有些忿忿不平的架势, 嘴上说得好听,什么要给新人一个表现的机会,背地里可劲儿地撂挑子!   方远是被劝酒劝得最多的那个

他性格说话讨人喜欢,长得好个子又挺拔,免不了被几个老前辈调侃灌酒

  方远头有些沉,听着冯旭真在边上絮絮叨叨地说话,只是 嗯 了一声

  枪打出头鸟,道理他都明白

  说话间已经到了方远住的公寓楼下

冯旭真侧头瞧着手臂搭在自己肩上,半眯着眼,神色懒倦的男人,心里跟猫抓似的

  如果换做是别人,他可能还不会这么心急,可这人偏偏是方远

明明是亚洲人,轮廓却深得分明,随手递杯水的动作都让人心痒痒得难以抗拒

  哎方远, 冯旭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凑在他耳边问, 你住几楼?   话音刚落,方远忽然直起身来,目光定在不远处朝这边走来的人身上,沉声喊道: 林择

  那人怔了一下,停在两人几步开外的位置,手里还拎着一塑料袋日用品

  冯旭真还没觉察出什么味来,方远已经松开他,不紧不慢地走过去,将自己的手臂放在对方肩上,压了个结结实实

  眼瞅到嘴的肉都飞了,还跟别人那么亲近,冯旭真嘴张了张,也只能勉强挤出个笑来: 你就是方远的室友吧,那我任务算是完成了,麻烦你了

  林择也不知道方远是真醉还是假醉,只觉得压在身上的人沉得跟山一样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伸手搭了把力,皱着眉头说: 人已经走了,别装了

  方远低低地笑了一声,不知道在笑什么

  等林择好不容易把方远扶回屋,身上已经是汗涔涔得一片

方远一身的酒气,衬衣上不知道是被谁洒的酒,黏湿地贴着身体,懒洋洋地躺在床上

  林择站在床边看着那片酒迹,半晌才伸手去解方远的扣子

  手刚碰到纽扣,方远突然睁开了眼,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干什么? 他的声音有点飘,但很清晰

  林择平静地回视过去: 衣服脏了,换一件吧

  他脸上没有动摇,但被方远抓住的手却克制不住得在抖

他掩饰得想要抽回,结果却被对方攥得更紧,抖得更厉害

  方远看着他,突然笑了

拽着林择靠近自己,身子前倾凑在他耳畔,压低声说道: 我跟你说一个秘密

  方远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性格不好

  方远说: 我不喜欢男的

    林择的眼神变了又变

方远松开了他的手,他抽回手,站起身来

那之后半个月,方远早出晚归,两个人又变成了擦肩相处的模式

  这天刚下班,方远接到了许立的电话

  哎这周有毕业聚餐,你去不去? 许立不知道嘴里在嚼什么,声音含含糊糊的

  他从烟盒里抖出根烟咬在嘴上: 有什么好吃的

  这事儿是陈仪在那儿撺掇着要搞,你多少给点面子, 许立说, 对了,你问问班长去不,问了一圈都没人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方远一手插裤兜里,慢悠悠地吐出口烟来: 她就是事儿多,什么都要插一手

  你这话说得, 许立犹豫了下,还是苦口婆心地添了一句, 其实陈仪人不错,我这局外人不好说什么,你当时要能安安生生跟人过,也不至于都快一年了还闹掰

  方远似乎不想接这个话茬,问道: 吃什么?   许立没好气地吼: 我这跟你说正事呢!   聚餐是在周六的晚上,吃得是方远最不喜欢的火锅

他不是不爱吃火锅,而是不爱吃火锅的那股闹腾劲儿

  林择有事来得晚

等他坐下后,几个男的已经喝得有点上头,平时跟他不怎么熟络,此刻也是勾肩搭背,拿着酒杯往他嘴边送

  班长你这样不行啊,来这么晚是不是怕我们劝你酒啊,不成不成必须罚酒三杯

  林择不抽烟不喝酒,但碰上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来

  他喝得急,两杯下去眼前就有点花了,攥着酒杯眉头皱成了川字

  有你们这么灌酒的吗

方远坐在他斜对面,手指夹着烟,笑得漫不经心

  哎方远你少装

  话锋刺溜一转便戳到了他身上

  来来来陈仪你坐这边来! 有人起身挪位,把坐别桌的陈仪拽了过来,让她挨着方远坐

  陈仪笑得一脸无奈: 你们喝多了是不是,我那边正聊半截儿   她说着要走,结果被摁了下来

  少说那些,你今天说说你跟方远这事儿, 对方喝得舌头都快打结, 当时都以为你们能成了怎么就散了

  有什么好说的, 陈仪端着酒杯,笑眯眯地看着方远, 我甩得他,好聚好散就这么着呗

  哟陈仪你行啊,方远屁股后头那么多女的追,你也舍得踹

  方远在边上听着也不觉着尴尬,抽口烟笑了笑

  陈仪有些嫌弃地撇撇嘴: 我比他差哪点了,追我的人都能凑几桌搓麻将了知道不,谁有功夫给他灭桃花去

  陈仪这话没自夸,她长得好,相貌和能力都是拔尖的那类

  话说到这里,她便不愿多呆了,那群人再怎么劝,也劝不住她坐回刚才那桌

  许立坐旁边晃着杯子摇头,压低声对方远说: 你看看你,少招惹点花花草草也不至于这样

  方远没回他,偏头去看坐斜对面的林择

他不怎么扎堆搭话,被几个人围在中间灌得厉害,面前的酒杯就没空过

  哎班长,听说你去当老师了, 有人笑道, 可惜了啊,当时进学校的时候你可是我们省的理科状元啊

  林择当老师的事,方远不知道

如果不是有人提,他可能一直都不知道

  林择抿了半口酒,眼睛盯着杯子的边缘,半天才 嗯 了一声,不知道是在答前半句还是在应后半句

  可惜了可惜了

旁边的人边说边给他倒酒

  差不多得了, 方远突然捻熄手中的烟,抬了下下巴示意道, 灌吐了你收拾吗

  许立觉得他口气冲,忙打圆场道: 大家这都是高兴   话还没说完,方远就已经站起身,走过去拽着林择的手臂把他拉了起来

林择喝得多,方远的动作又猛

他起身时没稳住,踉跄两步,后背就撞在方远的胸口

  怎么了, 许立有点茫然地看着他俩, 这就走了?   方远随手抓起林择放在椅背上的外套,往他身上一扔就把人朝门外带: 吃饱了

  方远跟林择都喝了酒,只能拦出租车回去

离着公寓还有十分钟路程的地方有片河堤,方远突然喊停车,说要下车走走醒酒

  方远说什么就是什么,林择也不反驳,下了车慢吞吞地跟在他后头走

  这片区入了夜冷清得连半个人影都见不着,河风一吹,林择一个寒噤突然清醒了几分

本篇《嗜糖全本完结—— by:鱼好白》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71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半小时女神全本完结—— by:大圆子 快穿之扳弯男主 上全本完结—— by:胥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