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无嫌猜 下全本完结—— by:北南

2018-03-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小眼镜虽然嘴上没毛, 但办事儿还挺牢靠, 晚上撺掇着他妈去了姥爷家,第二天就把信儿给聂维山捎来了

  聂维山先叫人: 丁阿姨, 您都知道了?   小眼镜被他妈牵着, 仰头说: 还没到姥爷家呢, 我妈就把话套出来了,我都晕了

  就你, 还想瞒着我干大事儿? 丁阿姨撒开手, 拍拍小眼镜的后脑勺, 玩儿去吧, 我跟小山哥哥说

  这片胡同里的街坊基本上都知道聂维山家的事儿

聂烽当年因为赌钱欠了一屁股债, 卖房卖院都不够还, 老婆走了,他自己东躲西藏,只剩下孩子孤零零的

好在还有三叔和三婶,但这么多年街坊们也都能看出来, 聂维山和他爸秉性不一样, 所以有事儿能帮的都会帮

  丁阿姨说: 这孩子一开始说去姥爷家, 路上又不停地问我卖炮的事儿,我逗他两句他就全说了

你也是的,交代他一个小屁孩儿办事儿,办砸的风险也忒大了,还不如直接找我呢

  聂维山怪不好意思的: 我就是试试,不行的话也不强求, 要是跟您开了口就成孩子求大人了,怕您为难

  这有什么为难的,一句话的事儿

丁阿姨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心疼面前这个半大小子, 我先把正事儿说了吧,不然吊着你难受,一般售炮点上都是土产公司的员工,但这些员工也都是有点儿关系在的,毕竟烟花爆竹这块儿特别暴利

不过他们主要是出进货的钱,然后到时候直接分利润,年轻的可能在点儿上干干活,岁数大的都是雇个外来的

  聂维山点点头,他就是那个外来的

  这两天就搭棚了,所以人差不多都够了,只有少数几个点儿能再加个人,而且基本都在三环外,只有一个是在人民医院那条街的交叉口,你就去那儿

丁阿姨嘱咐道, 那个售炮点好多年了,卖得也挺好,你明天五点就过去,带上一张一寸照片,因为会给你发个工作证,工商局抽查的话就给他们看

  聂维山高兴地应道: 嗯,谢谢丁阿姨!   丁阿姨拍拍他肩膀: 客气什么呀,我还没说完呢,千万记得穿厚点儿,咱们平时进进出出的不觉得什么,到时候当街吹着西北风,从五点吹到凌晨,能把人冻透了,让你三婶给你多找几件厚衣服,全穿上

还有口罩,烟花爆竹的粉末可比雾霾厉害多了,捂严实点儿

  嗯,我知道了

聂维山心里感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而且愈发的不好意思

  瞧瞧你,到底还是孩子呢,心眼儿就是实

丁阿姨笑话他, 小山,街坊都知道你家的情况,但是说句不好听的,这年头谁顾得上谁啊?可是阿姨愿意帮你,换个人估计能帮的也会帮你,不是咱们胡同里住的都是活菩萨,是你平时什么样大家看在眼里,都有数

  聂维山这下脸都红了: 我哪样啊 您不是说我和阳儿都不靠谱么

  丁阿姨乐得直捶他: 你俩学习上是不太靠谱,但别的方面没的说,谁家有活儿都帮忙

听千阳他妈说你俩期末考试进步了,干什么,终于准备好好学习了?   聂维山不给自己挖坑,于是拒不承认

等事儿说得差不多了,丁阿姨要去找小眼镜回家,他最后小声求道: 您别跟别人说这事儿行吗?   他现在吃住都在三叔家,对外的话三叔和三婶就等于他的监护人,要是别人知道他那么辛苦地打工赚钱,多心或者好事儿的难免猜测三叔三婶苛待他,所以他想悄悄的

  丁阿姨摆摆手: 放心吧,阿姨知道

  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明天早上五点到售炮点上去就行,聂维山心情愉快地回家找厚衣服,然后轻描淡写的跟三叔和三婶说了说,以防他们担心

  翌日早上四点,天还是纯黑的,透明度为零,聂维山从暖和的被窝里爬出来,为了尽快清醒直接去院里用冷水洗了把脸

  铛铛铛

有人敲大门上的铜环

  谁啊,大清早的

聂维山跑去开门,脸上的水珠还没擦干净

门开了,尹千阳拎着个袋子站在门槛外面,房檐上亮着的灯泡把他的脸染成了温暖的淡黄色

  他伸手去抹聂维山脸上的水: 好冰啊,冷不冷呀你

  聂维山把他拽进去,两个人一起往屋里走,屋内二十几度,干燥又暖和

尹千阳揉揉眼,把袋子放到床上,还没说话就被对方从背后抱住了

  聂维山啃他后脖子,说: 都困成什么德行了,能睡到十一点的主儿不到四点就爬起来,你怎么那么招人疼?   尹千阳被肉麻死了,哆嗦一下说: 那你不让我也去

  聂维山理所当然地回道: 都说你招人疼了,我当然疼你了

  你有完没完啊,是不是早起没上洗手间,毒素还在体内呢

尹千阳觉得受不了,一肘子把对方给怼开了,他边从袋子里拿东西边说, 你赶紧换衣服吧,穿厚点儿,我给你拿了件羽绒坎肩,你套在里面

  聂维山脱了睡衣光着膀子,开始一件一件穿,体恤、毛衣、坎肩、棉服,到时候再套个羽绒服

尹千阳撕开几副热帖,说: 先贴裤子里再穿,腿脚暖和的话全身都不冷了

  穿戴完毕,聂维山出了一身汗,尹千阳又从袋子里拿出个饭盒,里面是仨肉夹馍,但跟卖的不太一样,不是馍是烧饼

  我妈昨晚顿了锅排骨,我看正好有烧饼,就把肉剔下来剁了剁做了仨肉夹馍,你凑合吃吧

尹千阳说完拿出来递给聂维山一个, 五点到吃中午饭六七个钟头呢,你都吃了,别剩

  其实三婶提前准备了吃的,但是用不着了,聂维山接过咬了一大口,排骨肉炖得软烂,入口即化,他边吃边盯着尹千阳,感觉心肝也化得差不多了

  偏偏尹千阳像铁了心要他命,问: 中午我给你送饭吧,你想吃什么?   聂维山心口发胀,说: 人民医院附近一堆卖盒饭炒饼的,还有小饭馆,我饿不着

你安生在家待着,冷呵呵的别到处跑

  行吧

尹千阳把空饭盒扣上盖子, 晚上真的干到一两点才收工啊?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聂维山套上了羽绒服,拿着车钥匙准备走了

尹千阳跟在旁边一道出去,到了胡同口把聂维山的拉链拉到顶, 走吧您呐,赚钱了给我买驴打滚儿吃

  聂维山一拧车把,在未亮的天色中渐远了

  到售炮点的时候差一刻五点,炮棚子前的井盖上站着个五十多岁的大伯,应该是在暖脚

聂维山锁好车子上前打招呼,然后拿到了自己的上岗证

  把货摆摆,鞭炮摆最边上,然后花按着型号大小摆,进货单子上有价,对着记记

  聂维山进了棚里摆柜台,不同响数的鞭炮、小孩儿放的小花、手里拿着呲的电焊条、还有好几百一个的东西,摆完都出汗了,趁着热乎劲儿又把货搬了搬摞好

  他拿着进货单记价格,鞭炮有一千响、三千响和五千响,每种价格不同,而且有两个牌子,相当于六个价

小花种类更多,什么恐龙蛋太空人彩明珠,他抓起把窜天猴乐了,小时候他忽悠尹千阳,说攥上两把一下点着,就能窜到房顶上

  后来尹千阳又告诉聂颖宇,非让聂颖宇窜一个,最后他俩被聂烽和尹向东各揍了一顿

  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天也已经大亮,聂维山揣着兜在柜台后面等开张,渐渐明白了那是怎样一种冷

身上的热乎劲儿呼啦就散没了,里三层外三层都禁不住街口的西北风,仿佛他自身不带热度,衣服和鞋袜包裹着的是个死物

  聂维山看着街上来往的人和车,无比怀念店里的那间小卧室,他想窝在上面抱着尹千阳,想得都握紧了拳头

可只有凉冰冰的手指,和被寒风吹烫的眼眶

  物价飞涨,随便两盒小花再凑一挂鞭炮就一百了,装钱的纸箱子里半天功夫就积满了红票

那位暖脚的大伯终于从井盖上离开,说: 等着除夕吧,那天隔一个钟头就得收拾遍钱箱子,不然就冒出来了

  聂维山问: 除夕大概能卖多少啊?   大伯寻思道: 每年都差不多,保守估计五六万吧

  聂维山没再多问,怕自己心里有落差,于是闷头干活儿

快中午的时候又来了位阿姨,跟大伯是两口子,俩人都是土产公司的

  下午有辆箱货过来问要不要补货,顺道把聂维山带回炮库了

因为他们土产公司的人只管卖,聂维山属于外面雇的苦工,所以什么活都让他干

  炮库在市郊的山上,聂维山一趟趟搬货,二三十斤整箱的他搬了几百个

胳膊和腿从酸到疼,再到麻,最后都没感觉了

  几个钟头没有停,直到天黑才坐下来喘口气,他掏出手机,有好几条未读信息

  中午吃什么了?忙不忙啊?   忙的都不回复啦?   多喝点儿水,晚上我在胡同口等你

  聂维山一天没喝水了,嘴唇都裂了口子

他正想问问几点能回市区,看库的老头问他: 晚上能在这儿值班么,钱另算

  他想了想回答: 够呛,我对象等着我买驴打滚儿呢

  老头乐了: 你多大,都有对象了,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得了

  聂维山也笑,看着自己沾满尘土的双手,像回应更像自言自语: 现在搞也是搞,等到二十多搞也是搞,反正都是和他,那就早点儿搞呗

  他编辑信息发给尹千阳: 在家等吧,晚上又要降温

  九点多三环外的售炮点开始收摊,聂维山把拉回来的货卸下,又是几百个箱子的量

卸完坐上车返回市里,给自己在的炮点收拾

  等都弄完已经一点多了,好在人民医院附近的小吃街还在营业,他带着一身炮灰粉尘,手背和嘴唇还裂着口子,要不是长得帅,真像个大半夜无处可去的流浪汉

  师傅,称几个驴打滚儿,多沾点儿黄豆面

  聂维山把称好的驴打滚儿挂车把上,掉头奔向了家里

经历了冻得灵魂出窍的一天,此时骑着电动车都觉不出冷来

  胡同里各家各户都已经熄了灯,他停在尹千阳家门口也不敢叩门,好在刚发了信息过去,就听见了里面的脚步声

  尹千阳可不管那么多,动作又急又猛,开门声惹来了千刀的一阵叫唤,他抬脚踩在门槛上,整个人定住了

看着聂维山脏兮兮的衣服,聂维山流着血的嘴唇和手,还有聂维山在灯下变得更加深邃的五官,他喃喃道: 你怎么跟通缉犯似的   聂维山哪还有力气逗趣,抬手说: 给你买的驴打滚儿,当宵夜吃吧

  尹千阳双手接过,就着塑料袋开始吃,豆沙和糯米都是冰凉的,所以甜味儿变淡了,咬下去绵软发粘,还带着黄豆面的香,他塞了满口,问: 你晚上吃的什么啊?   聂维山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笑着说: 我都忘了,我还没吃呢

  你傻逼啊! 尹千阳咕哝着骂对方,然后鼻子一酸生起气来,气自己早上讨东西吃

他把聂维山拉回了家里,趁着对方洗澡的空当去煮了碗方便面,但是不太会卧鸡蛋,蛋黄全流到了汤里

  夜里睡觉时聂维山平躺着,让肿痛的膀子休息,后来尹千阳挨到他旁边搂他,把他在黑暗里疼了个够呛

  前两天就在搬货中度过了,第三天由于买的人逐渐增多便没再离开售炮点,就这样一气儿干到了除夕

  尹千阳给建纲发信息: 提前给您拜年啦!刘老师新年快乐,争取早日改教重点班!   家里虽然就四个人,但热闹非常,白美仙支使着尹向东忙这个忙那个,尹千结打扮得跟仙女下凡似的,坐在沙发上给千刀穿新衣服

  妈,我干点儿什么啊? 尹千阳挽着袖子来回转悠,坐不住

  把大白菜剁成馅儿,我下午包饺子

白美仙在厨房里洗螃蟹,看来要准备一桌丰盛的年夜饭

尹千阳看见桌上的春联和福字,拿上就往外跑: 让我爸剁吧!我贴春联去!   尹向东喊道: 你分得清上下联么!   尹千阳才不管,搬着椅子先贴了横批,剩下两条靠蒙贴在了两边,最后两张福字倒着贴在门上,完活了

贴完也不回去,走下台阶望着胡同口,突然觉得自己特孤单

  他去了隔壁,明知道聂维山不在但还是去了,迈过门槛就出洋相,拱手抱拳向聂老说道: 爷爷,给您拜年了!中午吃什么大餐啊?   聂老在院子里浇树,说: 八荤八素配二锅头,你就在我家待着吧,陪我喝两盅

  白喝啊,能不能提前给压岁钱? 他跟聂老逗闷子, 年后我要去绍兴玩儿,到时候给您带臭豆腐回来

  聂颖宇从屋里冒出头: 阳阳哥,你真去绍兴玩儿啊?   尹千阳进去: 当然了,你哥也去,我们都和秦展约好了

  那我也去! 聂颖宇歇了两天有点儿放飞, 国庆节的时候你们就没带我,这回必须得带上我,而且我上回失恋多亏了秦展开解我,我还没谢谢他呢

  尹千阳爽快答应了: 请做到自带干粮,爱护兄长!   说是年夜饭,其实下午四五点就开吃了,尹家的大门关着,一家四口围坐在餐桌前,尹千阳抱着狗,一遍遍温柔地抚摸着狗头

他实在咋呼不起来,毕竟少了一个人,满桌的饭菜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葡萄酒的酸味儿还让他有些难受,就千刀长着毛的脑壳摸起来舒心一点儿

  尹向东给家眷们剥螃蟹,说: 老婆,你来讲两句

  白美仙清清嗓子: 回首过去一年,看似平淡,但发生了很多事情

千阳打架受伤的事儿就不说了,反正每年都有,说说别的

  尹千阳立刻反驳: 你都已经说啦!再说了,我都好几个月没打架了

  那倒是,你这几个月怎么了? 尹千结问他

  能怎么啊,谈对象天天美得冒泡,谁还顾得上惹事儿啊,尹千阳摇头晃脑瞎嘚瑟,说: 别打岔,让妈接着讲

  白美仙继续道: 千阳进了田径队,还拿了奖牌,虽然至今我们都不知道奖牌长什么样,但他好歹挖掘了一项技能

千结开始实习了,工作和念书不一样,会有意想不到的困难和问题,不过我相信她能做好

咱们家还养狗了,名字难听了点儿,没关系,贱名好养活

  流水账似的聊了一遍,尹千阳看看窗外,他的心早飞到人民医院那条街了

他也想说说这一年,但还要等七八个钟头才行

  于是他决定睡一觉,没什么比睡觉更能消磨时间

  聂维山正相反,他感觉时间过得太快,除夕这天从早上就开始忙,买的人基本没断过,三个人卖货补货收钱找钱,根本忙不过来

  那位大伯说得没错,钱箱子每个钟头都要整理一遍,不然红票子呼呼往外冒

截止到晚上九点,他们已经卖了六万多

聂维山一整天还没吃过东西,连坐也没坐过,嗓子因为缺水和吸入粉尘过多变得有些疼

  炮库的车来了,小聂拿着单子再去卸点儿货,然后卖完咱们就彻底收工了

  补了最后三十箱炮,他们借着手电和路灯坚持战斗,凌晨是放烟花的高峰期,到时候能再火爆一下

聂维山一刻不停,卸了货就往柜台上补,然后招呼着不断经过的客人,手机在兜里振动也无暇顾及

  一觉醒来《难忘今宵》都唱完了,尹千阳去厨房煮饺子,煮好装了一保温桶

路上都是噼里啪啦的烟花爆竹燃放声,每家每户都特别热闹,他到了东区广场,发现租摩托的居然还在营业

  老板说: 春运回老家多麻烦啊,而且来这儿放烟花的那么多,放完骑一圈,我比平时多挣好几千

  尹千阳立刻掏钱: 等会儿我租一辆,就不排队了!   快两点时聂维山终于收了工,他拿到了八千块钱工资和一堆剩下的烟花,路上买了两瓶水,一瓶喝掉,一瓶洗手洗脸

  东区广场已经没什么人了,地上都是炮皮,他拎着两大包烟花走到广场中央,环顾着寻找尹千阳的身影

望了一圈,回头看见尹千阳坐在远处的椅子上偷吃他的饺子

  聂维山招招手,露出疲惫又愉悦的笑

  你再不来我就吃完了

尹千阳抱着保温桶跑过来,拿起一个直接喂进了对方嘴里

聂维山掏出手机,口齿不清地说: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晚

  他看着屏幕顿住,发现有个来自广州的未接电话

  尹千阳激动地说: 是聂叔!你怎么没接啊!快打回去!   他已经睡了吧,而且也不确定

本篇《两小无嫌猜 下全本完结—— by:北南》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718.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修真之等价交换(重生)上全本完结—— by:天涯无居客 浪迹天涯全本完结—— by: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