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迹天涯全本完结—— by:谷笑

2018-03-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包子是凤岭镇的小乞丐,和其他小乞丐一样,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也不知道父母是何人,只知道自己是被一个老乞丐收养的小乞丐

  老乞丐在包子十二岁的时候走了,包子只好跟着其他乞丐乞讨过活,谁知道还没过多久,这群禽兽居然想把他卖到男风店去,包子只好趁夜逃跑,过着只身流浪的生活

  包子一路走走停停,在景州暂时落了脚

  包子讨了一天的饭,今晚上躲在小巷子里用小脏手数着自己所有的家当

  每天睡觉前数家当是他的习惯,于他而言,只有清楚的知道自己有什么才能有安全感,家当一样不少才能安然入睡

  这天不管数几遍,都少了一颗石子

  那是老乞丐留给他的,老乞丐看他对小孩们玩的石子游戏眼红不已,就给他磨了六个

  包子赶紧往白天经过的地方找

  包子低着头,终于在一家酒楼门口看到了 半入黄土 的石子,捡起抓掉上面的灰土,又用破衣擦了擦,这才放进自己的小布包里

  回到暂息的小巷,却发现自己的地盘多了一个人

也是一个小孩

  敢抢老子的地盘! 包子呸了口唾沫,清了清嗓子,叉着腰对那小孩说道: 喂!小混蛋,这是大爷的地盘,赶紧滚我就不揍你!   小孩没动

  他妈的,居然还睡着了! 包子踹了踹小孩, 小混蛋!醒醒!醒醒!这是老子的地盘!   小孩动了动,但没醒

  包子想捏他的脸,却意外的发现这人的脸好滑,好软,很好摸

  不会是个女孩子吧?包子吞了口口水,没敢再动他

  得,自己的窝又让别人占了

  包子在他旁边躺下,把老乞丐的破衣作的被子分给他盖了些

  第二天一早,小孩醒了,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凌乱不堪的发型,漏洞千百的衣裳,黑黑瘦瘦的,一闻就知道很多天没洗澡了

不由得嫌弃起来,但是发现身上盖着的破衣,又松下了皱紧的眉头

  小孩起身的动作惊醒了包子

包子揉揉眼睛,再伸个懒腰,砸吧砸吧嘴巴,才睁开朦胧的眼睛,发现小孩正在绑着发带

  包子再定睛,妈的,只有衣服旧点,头发整齐的跟自己是谁似的,皮肤白净,一看就知道是天天洗澡的

  喂,你男的女的?   你认为呢? 墨辰昊斜眼看着他

  包子瞪大了眼睛,妈的,难道白让他睡了一觉?!   包子不认,往墨辰昊的裆下一抓,却被墨辰昊反抓一把

  疼!疼!疼!疼死爷爷了! 包子抽不出手,疼的嗷嗷叫

  再做无礼之事,我便废了你的胳膊

墨辰昊说完便放开了他的手

  你他妈再用力一点我就是个废乞丐了! 包子捂着自己的手嚎叫道

  与我何干

墨辰昊轻哼

  与你无关?!!你他妈真会说瞎话,我这胳膊不是你给弄的吗?! 包子指着墨辰昊哼哼

  墨辰昊不再回话,在原地打坐,静休

  才起床又睡? 包子踹了踹墨辰昊的膝盖, 你不讨饭啊?   我为何要讨饭? 墨辰昊皱眉,对包子的行为甚是不满

  不然你早上吃什么?   我不饿

  嘿,难不成你还想修道? 包子掏掏耳朵,拿起打狗棍,哼道, 得嘞,我就不打扰你修道了,我吃早饭去了

  第2章:你是要吃鱼还是吃我啊!   包子趁着人少,到了一个小女人的摊前讨饼

  小女人怀着一个孩子,母性正旺,而且她的心最软,见不得可怜人

  小姐姐,你行行好,赏我个饼吃吧 包子弓着腰,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硬是眨出了泪花

  好吧好吧 你也怪可怜的,就给你两个吧,吃饱了 小女人叹了口气,装好两个暖呼呼的饼给了包子

  小女人的男人瞪了包子几眼,却未出声呵斥阻止

  包子低头啃着饼,到了暂息处,把另一个饼扔到还在打坐的墨辰昊身上: 小道士,给你

  墨辰昊睁眼,看着怀里脏兮兮的纸袋和油腻腻的饼,嘴角不由抽搐一番: 拿走,我不要

  不要就算了,我还不乐意留给你

包子一把抓过饼,往鼻子下送,作一脸的陶醉样, 多香的饼啊~你真的不吃?   不吃,你自己趁热吃吧

  墨辰昊是真不饿,昨晚吃的烤野鸡还没消化呢

  你真要修道啊?   我不修道

  那你吃什么?   过会儿我就出城了,去山间捉野鸡

  你会捉野鸡?! 包子收起饼,默默靠近墨辰昊, 也带我一个呗~   最后悔的就是没好好听老乞丐的话,学会一些抓鱼抓鸡的本事

  我要远行,你还是在这城中生活好些

  别介,你教我这一招,以后就不会饿肚子了,而且咱俩一起不也有个照应,不是说善莫大焉吗!   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我无过之处,有何改之? 墨辰昊对面前这个无知的小孩很是不屑

  哎呀!你别说那些我听不懂的!带不带我,回答我一个字的!     不要嘛~就带我去吧~带我去吧~ 包子拿出了看家本领 撒娇

虽然是男孩子,但是包子撒的一手好娇,都是老乞丐给惯的

多年不用,包子有些生疏了

  放手! 墨辰昊一脸嫌弃的试图推开紧粘在自己腰上的脏包子

  带不带我去?   好吧 无奈之下,墨辰昊只得答应

  嘿嘿嘿~~ 包子立马松了手, 那现在走吧~     景州城外某处山林

  怎么还没抓到一只山鸡啊 包子焉不拉几的,一路走来,这午饭还没吃呢, 你行不行啊!   墨辰昊看了眼像被吃光馅的包子一样的包子,叹了口气, 那吃点鱼凑合吧

  鱼? 包子眼露金光, 有鱼你还嫌凑合?!!   这儿的鱼,刺太多

  包子鄙视墨辰昊, 不过你会抓鱼吗?     我滴个乖乖,你怎么什么都会!   是你会的太少了

  呃 以前有老乞丐罩着,自己也没怎么在意手艺的问题,现在也不是灾年,这两个月自己也能 自食其力

  两人走到小河边,墨辰昊却抓过包子一把扔到河里,包子吓得闭着眼大吼着

  救命啊!!杀人啦!!!啊啊啊!!!   墨辰昊也淌进水里,提起包子,嘲道, 这里的水还没你膝盖深

  我艹,吓死我了 包子抹了把脸上的水,站稳后低头看了看, 没事你他妈把我扔水里干什么?!!   把你自己洗干净了

  你这是要吃鱼还是吃我啊! 包子惊恐道

  不洗干净就别想吃鱼

  我不洗澡碍着你什么事了? 包子不满到

  碍着我眼鼻了

墨辰昊掏出手帕, 赶紧洗,我去那边摸鱼

  墨辰昊往深处走去,顿了一下,扭头对包子说: 你就待在那儿,别走开,这里水深,其他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水草和暗坑

  那你还他妈把我扔水里!!! 包子对着墨辰昊入水的涟漪吼道

  第3章:你可别打我的主意!   包子心不甘情不愿地把衣服脱了,默默的擦起了身子

  墨辰昊抓了两条肥鱼上了岸,生了火,用木枝做了个简易的晾衣杆,把衣服放在上面晾着

  包子看鱼正烤着,赶紧上岸跑过去

  哇塞,好大的鱼啊~   衣服洗了吗?   洗了洗了! 包子也想把衣服晾起,却被墨辰昊给抓住了, 你干嘛?   去洗了,洗不出泥才算

  凭什么?这是我的衣服,我不洗又碍着你什么事了?!你嫌我脏就直说啊!我就是个乞丐!就是个小脏货! 包子生气了,澡我也洗了,这衣服不也泡了水吗!你管我那么多干嘛!!   墨辰昊看包子委屈的小眼神,和抹眼睛的动作,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身上不干净不会不舒服吗   你以为我不想干净点啊! 包子想起自己只身的理由,鼻子酸酸的,更觉委屈了,眼泪自己就顺着眼角流出了,带着哽咽的声音说着, 我他妈上次洗了个澡就差点被人卖了你知道吗! 我让地方给你睡,你还嫌我脏 你个没良心的小犊子   墨辰昊本想道个歉的,但听到最后一句,脸黑的就跟包子搓出的泥丸一样

  墨辰昊抓过包子的衣服往水里扔

  要是不想穿衣服了就别洗!   你! 要不是看墨辰昊比自己高比自己壮,包子早就冲过去打一架了

  包子狠力地搓着衣服,嘴里不停的碎念着: 哼,小崽子你现在得瑟吧,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打的你叫我爷爷!   包子把衣服洗好,放杆上晾着,狠踢了一脚石子,一脸不爽的坐下了

  喏,好了,你吃吧

墨辰昊把插着鱼的树枝递给了包子

  包子拽过树枝,大口的吃着,再怎样也不能跟吃的过不去啊!   包子吃完,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条鱼,眼睛不停的瞄着

  那条你也吃了吧,我吃饱了

  包子二话不说就抓起吃了

哼,算你小子有良心

  你说你差点被卖了? 墨辰昊兀的问道

  是啊! 包子吃了两条鱼,气也消下去了就跟墨辰昊吐出了心酸史,完了还说, 哼,他们就是嫉妒我英气的美貌!   墨辰昊忍不住盯着他多看了几眼,心中想着,你哪来的自信   包子感受到墨辰昊的视线,不由得往后挪了挪屁股, 你可别打我主意,虽然我可以卖到很多钱,但你也不能不人道啊!   想跟着我你就得洗澡

墨辰昊也不打击他,顿了下又接着说 我不会卖了你的

  这还差不多

包子舔了舔指上的余味,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墨辰昊

  墨辰昊?   墨辰昊在地上才写了 墨 字就被包子打断了, 得了别写了,我又看不懂 以后我就叫你馒头啦!   我叫墨辰昊

  墨什么辰哪有馒头好听!     第4章:我要叫糖葫芦!   临睡前,包子又在数自己的家当了

  我的打狗棍呢?! 包子赶紧四处看看

  墨辰昊指了指他们白天晒衣服的杆子

  你怎么能把他架在着呢!这可是我的宝贝!   你的东西拢共就那么几件,有必要每天都点一遍吗?   哼,我乐意

包子收起家当, 自己的东西一样不少才睡得着

  墨辰昊从怀里掏出了父亲给他的玉佩,摸了摸

  你也有宝贝啊? 包子正想拿过看看,却被墨辰昊收回了怀中

  这于我而言是很重要

  切,还不让我看一眼

    墨辰昊终于捉了几只野鸡,但一只都没留个包子吃,当然他也没吃

都卖了给了一个农夫,农夫看他俩小孩不容易就买下了

  对此,包子很是不满,但又不是自己捉的,只能憋着火气

  路过一个镇子,墨辰昊去购了些干粮

  墨辰昊看到叫卖糖葫芦的小贩,想起了嘴撅的像猪鼻子一样的包子,叹了口气,买下了一根

  墨辰昊用糖葫芦敲了敲包子的头

  敲我干嘛?! 包子气冲冲的抓住了糖葫芦,原本撇下的嘴立马就咧起了,惊喜的问道: 给我的?     包子拆开包糖葫芦的纸,舔了舔外面的糖衣,甜腻的味道立马溢满在嘴里,再咬下一个,糖衣的甘甜和山楂的酸味在嘴里化开,包子被酸的哆嗦了一下,马上又舔了舔糖衣,如此反复

  老乞丐只给他买过一次糖葫芦,那味道早忘了,只记得好吃

  吃着吃着,包子终于想起身边的墨辰昊了, 你要吗?   不用了

墨辰昊咽了口口水,却没有要

  哦

包子把糖葫芦重新包好

  你不吃完呢?   留着明天吃

    对了,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去云州

  去云州干嘛?   回家

  你有家?   我为何无家?   呃 当我没说, 包子挠挠头, 但是你怎么一个人在外啊?   我也不知道出了何事,所以得回家看看

    墨辰昊某天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石泉也只说这是夫人老爷的意思

虽然他也知道砻雪庄里出了事,但没想到严重到有必要把自己送出

而后石泉因为要引开追踪的人,就先藏起了他

但是墨辰昊却被人发现了藏身之所,只好独自逃出

不敢随便找客栈住,只好过着半乞丐的流浪露宿生活,还得小心不被有意之人发现

实在放心不下父母,打算冒险回去

  晚上包子睡觉做梦,梦见自己成了糖葫芦大王

全天下的糖葫芦小贩都得给他进贡糖葫芦

而他的手下墨辰昊每天都要给他送糖葫芦

  当夜,墨辰昊被包子嘿嘿嘿的笑声惊醒了两次,被包子舔醒了一次

  第二天一早,包子对着朝阳大喊: 我决定了!   墨辰昊洗了把脸,问道: 你决定什么了?   我改名了!以后就叫我糖葫芦! 说完还用力咬了口昨天的糖葫芦

  你高兴就好

墨辰昊看着包子的滑稽模样,没什么意见

  对了,糖葫芦怎么写你会吗?   墨辰昊在地上写了,又问: 你知道包子怎么写吗?   知道!我爷爷教过我

包子写下潦草的包子二字

  嗯 写对了

墨辰昊看了看,虽然字很丑,但写对了

  不过你以后还是叫我包子吧

  那糖葫芦呢?   有些人不是有两个名字吗?   那叫字   哦 管他呢,那糖葫芦就是我的字了!   字要弱冠之年取   我先取不成啊!     第5章:心颤   每晚,包子多了一件事,那就是练习写 糖葫芦

  他说,名字也是他的,他得会写

  二人又走了一个月,终于到了云州

  你家在哪啊?   就到了

  虽然家门已近在眼前,但墨辰昊却不得不更加谨慎起来,先让包子在云州城里打探情况

  没有什么风声却让墨辰昊更紧张

  你别跟去了,你先在这城里待着,要是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就来接你

  不要!干嘛不带我去!我都跟你怎么久了,到家门口怎么能让我不去?   听话,我家可能很危险

  能有多危险? 包子扣扣鼻,表示不屑

  可能会死

  看着墨辰昊严肃的样子,包子确实有了不去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危险啊

  我不怕!我就一个人什么后顾之忧都没有,就算会死,有我陪着,你也不会寂寞不是! 话是说的很大气,但其实包子还是很心虚的

  好兄弟! 墨辰昊拍了拍包子的肩膀,虽不知道话里有几分真假,但还是很感动

  于是墨辰昊带着包子出了城,去城外的砻雪庄

  砻雪庄明里是茶商,暗里却是江湖情报处

藏着江湖上各种秘密

最安全也最危险

  安全时无人敢不敬,危险时万人可踏梁

  到了砻雪庄,周围都被安排了人把手,全是陌生面孔

像是封了砻雪庄

  墨辰昊此时的心脏在胸腔里晃动不安,却冷静的没有硬闯

带着包子走了暗道,这条暗道的目的地是大堂正中的画布后

  暗道里潮湿阴冷,只响着墨辰昊和包子的呼吸声

  二人终于走到了暗道的尽头处,轻声走上阶梯,墨辰昊却突然停住了

从木板缝里传出的丝丝血腥味溢至墨辰昊的鼻内,萦绕在他的脑内,侵占了他的思维

  包子戳了戳墨辰昊的肩膀,墨辰昊才回过神

  或许是别人的血呢

  墨辰昊提着微微颤抖的脚上了隔间,随后的包子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本篇《浪迹天涯全本完结—— by:谷笑》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71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两小无嫌猜 下全本完结—— by:北南 修真之等价交换(重生)下全本完结—— by:天涯无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