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欧皇系统 中全本完结—— by:慵懒茉莉

2018-03-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他的心脏跳得很快

而背上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浸透,黏答答的裹在身上,难受极了

  身下的床还是原来那张破破烂烂的小木床,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都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风从窗户的缝隙里钻了进来,吹得帘子摇摇晃晃,几束阳光趁机进来溜达了一圈,给屋里带来些光亮

窗外传来鸟雀叽叽喳喳的声音,圣骑士们晨练的号子也远远地飘来

  真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早晨

  他掀开身上的被子,一把扯住睡裙往上拉,直至露出光洁的膝盖来

  白檀溪的膝盖非常漂亮,圆溜溜的膝盖头又白又润,骨肉匀称,乍看就像两个实心大馒头

  他呆呆地盯着自己的膝盖,没有淤青,也没有红肿,好像昨晚的一切都是梦一场

  抱着膝盖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身上冷飕飕的了,白檀溪才觉得自己意识清醒了点

  他挪了挪屁股,正准备起床洗把脸冷静一下时,突然被床上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硌到了

  不过,床上哪来的硬邦邦的东西?床上不应该只有一只软绵绵的小猫咪吗?   等等,昨晚睡在床上的小猫咪去哪里了?   他满心困惑,随手拔出压在腿下的硬块匆匆扫了一眼,发现这是一块刻了字的墨玉牌

  白檀溪凑近一看,上面赫然刻着一行大字:黑暗神座下第一走狗

  旁边还有一行小字:科尔温亲制

  这回白檀溪彻底清醒了 这么说,昨晚的事情都是真的了?   白手套先生竟是黑暗领袖,伪光明圣女或成最大赢家!那问题来了,原先睡在床上的黑暗领袖去哪里了呢?   原先躺在美人怀里的黑暗神现在正凄凉无比的躺在地上

刚才白檀溪惊梦的动作太大,直接将歪在队友头发上休息的他给掀了下去了,车轱辘似的滚了一路

因为摔得很重,娄卿半天都没有爬得上来

  这大概就是揩油的代价了吧

  听见床下传来动静,白檀溪飞也似的滚下了床,小心翼翼地将尊贵的白手套先生请回了枕头上

  您没事吧?   他趴跪在床边上,心神全部集中到床上那只黑猫身上

  大约是因为狠狠摔了一跤的缘故,猫看起来病恹恹的,本来就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后更小了

  谁会将面前这只巴掌大的可怜小猫和黑暗神联系起来呢?如果不是白手套先生的前爪上也箍着一个明晃晃、金灿灿的誓言之戒,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白檀溪定了定心神,黑猫是真可怜也好,装可怜也罢,反正他得伺候好这位爷

想到这儿,他抿嘴一笑,殷勤问道: 您觉得饿吗?要来点鱼松和牛奶吗?   身份既已暴露,娄卿又怎肯当着队友的面吃鱼松和牛奶这种东西呢?将头埋在盆里摇臀摆尾的进食,既不英武也不帅气,教白檀溪瞧见了,成何体统?   若非要用些食物的话,那只能略用几口撕得细碎的鸡肉干,才不至于斯文扫地

  白手套先生嘴一张,科尔温的声音便从猫的喉咙里传了出来: 要撕得细碎的鸡肉干

  白檀溪一听黑暗神的声音就浑身发软,意志力全部喂了狗

别说科尔温要鸡肉干了,就是要星星要月亮他都给!   这是猫奴的悲哀,亦是声控的悲哀

  他乖乖地从戒指里取出一小罐鸡肉干来,因为肉干比较大,不符合黑暗神的要求,白檀溪又摸出一把巨大的剪刀来,咔嚓咔嚓的将罐子里的大肉片剪成大小合适的碎肉

  眼看白檀溪剪好了鸡肉干,科尔温咧开猫嘴: 喂我

  白檀溪捏着一块蚕豆大的鸡肉干递到了科尔温大佬的嘴边上,黑猫低头舔了舔白檀溪手指上的肉干,用舌头一卷,然后咯吱咯吱地嚼了起来

  科尔温一边吃,小尾巴一边晃,心情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趁着黑暗神心情大好,白檀溪摸出床上那块墨玉牌摸索两下,斟酌着语气问道: 不知神主赐予我这块玉牌,是为了 ?   枕玉入梦,定向传送

  至于玉牌正面为什么刻着 黑暗神座下第一走狗 这九个大字,直觉告诉他,他还是不要去问科尔温这个问题比较好

  咚咚咚   此时门外有人敲门

  白檀溪皱了皱眉,在这时候打扰他和顶头上司培养革命感情是会被驴踢的好吗!   你先把这些收起来, 黑猫用尾巴点了点放在床上的剪刀与鸡肉干罐头, 然后去开门

  白檀溪点点头,精铁剪刀和塑料瓶都不是这个时代所能出现的东西,即便不是高科技产品也不能给旁人看到

  他抬手一抹,床上的杂物顿时都消失了

  说来也奇怪,之前他不知黑猫身份的时候,曾多次当着猫面从储物戒指里摸出东西来,而黑暗神一直见怪不怪的

对此,白檀溪只能归结到人家是神,见多识广的原因上去了

  谁呀? 白檀溪咿呀一声打开门房门,歪着脑袋看着门外, 诶,克里斯蒂娜?   这可算得上是稀客了!   白檀溪瞧着她就和瞧着西洋景似的,这位小姐可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顾,不知道今天来敲门是为了什么事情

  心里虽然这样吐槽着,但嘴上却不能这样直白

白檀溪发誓他一定会努力维护好自己在克里斯蒂娜心中绿茶婊的形象的!   他倚着门凹出一个 男人看了会流口水,女人看了会翻白眼 的妩媚姿势,捏着嗓子道: 克里斯蒂娜,是你啊,有什么事情吗?   怎么阿曼达一点事情都没有?难道家里给自己的卧梦草是假货?   看着活蹦乱跳的白檀溪,克里斯蒂娜压下心头的疑虑,状似不经意的往她屋里扫了两眼

  白檀溪的屋子其实很小,但由于房间里的家具就那么两件,一眼望去空荡荡的,根本藏不住什么东西

  床上没有,地上也没有

  突然,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从角落里窜了出来,它嘴里叼着一只比它还大的白猫玩偶,歪着头一脸无辜的望着门口站着的两个人

  克里斯蒂娜的脸瞬间就绿了 她往白猫玩偶的屁股里塞了一把卧梦草,为的就是能让阿曼达在梦里魂游黑暗圣殿,然后死在那里

万万没想到阿曼达就是不按常理出牌,这么个金贵的玩具她居然没放在床上,反倒是丢给猫玩!是真视金钱如粪土还是不懂行?   发觉克里斯蒂娜盯着白手套先生的眼神越来越怪异,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白檀溪立即上前一步,不着痕迹的挡住了她的视线

  克里斯蒂娜,你还没说有什么事情呢

  克里斯蒂娜当然没有什么事情,她来敲门也只是为了看阿曼达有没有事情而已,但既然阿曼达问了,她总得用个借口遮掩一番

  我来通知你、后天神选,今明两日、放假休息

  白檀溪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了

  光明日神选算个什么东西,有他抱大腿重要吗?说完快滚,不要影响他和黑暗神增进感情!   白檀溪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他心里很清楚,像他这样的叛教者想凭借自身实力混成科尔温之下第一人,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既然走不了实力派路线,那就得努力献媚取宠拍马屁了

他要以最短的时间,来刷满黑暗神的高感度

  于是整整一天,白檀溪都在殚精竭力的伺候猫主子

  早上九点,伺候科尔温吃鸡肉干,喂水

  早上十点半,抱着科尔温去洗澡,顺便重新染毛,收拾浴缸

  中午十二点,带科尔温出门晒太阳烘毛,顺便念了半本黑暗神指定的《艾琳夫人情诗集》,然后被嫌弃感情不够投入,态度不够真挚

  下午一点,投喂科尔温几条鱼干虾干,给他老人家梳毛

  下午三点,跪在床上给科尔温做马杀鸡,时间长达一小时,他的手都快要抽筋了

  下午六点,伺候科尔温吃晚饭

  晚上七点,人洗澡,猫看着,他敢怒不敢言

  晚上九点,累了一天的白檀溪终于躺了下来

  他死狗似的瘫在床上,眼神空洞,恍若一位刚刚交完公粮的中年丈夫,而他的小娇妻白手套先生则舒舒服服的窝在他的怀里,一脸满足

  今晚的月色极美,银盘高悬空中,月光如酒般浓浓稠稠的淌进了他的房间,照得他房内一如白昼

理智告诉白檀溪他应该爬起来拉窗帘,可他实在太累了,累得一个指头都不想动,更别提主动从被子里钻出来了

  神主,晚安

  他迷迷糊糊的道完晚安,头一歪就沉沉睡去

  科尔温用爪子推了他好几下,发现他睡得死死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黑猫凝视着白檀溪即使在梦中也微微撅着的嘴唇,眼神温柔,语气中带上一丝自己都没察觉出的缱绻来

  今晚的月色很美,那就奖励你一个吻吧

  然后他低下了头,用嘴轻轻地在那两瓣柔软上蹭了蹭

  围观了全过程的系统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天哪搞事的来啦!n c爱上宿主了!   这可咋整?要不要告诉宿主?它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精致奢华的四柱床上纱幔重重,将床上的人密不透风的遮了起来

  透过朦朦胧胧的黑色纱帐,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床上并排躺着两个人

  一人是黑暗神科尔温,另一人当然就是白檀溪了

  系统就知道眼前这个叫科尔温的黑暗神不是个好东西!   何止不是个好东西,简直是个色中饿鬼,啊呸,色中饿神!   掰着幻指算算这位黑暗神干过什么好事 踩奶嘬奶为其一,偷窥宿主洗澡为其二,强迫共浴为其三,偷亲宿主为其四

  照这个进度下去,宿主成为黑暗神座下第一走狗绝对指日可待

  呵,挨日也可待

  至于宿主拿到的这块 枕玉入梦,定点传送 的墨玉令牌,谁能出来和它解释下,为什么宿主睡着后灵体会直接传送到黑暗神的豪华大床上啊?   敲重点啊,床上啊!   这尼玛不是一言不合就开干的前奏吗?煞笔宿主你快醒过来啊,再不醒过来就要屁股痛了啊!   系统在一旁急得直跳脚,奈何宿主就像睡美人似的躺在那张华丽的大床上,人事不知,无论它如何呼唤就是不肯醒来

  科尔温倒是醒着,不过此时系统恨不得他睡着

  他一手撑着下巴趴在白檀溪的身旁,另一只手则捏了一缕长发在队友的脸上搔来滑去的描圈圈,态度狎昵无比

  系统一看更生气了,这是要开脸还是怎么着!咱宿主又不是要上轿的黄花大闺女!   这时,科尔温突然轻笑出声

  他握住那缕划过白檀溪脸蛋的头发,凑到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

  那场面,那情形看得系统整个统都不好了!马蚤死算了!   这头欧皇系统在疯狂吐槽,那边的非酋系统也在试图阻拦宿主

  非酋是个正直的系统,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宿主将一个好看的男人揽进怀里,对着那个男人的脸慢慢地压了下去   宿主,你不能那么做

  顶着科尔温皮的娄卿被迫停了下来,反问道: 为什么?   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应当遵守我国法律,公司出品的非酋系统,严格遵守我国各项法律,并有责任有义务督促宿主遵守法律规范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开始实行的刑法第九版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一下有期徒刑或拘役,男性也包含在内

  娄卿: 哈?   上次你摸他大腿时,我已经警告过你一次了,看来宿主你完全没有把我的告诫放在心上

非酋系统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 宿主你想想,当初你可是因为见义勇为而死的,生得光荣死得伟大,正是因为这种高尚的品格,宿主你才会被公司选中成为系统使用者

如今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怎么可以趁人昏迷占人便宜呢?就算道德上说得过去,法律也决不允许!宿主,你太让我失望了!   娄卿抱着白檀溪,温香软玉在怀,亲也不是,不亲也不是,憋屈极了

他苦中作乐的想,还好不是提枪上马的时候被系统截下来,不然有得乐了

  格拉蒂丝气喘吁吁的推门而入,从嘴里连珠炮似的吐出一大串话来: 神主,我今天清点库房时发现宝库里少了一块凯尔斯墨玉,是否需要连夜 对不起,属下打扰了,我这就出去

  格拉蒂丝木着一张脸,飞快地行礼转身准备离开 如果她没有看错,被神主搂在怀里的那个就是昨天嚷嚷着要当第一走狗的小新人

  那她岂不成了拉皮条的了?   等等

  发觉怀里的白檀溪眼皮微微发颤,隐隐有醒过来的迹象,娄卿当机立断召唤自己的得力女下属出来当挡箭牌

  格拉蒂丝你过来下

  谁知格拉蒂丝听完这句话后,不仅没有过去,反而用一种特别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属下已心有所属,请恕我无法参与

    非酋系统趁此机会又见缝插针的教训娄卿: 宿主你看,你的这种举动,极大的影响了属下对你的忠诚

她对你不再信任如昨,甚至开始质疑你的人格,并误以为你要和她进行某种不道德的三人行运动

  你在想什么,格拉蒂丝

娄卿皱了皱眉, 他压住了我的头发,我需要你帮忙

  说得好像和真的似的!   撒起谎来一套一套的!   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因为篇幅限制,欧皇系统在这里只能用三十个字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之情!如果读者愿意看作者注水,那么欧皇系统就可以洋洋洒洒的写出一篇《代智障作者传檄天下文》,然后摔到这个黑暗神的脸上!那是何等的解气又何等的威风啊!   白檀溪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个热乎乎的身子贴在自己背上

  鼻间弥漫着淡淡的草木香气,虽说是陌生的味道,闻起来却意外的温柔

  哪来的身子啊?他不是一个人睡觉的吗!   想到这里,他直接被吓得醒了过来

  然后,白檀溪悲伤的发现自己被前后夹击了

  左青龙右白虎,中间夹个二百五

  前祭祀后神主,中间还是二百五

  明明前一秒他还在自己屋中的小破床上睡得香甜,为什么下一秒他就半倚半靠在科尔温的身上啊?   还有坐在他面前的这位黑裙小姐 这位黑衣大祭司也不是旁人,正是昨天指导他呈膳邀宠的珠宝台大姐姐

不过看她眉头紧锁的模样,好像不是很开心呐

  系统你给我出来,这是什么情况啊?   系统哭唧唧的说: 你睡着后,那块天下第一狗牌就开始发光,然后你的灵体就被传送到这张床上来了

还有,那个叫科尔温的黑暗神不是个好东西,他想占你便宜!   那大祭司怎么在这里?   她自己跑过来的,说有什么东西丢了

  那科尔温怎么占我便宜了?   他刚才想亲你

  那你肯定是搞错了, 白檀溪笃定的讲, 你不要见了风就是雨的,依科尔温的性子,他要亲我肯定早就亲上去了

他是神,要得到一个人有的是办法,需要玩这些无聊的小游戏吗? 他昨天都月兑光了科尔温都没上,科尔温真想占他便宜用得着搞这个花头精吗?   这下系统傻眼了,它万万没有相信宿主居然不相信它的话!   不是,我说的是真的啊!宿主你信我啊,他昨晚还用猫舌头舔了你的嘴巴呢!   白檀溪抿了抿嘴: 我昨晚吃金枪鱼了,估计是闻到了味儿吧

谢谢爸爸提醒,明天早上我会多刷一次牙的

  系统急得要跳脚,它和宿主掰扯半天可不是为了让他多刷一遍牙的!   你就没想过你为什么靠在科尔温怀里吗?那是因为   你可算醒了, 格拉蒂丝拽了拽那把被白檀溪压在屁股底下的银发, 你快站起来一下,你压到神主的头发了

  白檀溪顺着她的视线往下一看,可不是吗!科尔温的头发倒有大半在他屁股底下压着,难怪他们两个紧紧地挨在一起,不能动弹

  不过,说实话眼前的这个场景突然让他想起了小学时做过的一条数学题 小白在家里养了一只羊,一天他用零点五米的绳子把羊拴在了一根柱子上,请问羊的活动面积是多少?   答案应该是四分之 平方米才对

本篇《快穿之欧皇系统 中全本完结—— by:慵懒茉莉》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72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山色有无 上全本完结—— by:书归 山色有无 中全本完结—— by:书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