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色有无 中全本完结—— by:书归

2018-03-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秋闱回家后我定是经父兄问过考学一干事情的,然我都不再记得

他们大约也都不觉得我一次就能考上,总之是不怎么在意,各自说过话就歇了

  倒是东宫早来人赏了些清淡吃食搁着,厨房热好,我从澡盆子里出来正就了吃

稀粥鱼片儿暖软下肚,我微微发出身薄汗,觉出分冷暖,这才终于从阴间活了回来

  一身的臭是洗净了,可身上到底累得实在,便也管不得积不积食,吃完只照着榻上往被窝儿里钻

起先好似觉着有些累过了不太能睡着,我便捡了本儿杂书想打发打发精神,却连第一页儿都没瞅完就睡迷了过去

  那夜梦里我被狠狠魇住好几回,最后那回最厉害,魇到我就像被钉在了床板儿上似的,一点儿不能动弹,又总觉着被一水儿黑压压的东西惊骇地追着,却挣腿奔不了,抬手挥不出,好似只有魂魄在天地旷野上漫无归所地逃,心里怕得要命,也知道要是逃慢一步,那永夜似的黑物便要吃了我

  我的魂愈逃那黑物追得愈紧,我跑得怕了怕得累了,既知它是一定会来我也躲不过,倒觉着还不如省点儿力气别跑了,便干脆就地歇了将心中惧怕扔开,浑身卸下力道,安心等着它来吞了我就是

  不过怪倒是怪了,这时候我不挣扎,安心了,却仿佛觉着手指头反倒回复点儿气力,能动上一动

  但根本顶不上用处

那黑物好似漫天一把烟灰似的,已然扑腾上来全全拢住我,罩得我睁眼四顾什么都瞧不见

  可它竟也并不急着将我吃了

它只是分出条条丝烟绕上我指尖来,我举起手看,但见指甲盖儿上渐渐由它蔓起了一寸乌黑

  这乌黑却也只蔓上一瞬便止了

那物的黑烟缠了我满身,少时遮住我眼前的散开了些,又露出面前一条模模糊糊的路来,我迷蒙看过去,这路好似沿途都是楼宇宫阙花卉摇晃,漫地人声嘈嘈繁华到了路尽处,一包土丘停在那儿,前头立了个石碑

  石碑离我太远,瞧不清字儿,只能见着上头挂了个金丝垂穗的玉佩

  那瞬我一摸腰间,空空如也

  到此我终于明白这黑物是个什么,也就泄了气,不折腾了

  反正这世上任谁也都折腾不过的

  见我消停,魇却仿若像没了意思,逐渐再不压着我,我又不搭理它,它浑起来便推我跌进了接连的迷梦里,霎时飞花逐雪一场接着一场,天光夜色春夏秋冬斗转,我好似是睡着,却也好似半醒着,好似在踩着枯叶跑跳,又好似一直都沉静地躺着

一切似真似幻,半真半假,忽有一刻我发觉自己站在了地岸消弭的边界儿上,正往无尽深渊里走,这时仿若还听见谁在说话,他边叫唤边往回拉着我

  那声音愈来愈近,也愈来愈耳熟,我费力去想他是谁,可他的名儿一瞬到了嘴边我却就是叫不出

  直到他扑在我被窝上头大喝一声摇我: 稹清!睡得跟猪似的 赶紧醒醒!   我瞬时惊得魂飞魄散打落了九天沉梦,沉顿里猛一睁眼,醒了

  入目是屋里陈金座玉,墙边儿条桌的铜炉里挑着宝蟾香,却还是压不住扑来我被上那人身上的馥郁

  我吸了吸鼻子,终于看清这来人的模样,好歹松下口气来: 沈山山啊,哎你可吓死我了 我还当是什么鬼呢!   鬼?你做噩梦了? 沈山山背坐在榻边儿上侧头睨着我笑,一容悠淡根本不似在考场里头折腾了九天的样子,神色轻巧极了: 鬼也能有我这模样儿的?那还能吓得住人就怪了

  这家伙青天白日把我弄醒了就说自个儿样貌好,真不要脸

我白他一眼儿,翻身子接着蒙头要睡

  沈山山连忙左腿曲上来探身拉我: 嗐嗐嗐,甭睡了,赶紧起来,咱们去捉大将军

  他这么近,那身上香气就更浓些,我被他拉得坐起来,老不耐烦推他一把: 你身上这么香还捉什么大将军 捉蝴蝶儿精算了

  沈山山听我说完,乌眉一扬,欠身逮袖子扇了扇自个儿身上,鼻尖微动: 香得有那么厉害? 考场里头臭得要命,我昨晚上回去洗了三回都还觉着味儿没散,出门香囊里头就拣多了些

你不喜欢我换了就是

  我听这话乐了,一时心中突然豁达: 你们主场考也臭啊?我还当只有我那儿才这样呢

  你那寿县贡院儿算什么啊,稹小公子

沈山山白了我一眼, 你们那儿一排号舍就六十五间儿,顶好了

你去瞧瞧北大街主场里头,一排号舍一百二十八间儿呢,那可不是你能想的

我老早写完了就想赶紧出来,监官死活不让提前交卷,我都快废在里头了,浑身痒

  在这事儿上我简直寻到了知音,可一想到自个儿在号舍里头的光景,此时光是听他说说都想吐,也懒得跟他提什么秋蚊子了,不然我俩今天都别吃饭

  你也就心里膈应,身上早没味儿了

我叹气,从枕头底下的丝袋里摸了个东宫带回来的香丸塞在他手里, 你还不放心就换上这个,闻着没味儿,搁身上又能清浊气

  沈山山闻言,捻着那丸子照光细看一眼, 瞧着像是天竺的锐水香,挺贵重的

他瞥我一下,想着又垂下眸子,笑我道: 人家拿来供神龛的,也就你舍得拿来枕了睡,暴殄天物

  给你好东西你还埋汰我,你要不要脸? 我隔着被子踢他起来,恼火道: 出去出去,我要起来了

  结果沈山山听了反而更坐着不动,香丸握进手心儿,转眼清亮地盯着我笑: 你起就起,我出去做什么?你没穿裤子啊?   你才没穿裤子! 我掀了被子抻着裤腿儿把脚往他那儿一搁, 瞧瞧,这不穿了么

你把爷想成什么人了,爷还不急着梦媳妇儿呢

  沈山山双手撑在后面,瞥眼睨在我光脚踝子上, 那你梦什么了?   可我那梦的,不提也罢

我摆摆手,说着媳妇儿又想起早前一回事儿: 对了,山山,你家里是不是在给你议亲了?   沈山山莫名其妙抬头看我: 我自个儿怎么不知道,你打哪儿听来的?我爹这两年都治着兵呢,哪儿来那闲工夫

  也对,我也想起了这茬儿

一时再回想起听说这事儿时候的情状,顿时心里都空了空

  怎么, 沈山山见我面色,突然凑到我跟前儿笑, 你舍不得我讨媳妇儿啊?   得了吧,有姑娘要你再说吧啊

我拿脚丫子蹬在他身上撵他, 去去去,你先去把徐顺儿给爷叫进来,要去捉蛐蛐儿爷就得起了

  沈山山被我蹬得直好笑,反身抓着我脚踝子往被里塞: 光着个脚丫子你别踢了成不成,看着凉了

我去给你叫徐顺儿,还有什么要的?   我想了想, 得吃个早饭吧,我昨晚上就没怎么吃,都饿了

  你还觉着早呢我的爷? 沈山山叹着气起身来,看傻子似的看着我道: 醒醒吧稹清,这都快夜里了

    【佰拾伍】   沈山山在我屋里翻了本儿他没看过的书,看着等我吃完了一顿不知什么点儿的饭

吃完我收整好了,带上他给我编的小竹筐子,叫上徐顺儿带了钎杆、竹筒、铜丝罩那些捉蛐蛐儿用的玩意儿,再多带了个灯笼和火折子,这就架了车往画眉河边儿赶

  出来的时候晚,到地儿已是黄昏

画眉河边儿上我们郊游踏青常来,那时是虫鸣漫野高草遍地,秋夕落在河面儿上被风一招摇,金辉便霎时洒满

  沈山山捉蛐蛐儿是用脑子的,他叫他的人同徐顺儿先去撒些米粒儿在地上,看有没有蛐蛐儿蹦出来,自个儿只闲闲跟在我后头问我秋闱策论写的什么

我俩说着话,我突然想学人家平头百姓的娃娃那般拣片儿叶子来吹小曲儿,然找来找去才想起秋天没什么绿叶了,便也作罢,安心同沈山山找了块儿石头坐了,把记得的都一一同他说,又说我怎么怎么破题承题,怎么写的表诏

  其实表诏的东西我在东宫瞧得多了,随便也能作得好,怕只怕没有正经先生瞧过,述论的八股写得不能行,故还挺忐忑

  沈山山听得专注,垂着眸子平眉凝神替我细想,眼见有枯草被风拂在他襟领上了,他也没在意

我抬手来替他拾开了继续说,他听我说完,正色抬头来看我,眼中竟有丝不信: 这真是你写的?哎,稹清你长进了,束股句子甚妙,这回要说解元虽不一定,但进春闱想是不难了

  我一愣,将信将疑: 你不是唬我的吧?我真能行?   我唬你作什么

五县贡院儿的小试都是我跟着先生改过的,我说你行你就行

沈山山起手揉了把我脑袋,笑起来正要说别的话,却听徐顺儿他们在前头乐颠颠儿地叫,说见着了大蛐蛐儿往外跳

  我立时起了身要往那边儿奔,沈山山却不急着过去,只先着人去河边儿舀些水,看着一会儿大约有用

这全然一副比蛐蛐儿贩子更在行的模样儿

  我一时挺感慨

  记得早些年我刚知道这蛐蛐儿能斗的时候,在街上看着颇觉新鲜就一心想要,也不懂什么门道,就花钱寻人买

但京城里头的蛐蛐儿生意尽做的是显贵大户,大户们都极舍得花钱,掮客里头的黑水一早漫天儿去了,故遇着我这小娃娃模样又人傻钱多的,就都逮着可劲儿宰

我花了不老少冤枉银子,买来的蛐蛐儿都是弱秧子,一下场就被别人家的大将军斗个稀巴烂,银子几十两几十两地竹篮打水,愁得我日日茶不思饭不想,可惜着我的荷包,却又止不住还想买

  沈山山看都看不下去,劝也劝我不听

  有一回我同沈山山从马场回来经过画眉河边儿上,正好是秋天,他忽然就领着我下了车,说我不是想要蛐蛐儿么,要么去瞧瞧能不能捉一只,反正石头缝里到处都是

  我那时候还挺傻,不知道蛐蛐儿是打哪儿来的,平日里是登门的掮客送来我瞧着合适就买了,沈山山说能自己捉,我还以为他在唬我,还愣愣说能卖好几十两的东西哪能在石缝子里头钻,别是沈山山你胡诌的

  当时沈山山大约血都快能吐我脸上一口,青眼瞪了我半晌,摇头道: 稹清啊稹清,你的银子也太好赚了 活该折了那好几百两

  然后他没好气提了我后脖领子,带着我就开始翻草丛子石头缝儿

  我蹲在他旁边儿还真见着好些个青黑金额的大蛐蛐儿蹦跶得可欢腾,登时高兴疯了,聒噪劲儿也上来,指着就说这个几十两银子,那个几百两银子,都捉都捉,全部都要

  沈山山正四下拍着石缝捉蛐蛐儿,耳朵里却全是我扯风似的瞎嚷嚷,简直烦得要命,一巴掌拍我脑袋上: 你能不能消停些

  谁知我刚闭嘴,他又突然跳起来抬手往石头边儿上猛地一盖,叫道: 哎,还真捉住了!稹清,快快,把你绢子拿来,对对对,罩住罩住

  那时候我激动得掏绢子的手都在抖,罩了沈山山手下面根本不敢松开,像蛤 蟆似地趴地上,撅着腚抖了声儿叠叠问沈山山是什么色儿的蛐蛐儿壮不壮

  沈山山蹲在河边儿洗了七八回手,找了个枯草藤子,蹲下来把我装了蛐蛐儿的绢子头系起来给我拎上,终于道: 见着像是紫的,但天也暗了,你回去装了笼子里再好生看

  于是我兴高采烈捧着绢子回了家,蛐蛐儿装笼子的时候一看,真是个紫红的大虫,乐得我简直睡着都快笑醒了

  那就是沈山山给我捉的第一只蛐蛐儿,因着颜色,起了名儿叫关云长,拿到街上去赌斗还真赢过两场子,但后来有一回儿在家里玩儿的时候不小心跑落了,我大哥没注意一脚踩上去,碾了个稀巴烂,给我心疼的带着肝儿都颤

  然这却也不妨碍我发现沈山山真有捉蛐蛐儿的本事,故还撺掇过他要么也起个生意做做,指不定就万贯缠腰了

  谁知沈山山听了却只没好气白了我一眼,像是在生什么气似的,过会儿,哧哧抖出仨字儿来: 不稀罕

  于是我生财大计再度破灭,每年也就只秋天才央他捉两只给我玩玩罢了

  【佰拾陆】   徐顺儿算是个福将,他找着的那蛐蛐儿是个青项金翅的,极是上品,一听把我高兴坏了,边儿上看着直搓手

可他笨得要死,竟把蛐蛐儿追进个石头多的大堆子里,蛐蛐儿躲里头不出来了,他急得直挠耳朵

  薄暮下夜色渐起了,野上人少寂静,我摸火折子点了盏灯笼,昏光中沈山山不紧不慢接过随从递的一筒子水,冲徐顺儿扬扬下巴: 让开,把围布打开守着

  徐顺儿便同另个随从一起拿麻布把石堆周遭给围了

  沈山山蹲下来,灯笼暖黄的光胧在他面上,他照着光,垂眼沉静看着石头堆子细察了会儿,忽然抬手就要把一筒子水往石缝里倒

  我连忙拉他: 哎哎哎,你做什么,这倒进去虫就给淹死了

  不这样怎么给你逮蛐蛐儿

沈山山认真做事儿的时候总肃着脸,此时只格开我手,还是把水往里头倒了: 你当它傻么?它见了水会自个儿蹦出来的,聪明着呢

  原来他是要拿水赶虫

我团着膝盖蹲他后面笑,看着那石堆只叹气: 蛐蛐儿聪明个什么啊,聪明就不会被逮着了

  这时筒里水倒尽,沈山山闻言,收回竹筒时瞥我一下,澈亮的眼又盯回石头去,沉静道: 中庸不是说么,人曰予知,驱而纳诸罟擭陷阶之中,而莫之知辟也,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越聪明,误得越厉害

  他话音刚落,我只听咕咕吱吱一阵声儿,果真有个青项金翅的大蛐蛐儿从石缝里头蹦出来要逃,可徐顺儿他们一早听了沈山山的话围着石头呢,这时候逮虫直如瓮中捉鳖

  见大局已在握,沈山山闲闲给我递了个罩子来: 要么你自个儿逮一只试试?   我却把手往背后猫了不接,颇嫌弃: 它钻了不老少地方,多脏啊

  沈山山气得挑眉看着我: 嫌脏了你洗手不就成了?旁边儿就是河呢

我替你逮那么多次也没见着怎么样啊

  他这是嫌我矫情,我再不答应估摸他就得打我了

于是我勉为其难接了那罩子,瞅着那青项金翅的蛐蛐儿在围布里头胡蹿,心里一点点地又跃跃欲试起来,等了小会儿,终于一定眼儿抬罩盖过去 谁知脚下上前时却踩着个松动的石子儿绊了自个儿的衣摆,一时屁股一撅人也偏了,登时照着围布里头摔了进去,脑袋都磕在地上

  立时疼得我吱哇乱叫

  围布被我压落了,蛐蛐儿往外一蹿就奔得不知去向,沈山山万没料到我这平地儿也能摔个狗吃屎,瞬时捂了肚子就大笑起来

  徐顺儿憋着笑过来扶我,可那跑掉的蛐蛐儿是青项金翅呢,这多可惜啊

我爬起来便也顾不上止他们的嘲,还在四下里头找蛐蛐儿往哪儿去了

沈山山见我这样儿,笑得就更厉害,脸上玉色都叠起红来,手也捶着草泥的地儿,简直要背过气去

  甭笑了,赶紧给爷找出来! 我气得一脚踢在他腿上拉他起来, 快,爷就要刚才那青项金翅的,今儿逮不着就不走了!   沈山山这才起来,揉着肚子跟在我后头都还在点着眼角笑: 哎哟稹清,你要把我肚子都给笑破了

  他把手拍拍干净,绕到前面掰过我脑袋看了看,手指头替我抹掉脸上的灰, 还成,没摔伤,疼么?   不疼你摔一下试试! 我一把将他挥开瞪他, 还不怪你,叫爷捉什么蛐蛐儿!你捉不就成了么!   好好好,怪我怪我

沈山山好脾气地笑,拉着我往旁边儿草丛石缝里蹲着翻, 我今儿捉了它给你赔罪就是

    【佰拾柒】   后来那青项金翅我们找到天都黑尽,果真还是靠沈山山捉着了,给我装在小笼子里大声鼓气儿地叫,一顶一的威风神气

  夜里我一身泥巴回了国公府,我爹正从书房里出来,看我欣喜万分提拎着花纠笼球儿打廊上晃,是老半天没移开眼,眉头都皱起来: 沈家那小子还领你去捉虫?   哎

我喜笑颜开地应,提着笼球儿往他跟前儿转了转: 爹,我今儿有大将军了,叫岳飞!   还岳飞呢

爹哧声一笑摇摇头,扇扇袖子赶我走远些: 滚去洗洗,一身臭泥巴味儿

  我瘪嘴要走,手里拎着的蛐蛐儿叫得惊天动地

我爹听见,又老眉看来说: 这搁屋里你睡得着?   我心想爹的心思真周到,这白日里威风的大将军搁了夜里一准儿能闹得我发疯

  于是夜里我就把蛐蛐儿搁了徐顺儿他们下人那排屋里

  翌日一早起来,国公府里头早饭都上晚了

本篇《山色有无 中全本完结—— by:书归》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72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快穿之欧皇系统 中全本完结—— by:慵懒茉莉 快穿之欧皇系统 下全本完结—— by:慵懒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