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回老家结婚吧+番外全本完结—— by:bcjam

2018-03-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这是一个 从前有个鬼,他放了个屁,然后就死了,上了天堂 的故事,有灵异,有搞笑,有悲伤,最后还是HE

  腹黑恶趣味攻 小黄漫作者受

  第一章:佐家祖宅   耳朵尖尖的精灵少年刚参加完成年仪式,要去森林里的禁地完成最后一项试炼

他穿着短短的制服,脚蹬长靴,手里握着小小的刀刃,快步在林间穿梭

  树下的阴影里,肌肉发达的兽人正窥视着少年纤细的身影,胯下巨大的肉块绷得紧紧的

看着少年弯下腰观察地上的痕迹,他们丑恶的脸上露出狞笑   我在笔记本上描绘着精灵制服下露出的半截圆溜溜小屁股,脸上的表情和笔下的兽人颇有些神似

  下一站 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   听到广播声,我忽然回了神

我到底在干什么呀,不是决定离开了么?现在画这些也不会再有人看到了啊

  铅灰色的天空,沉重得仿佛马上就能拧出水来

我从自幼生长的城市出发,乘高铁又转短途车,最后上了巴士,到终点站又沿着越来越窄的马路走了很久,才到了传说中的祖宅

  一路上我都在浑浑噩噩地写写画画

离开住处时我除了纸笔没有带其他行李,但我也不打算回去了

不知道多久之后才会有人意识到我消失了呢?也许很久很久都不会有人注意到吧

我这么无足轻重的人,估计连正在连载的漫画断更都不会有人来催吧

毕竟画得不怎么样,也没几个人看

  当我站在祖宅门口时忽然有点想吭哧吭哧原路回城了

  祖宅看起来活像那种恐怖电影里的凶宅

漆黑的铁门上的斑斑锈蚀好像血迹,巨大的宅邸爬满细密的枯藤,活像遍布皱纹的脸

昏暗的窗户里没有灯光,有些小窗还被木板钉死封住

  我站在大门口犹豫着是不是要扭头就走,忽然感觉后脖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楼上的窗户里,有一张苍白的面孔正贴在玻璃上死死盯着我

  我吓了一跳,往后猛退了几步

面前黑色的大铁门忽然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这是 让我进去的节奏?我踌躇着

天上开始飘起了雨丝

好冷

  是嘉鹤少爷?请进

一个清冷而恭敬的声音从门边的对讲机里传来

还是头一次有人叫我 少爷 ,真是受宠若惊

  我定了定神,走了进去

宅邸沉重的大门打开了,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穿着整齐的制服站在门边欢迎我

之前就是他从窗口窥视的么?   欢迎来到佐家大宅

这里是佐家后裔永远可以选择的归宿

中年男人微微颔首, 我是这里的管家贾为,竭诚为您服务

  呃,您好

我有点手足无措, 对不起打搅了 我想 来这里住一段时间   当然

我可以帮您拿行李么?对卧室的位置是否有特别偏好?   没 没有

  贾为有些困惑地看着我

  没有行李,也没有偏好

  贾为点点头: 请跟我来

  我把泥泞的靴子留在门口,换上拖鞋走了进去

大宅里面很阴暗,走廊上只有走近才有感应灯亮起,照亮脚前的一小片道路

我沉默地跟在贾为身后,穿过大厅,沿着旋转扶梯上楼,拐进地板嘎吱作响的走廊上

  贾为走到走廊尽头,又拐了几个弯,才打开了一扇门: 这里请

  这是一间颇为宽敞的卧室,高高的天花板下面一张巨大的双人床,落地窗直接通往阳台,俯瞰宅后的花园

墙边有古色古香的写字台,旁边是书架

另一边的墙角还有个带镜子的梳妆台,紧挨着衣柜

  如果您不满意,我们还可以去看看其他房间

  这里很好,谢谢

  贾为指给我房间里的浴室,又说衣柜里有换洗衣物,我有什么要求就可以按铃叫他,便关上门离开了

  我走到窗前向外眺望

天空的乌云破了个口,有微弱的阳光漏了下来

看着郁郁葱葱的花园和不远处的群山,我抑郁良久的心情忽然就轻松了一点

也许,逃离都市躲回祖宅,真的没错

  我去浴室草草冲了个凉

把脸埋在毛巾里擦干时,忽然听到屋里好像有动静

  从浴室里探出头来,我裹着浴巾扫视着屋里看了半天

没有人啊   大概听错了吧

我摇摇头

微风从窗户里吹进来,掀起深色印花的窗帘

  刚才窗户是开着的?我记不清了,走过去关好了窗

  衣柜里各季节长短不同的衣服都有一些

我找出件宽大的长袖衬衣当家居服,还拆出条内裤穿上有点大了,感觉松松垮垮的

  我看了眼梳妆镜里的自己

苍白的脸,茶色的短发,平淡无奇的五官掉到人堆里瞬间就不见了的那种平淡无奇

  佐家传说中是个能人辈出的家族呢

爸妈也曾经对我寄予巨大希望,却在我高中时意外身亡

之后我开始收到佐家信托基金的资助,虽然每个月只是勉强够吃住,但还是支持我上了大学继续学业

    我摇摇头,钻到了床上

好累啊 而且好冷   一陷入柔软的被褥间,我就睡着了

睡梦间似乎什么声音细细索索的,还有温暖的气息吹在耳边,好像情人的呼吸

  醒来时,太阳已经西沉了

我身上的被子被压住了大半,衬衣卷到胸前,内裤也滑下了胯骨,露出半截屁股

  我揉揉头发坐起来,感觉自己这睡相也真是没治了

  微风轻拂

我困惑地看着半开的窗户之前明明把窗户关好了啊   虽然不觉得饿,看时间应该要吃饭了

我穿上长裤按铃叫管家

有点吓人的是,门上几乎立刻响起了敲门声,好像管家一直站在门外一样

  嘉鹤少爷,餐厅在这边

贾为带我从另一条走廊的楼梯下楼,来到一间长长的房间

房间一面的墙上全是落地窗,正对着外面茂盛的杜鹃花丛

宴会桌周围摆满了椅子,但只有正位右手边的一把拉开了,面前摆着食物和饮料

我坐过去,看到贾为鼓励地点点头,才拿起刀叉吃喝起来

  贾为在我吃到一半时忽然离开了,等我吃完也没有再回来

我把刀叉收到餐盘里,有点不确定地留在了桌上从小到大在家里和学校,吃完饭都要把餐具放到指定地点的

但这里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

  餐厅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门口有个影子伫立着

我以为是贾为,向他走过去

  嘉鹤少爷,不好意思

贾为的声音忽然从另一边的门传来

我吓了一跳,转身看到贾为正示意我跟他走

我回头再看门边,并没有什么影子

  这里 有其他人住么? 我追上去问贾为

  没有其他人住

贾为平淡地回答

  大概是看错了吧

我想

也许旅途还是太累了,这宅子里又黑咕隆咚的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睡得太多,回到房间我倒是精神起来了

翻翻衣柜,看看书架上面的书还真是琳琅满目,名著、流行小说、博物学图鉴等等都有几本,甚至高数教材旁边还摆了两本 M色情小说

不知道是不是学完高数需要看重口味慰藉一下,或者反过来?   我暗搓搓地抽出色情小说翻着,还做贼心虚地再次四下看看

房间里自然是空空荡荡

  看了个开头,似乎是个独自旅行的清纯妹子在路上被各路强盗恶棍酱酱酿酿的故事

我拎着书和纸巾盒爬上了床,准备撸个爽

本来还以为今后都要画黄漫自给自足了,没想到还是有点新鲜材料的嘛!   妹子上了路,碰到旅伴,聊天 聊天 聊天 聊了半天都没干啥?!我往后连翻了几页

强盗提起裤子 咦?发生了什么?!   我终于发现这书根本就是超多的对话,探讨神学贞操欲望伦理,里面偶尔夹杂很短又很委婉的几段肉

虽然有些又窒息又放血的口味颇重,但 脱了裤子就给我看这个?!   我沮丧地把书丢到一边,穿着内裤跳下床,无聊地在屋里转来转去

忽然眼角里好像扫到了什么违和的东西

  我困惑地转头去看

衣柜 梳妆台 好像又没什么不对?   我走过去仔细看梳妆台的镜子

里面还是那个苍白的年轻人回望着我

我看了一阵才忽然觉察我的头发颜色是不是变深了?   我摸了摸头,镜子里的青年看起来简直像是黑发了

我闭紧眼又睁开啊,又是普通的茶色了

  哎,我真是累得眼都花了

摇摇头,我强迫自己钻回床上躺下,闭了一会儿眼睛,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章:对白   如果给你一百万,让你去一个遗世独立有水有电但没网络的地方生活一年,你会去么?   第二天一早,我在明媚的阳光中醒来,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成一片,芬芳清新的空气缓缓涌进屋里

  房间的窗户似乎是关不上的

我好几次确认开关已经扣好,但睡一觉起来或者离开一会儿回来,窗还是会半开着,也就懒得管它了

透透气也好

  我把衬衣脱掉扔在床上,光溜溜地去衣柜里找衣服

当我拿着牛仔裤和帽衫转身出来时,忽然觉得房间里好像暗了一点

  一扇窗前的窗帘拉了一半,正在微风中缓缓摇摆着

  我呆呆地抱着衣服站在衣柜前,在和煦的阳光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每当我转过身或者闭上眼睛,似乎房间里都会有些小小的变化,就像有人在埋伏着窥视我一样

而且那个人还在故意刷存在感!   但光着屁股呆站着也于事无补

我迅速穿好衣裤,头蒙在套衫里的那几秒钟简直是惊悚

我冒出头来迅速四处看看这次好像没什么变化 ?   要不要看看床底下 我有点哆嗦

但现在可是大白天啊,此时不看难道等半夜?我迅速趴在地上扫了一遍地板什么都没有,四处都干净得一尘不染

  不过穿上衣服感觉就没那么脆弱了

我把牛仔裤腿挽起来一些,走出门去

这里的衣物似乎都是给一个比我高大一圈的人准备的

  我沿着走廊向印象中的饭厅走去,一路上试着旁边的门

门都可以打开,里面有些是卧室,有些是储藏间,也有看起来像办公室和书房的,都干净整齐但毫无人气

  餐厅里一片敞亮,清晨的阳光照在桌面上闪闪发光

餐桌一头摆了些面包、香肠和果酱

  咖啡还是茶?   我吓了一跳,差点被面包噎死

贾为正拿着一大盘食物和饮料站在身后

  呃,咖啡,不加糖奶,谢谢

我费了半天劲才咽下嘴里的东西

  嘉鹤少爷,您每天大概都是这个时间起床么? 贾为倒给我一杯咖啡

他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满盘的香肠、培根、煎蛋和油煎西红柿,看起来是维多利亚时代忙于建立帝国或者猎狐狸的人要吃的早餐

  死胖子!一下子肥成这样也是天赋啊!他身上出的油都有股臭味,你闻到没?   我的脑海里忽然响起高中同学的声音

本来以为都忘掉了,竟然连呼吸和停顿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忽然感到一阵呕意,捂着鼻子想离那盘食物远些

  少爷? 贾为看出我的不适, 您不喜欢英式早餐?   我 不太喜欢油腻的味道 我缓了一会儿又好些了,虚弱地说

  贾为利索地拿走了托盘,又加了些面包和奶酪: 知道了,不好意思,以后会给您准备大陆式

  没 没事 我才是不好意思   我拿起咖啡看着里面自己模糊的倒影

圆圆的杯子里那张脸好像也像几年前那样圆

  父母去世后,我暴饮暴食了一段时间

孤独、恐惧、绝望、悲痛,似乎只有咀嚼着高热量食品才能稍微缓解一点内心的焦躁

本来正常的体型像吹气一样鼓了起来

同学的同情在看到我愈发抽象的面貌时,迅速转变成了厌恶

  当我终于站上体重称时,要弯着点腰扒开肚子上的肥肉才能看到体重称上的显示

其实不用看数字,我也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

  节食、运动

我肉眼可见地一天天瘦了下去,不过节食得有点过,留下了饮食障碍的后遗症

  而且更加悲哀的是,原本一个强打精神自得其乐的胖子还算受欢迎无论是作为笑料还是用来活跃气氛

一个平凡无奇的瘦子,连这功能都没有了

  想起之前的事,郁闷得我一下子忘记了之前的疑神疑鬼,草草又塞了几口就站起身: 唔 我可以在宅子里四处转转么?有没有什么不能去的地方?   您请随意

贾为收拾餐盘离开了

咦!这么奇怪的地方竟然没有 阁楼上锁的房间绝对不能去 之类的设定?   我溜溜哒哒地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看过去

底层主要是各种功能性房间,有餐厅、大堂、会客室等等

总觉得这里曾经住了一个很爱好交际的祖先呢

  一个空旷的房间里摆着一架三角钢琴,估计是个舞厅吧

我欢乐地冲过去坐下弹了两首还记得的曲子

钢琴的键有点沉,摸上去质感绝佳,手感一级棒!太久没练,关节都很僵直,弹错了不少

不过反正没人听!   正想着,门外的走廊忽然轻轻地嘎吱响了一声

  管家先生? 我轻声问, 贾为?   我探头看向走廊里

空无一人

  忽然身后有门吱呀打开的声音

我连忙回头

不远处的另一个舞厅入口半开着,好像刚有人进来一样

  有人么? 我的声音有点抖,四处张望时脖子都有点僵硬

  空气中飘过一声嗤笑,转瞬即逝

我浑身发凉,赶紧离开了这诡异的房间

  探索的兴致被打击了,我躲回熟悉的卧室,用写字台上的纸笔继续描画精灵少年的遭遇

这里提供的小黄书太过坑爹,还是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精灵少年撅着小屁股研究地上的痕迹,忽然一只粗糙的大手抚上了娇嫩的臀瓣   耳后忽然有轻风吹过,好像有人从肩后偷看着

  我僵了一会儿才慢慢回头查看

又是什么都没有

我这是要神经衰弱了么?   是窗里吹进来的风吧,我铁了心不去理会,拿出尺子画下一页的格子

  少年挣扎着被兽人按倒在地,撕破了身上的衣服

几只脏兮兮的爪子抓着他的头发和四肢,揉捏他裸露的皮肤   虽然没人看,但自己画起来就是很爽!虽然平时都是用画图板直接输入电脑的,纸笔用起来还不太习惯,但我还是很快进入了状态,一格格填充着内容

  精灵少年满脸惊恐地喊 兽人狞笑着说   这种小黄漫的对白其实没什么意义

我随便写了几个字就继续画交缠的肉体了

  中午我习惯于不吃东西,一直画到傍晚才叫贾为准备晚餐

等到我回房间时,忽然发现这次连关好的卧室门都半开了

  我有心去问贾为这门窗能不能想办法修一下,不过寄人篱下,白吃白住的,还是不要给人家添麻烦了

反正一个汉子被看两眼又不会少块肉!再说贾为都说了这儿没有其他人,仅仅因为门窗开关和印象不符去质疑他也没什么意思

  我拿着画到一半的稿子坐到床上检查,时不时翻过纸对着灯光看看脸的左右是不是歪了

稿纸的顺序乱糟糟的,我先看了几页汁水四溢的嗯嗯啊啊,才看到之前精灵少年和兽人的对话

  兽人头上的对话框里工整而陌生的字体写着: 你也想被这样对待么?   我呆坐在床上,满脑子都是: 草泥马,这屋里除了我果然还有另一个变态!   第三章:小确信   我吓得不敢下床,丢开纸笔缩进被子里瑟瑟发抖

隔着被褥,我清晰地听到了什么人呵呵的笑声!   啊啊啊啊那个变态就在我房间里!!!我觉得眼睛里湿漉漉的

这是要被吓哭的节奏?太特么丢脸了!   我小心翼翼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有点担心一露眼就看到一个变态大叔站在面前!不过房间里还是一如既往地空荡荡

  我咬了半天牙,弯腰看床底下

床底黑黢黢的,似乎没有藏什么东西

  那就是 衣柜 ?   仔细想想,如果我打开衣柜发现那个变态,我又能干什么呢?打也未必打得过,要是刺激了对方真的兽化,像漫画里那样把我的小雏菊干成向日葵也说不定

本篇《还是回老家结婚吧+番外全本完结—— by:bcjam》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72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鬼怪书屋(灵异)全本完结—— by:烟落无声 如何在千钧一发之时力挽狂澜 上全本完结—— by:酒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