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听说我老攻又想毁灭世界 上全本完结—— by:一剑山河

2018-03-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新历五年,预言者之家领主阿瓦沙说:百年之后,萨尔斯必将回归

黑暗再度笼罩大陆,末日终将来临

  新历十年,矮人和木精灵两族战争爆发

  新历十五年,木精灵灭族

    新历116年,当阿瓦沙的预言已然成为众人皆知的玩笑,当木精灵的辉煌随着时间化为传说

  大陆极北的雪原之巅,年轻的木精灵轻抚着黑色巨龙   我叫卡恩,你呢?   ******   萨尔斯

    1、龙攻x精灵受 萨尔斯x卡恩   2、三观还在,无渣贱,无虐身虐心,无n ,无小三,无为虐而虐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灵异神怪   主角:卡恩     百年前屠龙之战后,大陆对众族下了诅咒

卡尔卡梅拉冰原上的风雪永不停歇,它将带来萨尔斯,也将带来这整个世界的毁灭

  ******   金发碧眼的人类少年踩着厚厚的积雪,顶着夹杂着细碎冰花的狂风,合上了手中那本质地古旧的书

  转眼看向身旁跟他穿的一般严实的红发青年,他说: 可是昨天雪就停了

老琼斯说,这书都是阿瓦沙写来骗人的

卡恩,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乖乖回家,在暖炉边再睡一觉

被称作卡恩的男子明显没有他朋友那么热情

抬头看了眼远方隐匿在风雪中的山峰,两道和头发一样颜色的眉不禁拧了起来,口中也跟着劝道: 上断天峰要过六千级石阶,日落之前我们可回不来的

莫瑞,你妈妈会担心你的

  可我今年已经16岁了

莫瑞不服道: 我是个男人,可以自己决定上山了

  他的声音很大,像是为了给自己鼓些勇气一般,却终究被过于狂躁的风雪所吞消

连带着那股刚刚端起来的气势,也变得像是只炸了毛的小猫了

  卡恩看着好笑,也自知拗不过他,只摇头叹气交代了句 上山要听话 后,便带着小孩继续朝着远方登山石阶走了过去

  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莫瑞口中提到的 卡尔卡梅拉 ,是整个拉姆勒斯大陆最北端的位置

  而断天峰,则是雪域中最高的山峰,同样,也是整个大陆中最接近天空的位置

  百年前,六族在这里携手屠龙,最后又由大魔法师罗德,在断天峰顶将魔龙萨尔斯封印于时间之海

  新历五年,矮人和木精灵又携手在那里建了一座规模庞大的灵殿,来祭慰战场死去的众族英雄,也用来压制萨尔斯的封印

  时过境迁

  在百年中,阿瓦沙的预言尽数成为笑谈,没有人再去相信萨尔斯会回归

自然这个所谓的灵殿,也就慢慢变得空旷了起来

  到了最后,甚至只是剩下卡恩这一个守殿人,还愿意继续留在这里了

  当然,卡恩也不傻

  坚持这样年复一年的过着这种峰顶与山下小镇两点一线的生活,也终归是有原因的   直到晚霞将飞雪染红,天边泛起暖黄色的光辉

两人才终于走到了灵殿之前

  灵殿无名,尖顶指天,墙为四方

  厚重的铁门上左右雕画着样式繁复的飞鸟和游鱼,这是矮人们的杰作

  卡恩将手上带着的兽皮手套脱了下来,左右搓了搓还是有些冻红的手掌,才哈着热气,将掌心对上了大门

  片刻,柔绿色的光泽从他掌心向大门散出,绕着门上的花纹转了又转,给那些图样也带起了生机,让铁门上的花纹渐渐变化了起来

  伴着鱼跃和鸟鸣,只听 咔嗒 一声轻响

卡恩收回手,推门跨进,一边对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的莫瑞道: 你再不进来,我可就关门了

  进,进

莫瑞慌忙道,一步跨进灵殿,他环视着四周,继续呆愣的问道: 嘿,卡恩,刚刚那是魔法对吗?   我可是精灵

  卡恩说着,将头上带着的兽皮帽摘下,让那一对儿被盖的严实的尖耳朵露了出来,舒服的抖了抖被冻红的耳尖,他说: 精灵从上古以来,就是被神眷顾的魔法操控者,我会魔法还有什么好稀奇的吗?   没有

莫瑞坦然的笑道: 就是和你在一起久了,我总会忘了你是精灵的

  莫瑞说着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卡恩见状,又开玩笑似得抖了抖自己的耳朵,在前者看的忍不住笑开时,伸手去揉了一下那团金发,他说: 这里没有点炉子,风雪时会很冷的

我带你去里面暖和一会儿

  这次莫瑞倒是没再拒绝了,毕竟一路上来这里,绕是长期生活在卡尔卡梅拉的他,手脚被冻得也有些僵硬了

  随着卡恩往灵殿里面走着,他一边左右看着周围高耸的石雕,雕刻的是携手屠龙的六个种族的

  人类,雪精灵,矮人,巨人,兽人   走到最后一尊雕像前,莫瑞不禁止了步子

盯着那尊比旁边雪精灵身材高挑些许,容貌又有些相似的雕像看了许久,才转头朝卡恩问道: 卡恩,这就是木精灵吗?   是的

卡恩点头,面上波澜不惊,他说: 不过这种族在百年前就灭族了,谁也没见过真的木精灵

  莫瑞挠挠头: 对哦,卡恩是雪精灵

  卡恩微笑点头,转身继续朝侧殿的寝室走了过去

  莫瑞终究还是个孩子,在侧殿的暖炉点燃,卡恩又给他泡了杯热咖啡后,他就窝在软布靠椅里缩着身子不愿动弹了

  然而这也基本都在卡恩的预料之中,也正合他意了

  跟小孩说了声自己去惯例检查一下灵殿何处的法阵,卡恩便离开了侧室

  在出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在门口布了魔法,以便万一孩子离开内室,他还能有所知晓

  等处理好了这些,又去把之前准备的圣剑握在手中,卡恩便转身朝暴露在风雪之中的后院走了过去

  ******   卡尔卡梅拉的风雪停了一天一夜,茶雾镇上的人们都在戏说阿瓦沙最后一个预言的失败

  没有人知道,雪高峰上空寂的灵殿后院,传来了一声低弱的龙吟

  一声,属于萨尔斯的龙吟

  ******   脑中回荡着那几句怎么也忘不了的句子,卡恩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作死

又烦躁的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口的位置,最后深吸一口气,抬手推开了已经行至跟前的,通往后院的铁门

  吱呀的巨响被风雪掩埋,却也算是成功了他一把   远方院中趴着的黑影并没动作

  卡恩屏息凝神,快步走到黑影跟前,确定那是头浑身覆盖着黑色鳞片的半人大的龙后,猛的将手中长剑举过头顶,毫不留情的朝它捅了下去

    哐当 的一声巨响在长剑落下时骤然发出,盖过了雪原的上吹席的狂风声,也盖过了卡恩因为过度紧张而分外粗重的喘息

  被他自己的力度震得半天才回了神来,等卡恩再放眼看过去的时候,只见手中的圣剑和想象中一般,稳稳落在萨尔斯头顶

  但是别说捅死这条还没长大的龙了,根本是连它头顶的鳞片也没削下分毫

  这龙比想象中要结实多了啊   紧了紧牙关,卡恩抬手就打算再来一剑

  不过这次却没给他动手的机会,那条仿佛睡死过去的黑龙突然睁了眼睛,闪着金光的竖瞳中写满了愤怒

  它张口,一声尖厉的龙吟从染血般鲜红的喉中发出,声音不大,但也足以让卡恩动作停滞了几秒

  这是龙吟所特有的能力

  卡恩愣着,原本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却在刹那间回归胸腔,跟着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的萨尔斯才刚苏醒,实力和体格都没恢复到鼎盛状态

  不然就刚刚那一吼,别说是他自己了,就连灵殿里已经躺靠在椅子上睡着的莫瑞,也能一并震碎心肺

  说是运气,也多半是预想到的

  就比如现在,黑龙在吼出那声龙吟后,明显脱力的倒回了地上,而那双仍旧带着怒气的眼睛,也将闭不闭的耷拉了眼皮

  卡恩嘴角上挑,手腕一动,又再次将长剑对着黑龙捅了下去

  只是这次他没再自不量力的去捅龙鳞了,长剑只贴着黑龙的鼻尖,顺利的刺入了地面上厚重的积雪之中

  萨尔斯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本能的想要挣扎着起身离开,眼前的红发精灵却已经摊开手掌,低声吟唱起了古老的魔法篇章

  ******   精灵是整个大陆上最受神灵爱戴的种族

他们高贵,优雅,又样貌动人

  就连声音都清脆悦耳,让人不觉沉溺其中

  可是萨尔斯觉得,现在站在他面前吟唱的精灵,就好像是一个披着圣洁外衣的恶鬼般,冷静,又足够狠绝

  浅绿色的光芒随着精灵的吟唱,以圣剑为中心,慢慢向周围散开,画圆

  繁复的光纹将地上的积雪割开,透射在黑龙和精灵身上

明明是柔和温暖的颜色,却直接让原本就已经失了力气的黑龙更是动弹不得,到最后别说是龙吟,甚至连喘口气的力气也将被抽尽

  这法阵绝对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萨尔斯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几乎将自己融在光中的红发精灵,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只能安静的等待着接了下来的事情

  卡恩没有吟唱太久,等绿色的光辉彻底将萨尔斯包裹在当中后,他便停止了吟唱,那双与发色相近的棕红色眸子凝视着萨尔斯

  半晌,他弯身下去,用虔诚的表情,将手掌按在圣剑剑锋,用力握下

  鲜血顺着长剑滴落在地上,又顺着绿光盘绕在了萨尔斯身上

  年轻的红发精灵再度开口,平静而又真挚的吟唱出了最后一段咒术

  随着咒语响起,萨尔斯只觉翅膀上猛的一阵刺痛,再看精灵那边儿,他白皙手背上也慢慢印开了一朵染血的红痕

  直到仪式结束,绿光褪尽,卡恩才收回长剑,朝那只在地上趴着不动的黑龙道: 御龙咒,你应该不会陌生吧?   黑龙鼻子里发出个 哼 声,只瞥了头去,不愿多搭理他

  卡恩却好像没感受到它的厌恶一般,反而贴着黑龙一屁股坐了下来

把因为施展咒术消耗太多而疲惫不堪的身子靠在龙背上,他才又道: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龙骑士了

我叫卡恩,你呢?   黑龙再度回以一声冷哼

  现在这精灵突然的友好根本证明不了什么,况且不论他们两人中的哪个,都不该会忘记几分钟前那次失败的刺杀才对

  长舌伸出舔了舔尖锐的獠牙,黑龙口吐人言道: 小精灵,你以为契约成立,我就杀不了你?   你当然杀不了我

卡恩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萨尔斯一愣

  下一刻,随着翅膀上突如其来的痛意,它瞳孔猛的紧缩了起来

一声龙吟从口中泄出,却对靠躺在他身上的精灵起不到丝毫作用

  我的朋友,你不用这么紧张的

卡恩的声音再度响起,他说: 刚刚那东西我可是寻了许多年才找到的,牵尸虫,你听过吗?   黑龙这次是连冷哼的欲望都没了

  卡恩却好像说上了瘾似得,又继续道: 这虫子喝过我血,现在又入了你体内,如果我受伤,它就会让你感受到同等的痛意

如果我死了,它会啃烂你的心肺,让你给我来陪葬的

所以我亲爱的朋友,你觉得你还能杀了我吗?   黑龙趴在地上,久久没有回音

  直到靠躺在它身上的精灵无聊的换起了姿势,它才终于问道: 为什么?   卡恩心领神会,却不答反问: 如果没有我捣乱,你恢复之后会去做什么?   唤醒龙族,毁灭世界

黑龙冷声道: 这是六族欠我的,我有权夺回

  这不就得了? 卡恩漫不经心的笑道: 我活在世界上,我也是六族之一

你毁灭世界,让我还怎么活?况且你下山之后,毁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茶雾镇,我的朋友们都在那里

所以不管什么方法,我总会来阻止你的

  黑龙沉默,半晌道: 你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杀我?   不,我从一开始就只打算杀你

卡恩说: 但是我总该为杀不了你留点后路才是

你我契约成立,作为你的龙骑士,我有三次机会,可以对你下达必须服从的血咒

而作为你的母虫,你敢动我一下,你就会跟我一样难受

虽说这情况不如直接杀了你好,但我也有最大的优势,不是吗?     见它无话反驳,卡恩愉快的笑着站起了身子

伸手在黑龙头顶抚摸两下,他眯着眼将掌心的伤口再度撕裂道: 那么,第一条血咒,杀了你自己

    当第一声龙吟撕裂长空,萨尔斯挥舞着巨大的翅膀将繁星与大地切断

  烈火从它口中不断涌出,燃起了雪峰下那个孤独又可怜的小镇

  哀嚎,惨叫,痛哭与呐喊

  伴着冲天的火光,向世人宣告着时空吞噬者的回归

  末日,即将来临

  ******   脑中回荡着这几句多年出自他自己笔下的文字,卡恩用没受伤的手撑着脑袋,双眼放空的盯着在他命令出口后,就没了动静的黑龙

  世间万物,因果循环

  这句话在有的时候,还真挺让人没法反驳的

  就比如,几年前的这个时候,他还是一个大学毕业在家里码字待业的普通人类

  手头小说完结了几本,也坑了几本,收益算不上多,也总够吃饱

  本以为一辈子也就这么简简单单又无风无浪的过去了,却不想一次意外过后,本该死了的他,穿越来了这个他自己写了一半的小说里

  还穿成了所谓的主角

  然而相比于别人笔下的那些金手指粗大,人生一路坦途的主角来说,他手头这本书的主角就太磕碜了点儿了

  放下因为种族全灭而不得不谎称种族的身世不提,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 屠龙者

  就好像每一个套路的英雄漫画一样,当怪物出现的时候,总会有,也只有一个,可以成功与之抗衡的英雄

  而 屠龙者 这个代号,在拉姆勒斯则意味着,整个大陆只有他,生来便具有着杀了萨尔斯的能力

  这种能力后天不能培养,也就是除他之外,其他人不论多强,也无法对萨尔斯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至于屠龙者到底能不能屠龙成功,这就得看他自身后天的表现了

  显然,就刚刚那一剑看来,他后天的努力还欠缺挺多的

  可是在他他没能彻底杀了萨尔斯之前,那条魔龙就会一直作为一个隐患,时刻威胁着这片他生活的土地,和那群他喜欢的人类

  卡恩想着,棕红色的眸中光芒又不觉得暗了些许

  ******   其实这个世界对他其实还算仁慈,至少就是现在来看,也不需要他在种族尊严和屠龙者的使命间挣扎些什么

  毕竟穿越过来的时候,木精灵已经灭族太久了,而在灭族战争中逃出来的所有亲友,也全都老死完了

  没有这些铺垫,他自然也少了这个大陆上六族间几乎每个人都具有的,过于强烈的种族意识

  也理所当然的,不会因为百年前的灭族之战,去纠结到底要不要拯救这些伤害过,或者冷眼旁观过木精灵的种族了

  而再说到救世,他清楚的知道萨尔斯复活的一切过程,自然也方便去先下手为强了

  就比如之前那些准备

  卡恩不觉得这种 趁人之危 的攻击有什么卑劣可说

  毕竟萨尔斯的灭世是一定的,那么不趁着现在能打过的时候给自己留点儿筹码,难道还要等它彻底恢复,在灭世业火中再悔不当初吗?   想到这儿,卡恩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双眼

再睁开的时候,便已然恢复了那种仿佛一切尽掌控的淡定

  棕红色的双眸对向萨尔斯那对儿竖瞳,他挑眉道,还未开口,黑龙却先一步笑道: 小精灵,你的魔法好像失败了啊

  没错

卡恩点头,似乎这结果并未出乎预料

只是停了一秒,他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只是法则胜利了而已

  什么法则? 萨尔斯问

  就是创世神定下来的规则

本篇《穿书之听说我老攻又想毁灭世界 上全本完结—— by:一剑山河》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731.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如何在千钧一发之时力挽狂澜 上全本完结—— by:酒否 如何在千钧一发之时力挽狂澜 中全本完结—— by:酒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