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千钧一发之时力挽狂澜 下全本完结—— by:酒否

2018-03-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昏黄的楼梯灯打在许汉白脸上,从温文这个角度看,许汉白的脸虽一直冷静着可看上去是那么年轻柔和

  芝麻糊和我是一体的,我走它也走

许汉白道

  温文盯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拉着芝麻糊袋子,像是薄薄的袋子经不起拉扯,许汉白便被一起拉进了屋子里

  袋子被许汉白递到了温文手里,温文转过身,便听见许汉白三两步跨到了身后,两人靠得很近,像是轻轻地把自己拥进了屋子里

  温文甚至可以感受到许汉白身上凉凉的寒气,那不是刚才许汉白骑自行车在前面为自己遮风留下的冰凉

  冷吗? 许汉白进了屋,便离温文远了一点,他对于自己周身的温度,自然是清楚的

  温文察觉到,因为狭小的空间以及脚步的停止,许汉白便不动声色把暧昧的亲近掩饰了过去

  温文把头一撇: 热死了

说着便把芝麻糊连着塑料袋套进了碗里

  许汉白颇为意外地看了温文一眼,懒散而平静的眼眸在温文脸上停了几秒,随即便垂了下来,停留在了那香浓的芝麻糊上

  邓渊从房间里把邓竹捉了出来: 快洗澡

  滚滚滚,老哥我想再玩一下

邓竹手里还揣着手机

  邓渊对温文控诉: 刚才我打的去把他接回来,下车就往泥坑里跳,跳完回家就爬上我的床蹭,现在还没洗

  干得好,对待心里污黑污黑的人,就要用污黑污黑的方式

温文鼓掌赞扬

  邓竹抬头看了一眼许汉白: 许汉白是要在这里住下吗?   温文看着许汉白

  恩

许汉白点头

  那就自己铺沙发

温文马上道

  邓渊道, 你说话太着急,让人不由得生疑

  温文押韵道: 你说话太多,更加彰显你的龌龊

  又吃了一口芝麻糊: 因为我不想成为免费劳动力

  哎!许汉白!你是和陆小颖一起上的《星球大战》吗?我看到预告片了! 那边邓竹兴奋道

  嗯

许汉白看见温文挖了一大口芝麻糊,感觉要把自己噎死

  陆小颖好看吗?   不错

随口一句

  邓渊鄙视道: 不好看也很难那么轻易地大红大紫吧?   那我好看吗? 温文脸色平静地插嘴

  许汉白在他脸上看了一眼: 丑

  你这是在赞美他! 邓竹气势汹汹, 中国的词语太温柔了,竟然找不到比 丑 更厉害的词语来准确形容温文的外貌

  许汉白你竟然污蔑我的颜值

温文把塑料小勺子一放, 不吃了,没人洗澡我先洗

  许汉白抬头看着温文

  看我干吗? 温文脚步一停

  我审美奇葩,觉得你好看,可以么

  什么意思?   哄人一般的语气,让温文浑身不自在

  扫了一眼邓竹邓渊,两人也在好奇地看着自己

  你审美奇不奇葩,我都好看

温文嘴里哼哼,回房间拿衣服, 我的帅是唯一让全宇宙观念达到高度统一的存在

  洗澡出来带着一身水汽,与进浴室的许汉白擦肩而过

  温文回头看,许汉白该是问邓渊借了套睡衣,此人下飞机后衣服全扔给了工作人员帮忙带走,换洗的衣服没有

  可忽然低头随便一瞥,温文的脚步慢了下来

  邓竹!你竟然偷吃我的夜宵! 为了食物而愤怒的河东狮吼

  房间里同样传来愤怒地回喊: 温文你特么真恶心,你当我什么都吃嘛?你那什么狗啃的东西,我看都不想看一眼

  温文看了一眼那被吃得干干净净的碗:许汉白不爱吃甜食,那肯定是   不是我

邓渊眼睛都没离开电视, 我觉得你已经懂是谁了,而且应该对此贼的心理十分了解,但是就是不愿承认

  温文把碗收拾了一下,拖沓着步子就回了房间, 是是是,我的知心好闺蜜,但你千万不要把我定义为傻白甜或是傲娇,我温文是个内心丰富的人

我不愿承认,也只是因为吃我东西的人我打不过而已

  谢谢,我懂了,我又对你的恶心了解了一分

  睡是睡不着的,在床上翻了两下,门把扭动的声音,让温文立刻装死

  睡了? 狭窄的单人床一沉,温暖的水汽包裹上来

  接下来十几秒的安静,让温文心升诸多感触

  电视里装尸体的演员,实在太辛苦了   床又一动,许汉白已经翻身上来

  呼吸声就在耳边,好近好近 近得温文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听力失措,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

  快要不行了   浑身细胞都演技极佳,温文一翻,嘴里还梦呢几句,让自己无比自然地转了个身面对墙背对许汉白

  还没调整好姿势,许汉白就拥了上来,手臂甚至得寸进尺伸到前面,把温文的后背紧紧贴近了自己的胸膛

  会不会装的太像让许汉白觉得可以为所欲为了

  怎么办怎么办   这种千钧一发的关头千万不要慌乱,要淡定地吓死对方

  微凉的手指穿到宽松的睡衣中,在温文的肚皮上摩挲

暧昧的触感像是脚印落在雪地里一般,清晰而铁证无疑地折磨着温文的神经

  更让温文受不住压力的,是耳边轻轻的呼吸声

  一想到这吹拂的气息,来自身后人滚烫跳动的胸腔之中,温文觉得自己的厚脸皮都发烫起来

  忽然胸前一点被使坏地突袭了一下,不可控制地, 啊 的一声从口中逸出

  温文浑身猛地一颤,便坐起身转过来面对许汉白,双手扯着衣服靠在墙上,一双眼睛惊恐地瞅着许汉白

  许汉白躺得倒是轻松自在,躺在一旁,神色坦然不见有什么波动, 醒了?   温文吞了一口口水, 你为什么不睡沙发?   你为什么不关好门?   你进来还怪我不关好门?   许汉白慢悠悠坐起来,双手在温文半蜷的两腿间撑住,凑近温文

  直凑到温文面前,直到能从温文惊恐而掩饰不住羞赧的眼睛里看到自己才罢休

  你今天太主动了

许汉白道

  胸前被推了推,许汉白低头看,温文用一根食指戳着自己,似乎想要与自己拉开距离, 等下,你说清楚,我哪里主动了,不说清楚我可是要判你诽谤的

  温暖忽然包裹上来,温文的手被轻轻捉住

脸前的许汉白又凑近了一些,清冷的眼睛中蕴含着让温文心脏剧烈跳动的热度,呼吸吹在温文脸上麻麻痒痒

  我要求很低,你脸红一次我都能兴奋得睡不着

  说在别人嘴里便是轻佻的话语,可从许汉白嘴里说出来,却像是一句证词一般有重量感的自我陈述

  淡定,淡定

  活在这个水深火热的世界上,我们应该厚着脸皮宽以待己,严以待人,对别人不能要求太低

  我没有脸红,我生来面色红润有光泽

  睡不着没关系,生时何须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想着这么多能解救自己于危急关头之中的插科打诨,可温文一句也没有成功吐出来

  大脑因缺氧而一片空白,只能下意识说着无用的话

  不不不,停停停   许汉白置若罔闻,又凑近一点,大胆地申张着自己的欲望, 让我亲一口

  许汉白的色淡却好看的唇已经就在温文的唇前咫尺,却停了下来,像是在克制着征求温文的回答

  停停停 还没吻上,温文都快喘不过气了

  抬起眼,视线从那危险的唇移到了那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双眼

  那么鲜活明亮而又年轻的眼睛,漂亮得让人只能被他牢牢捉住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

许汉白叹气一般的低声呢喃

  别别别 温文拒绝的声音,已经不能再弱了,好像这声音稍微大一点,都会刺激到许汉白的动作

  可下一秒,伺机而行豹子一般的许汉白,却忽然把身子往后仰了一些

  像是慢慢说服了自己去放弃,可那双眼睛却还一眨不眨地盯着温文

  警惕的兔子,神经却不敢放松,害怕此人又玩什么让人难以招架的花招,便依旧一动不动

  可许汉白真的没有再继续

  反而,他像受迫的是自己一般,看着缩在墙边的温文,深深呼了一口气

  像是躲过大难一场

  这时候温文才看到许汉白额头上汗涔涔的,在这种温度凉爽的室内,竟然湿了一片

  此时,温文混沌的脑袋因为氧气的注入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我们以后,还是别见面了吧

  这句话,温文拿着捏着,说得那么小心,可还是看到了许汉白眼里的震惊和不敢相信

  不是不是,你先淡定听我说

年轻人经不起刺激,温文忙又改口道, 那个 现在是你工作最关键的时候,也是我工作最关键的时候,大家正好都忙,不如我们用工作冷静冷静心情,到时候再谈谈?   谈什么不能现在谈? 许汉白口气冷了下来

  现在太多事了,搅在一起不好解决,大多数人在这种状态下解决事情都是用的快刀斩乱麻

  比如高考前分手? 自然选取的是偏重自己态度的例子

  比如高考前因为压力而告白来一发

温文道,选取偏重自己态度的例子,一向也是温文拿手的

  反正都没有好结果

而且耽误你的工作就算了,要是耽误我的工作怎么办? 温文理直气壮

  许汉白道, 所以呢?   半年

温文道, 我听丁澜说了,你现在的行程刚好排了半年,然后再进行阶段性调整

半年后我们再一块玩,大家冷静下来没准还是朋友

  谁要与你做朋友?   半年? 许汉白摇头, 太久了

  哪里久了,小龙女和杨过都分开十六年了呢

  你是想学小龙女的拖延战术,让我冷静半年然后继续拒绝我?   没准让我冷静半年我就接受你了呢?   温文煽风点火, 而且,你冷静半年后觉得往事如烟风轻云淡不是更好?现在听我说这些,你是会有些难过啦,可能会觉得未来的自己不能理解现在的自己,有点悲愤

但是变了的人总是能原谅自己变了的,我告诉你,到时候你不会觉得痛苦,反而一身轻松,你会发现迎接着你的是传说中的海阔天空   闭嘴

许汉白的脸马上冷了, 不许再说这种话,再说我现在就把你办了

  哦

温文立马被吓住

  两人又静悄悄看了对方几秒,许汉白的眼睛沉默得让温文不敢动弹

  不

许汉白叹气道, 一个月都太久了

温文,你至少,稍微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吧

  这语气里掺杂的无奈和惆怅,温文都想象不出是许汉白说出来的话

温文听得心里不知为何一酸,好像此时爱慕别人而不得的是自己一样

  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却道: 哈哈,你还说网上不理我让我见面扑向你,明明是你自己中招了吧

  干笑得不够逼真,温文又添道, 你现在承认我魅力无限吗,许汉白同学

  许汉白一双眼睛平淡如水,对温文的表情却是一丝一毫也不愿放过

  他只道: 我不希望我成为你的心理负担,温文 不要把你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心不由衷,你不是不喜欢太狗血的剧情吗?   我哪里心不由衷

  许汉白鄙视道, 你刚才笑得好丑,居然还有脸问我你是不是魅力无限

  滚,许汉白,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不能侮辱我的英俊

温文顺手抓起一个枕头,就往许汉白扔去

  单人床太拥挤,许汉白一伸手,才避免枕头掉到地上

  好

许汉白忽然道, 半年,可以

  温文抬起茫然的眼睛,有些发愣

  第117章:我就耍赖   但是我有个要求

许汉白的眼睛看的温文心里一缩

  不准亲我

温文道, 我们要做现代文明人,拒绝黄赌毒,拒绝原始时代随时随地发情的不文明行为

  亲一下就不文明? 许汉白一把捉住温文的手, 要不要我给你补一下小学生性教育

在你小学毕业后几年,关于男女教育发生了最大变革了你知不知道?   温文把手一缩,却被许汉白紧紧拽住,无法动弹

  我不知道,我想当老古董的时候就当老古董,我想年轻的时候就年轻

我们中年人就是这么任性

  此时的温文紧紧贴着墙,即使嘴上依旧肆无忌惮犯着贱,但床铺拥挤,整个人根本无处可逃,手被许汉白拽着,就连不断躲避的眼神,也被许汉白平静而颇有威慑力的眼睛死死逼视着

  就和一只被捆住脖子的小狗,只能愤怒的吠两句,不过是让眼前嚣张的人徒生玩弄之心罢了

  许汉白想拿就拿想捏就捏,不需要经过温文的同意

  要是再给温文一次机会,温文是绝对要给自己换一个大一些的租房的,至少不必三番五次死在许汉白的手下

  能够把温文禁锢在自己的眼前,让他只能看着自己,这其中的滋味美妙让人难以形容

  虽让人愉悦,但绝不是让人满足的感觉

  这种永远的不满足,在胸口充盈着,雀跃着,呼之欲出

  这样年轻的心动如此让人飘渺,只要拥有过,便会让人盲目地去珍惜

  不亲你也可以

温文的语气不够硬,给了许汉白谈条件的机会, 那你再帮我做一次

  做 温文才吐出一个字,便闭上嘴巴,不敢相信的眼神, 不,你知道上次你给我的精神造成多大的损伤吗!精神损伤就算了!我用了半袋洗衣粉,快还钱

  许汉白脸一黑, 洗衣粉?   怎么了,很贵吗? 温文惊恐

  许汉白呼吸了几下,才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冷笑, 不贵,给你买两袋,帮我做四次

  不

看许汉白是给了谈判的机会,温文愈发嚣张

  在温文倔强的脸上梭巡一番,许汉白忽然凑上来,一手放在温文裆部,暧昧道: 那我帮你也可以   压住许汉白的手,温文惊悚: 不,我不!   温文思维极其慎密, 不给亲,不给摸,不给做,不给你对我做任何性骚扰

  许汉白盯着温文看了半天,嘴角难得上扬了一些, 要不要我提醒你?   提醒什么? 温文盯着许汉白好看的嘴角,有些发呆

  你是不是没有发现,你还是挺认真地思考让我离开半年的条件的嘛 许汉白道, 看来你不反对我提出条件

  我没有

温文毫不脸红, 我是被逼的

  好,是我逼你的

许汉白接受了温文的辩解, 我不亲你,不摸你,不给你做,不对你做任何性骚扰

  你不要这么好说话,我会在想是不是我漏了什么重要的条件

  你确实漏了

许汉白偶尔露出的笑容要么惊悚,要么浅浅的就能够看到他难以抑制的快意

  嗯? 温文忽然警惕万分,可被许汉白邀请一般猛地一带动,身子一歪,整个人一倒,就随着许汉白躺下的动作,趴在了许汉白身上

  哐! 准确来说是撞在许汉白的脑袋上的

  啊! 温文快痛哭了, 许汉白,电视里霸道总裁的动作千万不要随意模仿

你没看到旁边写着 专业动作请勿模仿 吗!   许汉白也捂了捂脑袋,皱眉道: 你是不是最近没锻炼,胳膊都没点肌肉,一拉就倒

  倒 温文立刻把手臂撑了起来

  你要干嘛? 温文警惕想爬起来,却被许汉白的手按住了后背

  我告诉你,邓渊和邓竹就在隔壁,要是你做什么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我肯定是会叫的 丢脸也叫!被背后议论也叫! 温文非常坚决

  哦

身下的许汉白表示接收到了温文的坚定, 我要你亲我

  温文感受到许汉白搭在自己背上的手给自己施加的压力,撑在许汉白头两旁的手臂开始绷紧肌肉, 你为什么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本篇《如何在千钧一发之时力挽狂澜 下全本完结—— by:酒否》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qita/7473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穿书之听说我老攻又想毁灭世界 下+番外全本完结—— by:一剑山河 抱得竹马归全本完结—— by:叫我小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