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食堂+番外 作者:王老吉(上)

2016-08-30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张涛是个在地里刨食儿的二荤铺子掌柜的。有一次,他从地里刨出了一个下了岗的皇帝。当第一滴哈喇子流在龙颜上的时候,张涛还分不清是食是色,算了,反正是性也。从此,他们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你有病啊?”“你有药啊?”“处对象?可我是个死人。”“没关系,我不是人……人无完人嘛。”主攻,1V1HE 内容标签:盗墓 强强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涛 ┃ 配角: ┃ 其它:主攻    ☆、第1章 龙肝凤髓 第一章*宫灯
阳光明媚,白菜开会。
四合院里的矮墙旁边整整齐齐码着一溜的秋白菜,西厢房里,两个男人正在托腮看着对方,阳光少年,眼神忧郁。
“老板,想好了吗?”
“唉,我是个做二荤铺子的,又不是有名的厨师傅,老爸做寿干嘛非让我带主菜过去,其他兄弟就可以带家常菜啊。”被称为老板的,其实是个很年轻的男孩儿,脸长得挺俊,身材却魁梧得不像话,活像是把黄致列的脸安在了宁泽涛的身上。
“因为你贪吃呗。”小伙计倒是长得很可爱,圆滚滚的大眼睛,就是身材看上去长期缺乏锻炼似的,跟他的眼睛一样圆润,可是却不蠢笨,浑身上下都透出了一股子机灵劲儿。
“找死吗?”
“老板你不能吃我啊!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的弟弟!”小伙计带着哭腔喊道。
“你爹有啥秘诀吗?”老板朝他眨了眨眼睛问道。
“……”
“唉,得了,光在家里干嚎也没什么卵用,咱们进山找找食材。”小老板从地板上一咕噜爬起来,脸上充满了年轻人特有的那种不肯服输的干劲儿。
“进山?老板,你是想……”
“我想好了,主菜——龙肝凤髓!”
“威武霸气!”
几天后,奉天府新旻县龙凤山风景区。
“老板,其实呢,你来倒斗我是不反对啦,不过你能不能不要挑选在春节七天乐期间哦。”
小伙计愁眉苦脸地看着小老板,两个人大包小裹站在龙凤山的山顶凉亭里,周围挤满了前来观光的游客。
“小红帽旅游团的同志注意了,小红帽旅游团的同志注意了,这里就是本省景区之中最著名的人文景观,龙凤山大墓,这座陵墓始建于公元……,是一座典型的帝后合葬墓……但因为其龙凤呈祥的寓意,吸引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祈福的……”一旁导游手里拿的大喇叭正在断断续续地嘶吼着,差点儿喷了他们一脸。
伙计翻楞着白眼,看着小老板,心说你是刘谦儿啊?众目睽睽之下还能大变活人?
小老板萎在凉亭里的一处座椅上,磨磨唧唧地呆着,也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忽然,他鸡贼的双眼闪亮了起来,让伙计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鲤子,老板我平日里待你不薄吧?”
被唤作鲤子的小伙计满脸委屈,屈服于他的- yín -威之下,违着心点了点头。
“你假装坐我后面,慢慢挖个洞。”
“张涛!你、你让我挖水泥?!”
“哟呵,敢直呼老子的名讳?”
“嘤嘤嘤,小的这就挖。”
鲤子满脸的委屈,勉强坐在张涛身后的地方,悄悄脱了旅游鞋和臭袜子,双脚在地上不停地蹭着,说也奇怪,他磨蹭的地方,很快就形成了一个一人腰身宽窄的大洞。
“艾玛呀疼死啦,唔唔。”
鲤子刚喊了一句,就被张涛一尥蹶子踢了一脚,不敢再喊了,没有十几二十分,一个大洞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山顶的凉亭之中,刀裁斧剁一般整整齐齐,就算是挖掘机界的大佬山东蓝翔都不一定挖得比他好。
“呜呜呜,好痛。”
鲤子哭天抹泪儿地穿好了鞋袜,遮住自己脚趾奇长,指甲锋利的双脚,从后排座位挪了过来,挡在了张涛的前面。
“老板,准备完毕。”
“哦了,我下去了啊,你就坐在这儿别动,给我放风儿。”
“小的明白了。”
张涛蹭到了后排座上,腰身一软,跐溜一声钻进了刚刚被鲤子打开的盗洞里。
“我党的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yayayayaya!”他洛阳铲舞的飞快,没想到一激动把地面给挖漏了,整个儿人凭空一怔,从墓道上方的排风口掉了进去。
“艾玛呀还好没赶上钉板那一段儿,要不老子还不得让那缺德玩意儿整成肛裂啊?”张涛揉了揉摔成了八瓣儿的屁股,一个鲤鱼打挺蹿了起来,伸手一挥,手中的火折子凭空点燃了。
“卧槽点子好正!”前面是光秃秃的墓墙,一回头就看见一个女人跪在那里,呈现出一种卑躬屈膝的态度,由于时间过于久远,女人经过精心梳理的繁复发髻上面落满了灰尘,从张涛的角度看过去,那女人眉清目秀,表情驯顺,右手高高抬起,举着一盏宫灯,左手经过胸前端平,托住了宫灯的底座。
“哎呀我去,这是*的长信宫灯啊,哦不,已经是死体了。”
张涛有点儿遗憾地对着宫女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对于她所遭受的统治阶级的暴力犯罪已经束手无策,希望她能早日超生再等极乐。
他漫无目的地往四下里看了看。
“maya!吓死宝宝了!”
在那少女干尸的左右,分别长跪一个服饰妆容完全一模一样的妙龄女子,而在他们的另外一侧,又是同样的“人体宫灯”,张涛手里的火折子能照到的地方,这种女人制作的摆设绵延没有边际。
“畜生!”张涛的一张俊脸扭曲了起来,对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批判。
“中国有三千万光棍儿知道不?包括老子知道不?这要是有时光穿梭机……”
他絮絮叨叨地顺着女尸排列的走廊往前行进着,一面掏出了怀里的肾六加,点开了支付宝。
“马云爸爸!请保佑我一切顺利!”对着支付宝凭空拜了三拜,张涛终于放心了,孔子三清如来佛、上帝圣母玛利亚,这些他都拜过,但总觉得还是拜一拜马云心里才最踏实。收起了肾六加,张涛心里有底,昂首阔步地走在了封建主义建设的大路上。
……
通过了幽深的暗巷,墓道深处,驯兽、猛兽、神兽三排六只雕像,耀武扬威地站在那里,真不知道在科技手段尚不发达的古代,能工巧匠们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巧夺天工的技艺雕刻出这么高大威猛的石像,总有两人来高。
张涛个子很大,站在底下仰头看了看这些石像,都忍不住觉得自己渺小起来,远远地看过去,最前面的驯兽嘴里好像还叼着什么东西。
“嘿咻!”
张涛腰身一纵,足尖点地,别看那么大的个子,竟然凌空一跃就跳到了驯兽的头上,使一个倒吊金钩的架势从兽头上往下看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
张涛捂住嘴,俊脸一红,其实他只叫唤了一声,但是这地儿邪性,借着山*汽,自己的惨叫声竟然飘飘荡荡来回传导,乍一听好像遇见了流氓似的,这要是让鲤子听见,自己身为老板的威严可就要大打折扣。
“艾玛呀这缺德玩意。”
张涛伸手往驯兽的嘴里一摸,摸到了一个人类的发髻,使劲儿一薅,从那张血盆大口之中拽出了一颗完整的人的头骨,眉目鼻眼都烂没了,只剩下头顶的皮肤,连带了上面的几缕头发。
因为头发残存的关系,在幽暗的墓道之中,骷髅的眼窝之中隐约闪现着一点点的磷火,在张涛手中随着他攥住的发髻摇摆着。
“这还自带的美瞳啊,不过驯兽嘴里就喂人头,这正主儿够王道的,哥们儿,放心吧,一会儿哥替你反封建破四旧,打倒剥削阶级。”
张涛嘴上说的挺好听,随手一扔,把眼带怨毒的的骷髅头直接丢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粉碎,一猫腰,又蹿到了猛兽的兽头上面。
“果然是卤煮。”张涛这回没上手,只是扒在猛兽的大嘴上面,把头往里探了探,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副人类的“下水”,也就是内脏,排列方式跟它们在人体之中的位置一模一样。
“阿米豆腐,哥儿几个早歇着,今天是情人节,祝你们……额,早日找到自己的火烧。”
张涛抖个机灵,垫步凌腰一纵身,直接跳到了神兽的头上。
神兽的嘴里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嗯?这谁设计的墓啊,很不严谨嘛……”
张涛作势捻了捻不存在的须,扒住了神兽的嘴正往里面探视,看看能不能捡个漏儿摸到几个珠子,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觉得腰眼儿有点儿痒痒。
“哎嘿,别闹啊。”
张涛干笑了两声,忽然发觉出不对来,这地方除了他,应该……没有活物了吧。
他浑身一激灵,回头一瞧,只见自己的腰间不知道缠上了什么东西,还毛绒绒的!
“啊啊啊啊啊!”
他的身体本能地一挣扎,那东西好像有生命一样,竟然一下子勒得很紧,又缠绕了好几个圈子,把张涛的整个儿上半身固定在了神兽的血盆大口上方!
由于视线的转换,张涛终于看清,敢情悄悄缠住自己的东西,竟然是神兽的尾巴,这是个很厉害的机关,叫做捆仙绳。
“卧槽?”
就在张涛用力扭动身体,想要脱身的时候,他的头被捆仙绳不断地向下压,直接送入了神兽的血盆大口之中,更要命的是,张涛在挣扎之间,似乎听见了什么机关移动的声音。
神兽的嘴,正在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闭合着!   ☆、第2章 龙肝凤髓 第二章.龙凤棺椁
“卧槽?!”
张涛奋力地扭动着屁股,想要摆脱捆仙绳的钳制,但显然那跟柔软却非常有韧性的尾巴里安装着巧妙的机关,一般人只要被它缠住,绝对难以脱身。
神兽的血盆大口还在不停地闭合着,已经基本上吞入了张涛的整个儿头颅,只要再合上一点点,他的头就会像前段时间新闻里播报的那个电梯血案一样,被活生生地切断在这座不想被生人打扰的古墓之中。
“昂!”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张涛做出了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动作,他反向张大了嘴,在神兽的口腔内部,用自己的头骨和下颌支撑了起来。
颅骨被机关搁得咯咯作响,而神兽的大嘴竟然奇迹般地停止了闭合,机关行走的声音滴答滴答地变慢,仿佛被永远地卡在了同一个时间点上。
张涛额头上爆出了青筋,杏眼瞪得浑圆,坚毅的脸部肌肉紧绷着,如果有人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一定不会认为拥有这样支撑力的上下颌会属于人类,恐怕就连鳄鱼也未必做得到。
“吭哧!”
张涛找准了一个时间点,竟然用自己整齐雪白的牙齿反方向咬向了神兽的下颌!
就在神兽大嘴失去了支撑力闭合的瞬间,原本应该咬住张涛头部的下颌,反而被张涛一口撕咬了下来,千钧一发、血灌瞳仁。
他发泄似的撕咬着神兽的下颌,脖颈,头颅,嘴里咀嚼着坚硬的石材,嚼得满嘴都是砂砾,时不时往出啐两声。
“我操|你大爷的,满天下的东西老子不吃也就罢了,倒叫你一个小冻猫子吃老子?”
张涛撒着狠儿,一口气啃掉了神兽的半颗头颅,直到把颅骨内部的机关也啃了下来,神兽的尾部自然垂坠下去,放开了张涛的身体。
“艾玛呀,我的烤瓷牙呢?我两万块钱一颗的烤瓷牙啊!”
墓道里静悄悄,只有张涛的嚎叫声在里面回荡。
……
“我的low咖,啊就住在介个屯~儿,我系介个屯里……呵!”
张涛哼哼唧唧地往出吐着花岗岩的碎末,没看路差点儿被膝盖一般高的门槛绊了一个马趴,他没刹住车,往前蹿了两步,再一抬头,倒吸了一口冷气。
龙凤棺椁!
张涛一抖拂尘、双手合十、口念圣母玛利亚,一个箭步蹿了上去。
“发财了,沙子一袋子,金子一屋子,龙肝,你的涛哥来了。”
张涛就地跃起挺高,稳稳落地摆出了一个铁桥马步的标准姿势,屁股一扭,使了一个“胯打”,这是猫科动物的绝技,老虎捕猎的时候最喜欢使用,别看只是用屁股拱一下,如果是人类或者其他体形差不多大的动物基本上也要被拱个半死。
嘭的一声。
龙棺的棺椁盖被张涛的屁股给拱翻了!
“呵呵哒,别看对付不了捆仙绳,这种硬碰硬的东西可难不倒老子。”
张涛伸手往里摸索了一下,果然还有一副内棺,却是金丝楠的,跟刚才的石棺比起来,简直是小菜一碟。
“走你。”
张涛做了个辽宁号的经典动作,指尖儿稍微一用力,金丝楠龙棺上面的盖子就被他平平地掀了出去。
“龙肝宝宝,爸爸来了。”
张涛流着哈喇子探头往里一看——
他看到一张男人的脸,紧闭着眼睛。
许多年来,容颜未改。
他身上的装裹几乎腐烂殆尽,只有贴身的衮龙服还算整齐,不至于露出身上的肌肤。
因为闭着眼睛的关系,他的容貌看上去可能比实际上更加年轻,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细长的凤眼,眼下有着轻薄[báo]的卧蚕,英挺的鼻梁,嘴角微微上翘,薄唇却抿在一起,他不笑的时候可能很严肃,但笑起来一定好看,尖俏的下巴微微内收,领口虽然很高,依然露出了一段修长的颈子,肌肤比一般男人要白皙一些,可能是从来没有劳苦过的缘故。
嘀嗒。
男人的俊脸上面沾染了不知名的液体。
吸溜。
张涛吓了一跳,吞了吞口水,才发现是自己的哈喇子流了下来。
他紧张地看着他,想了想,伸手摸上了他的脸,用手背在上面轻柔地擦拭着自己留下的污迹。
他的肌肤柔软而富有弹性,这是一具千年不朽的湿尸(不要百度)。
张涛摸了一会儿,缩回了爪子,朝着男尸团了团手,说声“叨扰”,竟然抽身从外面石椁的夹缝之中退了出来。
“嗨,算了算了,不做龙肝了,费劲得很,不是还有凤髓吗?啊哈哈。”
张涛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哭,他回头看了看龙棺,吸了吸鼻子,提了下裤裆。
“……”
都是爹不给说媳妇儿闹的,为什么看见个男人,而且还是男死人,自己竟然有了反应,兹事体大、兹事体大。
张涛抖了抖脑袋,试图唤回自己的职业道德,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旁边的凤棺里面,传出了一丝几不可闻的声音。
嘶啦、嘶啦。
就好像,人在用修长的指甲,挠着木板的声音!
“……”
张涛眯缝着眼睛,缓缓地转了过来,屏气凝神侧耳倾听。
没有任何声音。
“呼,想多了。”
就在张涛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凤椁上面千钧之重的石板,竟然被内部一股不知名的蛮力一下子给震开了!
上吨重的石板平平地朝着张涛的方向飞了过来,若是他反应再迟钝一点儿,没有马上猫腰蹲下的话,就要被这飞来横板给斩首示众了!
“卧槽?这姐们儿脾气好大!”
张涛顾不得自己阳光少年的形象,连滚带爬地躲到了龙棺的后面,撅着屁股双手抱头,一副沙漠鸵鸟的姿态。
“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张涛口中念念有词,一面侧耳倾听着凤棺之中的动静。
他听到棺板上面的棺材钉,被人一颗、一颗地拱了出来,吱呀呀、吱呀呀,好像来自地狱的脚步声,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哗啦一声,是木板被掀翻在地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了窸窸窣窣,环佩叮当的声响,就好像古装宫斗剧之中,每次那种恶毒女配不受宠爱的皇后娘娘登场时所发出的声音一毛一样!
更要命的是,张涛现在的心情也跟刚刚入宫打不死的甄嬛一般各种忐忑,听到这种雍容华贵的声音,上下十六颗前牙捉对儿厮杀,点子好像发电报一样,绝对比女人身上的环佩声响来得更为精彩。
那窸窣的声音在张涛的屁股后面停了下来,他只觉得浑身冰冷,头皮发麻,把头埋得更低。
“呼。”
张涛的脖子后面响起了呵气如兰的声音,紧接着,一股绝对零度一般的寒气一下子灌进了他的脖子。
“噫!”
张涛死命咬住了唇瓣,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冻得他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身后的气息停住了,死一般的寂静,寂静之中,张涛强有力的心跳声被无限放大,似乎在对这个绝对的死亡地带,彰显着他是唯一的活人,一个不速之客,一个入侵者。
别跳了不行吗?这下死定了!张涛心里暗搓搓地想到。

本篇《饕餮食堂+番外 作者:王老吉(上)》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xhwx/5841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龙凤呈祥事务所+番外 作者:灰沉 琴白 作者:温茄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