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幼儿园 作者:绿野千鹤

2016-08-29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天界有个说法,沧海桑田一轮回,就是说当沧海变成桑田,或是桑田变成沧海,天界就会发生一个轮回。
白泽一觉醒来,发现上仙们都变成了小朋友。
玉帝:白泽啊,开个幼儿园吧
白泽:啥?
CP是天尊浮黎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泽,浮黎 ┃ 配角:玉帝,李靖,哪吒等 ┃ 其它:温馨,1V1 
第一章 天尊
 
天界有个说法,沧海桑田一轮回。是说当沧海变成了桑田,或是桑田变成了沧海,天地间便会发生一次大的变动。
东海之滨的苍泽山,常年云雾弥漫,苍松翠柏,生机勃勃。据说此处是上古神兽白泽的栖息之地,祥光覆盖百里。凡间帝王登基,举子赶考,甚至小贩开市,都会来此朝拜,希望沾染一些祥瑞之气。
又是一年新旧交替,冬天即将过去,春天还未到来,凡间迎来了新年。热闹的气氛传到苍泽山,惊扰了神兽白泽的好梦。
白泽从沉睡中醒来,觉得耳朵凉凉的,伸爪子想挠挠,却发现爪子很轻,使不上力气。他睁开迷蒙的双眼,想要看看天色,眼前却一片幽蓝,成排的青色海虾从面前一拱一拱地游过,划出浅浅的水纹。
洞府里竟然进海虾了,看来得打扫打扫……等等,海虾!
为什么会出现海虾?那定然是洞府被淹了!白泽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全身浸泡在水中,浑身的毛毛都湿透了!惊讶地张大嘴巴,海水咕嘟咕嘟灌进嘴里,苦咸苦咸的,白泽赶紧吐出来,起身往水面浮去。
四足踏云,白泽稳稳地立在水面上,甩甩身上的水珠子,举目四望。群山已经被海水淹没,只剩下一个山头,杵在海中形成一个三丈见方的孤岛,上立一块石头,清晰地刻着“苍泽”二字。
以法力烘干皮毛,白泽伸出一只爪子,在海水中一捞,捞出一只大海虾,朝空中一抛,那海虾就变成了人形,恰是东海龙宫的虾兵。
虾兵被上古神兽的威严所慑,吓得瑟瑟发抖,立时跪在海面上行礼。
“这里原本是高山,缘何突然变成了大海?”白泽是唯一可用兽形口吐人言的神兽,以兽形说出来的话,声音带着亘古不变的悠远苍凉。
“启、启禀上神,此处已经变成海很多年了。”虾兵认出是白泽,稍稍松了口气。白泽乃祥瑞之兽,通百兽之言,达万物之情,至善至仁。“只是您睡的这一片,刚刚被淹。”
白泽睡觉的山洞,在接近山顶的位置,于今日涨潮时,刚刚灌进水。
睁眼闭眼,竟已是沧海桑田。白泽有些感慨,只是满脸的毛毛,根本看不出表情,他问:“如今是什么时候了?”
“快要过年了。”虾兵一脸深沉地说。
“……”白泽翻了个白眼,他是问已经过去了多少年,提过年做什么,“过年是该吃点炸虾了。”
虾兵一脸惊恐地缩成一团:“您、您不是瑞兽吗?”这话说的,怎么跟上古凶兽一样可怖!
白泽通体雪白,狮身羊角,虾兵战战兢兢地偷瞧了一眼,这一看,顿时忘了害怕。传说中威武睿智的上古神兽,其实就是一个长了犄角的大毛球,有点像猫,又有点像狐狸,脑袋圆滚滚的,看起来一点也不睿智。
“你且去吧。”白泽用后爪蹬蹬耳朵,示意虾兵可以离开了,自己则凌空虚步,爪下生云,朝九重天上飞去。
左右洞府被淹,这觉也睡不成了,不如去天庭点个卯。况且要过年了,得去跟玉帝讨点年节恩赏。
拨开三十三层浮云路,方见九十九重天外天。
九重天上,宫宇万顷,飞檐宝阁,华光四溢。仙鹤舞处烟云缭绕,白玉桥下流水潺潺。
也无怪白泽睡得忘了时间,神仙的世界,总是这样一成不变,他睡了千百年,天庭还是老样子。
“哎,白泽神君,好久不见!”刚过南天门,就遇到了一高一矮两个熟人。
高个的仙人,绛红色面皮,一双眼睛大如铜铃,隔了老远就开始打招呼。此人名唤千里眼,天生神通,目极千里,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另一个矮个的,脸色青灰,一双招风耳大如蒲扇,乃是与之同根而生的兄弟——顺风耳,耳可听八方,什么话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白泽冲他们点点头,并不想与这两人多说话。但天生话多的兄弟俩可不打算放过他,三两步跑过来,千里眼笑嘻嘻地说:“我见苍泽山被淹,就往东海瞧了瞧,方才瞧见你毛都湿透了。”
“哎呀,”顺风耳的声音比较憨厚,但是说出来的话一点也不憨厚,“百年前我就听到了水流漫延的声音,正想着去提醒你呢。”
白泽顶着一张毛脸,面无表情地瞪了顺风耳一眼,甩甩尾巴离开,不准备理会他俩。
“我们住的洞府里,还有猫窝,你要是没地方睡,先去我俩那儿凑合凑合?”千里眼挑了挑眉毛,邀请白泽去他家。
猫窝……白泽忍无可忍,抬爪,一巴掌将贱兮兮的千里眼拍飞,顺风耳赶紧驾云去追自家兄弟。
白光闪过,周身光华缓缓收敛,巨大的毛球消失,变成了身形修长的男子。仙袍雪衣,广袖流云,俊美无双的脸上,带着瑞兽独有的温和。
看了一眼兄弟俩离去的背影,白泽叹了口气,朝着凌霄殿走去。
跨过白玉桥,踏上灵石阶,抬头便是蔚为壮观的凌霄宝殿。玉帝每天在这里处理仙务,面见仙臣,偶尔办个宴席。每每有仙乐绕梁,甚是雅致。只是今日,似乎有些过于安静了。
凌霄殿前,往常天兵侍立、仙官满座的玉阶,如今竟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仙人。白泽觉得稀奇,一边往大殿中走,一边左顾右盼,冷不丁迎面撞上了一个小孩子。
白泽扶住差点摔倒的小家伙,向后退了一步,疑惑地仔细瞧了瞧,天庭什么时候多了个孩子?
天庭中的日子一成不变,大多数神仙已经成仙千年,纵然是刚刚位列仙班的,也都在凡间修炼了多年。虽然成仙之后可以改换外貌,但很少有人会选择变成小孩子,就算是永远长不大的莲藕人哪吒,那也是少年模样。
那孩子只有三尺高,生得极为好看,身着玉青色广袖仙衣,头戴玲珑通天冠,周身瑞气千条,看起来很不寻常。白泽觉得这孩子的眉眼看着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白泽是只瑞兽,对待孩子总是特别友善,便笑着弯腰跟他打招呼:“你是谁呀?我叫白泽,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那孩子瞥了白泽一眼,神色冷肃地轻甩广袖,负手而立:“见到本座,怎么不行礼?”分明是甜甜糯糯的声音,说出的话却威武霸气。
白泽顿时被噎住了,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嚣张!
作为一只上古神兽,而且还是能给天下带来祥瑞的辅佐之兽,白泽在仙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想来想去,也只有玉帝的儿子敢这么跟他说话了。他抬手,一把将那孩子抱起来,大步往凌霄殿中走去,打算找玉帝好好说道说道。
“放本座下来!”怀中的孩子对于白泽擅自抱起他的行为很是不满,挣扎着要下去。
“乖,不听话吃了你哦!”白泽吓唬怀里的孩子,伸手轻轻拍了那柔软的小屁屁一下。
原本不停扭动的孩子顿时涨红了脸,浑身僵硬地看着他。
见小孩子不动了,白泽笑眯眯地抱着他往大殿中走去。
大殿之中静悄悄的,没有丝竹奏乐,也没有仙娥起舞,玉帝坐在自己的宝座上,正掂着玉壶喝闷酒,一抬头看到白泽抱着个青衣广袖的孩子走进来,刚喝下去的一口琼浆顿时喷了出来。
白泽嫌弃地往后躲了一步。
“你、你俩……”玉帝指了指白泽怀里的孩子,又指了指白泽。
看玉帝这反应,果然是心虚了。白泽吹了吹人形时并不存在的胡子,瞪着一双温润的眼睛质问道:“陛下得了新儿子,怎么都不告知臣等?”
玉帝如果得了新子,是要宴请各路神仙的,他作为神兽定然是上宾。如今不声不响地养这么大了,还养得如此嚣张,要是玉帝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哼哼!
听了白泽质问的话,玉帝脸色变得十分精彩,呛咳半晌,才幽幽地道:“莫胡说,那是天尊。”
哦,原来是天尊啊……天尊!
三界之中,叫天尊的只有一个。浮黎元始天尊,天界之中法力最高的神。
白泽僵硬地转头,看向怀中的孩子,恰好对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沉静如潭,波澜不惊,深邃的眼底,蕴藏着无尽的玄妙大道。
全身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白泽一把将怀里的孩子给扔了。
青玉色仙袍无风自动,小小的身影翻转过来,稳稳地停在半空,而后缓缓落地。三尺高的天尊大人,瞥了一眼吓傻的白泽,又瞪了一眼故意吓唬人的玉帝,挥手变出一张玉席,盘膝坐下。玉席托着天尊浮于半空,恰好与站着的白泽等高。
白泽默默地蹲了下来,那是天尊,就算变成了奶娃娃,那也还是天尊!不是他一只兽可以随便抱的!刚才因为那孩子不给抱,他还在天尊的屁屁上轻拍了一巴掌。
 
第二章 孽子
 
如果现在是原形,白泽的耳朵定然要耷拉到地上去了。自己出门前怎么就没有算算运道?早知道今日犯冲,就不该上天庭来。趁着山顶还没淹,再睡一天才是正经。这下可好,把天尊给得罪了。
天尊的玉席跟着降下来,浮在白泽身边,歪头看了看他,天尊伸出一根白白嫩嫩的手指,点在他紧皱的眉心:“无妨,不知者无罪。”
以前的天尊,须发皆白,每每盘膝而坐,阖目冥想,都令人心生敬畏,忍不住顶礼膜拜。如今,天尊只有三尺高,盘着小短腿,纤长的睫毛在精致的小脸上投下一片阴影,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在感悟天道,倒像个不认真听先生教书的娃娃在打瞌睡。
面对这样的天尊,白泽一点儿也敬畏不起来,他只想用爪子去勾勾那纤长的睫毛,戳戳那肉乎乎的小脸,再抱着小家伙在云端上打几个滚,把它藏进自己的毛毛里。
白泽甩甩脑袋,看着小小的天尊吞了吞口水:“这……这是怎么回事?”
玉帝叹了口气,苦着脸说起了因由:“你也看到了,苍泽山已经变成东海……”
当年女娲补天之后,留下一道神谕,告诫诸神上仙,每过几千年,便有一次轮回,以沧海变成桑田,或是桑田变成沧海为准。打从天庭成立,还没经历过这种变更,玉帝也是头次遇到,手忙脚乱地查了天书才知道。
“这不刚好过年嘛,轮回之力就开始应验,天尊受到影响,返老还童了,”玉帝走下玉阶,一把拉住白泽的手,言辞恳切道,“你来得正好,朕都快愁死了,天庭现在很需要你啊,白泽神君。”
“我?”白泽瞪大了眼睛,“我能做什么?”他只是只自带祥光的瑞兽罢了,可没有扭转乾坤的本事。
“你有所不知……”玉帝话还没说完,一道火光自天边亮起,瞬间划过长空,火急火燎地冲进了凌霄殿。白泽拉着天尊的玉席,赶紧闪开,避免被火焰烧到毛毛。
浮在半空中的天尊,下意识地挥出一道仙力。
浮黎元始天尊的两仪混元结,乃是天界中最厉害的防御结界,曾无数次拯救天庭于危难,最凶猛的上古凶兽,都无法冲破这道仙力屏障。据说两仪混元之力使出,可以覆盖大半个天宫,如果天尊使出全力,甚至可以将整个天庭都护住。
三尺高的天尊双手结印,周身瑞气聚拢,“啵”的一下,放出了一个拳头大的透明泡泡。
白泽:“……”这就是两仪混元结?
透明泡泡没能阻止火焰蔓延,只是把火焰的来处给包裹住了。火焰散去,露出了那流光的真面目,竟是踩着风火轮的哪吒。
天界的威灵显赫大将军哪吒,乃是莲藕所化,几千年来一直保持着少年模样,身形纤细,眉目清朗,臂上绕着艳色混天绫,无风自动;肩上扛着一个小孩子,双腿乱蹬。
“孽子,快放我下来!”哪吒肩膀上的小孩子嗷嗷大叫道。
风火轮熄了火,顿时不能飞了,哪吒一个踉跄,连同肩上的小孩,一同摔了下来。
“吧唧!”穿着铠甲的小孩摔了个嘴啃泥,手中攥着的小宝塔也掉了,咣当当飞出老远。
那小孩刺溜一声爬起来,噔噔两步捡起宝塔,跳着就去揍哪吒。
哪吒有些难堪地躲了躲,双手抱拳,躬身行礼道:“启禀玉帝,家父今早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大早上起来,看到身长八尺的爹爹,变成了只到膝盖的小娃娃,哪吒还以为是自家爹爹修炼出了岔子,着急忙慌地就扛着来找玉帝了。
“这是……”白泽抽了抽嘴角,这是哪吒他爹?手握十万天兵,法力高强的托塔天王李靖?
穿着铠甲的小团子,不依不饶地挥舞着手中的小宝塔,哪吒不敢还手,只能不停地闪躲,实在躲不及,就伸手按住爹爹的小脑袋。
小小的李靖使劲挥动胳膊,就是打不到儿子,顿时更加生气了。
玉帝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摆手示意哪吒把他爹拉一边哄哄。
哪吒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地上的铠甲小人。他没听错吧,玉帝让他,哄爹?
“哎呦!”正愣神间,哪吒被突然跳起来的李靖打到了脑袋,见他还要再打,只能迈开腿在大殿中跑。
“你都看到了,天尊变小之后,法力受损。”玉帝指了指一边的天尊,那家伙正用泡泡包裹着风火轮到面前,矜持地上下看了看。
白泽瞧瞧举着宝塔打人的李靖,再看看粉嫩嫩的天尊,吞了吞口水。也就是说,轮回之力不仅仅会影响天尊,还会影响其他的神仙。
天尊的玉席慢慢降下来,手中的泡泡也嘭的一下消失了,两个风火轮叮叮当当掉到了地上。哪吒赶紧收回去,踩着飘起来。李靖举着宝塔,蹬着小短腿使劲往上跳。
“不仅仅是法力,连他们的心智也会跟着变小,本身拥有的技能就会随之忘却。”玉帝皱起眉头,这才是他真正担心的地方。
神仙们变成小孩子,可能会渐渐忘记本身所长。
凡人得道可成仙,上仙修炼可成神,法力越高,越接近天道,受到轮回之力的影响就会越严重。因此,第一个变成娃娃的,就是天尊。接下来,太上老君、东华帝君、二十八星宿,甚至雷公电母、风婆雨神,都会被轮回之力波及,到时候,天界就要大乱了。
白泽望天,想象了一下那时候的场景。
人间需要降雨,雷公挥动缩小的雷器,只放出个响炮;风婆撑开布袋,风力只够给玉帝吹吹头发,实在是有点丢人。
“那,这跟臣有什么干系?”白泽眨眨眼,他是上古神兽,并不受轮回之力的影响,开天辟地这么多年,也没见他缩成小毛球。
“上古神兽,不受轮回之力,如今浩劫将至,也只有你能帮朕了。”玉帝深沉地说。
白泽瞪大了眼睛,玉帝也是凡人修炼的,也会受轮回之力的影响。让他帮忙,不会是让他暂代玉帝之位吧!
“臣乃辅佐之兽,当不得君王!”耿直的神兽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绝。
“谁说要让你当君王了!”玉帝揉了揉额角突突跳的青筋,“朕让你做的事,定然是你能做到的。”
看着玉帝一副等着他拯救天下苍生的模样,再看看一边努力哄爹爹的哪吒,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差事,白泽硬着头皮磕磕巴巴道:“臣……定当尽力而为。”
“朕希望你,开设一个稚子园,”玉帝一脸严肃地说,“将变小的仙人归拢,教会他们原来就会的本事。”
轮回之力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消失,在这之前,那些变小的神仙必须重新学会本领,好镇守各自的岗位,保证不出乱子。
白泽傻眼了,愣怔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稚子园倒是……可以,但是,诸神上仙的技能,臣也不会的啊!”
老君炼丹、雷公放雷,这他可不懂,更不要提什么月老牵红线、元帅练天兵……他这个稚子园园长都不会,怎么教导孩子?
玉帝不为所动,摆摆手道:“尔乃瑞兽白泽,可辅佐天下任何人,朕信你。”
可臣不信自己啊!白泽张了张嘴巴,求助地看向天尊。
“去吧,把玉清宫给你用。”玉帝接着补充了一句。
原本面无表情的浮黎天尊,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头:“为何?”
玉清宫,是天尊所居的宫殿,玉帝骤然要征用玉清宫,都没有事先跟他商量。
玉帝表示,诸神上仙都变成了小孩子,三界的秩序没人维护,消息传出去,不说人间,天界就会先乱起来。所以,变小的神仙必须先藏起来,就说他们在探讨仙道。
但是,诸如老君那样的,功德无量、法力无边的上神,除了天尊,就没有谁能跟他探讨仙道了。所以,只能把人都赶到玉清宫去。

本篇《天庭幼儿园 作者:绿野千鹤》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xhwx/5841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系统]我的鱼才没有辣么凶 作者:时光狮影 鬼怪防治中心 作者:爱唱歌的章鱼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