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防治中心 作者:爱唱歌的章鱼哥

2016-08-28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苏林毕业去找工作。 机缘巧合之下去到了鬼怪防治中心。 在这里,苏林遇到了一只只想开花的妖怪, 还有一只抠门到死的妖怪。 不过,还有最重要的事,苏林遇见了他。 谢谢热爱守护萝卜君的一位萌妹子做的封面。 此书的前传在这里↓ 下一个坑是关于暗黑破坏着和小郑的故事,感兴趣的话请大家关注哟~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坑就是了……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林,叶鼎天 ┃ 配角:石蒜,方溪洄 ┃ 其它:    ☆、其名为曼珠沙华(一)   六月。  又是一年的毕业季,我看着外面阳光如此明媚,不禁有些感慨。往事总如烟,随风而去的总有伤心事挽救不了。  就在我感慨着世事的无常和人间的悲欢离合时,我妈没有敲房门就直接进来了。  她看了一下我的电脑屏幕,然后终于忍不住说:“我说儿子,你经常在这里玩些这么LOW的黑白游戏又不去找工作这怎么行?”  我看了看正在等待复活而变成黑白显示的LOL,决定机智的不说话。  我妈看到我不答话,也就拿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打算对我进行深度的教育,打算让我重拾对工作的追求和人生的信心。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用着无比沧桑的语气对我说:“儿子啊,你要知道。你妈妈已经不像以前年轻了,我也不就要求你可以马上娶媳妇,可是工作你怎么也要找到吧?你瞧瞧,现在物价升的这么快。妈也不指望你能给我养老了,可是你怎么也要养活你自己吧?你看看隔壁家的小郑,一实习就找了个顶好的工作,我就不说那单位福利有多好了,就是月薪也赢在了起跑线上。你再看看你,读个大学还找不到一份工作吗!?”  又是隔壁家的小郑,一提到这个我心里立马就焉了。我连忙打断我妈的话,又递给我妈一杯水,好声好气的辩解道:“妈,不是我没找,这不是找不到吗?”  我妈没有接过那杯水,而是痛心疾首的锤着胸口,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说:“你看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找不到工作,我看是你没有用心。这样吧,妈拉下老脸求人,终于给你找了个工作,明天就去报道。”  我立马急了,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我妈找的工作肯定不合我心意,拦着我妈说:“妈,我这不是还在投简历吗?这离毕业才过了多久啊?”  我妈油盐不进,轻轻地在我桌上放下了一张纸。上面用着清秀的小楷写着“S市B区零黎路19号”。  我看了一下,这地方好像没有听说过。不过,到了现在也没有企业通知我去面试,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去这里工作应付我妈先。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我看着那条幽暗狭窄的小巷,巷口钉着一块十分破烂的木板上面写着“零黎路”。  虽然现在是六月,阳光很猛,温度很高。但是我还是觉得从巷口就涌出一股令人不适的阴寒,就在我转身想要掉头走的时候,我想起我妈。确切的说,是想起了我妈对我的深刻教育。  要是我就这样走掉的话,我妈肯定会拉着我起码进行3个小时以上的说教。这样一想,或许这条小巷只是由于风压变化大才造成风力的加强和温度的降低。没错,现在是科学民丨主的社会,我又怎么可以相信这些封建迷信呢?而且,我握紧了我的左手,哪里戴着一串据说是高僧开光过的石榴石手链,据我妈说这是神器。  我打量着这条毫不起眼的小巷,认真的看着门牌号,在心里数着数“17,18,20,21,22……”  就在我打算继续逛下去的时候,却发现没有19号。  我掏出我妈给我的那张纸,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S市B区零黎路19号”。可是这里竟然没有19号,那么19号究竟在哪里!就在我思考着这么严肃的问题时,一阵古怪的风吹来,把我手里的那张纸卷向了巷子的深处。  就在我打算就这样不带走一片云彩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的时候,我突然瞄到了一行由油漆写着的巨大的红色字体“乱扔垃圾者,全家不得好死!!!!!”  !!!!!!我看着哪行红色字,心里十分郁闷。最后我还是有点害怕上面写着的诅咒,跑向了巷子的深处捡回那张破纸。  跑了一百多米左右,我来到了巷子的尽头,而巷子尽头的地面上面落着一张洁白的纸。  我蹲下身,捡起白纸抬头时看到了一个门牌号码,上面写着“19”。我在一看,这房子破旧的都能直接拉去博物馆当展品了。特别是那旧的可以通过裂缝看到房子里面的大门,还有门口挂着的残旧的招牌。我只好呵呵一笑,正潇洒的打算离去,却突然发现我的身后没有路,只有一片无尽的黑暗。  我就知道这事不寻常,没想到还是被老妈坑了。没有办法我只好拿着那张纸走进了那间挂着“S市鬼怪防治中心”招牌的19号房子。  一推门进去,立刻就有一个人从货架后面走出来,我立马吓了一跳。他看着我手上的那张纸。邪魅一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关系户。”  关系户……你这个小白脸有本事再说一次,明明本人就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勤奋一直在兢兢业业的找着工作却被人坑来的。  这里光线有点暗,我也看不清对面那个小白脸的样子,但是就是莫名的不爽他,就是要叫他小白脸。  他开了灯,白炽灯管闪了几下然后把店面照的光亮,但是我觉得却更加阴森了。因为这里竟然是一家纸扎店,白炽的灯光照着一大堆毫无生气的纸人,怕的我顿时一口血含在喉咙里。  小白脸看见我吓得这个样子,笑了,说:“你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我觉得这句子有点问题,但是又不知道有什么不对。这时我才看清了小白脸的样子,眉目多情一个小眼神抛过来吓得我一个哆嗦,皮肤看上去白皙红润长得挺漂亮,从我丰富的阅历和对人生的感悟,我从中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就是:这个人不仅是个小白脸还是个娘炮。于是我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几步,万一染上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坏习惯就不好了。  小白脸看着我不怀好意的嘿嘿一笑,让我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也嘿嘿一笑,说:“我叫苏林。你呢?”  “你要好好听好了,我就是传说的冰雪聪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到打开盖沉鱼落雁闭花羞月文武双全智商高达250山里一枝花的方溪洄。”  我点了点头,最终还是说:“你刚才说的太快了,你说你叫啥来着?”  小白脸用着“你就个傻丨逼”的眼神看着我,说:“方溪洄。”  “哦。”我看着这破破烂烂的店,不解的问方溪洄:“这地方,我没听说过?”  方溪洄回答我:“这个地方按照以前的说法应该是鬼怪管辖中心,后来上头来了文件说要好好改革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这不就是以前的居委会吗?“好端端的为什么改革?”  方溪洄很是伤心得说道:“他们重点改革的不是名字,而是制度。上头不发工资了,我就自力更生了。而这里房产比较低,我接手之后学校那边的地方租金升的老贵,就只好一狠心用了大部分的流动资金买下了这里了。我现在卖这些东西挣点钱。”  我听着前途竟然如此暗淡,就打算要离开这里寻找更好的发展。  方溪洄突然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我发现前任任职人员,有两个是不存在。”  我去!这事肯定和叶鼎天那件事有关系。那大叔不是说规则会自动修复BUG的吗?这么大一个BUG在那里难道它就不修复,扔在那里就算了吗?你看连这么一个傻丨逼都看出不对的地方了。  我表示十分赞同方溪洄所说的话,问方溪洄:“我不想在这里工作了,我觉得在这里没什么前途,你能说说怎么离开这里吗?”  方溪洄立刻说:“不可以。”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书的前传↓   ☆、其名为曼珠沙华(二)   哥们,你不是觉得我是关系户,一直想赶我走吗?  方溪洄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叹了一口气深沉的对我说:“你之所以能来到这里,是因为你签订了契约,少年。”  我一脸惊讶,连忙问道:“啥?你说我签订了那啥契约?我什么时候签订的,还有契约又是什么东西!?”这不是勇者游戏吧,用契约这种这么西方的词语真的不觉得违和吗?  方溪洄走向柜台,从一个抽屉拿出了一份劳动合同,在合同的的乙方签名处我看到的确是我自己签的名字,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苏林”这两个字。我也顾不得看上面写了什么条件,只是死死地用手指扣着那份合同,不可置信的对方溪洄说:“你坑我呢!我没有签过这份合同!”  方溪洄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所在:“这名字是不是你写?”  我听到这句话也没法回答,因为这名字的确是我写的,方溪洄看见我默认了,说:“这不就得了吗?名字是你写,这份合同可是有法律效力的。对了,这份合同是林姐拿来的,也就是你妈妈。”  我就知道,肯定又是被我妈坑了。  方溪洄看见我一脸气愤,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现在伤心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好好工作,挣多点钱,加油!”  “……”  这防治中心,真穷。  方溪洄带着我介绍这里,这里房子的大厅变成了店面,大厅的右上方还有一个小门,穿过小门后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天井,还有包围着天井的几间房,这间房屋是由房间包围着天井的结构。这时正在下雨,我看着毫无遮挡的天井,不由得对方溪洄提出一个建议:“要是下雨,从天井走过会淋湿的。我们不如……”  这时方溪洄正在站在天井中间,他的身上好像有什么把雨挡在了外面,一点也没湿,他看上去十分清爽干净,他回头问我:“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  我呵呵一笑,说道:“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一下有雨伞吗?”  “哦,没有。”方溪洄继续给我介绍,“左手边的两间房和对面的那间房是员工宿舍,另一间是仓库。右手边是厨房和洗手间。”  我看着中间的天井那里都是泥土铺地,外面的雨还一直哗哗的下个不停,泥土和雨混成褐色的泥浆,看得我心越来越寒。最终我打了一个喷嚏,方溪洄嫌弃的看了我一眼,把我带回了大厅。  这时,突然有一个人飘了过来,对着方溪洄说:“老板,最近有新货没?”  方溪洄听到有生意来了,立刻拿出一盒心形的香薰蜡烛,笑得十分灿烂的说:“当然有,你看看这都是从外国进口的蜡烛,质量肯定有保证,你说你是送给女朋友的吧。现在买二送一,你看这一点上,多浪漫,肯定会答应和你结婚的。”  那“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到了我,问方溪洄:“老板你刚请了新员工啊?我瞧着……等等你不是苏林吗?”  这时我看着对面的“人”,不可置信的说:“你不是小明吗?小花还没答应你的求婚吗?”  小明露出了傻丨逼丨的笑容,开心的对我说:“哥们,这次肯定行!我告诉你,不仅连蜡烛我也买的是进口的,我连求婚戒指都准备好了。不信你看看!这次小花肯定会嫁给我的。”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盒子一打开,里面是一只小巧漂亮的钻石戒指。我不由得刮目相看,小明追了小花那么多年,这事终于要成了。我听着都替小明感到开心,对小明说:“恭喜啊,小花终于和你在一起了。”  方溪洄看着我们聊得这么开心,好像也被感染了一样,对小明说:“既然你是苏林的朋友,就打个八折吧。”说完就拿着三盒蜡烛去柜台打包之后,递给小明。小明开开心心的接过蜡烛付了钱就飘走了。  当我回到柜台的时候,我看到了有三张写着“Made In China”的贴纸粘在柜台那里,所以说小明那么开心买的进口货其实还是国产。  想到这里,我更加鄙视方溪洄了。  而今天,除了小明之外,再也没有一个客人了生意真是惨淡的可怜。我看着墙上的钟,秒针轻轻地“嗒”的一声转到了“12”的位置,方溪洄看着我想要冲去门口的眼神无奈的说:“好了,下班了。”  我欢呼一声,就要走出门口,方溪洄的声音传来:“既然都有员工宿舍了,你就搬过来算了。”  我想想这主意很不错,我家离这起码要搭40分钟的公交车。为了避免我每天都要起早贪黑的风吹雨打赶远路,于是就答应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方溪洄都在无所事事,因此我教会了方溪洄玩LOL。而方溪洄上手很快,马上就沉浸在LOL里面不能自拔。  我看着方溪洄不动声色的拿了个五杀,忍不住“切”了一声。这时有一个人走了进来,这次我为什么不加双引号,是因为这个真的是人有影子的。  我一看,哟这还是个美女呢。人长得娇小,脸长得也是不错,不过就是有点胖有点憔悴还有眼下的黑眼圈遮也遮不住。  她站在门口,有点犹豫。最后还是走了进来。  她一看见方溪洄,眼睛都亮了,拉了一张凳子坐在他旁边看着方溪洄玩LOL。  姑娘,难道我真的这么没有吸引力吗?明明就有一个人站在这里无所事事,不,是为你服务。你就看也不看我一眼吗?作者有话要说:  此书的前传在这里↓   ☆、其名为曼珠沙华(3)   方溪洄终于打完这盘了,他看到有个美女坐在他旁边,就立刻笑得十分猥琐。但是很明显美女不这样认为,她柔柔弱弱的说:“请问,这里是不是可以解决一些灵异事件。”  方溪洄点了点头,温柔的跟什么似的对那美女说:“的确是。那么,现在请你说一下你要解决的事吧?”然后扭过头来毫不客气的对我说:“苏林,去冲壶茶来招待客人。”  我去厨房冲好了茶,忍住往茶里吐口水的欲望。最后我把茶重重的放在桌上,以表示我的不满。  方溪洄瞄了我一眼也没有说什么,他倒了一杯茶放到美女面前,问那美女:“我们就不要管他了,他只是妒忌我们颜值高。你继续说。”  “这件奇怪的事,是从我搬到新的房子才出现。”  这个美女她说她叫苗渺,她觉得是时候去寻求更好地发展,于是就毫不犹豫的跳槽了,跳槽了就要找新房子租。在苗渺货比很多家之后,她终于找到一个物廉价美,离她上班地点还很近的房子。就在她在这个房子安定好之后,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说到这里,苗渺脸色发白连手指都在不自觉的颤抖说明了她对这件事的恐惧。她睁大了双眼,说:“每天早上我睡醒的时候,我都会发现……”  我看着她,打算好好听清楚。  “我发现我的桌子上全是没有洗的碗碟,而且我肚子觉得前所没有的饱胀感!”  方溪洄吃惊的说:“天啊!怎么会有怎么恐怖的事情发生。”  苗渺很满意方溪洄的反应,继续痛心疾首的说:“没错!我的胃每天早上都会被食物塞满,而且我还得了消化不良,每天拿着消化片当零食吃。更重要的是这段时间我已经重了8斤了!直至到有一天我在半夜突然惊醒了,就看到我的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已经煮好的东西。而我,因为害怕自己会在睡觉的时候吃东西,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睡觉了!”  苗渺的手紧紧地握着杯子,我都害怕这杯子会被苗渺捏碎。  方溪洄义愤填膺的说:“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放心,肥胖可是女人的天敌。我一定会帮你解决这件事的!”  苗渺颇为感动的望着方溪洄,就差没有跪在地上对方溪洄五体投地了。方溪洄想着打铁趁热,说:“不过,你知道我们这里是一间店,我们帮你完成这件事是要收费的。”  苗渺非常爽利,说道:“钱不是问题,这样吧。你们收费打算收多少?”  方溪洄听到之后也笑得灿烂说:“不多不多,我给你打个折3000怎么样?”  苗渺听到之后也不觉得贵,就说:“我们说好了,事成之后才给钱。”  “没问题没问题,你说一下你家地址我们3天内给你搞定,不过这段时间你还是去别的地方住比较好。”  苗渺听到这里反而有点犹豫了,她问我们:“你们不会摧残我辛苦才租来的温馨的房子吧。”  方溪洄也不介意,温柔的说:“没关系,你要是不满意的话。你也可以住在你的家里,看着我们处理这件事。”  苗渺立刻点了点头,很兴奋地说:“我这辈子还没看到道士驱邪呢?既然可以近距离观看,我就住在家里好了。”  在去往苗渺的家里时,我闲的无聊就开始和苗渺聊天。我问苗渺:“苗渺,你怎么会来这里?”  苗渺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低沉的说:“就在我为这件事烦恼时,我遇到了一位高人。她说见我印堂发黑必有冤魂缠身,并且还说出了我最近的异常。然后她给了一张写着地址的白纸给我。我走到小巷的巷口本来是不想进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奇怪的风把纸吹了进去,我准备离开却看到墙上写着……”  “乱扔垃圾者,全家不得好死!是这句话,对吗?”  苗渺十分纠结的看着我:“所以说,哪行字是你写的?”  我痛苦的摇了摇头。  这时一直不出声在安静的看风景的方溪洄突然开口说:“是我写的。”  我震惊的说不出话,倒是苗渺立刻崇拜的看着方溪洄柔柔的说:“方先生真是环保,为了不让人们乱扔垃圾而警告人们。我真是惭愧。”  不,我觉得你不应该觉得惭愧的。而且我也觉得方溪洄之所以写下哪行字完全不是为了环保。  方溪洄听到苗渺这样说,颇有些人生难遇一知己之感,落寞的说:“想不到,一个才认识不到1小时的人竟然如此了解我的心意。”  “ZZ站已到,到站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下一站XX站,落车请准备。”  苗渺有点惊讶,开心的对着我和方溪洄说:“这么快就到啦?我们在下一站下车。”  我的心里突然涌现一股不祥的预感,我为了证实我心中的猜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苗渺:“苗渺,你家不会住在荆河小区吧。”  苗渺点了点头。  我继续问苗渺:“你说的哪位高人是不是一个中年大妈,短头发还要烫发,长得胖胖的大概1米65左右,还说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  苗渺听我说完之后,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过了几秒她问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痛苦的用手捂住脑袋,颇为无奈的说:“那个是我妈。”  苗渺统一的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难怪我觉得你的说话的口音特别熟悉,原来那位高人是你妈妈。那真是太好了,你妈妈这么厉害你也一定很厉害。”  我淡定的摸了摸我左手上的那一串手链,没有说话。倒是方溪洄偷偷地笑了。  “方先生,你在笑什么?”苗渺奇怪的望着突然发笑的方溪洄。  “只是想起一个笑话而已,没什么。”  这时,公交车传来报站的声音:“ZZ站已到,到站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下一站CC站,落车请准备。”  苗渺带着我们去了荆河小区的10栋603.。她站在她家的门口,带着她也不知道的少许幸福感调皮的说:“这个就是我的家。”  我看着603这个门牌号,脑海闪过一些事却没法想起到底是什么,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可是方溪洄却轻轻地皱着眉。他阴恻恻的笑着对我说:“林姐这回真是好介绍啊,苏林。”作者有话要说:     ☆、其名为曼珠沙华(4)   我也知道老妈介绍,必定有诈。苗渺也察觉到气氛的僵硬,她看着方溪洄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怎么了?这件事很难解决吗?”  方溪洄一脸轻松的说:“这件事我们可以解决。没关系的,开门吧。”  苗渺开了门,我看到这间房子是小户型设计,墙上贴着清新淡雅的天蓝色墙纸,只有一房一厅大约只有40㎡左右,但是家具却不让人觉得凌乱。她从冰箱拿了三瓶矿泉水然后我们就坐在客厅里商量对策。  方溪洄看了一下苗渺坐下后凸起来的小肚子,他对我说:“这件事,你也很重要。”  可是我什么也不会。  方溪洄继续说:“我大概已经知道缠着苗渺的什么了,我们只要等到晚上就可以了。不过苗渺不能睡着,而相反我会施放一个咒术让苏林睡着。然后等到苏林被附身之后,我们就能把它抓住了。”  我不死心的说:“这手链是神器,它会来吗?”  方溪洄好想知道我在想什么,轻轻地说:“放心,就是让你吃撑一顿,不会死人的。”  我看着方溪洄那样子,就是不肯相信他说的话。方溪洄看见我这样,也不管我继续对苗渺说:“我们先不管苏林,到时候我们先躲在一边,静观其变就行了。”  苗渺看着我心如死灰的样子,忍不住问方溪洄:“可是苏林真的没事吗?”  方溪洄喝了一口水,撇了我一眼说:“苏林没事,倒是你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一命呜呼。”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被鬼上身太多次,阴气太多而死的吗?”  方溪洄没好气的说:“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再这样下去是被撑死的。”  苗渺立刻捂住嘴巴,递给我一个“我只能帮你到这了”的眼神。  方溪洄这时问苗渺:“这间屋子是不是曾经死过人?”  苗渺茫然的摇了摇头,她说她也是刚搬来没多久,这间房子曾经发生过什么她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个小区的人好像不太细化这里。  听到方溪洄这样说,我突然想起来了。“我知道。这间房子曾经死过人,好像说是一个有点肥的女孩子因为男朋友的嫌弃。去X宝买了减肥药吃结果死了。”  “这样我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真是谢谢你啊,苏林。”  我哈哈一笑,那是因为那时我太无聊了陪着我妈去跳广场舞然后知道的八卦。  “所以……”方溪洄露出了一个笑容,那样子就像抓到了老母鸡的狐狸。  我不解“所以?……”。  “请你现在睡觉吧。”  然后我的眼前由白色变成一片黑暗。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只想一直吃东西,突然我不受自己的控制发出的一声凄厉的叫声,但是那个声音却是尖利的女声。这时,我通过我厨房的窗户看到了我现在样子。我的双手抓着一大捧食物,正想往我的嘴里塞,我整个脸都是食物的残渣,我的肚子因为吃得太多而把胃撑得有点痛,还有我那扭曲的表情仿佛很久没有吃过食物一样那样令人害怕。

本篇《鬼怪防治中心 作者:爱唱歌的章鱼哥》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https://www.fushuwang.net/bookall/xhwx/5842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天庭幼儿园 作者:绿野千鹤 喂,妖妖灵吗,我是地球 作者:烟朦沙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