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穿越之逮个将军回家种田(穿越 包子)下——燕归愁

第三十八章:食谱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鼓起的被子里,有一对相拥而眠的璧人。 光线太刺眼,林瑞不适的伸手挡住眼睛,紧皱眉头,倏而,又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还在熟睡的人,红扑扑的脸蛋,双眼自然禁闭,整个面容透出一种祥和。 吴子语平稳又绵长的呼吸,轻柔地打在林瑞的胸膛上,痒痒的,勾得林瑞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满足的幸福感。他再次闭眼紧紧拥抱怀里美好的人儿,让自己的气息与他的相互交融,...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穿越之逮个将军回家种田(穿越 包子)下——燕归愁

第三十八章:食谱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鼓起的被子里,有一对相拥而眠的璧人。 光线太刺眼,林瑞不适的伸手挡住眼睛,紧皱眉头,倏而,又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还在熟睡的人,红扑扑的脸蛋,双眼自然禁闭,整个面容透出一种祥和。 吴子语平稳又绵长的呼吸,轻柔地打在林瑞的胸膛上,痒痒的,勾得林瑞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满足的幸福感。他再次闭眼紧紧拥抱怀里美好的人儿,让自己的气息与他的相互交融,...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穿越之逮个将军回家种田(穿越 包子)下——燕归愁

第三十八章:食谱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鼓起的被子里,有一对相拥而眠的璧人。 光线太刺眼,林瑞不适的伸手挡住眼睛,紧皱眉头,倏而,又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还在熟睡的人,红扑扑的脸蛋,双眼自然禁闭,整个面容透出一种祥和。 吴子语平稳又绵长的呼吸,轻柔地打在林瑞的胸膛上,痒痒的,勾得林瑞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满足的幸福感。他再次闭眼紧紧拥抱怀里美好的人儿,让自己的气息与他的相互交融,...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穿越之逮个将军回家种田(穿越 包子)下——燕归愁

第三十八章:食谱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鼓起的被子里,有一对相拥而眠的璧人。 光线太刺眼,林瑞不适的伸手挡住眼睛,紧皱眉头,倏而,又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还在熟睡的人,红扑扑的脸蛋,双眼自然禁闭,整个面容透出一种祥和。 吴子语平稳又绵长的呼吸,轻柔地打在林瑞的胸膛上,痒痒的,勾得林瑞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满足的幸福感。他再次闭眼紧紧拥抱怀里美好的人儿,让自己的气息与他的相互交融,...

穿越之逮个将军回家种田(穿越 包子)下——燕归愁

第三十八章:食谱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鼓起的被子里,有一对相拥而眠的璧人。 光线太刺眼,林瑞不适的伸手挡住眼睛,紧皱眉头,倏而,又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还在熟睡的人,红扑扑的脸蛋,双眼自然禁闭,整个面容透出一种祥和。 吴子语平稳又绵长的呼吸,轻柔地打在林瑞的胸膛上,痒痒的,勾得林瑞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满足的幸福感。他再次闭眼紧紧拥抱怀里美好的人儿,让自己的气息与他的相互交融,...

请叫我红领巾(综武侠 穿越)上——铂金色

文案: 一朝穿越成为人生赢家,有权有钱又有闲, 于是——他决定回·报·社·会! 我们的口号是:【划掉】传播正能量!【划掉】 官差叔叔,就是这个坏人! 小BOSS:卧槽! 还有他! BOSS:卧槽! 还有他!他他他他! 一堆BOSS:…… 小伙伴们表示惊呆了! 这正义满满的能量! 男主做好事掉节操文!剧情...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穿越之逮个将军回家种田(穿越 包子)下——燕归愁

第三十八章:食谱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鼓起的被子里,有一对相拥而眠的璧人。 光线太刺眼,林瑞不适的伸手挡住眼睛,紧皱眉头,倏而,又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还在熟睡的人,红扑扑的脸蛋,双眼自然禁闭,整个面容透出一种祥和。 吴子语平稳又绵长的呼吸,轻柔地打在林瑞的胸膛上,痒痒的,勾得林瑞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满足的幸福感。他再次闭眼紧紧拥抱怀里美好的人儿,让自己的气息与他的相互交融,...

请叫我红领巾(综武侠 穿越)上——铂金色

文案: 一朝穿越成为人生赢家,有权有钱又有闲, 于是——他决定回·报·社·会! 我们的口号是:【划掉】传播正能量!【划掉】 官差叔叔,就是这个坏人! 小BOSS:卧槽! 还有他! BOSS:卧槽! 还有他!他他他他! 一堆BOSS:…… 小伙伴们表示惊呆了! 这正义满满的能量! 男主做好事掉节操文!剧情...

请叫我红领巾(综武侠 穿越)上——铂金色

文案: 一朝穿越成为人生赢家,有权有钱又有闲, 于是——他决定回·报·社·会! 我们的口号是:【划掉】传播正能量!【划掉】 官差叔叔,就是这个坏人! 小BOSS:卧槽! 还有他! BOSS:卧槽! 还有他!他他他他! 一堆BOSS:…… 小伙伴们表示惊呆了! 这正义满满的能量! 男主做好事掉节操文!剧情...

穿越之逮个将军回家种田(穿越 包子)下——燕归愁

第三十八章:食谱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鼓起的被子里,有一对相拥而眠的璧人。 光线太刺眼,林瑞不适的伸手挡住眼睛,紧皱眉头,倏而,又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还在熟睡的人,红扑扑的脸蛋,双眼自然禁闭,整个面容透出一种祥和。 吴子语平稳又绵长的呼吸,轻柔地打在林瑞的胸膛上,痒痒的,勾得林瑞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满足的幸福感。他再次闭眼紧紧拥抱怀里美好的人儿,让自己的气息与他的相互交融,...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请叫我红领巾(综武侠 穿越)上——铂金色

文案: 一朝穿越成为人生赢家,有权有钱又有闲, 于是——他决定回·报·社·会! 我们的口号是:【划掉】传播正能量!【划掉】 官差叔叔,就是这个坏人! 小BOSS:卧槽! 还有他! BOSS:卧槽! 还有他!他他他他! 一堆BOSS:…… 小伙伴们表示惊呆了! 这正义满满的能量! 男主做好事掉节操文!剧情...

穿越之逮个将军回家种田(穿越 包子)下——燕归愁

第三十八章:食谱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鼓起的被子里,有一对相拥而眠的璧人。 光线太刺眼,林瑞不适的伸手挡住眼睛,紧皱眉头,倏而,又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还在熟睡的人,红扑扑的脸蛋,双眼自然禁闭,整个面容透出一种祥和。 吴子语平稳又绵长的呼吸,轻柔地打在林瑞的胸膛上,痒痒的,勾得林瑞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满足的幸福感。他再次闭眼紧紧拥抱怀里美好的人儿,让自己的气息与他的相互交融,...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147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