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走我弟你来赔 上——空思

文案: 他踹开他办公室的门“你弟拐走我弟了!”英俊的男子闻声从文件中抬眸,镜片后的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还你个哥哥行?” 本书出于一个萌哒哒的腐段子,甜文,请多指教哦~ 绝对1v1,主受,攻受绝对霸气哦~ 强攻强受,梁袁X霍辕。我要重申一百遍!梁袁是受!梁袁是受!梁袁真的是受!=_=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甜文 强强 主角:梁袁,霍辕 ┃ 配角:梁旭...

拐走我弟你来赔 上——空思

文案: 他踹开他办公室的门“你弟拐走我弟了!”英俊的男子闻声从文件中抬眸,镜片后的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还你个哥哥行?” 本书出于一个萌哒哒的腐段子,甜文,请多指教哦~ 绝对1v1,主受,攻受绝对霸气哦~ 强攻强受,梁袁X霍辕。我要重申一百遍!梁袁是受!梁袁是受!梁袁真的是受!=_=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甜文 强强 主角:梁袁,霍辕 ┃ 配角:梁旭...

拐走我弟你来赔 上——空思

文案: 他踹开他办公室的门“你弟拐走我弟了!”英俊的男子闻声从文件中抬眸,镜片后的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还你个哥哥行?” 本书出于一个萌哒哒的腐段子,甜文,请多指教哦~ 绝对1v1,主受,攻受绝对霸气哦~ 强攻强受,梁袁X霍辕。我要重申一百遍!梁袁是受!梁袁是受!梁袁真的是受!=_=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甜文 强强 主角:梁袁,霍辕 ┃ 配角:梁旭...

拐走我弟你来赔 上——空思

文案: 他踹开他办公室的门“你弟拐走我弟了!”英俊的男子闻声从文件中抬眸,镜片后的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还你个哥哥行?” 本书出于一个萌哒哒的腐段子,甜文,请多指教哦~ 绝对1v1,主受,攻受绝对霸气哦~ 强攻强受,梁袁X霍辕。我要重申一百遍!梁袁是受!梁袁是受!梁袁真的是受!=_=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甜文 强强 主角:梁袁,霍辕 ┃ 配角:梁旭...

拐走我弟你来赔 上——空思

文案: 他踹开他办公室的门“你弟拐走我弟了!”英俊的男子闻声从文件中抬眸,镜片后的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还你个哥哥行?” 本书出于一个萌哒哒的腐段子,甜文,请多指教哦~ 绝对1v1,主受,攻受绝对霸气哦~ 强攻强受,梁袁X霍辕。我要重申一百遍!梁袁是受!梁袁是受!梁袁真的是受!=_=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甜文 强强 主角:梁袁,霍辕 ┃ 配角:梁旭...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夜色深处 下——淮上

第34章:顾远从椅子上起身,单膝跪下,从裤袋里摸出了深蓝色的戒指盒 会堂大门打开,顾名宗大步走了出来,身后翻译、助手及安保纷纷跟上,穿过金碧辉煌的旋转门走了出去。 台阶下车队前站着几个随从,有个心腹大步迎上前,递过来一本薄薄的文件夹。 顾名宗接过来翻开,首页就是两张有些模糊的放大黑白照——一张是车水马龙的正午街道上,方谨一手放下白菊一手捂住鼻梁,鲜血正源源不断从指缝间满溢...

夜色深处 上——淮上

文案: 我用了这么多年,才再次站到你面前 其实只想说一句,我很想你 你呢 都市现耽狗血俗套酸爽小白文,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你你又不爱我了强取豪夺相爱相杀虐身虐心豪门恩怨俗套HE 立志做一本优秀的厕所读物 补充说明:虽然早已写明过本文无恋童、无未成年H情节,但还是屡屡被断章取义歪曲成恋童文,现说明如下,本文攻受皆周岁24+,有一炮灰攻周岁46+,女配24+,男配30+,管家60+,无人是儿童,目前无...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夜色深处 下——淮上

第34章:顾远从椅子上起身,单膝跪下,从裤袋里摸出了深蓝色的戒指盒 会堂大门打开,顾名宗大步走了出来,身后翻译、助手及安保纷纷跟上,穿过金碧辉煌的旋转门走了出去。 台阶下车队前站着几个随从,有个心腹大步迎上前,递过来一本薄薄的文件夹。 顾名宗接过来翻开,首页就是两张有些模糊的放大黑白照——一张是车水马龙的正午街道上,方谨一手放下白菊一手捂住鼻梁,鲜血正源源不断从指缝间满溢...

夜色深处 下——淮上

第34章:顾远从椅子上起身,单膝跪下,从裤袋里摸出了深蓝色的戒指盒 会堂大门打开,顾名宗大步走了出来,身后翻译、助手及安保纷纷跟上,穿过金碧辉煌的旋转门走了出去。 台阶下车队前站着几个随从,有个心腹大步迎上前,递过来一本薄薄的文件夹。 顾名宗接过来翻开,首页就是两张有些模糊的放大黑白照——一张是车水马龙的正午街道上,方谨一手放下白菊一手捂住鼻梁,鲜血正源源不断从指缝间满溢...

夜色深处 上——淮上

文案: 我用了这么多年,才再次站到你面前 其实只想说一句,我很想你 你呢 都市现耽狗血俗套酸爽小白文,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你你又不爱我了强取豪夺相爱相杀虐身虐心豪门恩怨俗套HE 立志做一本优秀的厕所读物 补充说明:虽然早已写明过本文无恋童、无未成年H情节,但还是屡屡被断章取义歪曲成恋童文,现说明如下,本文攻受皆周岁24+,有一炮灰攻周岁46+,女配24+,男配30+,管家60+,无人是儿童,目前无...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夜色深处 下——淮上

第34章:顾远从椅子上起身,单膝跪下,从裤袋里摸出了深蓝色的戒指盒 会堂大门打开,顾名宗大步走了出来,身后翻译、助手及安保纷纷跟上,穿过金碧辉煌的旋转门走了出去。 台阶下车队前站着几个随从,有个心腹大步迎上前,递过来一本薄薄的文件夹。 顾名宗接过来翻开,首页就是两张有些模糊的放大黑白照——一张是车水马龙的正午街道上,方谨一手放下白菊一手捂住鼻梁,鲜血正源源不断从指缝间满溢...

夜色深处 上——淮上

文案: 我用了这么多年,才再次站到你面前 其实只想说一句,我很想你 你呢 都市现耽狗血俗套酸爽小白文,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你你又不爱我了强取豪夺相爱相杀虐身虐心豪门恩怨俗套HE 立志做一本优秀的厕所读物 补充说明:虽然早已写明过本文无恋童、无未成年H情节,但还是屡屡被断章取义歪曲成恋童文,现说明如下,本文攻受皆周岁24+,有一炮灰攻周岁46+,女配24+,男配30+,管家60+,无人是儿童,目前无...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546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