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

霖雨成川泽——心广林鬼

文案: 淮北王凌夏南征北战,纵横乱世,在一干将士谋臣的辅佐下,荡平九州四野,进据前朝都城北安,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归心。 王业草创之际,凌夏帝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从谏如流,君臣和睦。好景不长,凌夏帝性格愈发多疑暴戾,几兴冤狱,被害之人多为往日功臣宿将。 新宁四年,赵党造反案牵连右丞韩渊,凌夏帝大怒之下将韩渊以谋逆之罪下狱,而韩渊一家,被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鬼哭遍野。 只是赵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