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帮男神追男人 下——元君

第 34 章 温德米尔的清晨,总能带着那么一点诗意。 床铺柔软的不像话,枕头也带着自然的青草味,床头有装着柠檬水的玻璃瓶,双脚踩到地毯上还有昨夜欢爱过的后遗症。 “几点了”何仁钻出被子靠在床头,大手将垂在额头的卷毛往后拨,有点头痛的摇了摇头 “妈的,喝高了,那玩意怎么兑的,也太好喝了” “你那灌法,不醉才怪”江月套了内裤去洗...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上——元君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霸道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下——元君

第 34 章 温德米尔的清晨,总能带着那么一点诗意。 床铺柔软的不像话,枕头也带着自然的青草味,床头有装着柠檬水的玻璃瓶,双脚踩到地毯上还有昨夜欢爱过的后遗症。 “几点了”何仁钻出被子靠在床头,大手将垂在额头的卷毛往后拨,有点头痛的摇了摇头 “妈的,喝高了,那玩意怎么兑的,也太好喝了” “你那灌法,不醉才怪”江月套了内裤去洗...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上——元君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霸道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下——元君

第 34 章 温德米尔的清晨,总能带着那么一点诗意。 床铺柔软的不像话,枕头也带着自然的青草味,床头有装着柠檬水的玻璃瓶,双脚踩到地毯上还有昨夜欢爱过的后遗症。 “几点了”何仁钻出被子靠在床头,大手将垂在额头的卷毛往后拨,有点头痛的摇了摇头 “妈的,喝高了,那玩意怎么兑的,也太好喝了” “你那灌法,不醉才怪”江月套了内裤去洗...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上——元君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霸道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下——元君

第 34 章 温德米尔的清晨,总能带着那么一点诗意。 床铺柔软的不像话,枕头也带着自然的青草味,床头有装着柠檬水的玻璃瓶,双脚踩到地毯上还有昨夜欢爱过的后遗症。 “几点了”何仁钻出被子靠在床头,大手将垂在额头的卷毛往后拨,有点头痛的摇了摇头 “妈的,喝高了,那玩意怎么兑的,也太好喝了” “你那灌法,不醉才怪”江月套了内裤去洗...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上——元君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霸道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下——元君

第 34 章 温德米尔的清晨,总能带着那么一点诗意。 床铺柔软的不像话,枕头也带着自然的青草味,床头有装着柠檬水的玻璃瓶,双脚踩到地毯上还有昨夜欢爱过的后遗症。 “几点了”何仁钻出被子靠在床头,大手将垂在额头的卷毛往后拨,有点头痛的摇了摇头 “妈的,喝高了,那玩意怎么兑的,也太好喝了” “你那灌法,不醉才怪”江月套了内裤去洗...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上——元君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霸道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下——元君

第 34 章 温德米尔的清晨,总能带着那么一点诗意。 床铺柔软的不像话,枕头也带着自然的青草味,床头有装着柠檬水的玻璃瓶,双脚踩到地毯上还有昨夜欢爱过的后遗症。 “几点了”何仁钻出被子靠在床头,大手将垂在额头的卷毛往后拨,有点头痛的摇了摇头 “妈的,喝高了,那玩意怎么兑的,也太好喝了” “你那灌法,不醉才怪”江月套了内裤去洗...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上——元君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霸道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下——元君

第 34 章 温德米尔的清晨,总能带着那么一点诗意。 床铺柔软的不像话,枕头也带着自然的青草味,床头有装着柠檬水的玻璃瓶,双脚踩到地毯上还有昨夜欢爱过的后遗症。 “几点了”何仁钻出被子靠在床头,大手将垂在额头的卷毛往后拨,有点头痛的摇了摇头 “妈的,喝高了,那玩意怎么兑的,也太好喝了” “你那灌法,不醉才怪”江月套了内裤去洗...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上——元君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霸道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下——元君

第 34 章 温德米尔的清晨,总能带着那么一点诗意。 床铺柔软的不像话,枕头也带着自然的青草味,床头有装着柠檬水的玻璃瓶,双脚踩到地毯上还有昨夜欢爱过的后遗症。 “几点了”何仁钻出被子靠在床头,大手将垂在额头的卷毛往后拨,有点头痛的摇了摇头 “妈的,喝高了,那玩意怎么兑的,也太好喝了” “你那灌法,不醉才怪”江月套了内裤去洗...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上——元君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霸道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下——元君

第 34 章 温德米尔的清晨,总能带着那么一点诗意。 床铺柔软的不像话,枕头也带着自然的青草味,床头有装着柠檬水的玻璃瓶,双脚踩到地毯上还有昨夜欢爱过的后遗症。 “几点了”何仁钻出被子靠在床头,大手将垂在额头的卷毛往后拨,有点头痛的摇了摇头 “妈的,喝高了,那玩意怎么兑的,也太好喝了” “你那灌法,不醉才怪”江月套了内裤去洗...

我帮男神追男人 上——元君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霸道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